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章:云浩哲事情败露/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云浩哲似乎不打算坦白,老爷子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孙子竟然背着自己做了那么多损害集团利益的事情。

那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也就罢了,偏偏最近云立辉的丑闻事件还有前些日子的清海湾项目的落败对集团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尤其是云立辉的那件丑闻,让风云集团和云家的名声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和影响,股票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回升。

然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就是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亲孙子。

为了坐到总经理的位置,为了将来能够将风云集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他早就知道云浩哲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却没有想到为了一己私利不顾集团的利益,简直可恶。

他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说话,那一双锐利如鹰的双眼却死死的盯着云浩哲。

云浩哲被老爷子的目光看的内心无比忐忑,有些局促的站在书桌前,想着对策。

云佳人目光平静的凝视着云浩哲,嘴角始终噙着一抹轻轻浅浅笑意。

之后,她接收到老爷子的眼神示意,走到云浩哲的身后,问道:“远的我就不说了,两个多月以前清海湾项目的竞标策划是你泄露的吧?”

虽然云浩哲一直让自己尽力保持冷静,可是在听到云佳人的问题后,身子不由得轻轻一颤,整个人的神经不由得紧绷了起来。

“云佳人,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他提高了音量,语气中却显得有些浮躁。

云佳人轻轻笑了笑,说:“我既然敢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些话,自然是有证据的。以前我没有在集团里面任职,当然没有资格来质问这些事情,可我现在是集团的董事长,有权利将当初泄密的内鬼揪出来。不巧,我调查出的种种线索都指向了你,我亲爱的大哥。”

说着,云佳人将一份资料和一些照片仍在了云浩哲面前的办公桌上。

云浩哲的目光不自觉的瞄向了桌上的那一堆照片,看到照片里的人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照片里的两个人你应该认识吧?海外YK集团亚太区总裁的高级助理尼克和你的表弟赵杨。我不知道他跟尼克有什么交情,但是据我所知,赵扬跟他见面的时间恰好是清海湾项目竞标会前两天。之后,清海湾这个项目被YK集团成功抢走,而他们用的策划方案,据我所知恰好是我们集团制定的方案。”

云浩哲的目光依旧盯着桌上的照片,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了。

可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强迫自己一定要镇定冷静,就算赵杨做的事情留下了把柄,但至少自己从未出面。

所以,他在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面色也很快恢复如常。

他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云佳人,不慌不满的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云佳人迎上他的目光。说:“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两家公司竟然制定出一模一样的项目方案,并且YK还抢在恒光集团的招标会之前就跟他们进行了秘密洽谈。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云浩哲虽然面上保持冷静如常,实则他的内心还是忐忑的不行,自然是没有心思再去回答云佳人的问题。

而云佳人那双目光平静的双眼已经隐隐闪出锐利清冷的光芒。“赵杨这两年没少帮你做事吧?譬如……一个多月以前,我爸爸闹出的那一件轰动京都的丑闻事件。”

说完,云佳人又从包里扔出几张照片。继续说道:“这几个赵杨秘密接触过的女人,都是我爸丑闻的女主角。而更巧的是,赵杨曾经都往她们的账户汇入一笔不小的资金。我很好奇,前后相差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赵杨为什么要往她们的银行账户汇钱?”

“这些都是赵杨做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话虽这么说,可是云浩哲显然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

这个该死的赵杨,每次问他都说事情办的妥妥当当,绝对不会留下线索把柄。

可是现在这些视频截图下来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竟然还落到云佳人的手中,简直气死他了。

“所以我想请问你,赵杨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他有什么理由做这种事?让我爸闹出绯闻对他有什么好处?”顿了顿,云佳人又问:“自从我爸爸出了这件丑闻,我想请问,谁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纵使云浩哲再沉的住气,到了这个时候也被云佳人的一连串的问题弄的焦虑不安。“云佳人你到底什么意思?有话就直接说,不要这样拐弯抹角。”

“好,看来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既然如此,那就请你看看这个视频吧。”说完,云佳人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电脑文件中找出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清晰可见赵杨正坐在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对面。

两人坐在一家咖啡厅里,正在谈话。

“赵先生,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什么事吗?”说话的是阮尚东的特别助理,秦特助。

“你是谁?”赵杨问。显然他并不认识秦特助。

秦特助将自己的名片放在桌上,说。“我是东方国际总裁阮尚东先生的特别助理。”

闻言,赵杨去拿名片的手停在半空中,猛然抬起双眼无比惊讶的望着秦特助。问。“你说你是…阮尚东的特别助理?”

秦特助点了点头。“是。”

赵杨盯着秦特助看了好几秒钟,停驻在半空中的手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神色也相当的不自然,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不知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云立辉先生你知道吧?”秦特助问。

赵杨扭捏了半天,然后点头:“我……我知道。风云集团之前的总经理嘛。”

“没错。那么,这几个女人你也应该认识吧?”秦特助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沓子照片递给了赵杨,问。

赵杨有些颤抖的拿起其中的几张看了看,脸色突然就白了。“我……”

秦特助端起桌前的一杯茶,不疾不徐的说:“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们。当然,如果你要是说这些照片里的男人不是你自己的话,我当然也无话可讲了。但是很显然,照片里的男人是你赵先生无疑。”

赵杨盯着照片看了半响,眼光不停的躲闪着,整个人显得相当紧张。

“想必你应该知道,云立辉先生是我们总裁未来的岳父吧?”秦特助的语气很缓慢,听不出半分的情绪。

果然是跟在阮尚东身边的人,就连说话作风都有些耳濡目染,颇有阮尚东的气势。

面对秦特助的这个问题,赵杨咽了咽口水,根本不敢答话。

他当然知道云立辉是阮尚东未来的岳父了,也知道云立辉不久后将是东方国际董事长的亲家。

当初听从赵丽琴和云浩哲的指使去买通这几个女人的时候,他全然没有想到阮家的人会插手调查。

因为按照他的思想逻辑来判断,云立辉闹出这样的丑闻后,阮家应该会对这样的人避之不及,应该要求要退婚才对。

赵丽琴当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可谁知道人家非但没有退婚,反而还着手调查起这件事情了。

这不,阮家的人找到了自己,还从视频监控里截取了照片,他想赖账都赖不掉。

秦特助端着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冷冷的问道:“赵先生,你的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我没有。”赵杨矢口否认。

秦特助也不急,面色如常。“要我将这几个女人找来对质吗?”随后,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放在桌上,说:“对了,这个录音笔是其中一个女人在跟你谈这笔交易的时候录下来的,你要不要听一下?”

一听说有录音笔,赵杨整个人都慌了。“我……我也是替人办事的。”

不是他没用,其实在帮云浩哲做了这么多件事情以后,他已经使自己变得很沉稳了。

可是没办法,谁叫自己现在面对的是阮家的人呢?

阮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他知道,很清楚,很明白。

所以在面对秦特助的时候,在看到他拿出的那些照片和录音笔的时候,他慌了神。

“你是替谁办事?”秦特助问。

赵杨犹豫好几秒,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挣扎,到底要不要将云浩哲和他姑妈赵丽琴给供出来?

自己作为赵家老太爷的私生子的儿子,在赵家的地位那简直可以说是没有一点地位。

如果不是这些年为云浩哲他们办了不少事情,自己的温饱恐怕都成问题。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到底要不要将他们出卖?

如果出卖了,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了。

可是如果自己将事情扛下来,阮家的人更加不会放过自己。

秦特助看了看手表,说:“你思考了一分钟二十七秒,我再给你三十三秒的时间考虑。”

然后,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手表上的秒针。

赵杨一番权衡之下,还是决定保全自己。“我说。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受了我姑姑赵丽琴和表哥云浩哲的指使。”

看到这里,云浩哲不由得怒吼了一声:“他胡说。这些事情跟我根本没关系。”

“都到了这份上,你还不承认?”云佳人简直开始佩服气云浩哲了。“大哥,我现在真的很佩服你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你觉得赵杨是傻子吗?为你们办了这么多的龌龊事,他难道不会给自己留后路?”

云浩哲眉眼一跳。问:“你什么意思?”

云佳人也不跟他兜圈子了,直接扔出了一支录音笔,说:“这是赵杨给秦特助的录音笔。里面是你们每次商量‘大计’的时候,他录下的证据。”

云浩哲盯着那只放在桌上的录音笔,颤抖着双手,却不敢去拿。

冷笑一声,云佳人说:“这录音笔里面的内容简直太精彩了,我都要为你和大伯母拍手称赞了。为了得到风云集团,你们竟然做了这么多的损害集团利益的事情,我都不禁要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云家的人了。”

本来云浩哲还打算将赵丽琴推出去来保全自己,可是看到这一连串的证据摆在自己的面前,他觉得自己再挣扎也没有用。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了。

“爷爷辛苦创立起来的风云集团差点就毁在你的手里,你对得起爷爷吗?”云佳人已经敛去了脸上挂着的笑容,整个人的眸子迸发出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意。

原本云浩哲还想着向老爷子求情,可是在听到云佳人的这句话后,整个人就失控了。

冷笑了一声,云浩哲几乎是朝着云佳人咆哮道:“呵,对得起?那你怎么不问问他对不对得起我?”

祝还在每一位亲,中秋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