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章:云立辉被人下药/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雪,还不赶紧跟你姐姐道歉?”赵丽琴面带怒色的瞪着云梦雪,呵斥道。

她这个女儿有时候真的让她很恼火,说话有时候根本不经过大脑思考,空有一张美貌。

云梦雪捂住自己的脸颊瞪着云佳人,而那一双眼睛已经微微泛红了。

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云佳人打她的这一巴掌真的是用了力气的,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已经肿了。

想到自己堂堂云家小姐竟然被打,她当然是不服气的。

她死死的瞪着云佳人,然后问着赵丽琴。“凭什么我挨了打要向她道歉?要道歉也是该由她来跟我道歉才对。”

“你说了那样大逆不道的话,难道不该打?或者你其实更希望爷爷醒来后用鞭子狠狠的抽你一顿?”

一听到用鞭子抽,云梦雪猛然就想起了几个月前,云诗妍好像就被爷爷的鞭子狠狠的抽了一顿。

虽然她没有到现场观战,但是爷爷那鞭子她是见过的,打在身上肯定是会皮开肉绽。

想到这里,云梦雪的身子一哆嗦,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可是,她的骄傲让她不允许对云佳人低头,所以言语神情都有些扭捏不定。“我……”

赵丽琴当然是知道那鞭子的厉害,当年她嫁给云立光之后不久,云立光就因为因为犯了什么事情而被老爷子狠狠地鞭打了一顿。

至今想起云立光后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她还是有些心惊胆寒。

如果云佳人这丫头真的把刚刚的话告诉给了老爷子,指不定老爷子真的会用鞭子狠狠的抽打梦雪。

想到这里,赵丽琴脸色都变了,立刻朝着云梦雪冷呵了一声:“还不快道歉。”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手指便在云梦雪的身上一拧,

云梦雪原本还有些扭捏着,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可是后来赵丽琴在她的身上拧了一下,便也不再犹豫。“对不起。”

冷冷的瞥了云梦雪一眼,云佳人说:“以后说话麻烦过过脑子。”

一听这话,云梦雪差点又发作了。

云佳人的意思就是说自己说话不动脑子了?可恶死了。

当然,赵丽琴在听到这句话后,当然心里也是非常不爽的。

可是不爽又能怎么办?梦雪这丫头刚刚说的话本身就不对。

她有些懊恼的睨视着自家这个让人头疼的女儿,没有说话。

云佳人见两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没有再闹腾,便冷言问道:“大伯母还不走吗?”

赵丽琴蠕了蠕双唇,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咽了回去。

被云佳人的目光看的很不舒服的母女两人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转身走了。



“妈,你刚刚为什么不帮我?”上楼之后,云梦雪撅着嘴巴气呼呼的看着赵丽琴,问。

赵丽琴在云佳人那里受了气,心情正不好。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云梦雪的口无遮拦造成,现在她这个女儿的行为无疑是撞到她的枪口上。

她伸出手指狠狠的戳了戳云梦雪的脑袋,咬牙道:“我要怎么帮你?你自己说话不动脑子,连累了我,挨打也是活该。”

本来她刚刚是要进去老爷子云立辉的事情,被云梦雪刚刚那么一闹,她都有些理亏了。

赵丽琴这话一出,云梦雪气的直跺脚。“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啊?”

“就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才着急。你就不能学学云佳人吗?整天就只知道跟你那群狐朋狗友逛街吃饭,一点儿正事也不干。不是我说你,就连云诗妍那个私生女都比你强,好歹她在舞蹈方面还有几分天赋。而你看看你自己,你除了会出去逛街买衣服还会干什么?你说说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找婆家?”

“找不到婆家就不嫁。”说完,她冷哼了一声,撅着嘴巴将头撇向一边。

“胡闹。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学礼仪,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门,跟不准再出去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见面,免得被带坏了。”

她交的那些朋友全部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大多数人都是跟着她女儿混吃混喝,完全就是一群只有外貌没有内涵的女人。

很久以前她就警告过云梦雪不要再跟这些人混在一起,偏偏说不听。

所以这次她一定要采取一些措施,好好的培养培养云梦雪。

毕竟,她还指望着云梦雪能够嫁给京都的豪门;这样一来,浩哲的事业因为这一层关系,也会发展的更好。

而云梦雪的脑子很简单,除了吃喝玩乐,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留下什么。

如今听到自己老妈下了命令不让自己出门,那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妈……”她不满的望着赵丽琴,表达的自己抗议。

而赵丽琴今天的态度相当强硬。“没商量的余地。接下里这段时间我会帮你物色适合你的人选,到时候你就乖乖的给我去相亲。”

一听到‘相亲’两个字,云梦雪顿时就炸毛了。“什么?相亲?我不要去。”

她现在心里只有慕容峥,除了他……她谁都看不上。

“为什么不去?必须去。”

云梦雪扭着肩膀跺着脚,坚决发对。“我不去,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不是那个叫慕容峥的?”赵丽琴问。

沉默了一会儿后,云梦雪咬牙点了点头。

赵丽琴开始在脑子里搜索慕容峥的信息。

之前她还是对慕容峥做了一些调查的,知道这个人在英国是有些背景的,爷爷是公爵,搞不好他以后还会承袭爵位。

而且他父亲是英国的著名的企业家,家底也是相当丰厚的。

她的女儿要是嫁给慕容峥的这样的人家,实在是赚到了。

可眼前的情况是……“他各方面的条件的却很好,可是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虽然不想承认,可她老妈说的是实话。“所以我打算对他展开追求啊。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以我的长相和家世,我才不相信他不愿意呢。”

虽然慕容峥这个人虽然没有阮尚东高冷,但是从她千辛万苦,刻意接近的几次来看,他好像也不是个好接近的。

既然他不怎么好接近,那么其他女人肯定也是没有机会靠近他的。

所以这么一来,自己还有很大的机会。

这么想着,云梦雪整个人都燃起了希望,开始在心里幻想着自己跟慕容峥在一起的画面。

而赵丽琴听到云梦雪的话后,觉得她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也就没有再提相亲的事情。

当然,她现在还是没有忘记云立辉的事情。现在因为云佳人在,所以她不敢再去老爷子。

可是等云佳人一走,自己稍微给家里的佣人打声招呼,老爷子自然也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所以何必急于一时呢?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她再等等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不久之后自己的儿子就是风云集团的总经理,赵丽琴心里那叫一个兴奋,不过赵丽琴显然是高兴的太早了。



楼下。

赵丽琴母女两人走后,云老爷子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看到云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云佳人连忙上前挽着老爷子的手臂,喊了一声:“爷爷。”

云老爷子拍了拍云佳人的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丫头,你回来了?”

虽然云佳人搬出云家大宅之后,隔三差五的都会回云家大宅老爷子一起吃饭。

可是才几天不见,她为什么觉得老爷子的精神和脸色似乎都有些不太好?

“嗯,我回来了。爷爷,您身体还好吗?”

“好,没事。”

“可我看您脸色不大好。”云佳人说。

云老爷子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何管家说。“老爷子前两天着凉,有些感冒。”

此话自然是引起了老爷子的不满,给了他一个责怪的眼神。

而云佳人听到这话后,顿时面露担忧之色。“爷爷,您感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云老爷子笑呵呵的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告诉你做什么?让你担心啊?”

“可是您生病了,孙女却不在您的身边,孙女不孝……”看到云老爷子日渐消瘦的脸,云佳人眼眶顿时就有些泛红。

从小到大,除了妈妈,对他最好的人就只有爷爷了。

在她的记忆里爷爷总是对她无比的慈祥,可以说爷爷完全就是将她当成世间珍宝一样捧在手心里。

他从来没有打骂过她,就算她犯了错,他也只会笑着跟自己讲道理。

他唯一一次对自己的生气,也是因为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吧?

如今看着面前的老人一脸沧桑,满目憔悴,她的心里怎么会好受?

而云老爷子却是满不在意的笑着,说:“傻丫头,尽说些傻话。爷爷知道你一直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前些天又去拍了婚纱照,接下来马上又要开始筹备婚礼的事情,我这个小感冒你就别担心了。”

看着他对自己笑的那般慈祥和蔼,话语里也是对自己的理解和包容,云佳人无比的感动。

“对了,你们拍的婚纱照什么时候给爷爷看看?”说起婚纱照,老爷子的眼中也浮现出了一丝期待的光芒。

他已经活到这个岁数了,经过了大风大浪;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看到云佳人出嫁,然后过着幸福的日子。

“这两天忙着一些事情,所以没有去选片。等明天吧,明天我就跟尚东一起去选片,然后拷贝回来给您看。”

“好,好,我孙女儿拍的婚纱照肯定好看。”

其实云佳人回国后的第二天就可以去选片的,可是因为姚净岚突然去世,就把这件事情搁置在一旁。

天有不测风云,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本来她是打算今天安葬姚净岚后,下午下班去选片的;谁知道她的二叔云立辉又出了事。

想起她二叔的事情,云佳人觉得赵丽琴母女两人肯定是不怀好意的。

为了防止赵丽琴母女两人在老爷子面前胡言乱语,云佳人打算将老爷子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对他的病情也是有好处的。

这么想着,她对云老爷子说道:“爷爷,您现在身体不怎么好,家里面又这么吵,要不……我找个安静的地方您搬出去,好好修养一段时间?”

云老爷子摆了摆手,说:“不用了。爷爷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愣了片刻后,云佳人随即扬起一抹温婉的笑容,说:“爷爷,我只是想接您去好好养病,没有别的想法。”

云老爷子悠悠的叹了口气,说:“你爸爸的事情,爷爷都知道了,你也不用瞒我了。”

闻言,云佳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担忧。“您……您知道了?”

云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神情间不难看出有一丝惆怅和无奈。

见状,云佳人立刻用眼神审问站在一旁的何管家,何管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何管家的身上收回目光后,云佳人的视线又落在了云老爷子的身上。

难怪爷爷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怎么好,原来他已经知道了云立辉的新闻。

“爷爷,其实想要解决这件事情也并不难,您不要忧心,否则不利于您的身体康复。”

其实话虽然这么说,云佳人到现在也还没有想好一个绝佳的对策来解决这件事情。

如果云立辉真的是被人算计了,那么必须要找出幕后的主使者,否则就只能为了公司的形象和前途,撤销他的职务了。

“爷爷怎么能不忧心?你爸爸一出事,董事会的人肯定会要求撤销他的职务,否则就不好向他们交代。毕竟公司的股票因为你爸爸的这则新闻而下跌,责任全部在你爸爸。到时候你爸爸的职务一撤掉,总经理的位置势必就会空缺在那里。而你大伯母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爷爷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云老爷子虽然老了年纪,可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在他知道云立辉的新闻后,已经将目前的情况分析了一遍。

到时候云立辉的总经理职务一旦被撤走,云浩哲绝对是第一个想要爬上去的人。

虽然云浩哲是他的亲孙子,但是他骨子里有一股赵家人的阴险和毒辣,心思也不是很纯正,他很不喜欢这一点。

可是如果云浩哲不去坐那个总经理的位置,只怕还有其他的人虎视眈眈。

虽然只是个总经理的位置,却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

毕竟自己这个董事长已经很久不理公司的业务,只是偶尔会去公司视察一下,或者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会出席;平日里都是待在家里养病的。

但即便如此,公司发生的大事情还是有人会向他汇报的。

前段时间公司出了奸细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并且在派自己的人暗中调查。

不过对方很狡猾,在策划方案被泄露之后一直没有再动手,根本找不到蛛丝马迹可寻。

如今云立辉的丑闻成引爆整个网络,说不定也是这个人放出来的。

只要找到这个人,在找出这个人背后的只是者,事情应该会解决。

“爷爷,我觉得爸爸可能是被人算计了。依照我对爸爸的了解,他应该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

就算他再贪色,也没道理会被拍到这样的视频和照片啊。

而且,她总觉得那照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是现在却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为了搞清楚,她又掏出手机,翻开了新闻的配图开始仔细的查看,却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爷爷,爸爸他也许是被人下了药之后拍下的照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