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打的云梦雪眼冒金星/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有些气恼的从云立辉的办公室出来,却没见到阮尚东的人影。

她找到刚刚那个试图拦着她的秘书,问:“跟我一起来的先生去哪儿了?”

秘书说:“他在接待室,我带您过去吧。”

“不用了。”说着,云佳人透出手机给阮尚东发了个信息。

之后她便朝着电梯间走去,阮尚东收到她的短信后也立刻从接待室出来走向电梯间。

云佳人静静的站在电梯间等着电梯,秀美的双眉紧紧的拧着,心情看起来很不好。

其实他早就知道她来风云集团是会碰一鼻子灰的,可是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来碰一次灰肯定是不会放弃的。

所以他也二话不说的开车送她来风云集团,不过结果如他所料,她被云立辉给赶了出来。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开车回了东方国际。

路上,阮尚东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云佳人将头撇在一边看着窗外,心情有些复杂。

“你说我该怎么办?风云集团要是再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的。”

到那时候,爷爷辛苦创立起来的集团说不定会被击垮,他的心血也就会彻底付之东流。

虽然她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拯救一个偌大的集团公司,但是她真的担心集团会毁在云立辉的手中。

而且她现在很怀疑云立辉根本就是被人给算计了,那些美女说不定就是有人故意找来去勾引云立辉的。

目的就是要拍下云立辉的不雅照,然后传到网络上制造对云立辉和风云集团不利的舆论。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针对风云集团?

红灯的时候,阮尚东停下了车,然后侧过脸看着一脸阴沉的云佳人,说:“根据我之前得到的一些消息,风云集团的内部可能有奸细。这次的事情,说不定也是内部的人在搞鬼。”

闻言,云佳人猛然睁大了眼睛。“什么?奸细?你的意思是,我二叔有可能是被公司内部的人给陷害的?”

微微点了点头,阮尚东说:“有这个可能。之前风云集团竞争一个项目其实是十拿九稳的,不过好像有人提前知道了他们的策划案,所以……”

最后的结果当然就是没有成功拿下这个项目,反而被海外的一家的企业抢走了。

其实这件事情在业内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风云也是一家大公司,竞争的项目被一家神秘的公司抢走,肯定会在业内传开的。

当然这件事情他之前并没有告诉云佳人,因为他不想给她的心理增加负担。

毕竟风云集团是云家的企业,如果得知云家的企业出了问题,作为云家千金的她心里肯定会担心和着急的。

可是现在云立辉出了这样的丑闻,闹得满城风雨,云佳人想不知道都很难。

而且因为云立辉的这件事情风云集团再次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短短两三个小时股票就下跌了不少,这对一个企业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云佳人双唇紧抿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脸色比之刚刚还要冷却了几分。

风云集团的事情到底是在针对云家,还是在针对她云佳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公司的内鬼又是谁?

虽然她其实并不想管公司的事情,可是现在情况她好像不管不行。

她记得以前风云集团在他大伯,也就是她亲生父亲的管理下企业的业绩一直都很好,甚至比爷爷在掌管公司的时候上升了一个台阶。

可是自从她现在的爸爸也就是二叔接管公司以来,业绩不说下滑吧,却也有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一直在原地踏步。

由此可见她这个二叔根本就不是掌管公司的材料,或许他无心管理,也或许他有心管理却没那个能力。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公司现在陷入了危机之中,虽然看似事情不大,但是如果不及时阻止的话,接下来敌人再给风云一击,那时候风云就惨了。

这么想着,云佳人觉得有必要找爷爷商量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进入风云集团工作。

至少她进入公司工作之后,说不定能揪出公司的内鬼。

于是她转头问着阮尚东。“能不能送我回云家大宅?”

“好。”

阮尚东前面的一个路口改变了行驶方向,朝着云家大宅驶去。



云梦雪在看到云立辉新闻的时候,正在市中心的某家高档的餐厅吃饭。

她惊讶的睁着眼睛看着手机屏幕里的新闻和配图,说:“妈,二叔出事了。”

见她一脸惊讶的样子,赵丽琴不缓不急的问道:“你二叔怎么了?”

云梦雪将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赵丽琴。说:“你自己看吧。”

赵丽琴接过手机一看,深色却是淡淡的,好像一点也不奇怪云立辉的这个新闻。

她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脸上却洋溢着一股阴谋得逞的笑容。

云梦雪见她衣服淡定自若的样子,自然是有些奇怪的。“妈,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啊?”

赵丽琴弯了弯嘴角,眼眸一转,淡淡的说:“我为什么要惊讶?现在的男人哪个不在外面玩女人?更何况是他这样有钱的男人。只不过他身份特殊,而运气又比较倒霉被曝光了罢了。”

云梦雪一听,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现在没钱的男人都玩女人,更何况是她二叔那样有钱的呢?

不过云梦雪再看了看新闻里的配图,虽然打了马赛克,可一看还是不由得让她面红心跳。“你说我二叔也真是的,一大把年纪了还不老实,玩这么多个女人,也不怕死在床上。”

“他不老实才好呢。要是他老实的话,我们又怎么下手呢?当然,他要是死在女人的床上当然会更好了。”

如此一来,风云集团不就成了自己的儿子的囊中之物了吗?

“这是什么意思?”云梦雪有些不解的看着赵丽琴,问道。

赵丽琴放下刀叉,有些无奈的问:“我的笨女儿,你二叔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爷爷要是知道了会放过他吗?”

云梦雪摇了摇头。

“这不就结了?”老爷子知道了云立辉的这个新闻之后,说不定会撤销云立辉的总经理职务。

到时候云立辉从总经理的位置上摔下来,自己的浩哲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风云集团的总经理。

所以她是必须要将这个事情告诉给老爷子知道的,并且……她的目的也是如此。

所以母女两人在餐厅里吃了饭后,急急忙忙的朝着云家大宅赶去。

回去的时候,老爷子不在客厅,也不在书房。

“老爷呢?”赵丽琴找到了老爷子的贴身管家何管家,问道。

何管家说。“老爷刚刚午休睡下。”

话刚刚说完,就见赵丽琴朝着老爷子卧室的方向走去。

当她准备敲门的时候,何管家立刻阻止了。“老爷刚刚睡着,你们不能去打扰他。”

赵丽琴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老爷子说。”

何管家继续站在房门口,面无表情的说:“不管你找老爷有什么事,老爷现在在午睡,麻烦你不要打扰他。”

赵丽琴有些迫切的说:“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她真的是在万分的期待自己儿子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到时候云立辉被撤了职,风云集团还不是她儿子说了算?

何管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赵丽琴说的是什么事,因为他也看到了云立辉的新闻。

可之前云佳人已经打电话过来叮嘱他不能让老爷知道这件事情,否则老爷的身体肯定受不了刺激。

就算云佳人没有打这个电话,他也不可能让赵丽琴告诉老爷这件事情的。

“这件事情不能告诉老爷。”何管家依旧面无表情的说,语气也是没有一丝波澜。

赵丽琴冷眼问道:“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该找老爷子来决断吗?”

何管家说:“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一听这话,赵丽琴顿时就怒了。“大小姐,大小姐……现在这个家里谁才是女主人你弄清楚没有?是我赵丽琴,而不是她云佳人。”

赵丽琴一脸怒气的瞪着何管家,可何管家却仿佛没有瞧见似得,依旧站在门口将赵丽琴拦的死死的。

“你给我让开。”赵丽琴厉声说道。

何管家依旧站着不动,赵丽琴见状就准备去推开他,不过却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只听见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女声。“大伯娘这是要做什么?”

停下动作,转过身,赵丽琴便看到云佳人站在了走廊的位置,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死丫头,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

赵丽琴这么想着,脸上却是不露痕迹的笑了笑,说。“有事情要找你爷爷。”

云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走向赵丽琴,脸上挂着一抹淡然的笑意,那双明亮的双眸中却是透着疏远和审视。

礼貌性的弯了弯嘴角后,她问道:“可何管家说爷爷在午睡,不道大伯母是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不能等爷爷醒来再说吗?”

看着云佳人那眼中闪烁着光芒和脸上那有些意味深长的笑意,赵丽琴不由得微微一愣。

随后想着自己始终是她的长辈,何必惧怕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就算她背后有阮家撑腰又怎么样?她始终是她的大伯娘不是吗?

轻轻的清了清嗓子,赵丽琴也不打算再绕弯子了。“你爸爸的新闻你看到了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你爷爷还不知道……”

她的话音刚落,云佳人浅笑着反问道:“所以你是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吗?”

赵丽琴理直气壮的说道:“难道不应该告诉他吗?他是风云集团的董事长,又是我们云家的当家人,你爸爸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有权利知道。”

闻言,云佳人冷笑出声,然后逼视着赵丽琴那有些闪躲的眼神,问。“大伯母,什么时候你对我爸爸的事情这么热心了?”

“我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不能眼睁睁看着家族企业陷入危机之中而袖手旁观。”

“所以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之后呢?”

说完,她的目光一直死死的锁在赵丽琴的身上,里面透出的情绪让赵丽琴的心里隐隐有些发慌。

赵丽琴再次避开她那双眼睛,说:“你……你不要拿那种眼神来看我。”

“什么眼神?”云佳人轻轻笑了。“大伯母不会是心虚了吧?”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她虽然隐隐有着炸毛,但是语气依旧是说的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其实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云佳人不用想也知道。

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之后,爷爷不会放任事情不管,为了风云集团的颜面,说不定会撤销云立辉的职务。

撤销了他的职务之后,总经理的位置当然不可能一直空缺着,所以这个时候……

云浩哲作为风云集团的股东,又是云家的长孙,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可以说是顺理成章。

云佳人淡然一笑,然后轻轻附身仔细打量着赵丽琴。红唇轻启,语气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你明知道爷爷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现在却一门心思的想要将事情告诉爷爷,真的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居心。”

说完,她慢条斯理的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脸上始终挂着那么抹淡淡的笑容,眼中却是透出一股冰寒之意。

这样的云佳人,赵丽琴的却是没有见过。

一直以来云佳人给她的印象都是比较端庄优雅的,什么时候她那温柔的笑意背后竟然好像藏着一把刀?

尤其是她那双黑漆漆的眸子,透着璀璨明亮的光;而那光细看之下,却是那么的锋利,宛如利剑。

赵丽琴被云佳人看的浑身不自在,脑子也在思考着该怎么接云佳人的话。

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口,便见云梦雪气势汹汹的冲到云佳人的面前,热不住推了云佳人一把,然后地吼道:“云佳人,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一点礼貌都没有。”

云佳人猝不及防的被云梦雪推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她稳住自己的身子后,一双闪着凌厉光芒的双眼倏然朝着云梦雪望了过去。“云梦雪,你是打算跟我动手吗?”

云梦雪傲娇的扬起了小脸,问道:“是又怎么样?别以为有阮家的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爷爷宠你又能怎么样?说白了,他还能护着你几年?”

她话刚说完,便听到空中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只见云佳人的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云梦雪那张白皙的脸蛋上。

这一巴掌云佳人是使了一些力的,打的云梦雪眼冒金星,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而赵丽琴和何管家也被云佳人的这一巴掌打的当场愣住,三双眼睛均是直愣愣的盯着面色阴沉的云佳人,没有说话。

而云佳人的双眼却一直盯着捂住脸蛋的云梦雪,那眼中的光芒像是一把淬了毒的利剑,让人望而生畏。

云梦雪本来是要发作的,可是看到云佳人的这个目光之后,却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狠狠的剜了云梦雪一眼之后,云佳人眸光一转,落在了赵丽琴的身上。“大伯母,我不知道您平时都是给云梦雪灌输的什么思想,竟然连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赵丽琴被问的脸色惨白。

因为云梦雪刚刚话里的意思显然就是在诅咒家里的老爷子。

而她作为云梦雪的母亲,自然是有责任的。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她当然可以抵死不认,可是刚刚何管家也在这里听到了,她想抵赖也是赖不掉的。

就算说出这话的人不是她,毕竟出自自己女儿之口,老爷子要是知道了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和云梦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