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章:我要你杀掉云佳人/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秋之后的夜晚,城市中依旧灯火璀璨,每时每刻不在彰显着这坐城市的繁华。

夜空中稀稀疏疏的挂着几颗星辰,在墨色的天际发着轻盈柔润的光芒。

晚宴结束之后,阮尚东开车载着云佳人回了家。

车子驶进了偌大的庄园别墅,停在了别墅的台阶前。

借着门口暖黄色的灯光,他看到云佳人瘦弱娇小的身躯窝在副驾驶,双目轻阖,神情间依稀可见疲惫之态,看起来的却是累极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庞,阮尚东眼中染尽了心疼。

开门下车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他轻缓的解开了她的安全带,然后轻轻的抱起她走向了台阶。

回到卧室后,他将她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自己的动作虽然已经极尽的轻柔,生怕弄醒了她,可她还是醒了。

她轻轻挣开眼眼睛望着坐在床沿打量着自己的阮尚东,眼神显得有些迷茫,同时透着深深的疲惫。

“醒了?”看着她有些朦胧的脸庞,阮尚东轻声问。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庞,将那刚刚在自己怀里弄乱的头发理了理。

云佳人握住了他的手,牵起嘴角微微的笑了笑。

夜色中,阮尚东的轮廓虽然朦胧的有些不清楚,可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锐利又温柔的光芒。

“你怎么不开灯?”她轻轻的问了,声音也是尽显疲惫与无力。

轻轻附身贴上她的额头,他说:“怕吵醒你。”

她记得自己在睡着之前,好像还在跟阮尚东聊着给他补过生日的事情。

谁知道聊着聊着,自己竟然睡着了。“对不起,这些天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的生日是在深秋的十一月份,也就是在十一月十八号。

恰好那段时间两个人都忙的脚不沾地,她要准备发布会的事情,还要学习企业管理方面的知识。

而他一边要忙着公司的事情,一边还要教自己企业管理,并且还要兼顾姚净岚的案子,时刻关注案子的进展情况。

于是,他二十八岁生日那天,在接到叶锦荣的电话后,两人一起回了一趟阮家。

陪着阮家的长辈们吃了一顿饭后,两人又匆匆忙忙的离开,回去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

事后想起来,她觉得好对不起他。

这是两人分开五年而又重逢之后,他的第一个生日,可是她竟然忙到连礼物也没有为他准备。

越想,云佳人心里越是愧疚和自责。

而阮尚东显然没有将云佳人纠结的事情放在心上,反而看着她疲惫的神色心疼不已。“累了就好好休息,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我还没有卸妆呢。”虽然妆容清淡,可是一层化妆品贴在自己的脸上,始终很不舒服。

阮尚东没有化过妆,自然不知道化妆品可以让一个人变美的同时,也会给人的肌肤带来负担。

“一天不卸也没关系。”他说。

“那可不行,对皮肤不好,要是我变成丑八怪了你嫌弃我怎么办?”说着,她便起身,准备卸妆洗澡。

“如果你变成了丑八怪,我想我会自毁容貌陪你一起做个丑八怪。”他语气淡淡的说着,那双深邃的眼眸温柔的望着眼前的这个注定让他痴爱一生的女人。

而他的这句话,让原本准备下床的云佳人动作一僵,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眼呆呆的望着他。

比起那些甜言蜜语和山盟海誓,他说的这句话显然让云佳人的心脏微微抽搐了一下;紧接着,她好像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溢满了湿润,然后……泪水就那么猝不及防的从脸庞滑落,砸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她承认自己现在好像有那么一些矫情,可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在听到这句话后,恐怕都会感动的想要流泪吧。

再回顾过往的种种,她觉得自己上辈子真的是拯救了整个世界,才会得到这么一个男人的爱,幸运的是,她也爱他。

可是她知道,自己对他的爱,似乎并不及他对自己的十分之一吧。

“尚东,谢谢你。”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喃喃地说了一句。

比起我爱你,好像现在更应该说声谢谢。

谢谢他能够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爱护她,保护她,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披荆斩棘。

听出她的声音有些对劲,阮尚东连忙打开了床头上的壁灯。

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看到她脸上流着两行清泪;一时间,他竟然有些慌乱了。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他连忙伸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无比心疼的问着。

看到他眼中的温柔与心疼,云佳人的泪水更是不受控制的滚落。

“我觉得好对不起你,都没能好好为你过生日。”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自责与懊悔,此刻的模样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

阮尚东一瞬间有些手忙脚乱,看到她哭泣的样子自己难免会乱了方寸。

他知道她身上背负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从回国到现在,整整九个月的时间里,她面对了太多的事情。

她坚强的外表下,始终藏着一颗柔弱的心,毕竟她始终只是个女人而已。

从床头的柜子上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为她擦拭眼泪,语气也是相当的轻柔。“乖,别哭了。我知道你很忙,所以并没有怪你。”

“可是工作忙根本就不是借口,我觉得你为我付出了太多,而我……却连一个生日礼物都忘了为你准备。”想到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再想想自己几乎都没有为他做过,就连生日礼物也忙的忘了准备,云佳人顿时觉得自己好可恶。

见她泪水像是决堤一般的有失控的趋势,他轻柔的捧起她的脸庞,吻掉那宛如尖刀砸在心上的泪水,苦涩的让他更加心疼。

等她终于止住了哭泣后,他才缓缓的放开了她。

深邃温柔的眼眸静静的凝视着眼眶红红的云佳人,他说:“傻瓜,这根本不重要。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比什么都好。”

潋滟着波光的眸子呆呆的望着那个对着自己笑的无比的宠溺又温柔的男人,云佳人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即便有那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便自己五年前先后失去了父母……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因为她的身边还有他。

能有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爱护着自己,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世界吧。

看到她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小兔子,阮尚东突然心情还不错。“眼睛都哭成大熊猫了。快去洗澡卸妆,然后好好睡一觉。”

“嗯。”随后,她乖乖的下床朝着洗手间的房间走去。

阮尚东也起身走到衣橱里,将她的睡衣取出来放到了浴室里。



另一边。

城郊一栋毫不起眼的二层破旧的小楼里,一个妖艳的女人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里,纤细的手指尖夹着一支烟。

艳红色的嘴唇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风情万种的将缭绕的烟雾吐了出来,仪态万千。

她穿着鲜艳欲滴的红色紧身连衣裙,即便她此刻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也可以看出她迷人的曲线。

加上她那V型的领口露出了胸前的那条沟壑,整个人更是透露妖娆的风情性感。

“你说,凯文开始怀疑你了?”再次吐了一口烟圈之后,她殷红的双唇轻启,神色有些凝重的问着坐在她对面的一个男人。

男人长的很斯文,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搭配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的外形并不是很出众,顶多就是给人很干净的感觉,站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

他有些局促的坐在云诗妍的对面,神情间隐隐透着一股担忧。

“对,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突然找到我询问姚净岚的案子。我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警方应该不会怀疑到我了。”想到今天凯文将自己带回了警局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他的心就开始非常不安。

云诗妍睨了他一眼,自顾自的抽着烟,没有讲话。

室内的气温似乎又降低了几分,空气中弥漫出一股让人窒息的森冷,蔡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望着坐在沙发里那个一言不发的女人,蔡健问:“诗妍,你说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

有些不耐烦的抬起眼眸看着蔡健,云诗妍冷冷的问:“你问我怎么办?我当初是怎么交代你的?我让你把事情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可是结果呢?”

“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滴水不漏了。谁知道那个凯文竟然会怀疑到我。”

他将每一个细节都处理的滴水不漏,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他根本不相信警方竟然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就算他在云诗妍的身上留下了什么破绽和线索,可是这些东西都会被河水冲走,除了胃里的安眠药,他们什么也发现不了。

而安眠药这个东西购买的人不在少数,并且自己也是通过其他渠道得到的安眠药,警方也不可能因为顺着安眠药这个线索找到自己。

所以这个凯文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将怀疑的目光转到了自己的身上?

蔡健心理百思不得其解的思考着,而云诗妍则是瞪了他一眼,暗骂了一声没用。然后她便继续抽着烟,脸上的神情和吸烟的动作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应该是相当烦躁的。

“如果他们真的找到证据证明我就是凶手,那么你也会被怀疑的。”他看着一直不停抽烟却相当沉默的云诗妍,说。

听到他的话,云诗妍眯起眼睛看着蔡健,目光没有一丝的温度。

盯着蔡健看了半响后,她红唇一启。“你在威胁我?”

蔡健说:“我没有威胁你,而是凯文这个人曾经帮助联邦调查局破过几个案子,这个人不简单,他既然能在没有丝毫破绽的情况怀疑到我,那自然也会怀疑到你身上的。”

凯文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关于他的事情他也是听说过的。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犯罪心理学的专家,曾经在联邦调查局协助调查人员破了好几个悬案。

在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情况下怀疑到自己,那么在根据自己和云诗妍的关系,结合云诗妍跟云佳人两姐妹的关系一向恶劣,所以云诗妍被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情。

“凭什么怀疑到我身上?还是你准备将我供出来?”

说完,云诗妍冷冷的看着蔡健,似乎想要从他的表情中寻找一丝异常。

蔡健有些激动的说:“诗妍,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把你供出来的。但是这件事情到底是我帮了你,现在警方怀疑到我,你也不能对我见死不救。”

他曾经一直喜欢云诗妍,在大学读书时候就对学舞蹈的她一见倾心。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却也冒着胆子给她写过几封情深款款的情书。

结果当然是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所以毕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云诗妍。

可是谁能想到一个月前,他在一家酒吧里遇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她?

见她独身一人在酒吧买醉,他当然是有些不放心的,于是便一直陪着云诗妍。

后来她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他将她送到了附近的酒店,然后照顾了大半夜。

等她有些酒醒后,她竟然主动在他面前脱掉了她的衣服。

之后发生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一直喜欢着她的自己,当然是把控不住的跟云诗妍滚了床单。

谁知道他就跟云诗妍滚了那么一次床单,不止被人毒打了一顿,还被威胁去杀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为了活命,为了不去惹怒那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只好妥协。

在对姚净岚实施杀害之前,他精心策划了大半个月。

从杀害姚净岚的那一天开始,他这辈子就彻底完了,不但背负了命案,还因此威胁成为了犯罪集团的一份子。

早知道自己的幸运会因为云诗妍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说什么当初要不会跟云诗妍上床的。

可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除了投案自首,他就只能跟着云诗妍混日子了。

这边,云诗妍见他神情激动,再次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说:“你也说了,只是怀疑而已,根本就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是你杀了姚净岚,所以你到底在怕什么?”

“如果警方真的找到了证据,那我就彻底完蛋了。”想到这里,一向有些内向胆小的蔡健更是越想越发慌。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出国避一避。“诗妍,我要出国去避一避风头。”

闻言,云诗妍冷笑了一声。“你如果现在出国不就等于畏罪潜逃吗?”

“可是不出国难道要在这里等着警察来抓我吗?”

“要出国其实也不是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蔡健问。

云诗妍微微抬起了下巴,眼中闪烁出阴狠而又毒辣的光芒。

半响之后,她咬牙,说:“我要你杀掉云佳人。”

一听这话,蔡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什么?云佳人?你姐姐?东方国际未来的总裁夫人?”

“怎么?你怕了?”

他当然怕了。

不但怕凯文再次找上自己,更怕云佳人的未婚夫阮尚东。

那个男人就算自己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可阮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他还是知道的。

他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惹这样的人家,明显就是自寻死路的事情啊。

而云诗妍却说:“我现在的目标只是她,姚净岚不过是送给她的一份礼物而已。等你帮我把云佳人杀了之后,我立刻送你出国。”

“我要是杀了云佳人,阮家的人会放过我吗?到时候只怕我会死的很难看。”说到这里,蔡健的情绪明显有了更大的起伏变化。

反观云诗妍则的神情淡漠,只不过那双眼睛依旧透着阴狠毒辣的光芒。“蔡健,要么你就等着被警方逮捕,要么就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虽然有个疯狂,可是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不会成功呢?”

“我……”

云诗妍言辞清冷的给他判了死刑。“你没有退路了。”

这一刻,蔡健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了,双腿发软,几乎站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