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章:佳人被赵丽琴推倒在地/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佳人和云老爷子都被云浩哲突如其来的怒吼震的一愣,两人纷纷盯着有些失控的云浩哲看了半响。

回过神来之后,云佳人已然面色阴沉到了极点,说话的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云浩哲,爷爷哪里对不起你了?做人不能忘本,说话也要凭良心。”

看到云佳人在自己面前颐气指使的样子,再想起自己竟然输给了她,云浩哲更是怒火难平。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爷爷对你们一家那么偏心,我会做出这些事情吗?但凡他对大家一视同仁,我会做出这些事情吗?”一双喷着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云佳人,似乎是想要将她烧成灰烬才好。

云佳人也不甘示弱的反击回去,显然她语气没有像云浩哲那般歇斯底里。“你自己心态扭曲,现在竟然将责任推到爷爷身上?就算你心里再有不满,也不该做出那种有损集团利益的事情,到了现在你还不知悔改。”

闻言,云浩哲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呵呵呵’的冷笑了起来。

那笑容在他英俊的脸上开过一朵狰狞无比的花,让人望而生厌。

笑过之后,他才对着云佳人咬牙切齿的说:“我心态扭曲?我不知悔改?那是因为被他偏心袒护的人是你。同样作为他的孙女,梦雪怎么不见他诸多袒护?我呢?作为第三代为一的男丁,他更是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枉我在公司做牛做马,到头来他竟然将董事长的位置交给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看到云浩哲蛮不讲理,到现在还在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寻找借口,纵使一向沉静的云佳人也难免爆发一次。

“云浩哲你简直不可理喻。如果你没有在背后做那些小动作,如果你一直以集团利益为先,而不是将自己的私人利益放在前面,爷爷会将集团交给我吗?如果你心胸坦荡,行事光明磊落,凡是第一考虑家族利益,爷爷会将集团交给我吗?你好好想想你为了得到风云集团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一个胸腔燃烧着熊熊烈火,一个则是宛如千年冰山一般冷的让人里冒出真真凉意,两人剑拔弩张的局面让老爷子心里更是火冒三丈。

尤其是云浩哲,先是打死不承认自己做过那些损害集团利益的事情。

后来证据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承认了,结果却又开始狡辩,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本来他单独将云浩哲叫到书房就是给他留足了颜面,也想再给他一个承认错误,改过自新的机会。

谁知道他竟然是这么一个态度,心态已经严重扭曲。

看到这个样子的云浩哲,云老爷子心里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就算对云立辉,他也从来没有失望过。

见云浩哲正准备反击云佳人的话,老爷子拍案而起。

那双原本阴沉的双眼突然迸发出一种宛如利剑一般的锐利光芒。

“我要是不将公司交给佳人,难道还要交给你?然后等着让赵家的人来瓜分云家的财产吗?”怒视着云浩哲,老爷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云浩哲冷笑了一声,对云老爷子的态度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恭敬?“呵,别找借口了,我亲爱的好爷爷。其实在你心里一开始就想把风云集团交给云佳人吧?所以你现在说的这些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我要是成了风云集团的董事长,我外婆和舅舅他们在事业上帮助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瓜分云家的财产?别为自己的偏心找这种借口,我不是傻子。”

云老爷子被云浩哲的此番态度气的胸前不住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显然被云浩哲的那副态度气的不轻。

云佳人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老爷子,然后将守在门外的徐管家叫了进来。

徐管家一看到云老爷子脸色都不对了,顿时吓的面色大变。“小姐……老爷他……”

云佳人说。“别愣着了,立刻连续陆医生。”

“好,我这就去。”说完,徐管家立刻掏出手机给陆医生打了个电话过去。

而云浩哲心里对老爷子有诸多不满,也相当气愤他的偏心,可见着老爷子现在呼吸有些急促,脸色已然不好,整个人也都傻住了。

不过后来心思一转,想着这个死老头子既然都将集团交给了云佳人,只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给自己,实在可恶。

反正他也没有将自己这个孙子当回事,还不如去死了免得让自己看着碍眼。

等他死了,自己再想办法将风云集团夺过来,岂不更好?

这么想着,云浩哲便决定再刺激一下云老爷子。

他上前一步,站在云老爷子的面前喊了一声:“爷爷……”

而云佳人现在大概已经猜到云浩哲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在他开口的那一刹那,一个凌厉无比的眼神扫了过去,怒道:“我不管你现在要说什么,最好给我闭嘴。”

“云佳人你什么意思?你是爷爷的孙女,难道我不是?我不过是想要关心一下他的情况而已,你这是什么态度?”云浩哲提高了自己音量,全然不在乎老爷子的感受。

见老爷子的脸色越发不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云佳人心里彻底慌了。

她一直帮老爷子顺着背,然后冲云浩哲说道:“我现在没空跟你吵,该干嘛干嘛去。”

而云浩哲正想要再说什么,就见云爱琳和宋子书几人也匆匆冲进了书房。

见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云爱琳一个减不冲了过去。“爸爸你怎么了?佳人,你爷爷他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

“还是被云浩哲给气的。”说完,云佳人狠狠的蹬了云浩哲一眼。

而赵丽琴听到云佳人这么说,显然不干了。“云佳人,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叫被浩哲给气的?不要什么事情都往我们浩哲身上推,刚刚你也一直在书房里。老爷子要是有个什么事情,你也脱不开干系。”

赵丽琴话音一落,云梦雪也在一旁冷声附和。“就是说,不要什么事情都推到我哥哥身上,有些黑锅我们不背。”

云佳人现在是看到赵丽琴和云梦雪就恶心的不行,偏偏她们居心叵测,说不定就是要在这里故意再刺激一下老爷子。

于是,她倏然抬眼朝着两人投去了一道宛如刀子般的眼神,怒吼道:“你们两个要是进来吵架的,那就给立刻我滚出去。徐管家,把她们给我撵出去。”

“云佳人你凭什么?”赵丽琴尖叫道。

全然没有想到云佳人竟然敢叫自己滚出去。更过分的是,她竟然叫徐管家来撵自己,实在可恶。

云佳人冷冷的望着赵丽琴那张怒火中烧的脸,说:“就凭我是云佳人。”

随后,徐管家叫来了云家的几个家庭保镖,将赵丽琴和云梦雪连拖带拉的拧了出去。

云浩哲见自己的妈妈和妹妹竟然被保镖连拖带拉的提了出去,顿时恼羞成怒。

他走到云佳人的面前,想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给她两巴掌,也可以趁此机会好好刺激刺激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偏偏云佳人学过跆拳道,在云浩哲右手扬起的时候,她已经迅速反应过来。

她眼疾手快的反手扣住云浩哲的手臂,然后使劲了力气掰着他的手臂,疼的云浩哲哇哇大叫。

“把他也给我轰走。”在云浩哲疼的眼泪都冒出来的时候,云佳人对着徐管家说。

三人被轰走之后,一起将老爷子送到了对面的卧室里,恰好这个时候陆医生也急忙忙的赶来了。

对老爷子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和抢救措施之后,见老爷子呼吸和面色已经逐渐恢复,云佳人和云爱琳几人才隐隐松了一口气。

“陆医生,我爷爷他怎么样?”云佳人看着床上躺着的老爷子,问着陆医生。

陆医生说:“老爷子刚刚怒火攻心导致呼吸不畅,没什么大事。不过你们也知道他的身体一向不好,千万不能再受刺激了。若不是最近他身体调养的不错,恐怕这次就不是怒火攻心这么简单了。”

一听老爷子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云佳人和云爱琳等人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陆医生。谢谢你,又麻烦你跑一趟。”

“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作为老爷子的专属医生,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建议以后最好找个清静的地方给老爷子好好养病,他这种情况实在不宜劳心费神,更不能受刺激。”要不是这段时间身体调理的不错,恐怕今天的情况会非常的糟糕。

云佳人本来之前就打算单独给老爷子找一个院子养病的,只是因为近期太多事情给耽误了。

如今今天再出了这种事情,她决定首要任务就是给老爷觅一个环境清幽雅致的地方养病。“好,我知道了。我会替爷爷安排一个清净的地方养病的。”

陆医生收拾着自己带来的医药箱,然后说:“这样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对老爷子的身体是有好处的。”

送走了陆医生后,云佳人说:“姑姑,你也知道,我大伯母和云梦雪她们根本不是神油的灯。加上现在云浩哲做的那些事情爷爷也知道了,我怕爷爷继续住在家里会不安全。”

从刚刚赵丽琴母子三人的态度来看,这三个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老爷子。

就算他们不敢亲自动手去伤害老爷子,但是有些时候语言是最好的武器,可以杀人于无形。

所以为了老爷子的身体健康着想,云家大宅显然老爷子是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

云爱琳虽然没有参与到集团的事情当中,却也知道云佳人已经成为了风云集团的董事长。

按照云浩哲的个性和野心,肯定是会对云佳人和老爷子怀恨在心的。

他现在拿云佳人暂时没有办法,但是老爷子身体不好可经不起刺激,所以她很赞成云佳人的意思。“要不将你爷爷接到我那儿去吧,有我照顾着你爷爷,再加上宋公馆的保全系统还是比较好,所以你爷爷住在我们那里应该是没事的。”

云佳人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让爷爷先住到香山别墅吧,那里还是挺安全的,而且我相信赵丽琴他们不敢到那里去闹事。”

赵丽琴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跑到阮尚东的地盘去撒野,除非她不想活了。

云爱琳思考了片刻后,说:“香山别墅是很安全,可是你刚刚接任董事长的位置,有很多事情还等着你去处理。再加上尚东的工作也很繁忙,我怕你们分心。再说了,你跟尚东也还没有结婚,将你爷爷接过去始终有些不妥。毕竟你爷爷还有我这个女儿,如果外人知道你爷爷住到你们那里去,还不知道会怎么说。”

舆论的杀伤力有多强大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

如果到时候外人知道云老爷子生病了不住女儿那里,反而搬到了还没有正式结婚的孙女婿那里,恐怕会说的很难听。

虽然云立辉的事情在之前就已经被渐渐被摆平,大家也逐渐淡忘了这个丑闻,但是这件事情对风云集团造成的影响还在,不能再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

云爱琳这么一说,云佳人也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姑姑说的对,是我考虑的不周。那就先让爷爷到宋公馆去住一段时间。”

“好,我马上让人收拾一个房间出来,今天晚上就让你爷爷搬过去。”说着,云爱琳立刻打电话给家里的佣人,让她们赶紧收拾一个房间出来。

云佳人则是立刻叫来了徐管家。“徐管家,麻烦帮爷爷收拾一下行李。”

徐管家应了一声,随后开始帮云老爷子整理起了衣物和一切日常用品和药品。



这边。

赵丽琴母子三人先后被云家的保镖从房间里轰了出去,一个个对云佳人恨的是咬牙切齿。

赵丽琴的房里里,云梦雪气的团团转。“云佳人简直太嚣张了,竟然敢撵我们……她当自己是谁啊?简直气死我了。”

“行了,别走来走去的了,晃的我眼睛都花了。”说完,赵丽琴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别看她现在看起来面色如常,实则从今天上午开始就心里就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到现在都无法平息,甚至越烧越旺。

“妈,难道就这样任由云佳人为非作歹吗?她竟然都没有把你这个长辈放在眼里,简直欺人太甚。”自己好歹也是云家的千金,凭什么云佳人要用那副态度来对待自己?简直可恶。

赵丽琴说:“她不但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还抢走了原本属于你哥哥的董事长的位置。云佳人这死丫头,我是不会这么轻易翻过她的。”

“更可恶的是爷爷。真的是太偏心了,云家这么大产业竟然落到了云佳人的手中。哥哥在公司做牛做马才得到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呢?竟然只给我百分之五……还不够我塞牙缝的,简直是打发叫花子吗?”想起自己同样作为云家的千金,竟然才只得了百分之五的股份。

而云佳人那个贱人自己就占了百分之四十。

百分十四十啊……几乎一半的股份都落到了云佳人的手中,凭什么?

云梦雪不说这件事情还好,一说起这件事情赵丽琴真的是恨不得马上下楼掐死云佳人和那个死老头子。

就在这个时候,云浩哲也来到了赵丽琴的书房。“妈,咱们做的那些事情老爷子已经全部知道了。”

闻言,赵丽琴整个人震傻了。“你说什么?老爷子……全部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做的那么隐秘,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是云佳人。”云浩哲说。

“什么?云佳人?你爷爷都查不出那些事情,云佳人又怎么会查的出来。”她根本不相信云佳人有这个本事将那些事情都查出来。

而云浩哲眯起眼睛望着窗外的夜色,说:“你忘了她背后是谁?”

“阮家。”

云浩哲点了点头,说:“对。就是阮尚东。本来我以为他是不会插手我们云家的事情,兴许还有可能因为云立辉的丑闻跟云佳人解除婚约。可是没有想到阮尚东跟云佳人之间,竟然好像很有感情的样子。”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咱们做的事情被你爷爷知道了,他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还有啊,咱们手里的股份……老爷子不会借题发挥,让我们把股份乖乖交还给他吧?”想到这里,赵丽琴整个人彻底慌了。

云浩哲低眉沉思了一会儿,说:“他是很有可能会用这些事情来威胁我们的。毕竟……我们做的事情涉及到商业犯罪了。”

一听到犯罪两个字,赵丽琴捂嘴尖叫了一声。“天呐……不行,不行……我们不能坐牢,更不能坐以待毙。浩哲,咱们得想办法阻止老爷子。”

云浩哲说:“怎么阻止?他是一个活人,他想做什么只需要跟他的专属律师交代一声。除非……”

“除非……他死?”

“总归我们现在无路可走了。”云浩哲说。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云梦雪虽然是草包,但是还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害死谁。

一听到自己的妈妈跟哥哥要准备害死爷爷,不由得瞪大眼睛,喊道:“妈……你们……”

“你别插嘴。”赵丽琴吼了云梦雪一声,然后对着云浩哲说:“死老头子的身体不好,经不得刺激。我们只需要在他面前多说一些话去刺激他,保证他会被咱们气死。”

这么打定主意后,母子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反正老爷子有病,他们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在他面前说一些话来狠狠的刺激他。

到时候他死了也怪不到他们的身上,谁叫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呢?

这么想着,赵丽琴的心情才有了一些些好转。

随后,她又想到了云佳人。“但是,就这么放过云佳人那个小贱人吗?”

云浩哲说:“先解决掉老头子再说。云佳人此人有阮尚东做靠山,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所以我们要好好合计合计。”

“你说的对,咱们先把老爷子解决了再慢慢收拾云佳人。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可以找人联手。”

“如果要说谁比我们更加憎恨云佳人,恐怕非云诗妍莫属。所以我打算探探她的口风。”

“她可靠吗?”

“当然可靠。忘记她妈妈是被谁害死的吗?云逸轩又是因为谁被赶出了云家?”

“你说的对。等老爷子的事情解决了,你就立刻去联系云诗妍。早点除掉云佳人,风云集团就理所应当是你的。”

云浩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那眼中闪着志在必得,又无比阴毒的光芒。

随后,赵丽琴才看向有些呆住的云梦雪,说:“梦雪,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吗?”

“我……”想起母亲和哥哥要气死爷爷,然后害死云佳人,云梦雪还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你爷爷他对我们这么偏心,什么好的都留给云佳人。留给我们不过是风云集团的冰山一角,实在可恶。有些事情我不能跟你说,但是你必须记住,今天晚上我们说的话不准对外面的人讲。否则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赵丽琴这么说,云梦雪终于点了点头,说:“哦。我知道了。”

“还有,你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像往常一样,免得被人看出端倪,知道吗?”云佳人那个小贱人那么聪明,稍微有一点点的异常都会被她看出来。

云梦雪说。“我知道,反正我也讨厌老爷子和云佳人,最好他们都早点死。”

“这才是我的女儿。”



等云老爷子醒来之后,云爱琳安排的车辆已经到了。

两人一人扶着老爷子的一边手臂,将老爷子扶出了房间,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你们要把爷爷带到哪儿去?”云梦雪见云佳人和云爱琳一人扶着云老爷子的手臂,徐管家跟在后面还提着行李,连忙从二楼下来追问。

云爱琳淡淡的睨了云梦雪一眼,懒得搭理她。

而云佳人则是看都没有看云梦雪一眼,径直扶着云老爷子走向别墅的大门。

就在他们刚刚将老爷子扶到别墅门前的大理石阶时,赵丽琴也得到消息从二楼奔了下来。“爸。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带爸爸去我那里住几天。”云爱琳说。

赵丽琴一见老爷子竟然要走,顿时有些着急了。“爸,你就这样搬走似乎不太好吧?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说我对你不孝呢。”

云佳人淡淡的瞥了赵丽琴,然后对着云爱琳小声低语道:“姑姑,你先带爷爷回去,这里我来应付。”

“你可以吗?”云爱琳有些不放心的问着。

云佳人说:“没问题,相信我。不过姑姑你要记住,以后赵丽琴母子三人去你那里找爷爷,千万要小心,我怕他们居心叵测。”

“我知道。那我带着你爷爷先走,你自己小心点。”说完,云爱琳便扶着老爷子坐到车后座的位置。

见老爷子坐进了云爱琳安排的车里,眼见着就要走了,赵丽琴立刻从大理石阶上冲了下去。

要是老爷子真的被接走了,他们要怎么实行他们的计划?

要是给了老爷子喘息的机会,恐怕接下来等待自己和浩哲的,就是法院的传票了。

这么想着,赵丽琴加快了脚步冲下石阶,却被云佳人给拦住了。

“大伯母,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你还限制爷爷的自由吗?”望着瞪着自己的赵丽琴,云佳人冷冷的问。

而赵丽琴此刻哪里有心思跟云佳人逞口舌之争?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能让老爷子就这么走了。

就算是今天晚上将老爷子给气死了,也比他被云爱琳接走来的好。

所以她是打定主意要趁着这最后的机会狠狠的刺激一下老爷子。

跟云梦雪互相使了个眼色之后,赵丽琴又咬牙狠狠的瞪了云佳人一眼,然后一抬手就狠狠的掀开了云佳人拦在自己的面前的手,然后再趁机推了云佳人一把。

云佳人猝不及防的被她这么一掀,再被她狠狠一推,身子一个不稳,连退了好几步,然后后退的过程中鞋子踢到了背后的石阶。

重心不稳,云佳人一下跌坐在了石阶上。

其实这么一跌倒也不要紧,关键是云梦雪接收到赵丽琴发来信号。

在云佳人跌在石阶的第一时间,反应迅速的走下台阶,不偏不倚的……她的高跟鞋刚刚就踩在云佳人撑在石阶的手指上,还狠狠地转了转鞋底,疼的云佳人眼睛都红了。

“云梦雪……”云佳人疼的眼珠子在眼里打转,不由得提高音量吼了云梦雪一声。

“哎呀,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脚下却还在用脚底使劲的碾着云佳人的手指。

其实母女两大的主意很明显,云佳人跌倒后,云爱琳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等云爱琳去扶云佳人的时候,她再趁机将老爷子从车里拖出来。

计划其实是没有问题的,甚至于还差点成功了,只不过阮尚东突然到来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而云梦雪踩云佳人手指的这一幕,恰好被刚刚来接云佳人的阮尚东看到。

秦特助的车还没有挺稳,阮尚东便打开车门,朝着云佳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佳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阮尚东一把将云梦雪狠狠的推到在地,然后将云佳人从石阶上扶了起来。

阮尚东这一推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云梦雪哪里站的稳,一屁股坐在石阶上,戳的整个屁股上的骨头都发疼。

云浩哲见状,立刻上前扶起云梦雪。然后不怕死的对着阮尚东说:“阮先生,你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恐怕不太好吧?”

话音刚落,阮尚东三两步的从石阶下冲上来,一拳狠狠的打在云浩哲的脸上

赵丽琴见状,整个人都有傻眼了。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她的女儿被狠狠推倒在地,儿子也被狠狠的揍了一拳,为什么这一幕会被阮尚东给看到?

她也来不及多想,连忙上前查看自己儿子的伤势。

云浩哲被阮尚东打的牙齿掉了一颗,嘴角已经溢出了血渍。“哎呀,流血了。”

“佳人的手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准备给你女儿收尸吧。”他冰凉刺骨的目光落在云梦雪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后,然后才又走下石阶。

轻轻抬起云佳人被云梦雪碾伤的右手,手指依然有些微微发肿了,阮尚东心疼的不行。“秦特助,立刻给我找冰块来。”

秦特助接到命令之后,连忙去到别墅里叫来了佣人。

这个时间,阮尚东帮云佳人请请擦拭了一下手指后,然后转身望着云梦雪,咬牙切齿的说:“云梦雪,看来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