197章:你想看他穿泳裤的样子?/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毫无疑问的,阮尚东和叶少谦两人的斯诺克比赛,最后没有意外的以叶少谦惨败收场。

输的惨兮兮的叶三少一脸悲苦,吵吵嚷嚷的还要再比一场,他要在清瑶的面前把面子挣回来才行。

阮茗西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淡定无比的哥哥,之后对着叶少谦说:“劝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本来就输的很难看了,要是继续比下去,只会越输越惨。”

闻言,叶少谦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阮—茗—西,你是专业坑我一百年啊?”

阮茗西笑眯眯的说:“过奖啦。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

见叶少谦有些气闷的瞪着一脸幸灾乐祸的阮茗西,文清瑶走到他身边,说:“少谦,斯诺克本来就不是你的强项,输了也没有关系的,别在意。”

叶三少听到这话,心里当然是感动的。“你真的是这么想?”

文清瑶重重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当然了。”

“亲爱的你真体贴。不过你说的也对。斯诺克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输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阮茗西瞥了叶少谦一眼,说:“真会自我安慰。不过就算比游泳,你说不定还是会输给我哥。”

叶少谦从小就很喜欢游泳,在读书的时候就入选了京都市游泳队,还代表京都市游泳队与全国各省的游泳队进行比赛,拿过好几个冠军。

所以其实叶少谦在游泳方面的能力还值得肯定的,不过据她所知,自己哥哥的游泳技术也是不容小觑的。

而叶三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允许自己的表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呢?

他一定要找回自己的面子,不能让清瑶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

既然茗西那丫头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他哪里不接招的道理:“尚东,什么时候我们比一场游泳?”

阮尚东还是那句话:“随时。”

“好。这个周末,就在你家的游泳池。”他要找回自己的面子,狠狠的虐一下阮尚东这个家伙。

而阮大总裁却是淡然一笑,说:“没问题。”他不介意让叶老三再输一次。

如此,叶少谦正式向阮尚东下了战书,引的云佳人几人无比的激动。

“话说你有没有看过我哥游泳?”阮茗西问了问云佳人。

云佳人想了想,说:“没有。”

“我哥游泳可比打斯诺克和高尔夫的时候还要帅,你完全可以期待一下。”说起这个话题,阮茗西显得有些兴奋。

阮潋北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叶三少曾经可是京都市游泳队的队长呢,咱大哥不会输给他吧?”

文清瑶一听,立刻兴奋了。“少谦曾经是京都市游泳队的队长?”

“是啊。其实你家少谦游泳的时候也是超级帅的。”阮潋北贼兮兮的问:“是不是很想看他穿泳裤的样子?”

脸蛋一红,文清瑶挠阮茗西的痒痒。“去你的,我才没有你这么色呢。”

这时候,阮茗西开始在一旁叹息了。“哎,为什么我哥是我哥呢?如果我哥不是我哥,我都想要嫁给他。”

“那慕容峥怎么办?”文清瑶问。

阮茗西:“……”



第二天,也就是姚净岚去世的第三天,也是阮尚东要求破案的一天。

可是很遗憾,一直到下午也没有得到破案的消息;甚至于案子的线索断了,侦查员的工作一下子掉进了一个死胡同。

虽然这样的结果真的让人很生气,可是阮尚东早就猜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毕竟从信封的邮寄方式还有见面时不动声色的弄坏了监控,他就知道对方是有策划,有准备的犯案。

而且这个人,或者是团伙,还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完全没有留下其他线索。

秦特助看着阮尚东身子倚靠在沙发里,一脸沉思,忍不住问道。“总裁,现在怎么办?案子陷入了死胡同。”

阮尚东沉默了两秒钟后,说:“警局的人会继续跟进这个案子,我们这边也不要松懈。我相信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犯罪;所以每一个犯罪都会留下破绽的。”

“可是……”

打断秦特助的话后,阮尚东冷冷的说:“没有可是。或许他们的侦查方向出了问题,让他们试着改变一下侦查方向,从另一个方向入口继续侦查。”

“是。”说着,秦特助便准备出去安排工作。

阮尚东却招了招手,说:“还有,珍妮弗和云诗妍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秦特助说:“我们查了他们近期的活动轨迹和接触的人员,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阮尚东说:“继续跟踪观察,凡是有一点可疑的行为都立刻向我汇报。”

“是,我知道了。”

秦特助走后,阮尚东眯起眼睛,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对方如果真的是因为云佳人的原因才杀害了姚净岚,而且还是选在他们回国的那一天,那么……这无疑是在他向他挑衅。

用一个人的死亡来欢迎一个人的归来,不是挑选是什么?甚至于他还有点沾沾自喜的向他炫耀自己的手段有多高明吧?

呵,幼稚。

不管你的计划有多么的隐秘,甚至是滴水不漏,他也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

如果这个人不找到,那么云佳人随时都会有危险。

就算是为了云佳人的安全考虑,他也要尽快将这个人找出来才行。

这么想着,阮尚东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串数字。

大概等了三十秒钟电话才被接起,那边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喂。”

阮尚东说:“是我。”

“东?”电话的那边的男人用英文问道,语气似乎有一些惊讶。

阮尚东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句,就听见那边的男人惊叫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嘴角微微勾起,后相当认真的提议道:“你扇自己一耳光,如果觉得疼,那就应该不是做梦。”

那边的男人冷哼了一声,说:“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不过还真是难得,你会给我打电话。”

阮尚东说:“有点事情恐怕需要你的帮忙。”

电话那边的男人,也就是凯文说:“有意思。你竟然会开口请我帮忙;说吧,什么事情?”

“我未婚妻的朋友被谋杀了。”

阮尚东将事实陈述之后,凯文就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查案?”

阮尚东也不跟他客气什么,直接点头说:“嗯。”

凯文毕业于华夏国一流大学华夏人民公安学校,成绩相当的出色,被称为华夏公安小神探。

他从公安大学毕业之后就到美国进修刑事侦查,并且现在是犯罪心理学博士在读中。

而且他在国外进修期间,美国联邦调查局甚至还邀请他参与了几起有些棘手的案件。

关键的是,在他的帮助下,案子最后成功告破。

在那之后凯文便在联邦调查局渐渐有了一些名气,联邦调查局的人也有意邀请他加入,不过他没有同意。

后来他告诉阮尚东,说:“我堂堂华夏国的人,为什么要留在美国帮美国人办事?我去国外学习,本来就是为了将来能够帮助我们华夏国的人民破更多的案子。我说过,我要成为华夏国第一美男神探。”

阮尚东打趣他说:“美男就算了,神探我认同。”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凯文长得还是比较英俊的,至少他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还是有不少的。

思绪拉回,只听到凯文说:“咳咳,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

他欲言又止的地方,阮尚东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由得轻轻失笑后,他说:“报酬好说,你开个价吧。”

闻言,凯文开始扭捏起来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毕竟我们相识一场,又是好哥们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阮尚东冷言道:“收起你虚伪的嘴脸。”

“好吧,那我不开玩笑了,最晚我后天的机票回来。”毕竟他在这边还有些课业需要交代和安排。

阮尚东颔首点头,说:“嗯,定了机票航班号告诉我,我去机场接你。”

“让你这个堂堂东方国际的大总裁亲自接我,这怎么好意思呢?”

凯文虽然话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开心死了,典型的口是心非。

阮尚东起身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毕竟我现在有求于人。”

这句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要不是有求于你才懒得来接你呢?

郑凯文先生显然就是这么理解的。嘴巴一撇,有些不开心了。“切,真是没劲。不跟你说了,我要睡美容觉了。”

阮尚东被凯文那个美容觉雷的外焦里嫩,冷汗直流。

停下脚步看了看已经挂断的电话,他颇为不耻的摇了摇头。

说真的,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像凯文那么臭美的。

时时刻刻都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这可以理解,但可恶的是他随身携带之物必然是少不了镜子和补水喷雾。

补水喷雾啊……

那是女人才会随身携带的东西吧?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带这种东西,不分时间地点的拿着喷。

爱美是没错,但是过分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了。

而凯文保养自己的那张脸,简直就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他作为一个男人,对他的行为实在是深深的感到很不齿。

出了办公室后阮尚东直接乘坐总裁专用电梯去了十六楼,接云佳人一起下班。

关于总裁接送未来总裁夫人上下班的事情,子公司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未来总裁夫人跟他们一个子公司,又在一个部门,手下的员工当然是相当卖力的工作了。

老实说,其实跟总裁夫人一起上班有利有弊。

好处呢,就是如果自己表现的好,说不定夫人会注意到自己的相当卖力的工作态度,然后在总裁面前那么轻轻一提,说定自己就可以升职加薪。

而这坏处就是,必须无时无刻的绷紧自己的神经,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如果要是总裁夫人看到自己偷奸耍滑,那么被她发现后,说不定自己就会被解雇。

哎……在这样的氛围里工作,真是想想都心累。

其实她们真的很不理解,夫人为什么不在家里当她阔太太呢?偏偏要来公司上班,无形之中给她们造成了许多的压力。

看着总裁和未来夫人终于离开了办公室,大家全部都轻轻松了口气。

同事A望着两人消失的身影,不由得叹息道:“不得不说,从外形来看,我们云佳人老师跟总裁真的还蛮般配的。”

同事B无比羡慕的说:“那当然了,撇开她的设计才华不说,长相气质各方面真的是我等望尘莫及的,哎……”

同事C说:“好歹人家是云家的千金小姐,从小养成的气质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学会的。”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我们冷漠高傲的总裁给搞定的。难道就凭她的外貌气质?总裁应该不是那种肤浅的人吧?”

“听说六年前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六年前?不是吧?难道我们云老师刚刚上大学就把总裁搞定了?”

“如果消息准确,应该是这样没错。”

“哎,我也想找个像总裁这样多金又帅气的男朋友。”

“孩子醒醒,别做梦了,回到现实吧。”



“净岚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一上车,云佳人就问着正在帮她系安全带的阮尚东。

动作微微一停顿,阮尚东说:“暂时还没有进展。”

这话像是一盆冷水似得,将云佳人浇了个彻底。

毕竟这次的案子可是调动了警局的精英来查案,可是两天过去了,竟然没有一点进展。

她不会要求现在就破案,但是案发过去两天时间一点进展都没有,实在让她有些失望和担忧。

世界上悬而未破的案件又不是没有,甚至很多,她担心姚净岚这个案子最后也会成为一桩悬案。

见她拧眉深思,咬唇不语,阮尚东说:“虽然现在还没有进展,但是我已经请我在国外攻读犯罪心理学博士的朋友回来帮助查案。”

“你还有朋友是犯罪心理学博士?”

阮尚东点头,说:“嗯。他曾经在美国协助过联邦调查局的人破了几起比较棘手的案子。这个案件有他参与帮助调查,相信很快就可以破案了。”

这话终于让云佳人的心里好像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刚刚还有些沉闷的心情也渐渐舒展开。

希望就像阮尚东说的,这个心理学博士可以帮助警方破案,找出杀害姚净岚的凶手。

这么想着,云佳人的电话响了。

看了看来电,是姚父。“喂,叔叔。”

“姑娘,没打扰你吧?”姚父的声音听起来比两天稍微精神了一些了。

云佳人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已经下班了。”

姚父说:“是这样的,我找人算过日子了,说是明天适合出殡。所以……我想让净岚早点入土为安。”

“墓地在……”

“在西郊外的秀青山。”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送净岚最后一程的。”

挂了电话后,云佳人对着阮尚东说:“明天净岚出殡。”

点了点头,阮尚东说:“我陪你一起去。”

“好。刚刚听姚叔叔的声音,似乎比前两天的状况好写了。只是不知道姚阿姨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秦特助已经安排帮她转院了。医生说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精神方面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阮尚东说的很委婉,但云佳人还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这么看来,净岚妈妈真的有可能跟徐慧敏一样,精神失常。

想到一个好好家庭就这么毁了,云佳人心里又开始难过惆怅起来。

虽然阮尚东在第二天就让秦特助给了姚家一笔不菲的抚恤金,可心灵上的伤口却是金钱根本无法弥补的。

不过作为老板的阮尚东对净岚的父母还是很不错了,不仅给了抚恤金,还帮助姚母转院,甚至连医院的一切费用都包了。

她知道他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可不管他的出发点是什么,他做的这一切都让他相当感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