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章:利用云诗妍除掉云佳人/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Boss。”那黑衣男人毕恭毕敬的站在阮尚东面前,喊了一声。

阮尚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朝云梦雪的方向支了支下巴,说。“我要她三根手指。”

“是。”黑衣男人面色不变,就连语气也是波澜不惊,似乎这种取人手指的事情对他来讲完全就是小菜。

随后,他迈开步子朝着躲在赵丽琴身后的云梦雪走去。

云梦雪看着那黑衣男人面无表情的朝着自己走来,再想起刚刚阮尚东说要取她三根手指,云梦雪吓的面如死灰。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呜呜呜……”她紧紧的揪住赵丽琴的衣角,呜咽的说着。

现在的云梦雪看到那个黑衣男人,就像看到鬼似得,整个人几乎快要被吓晕过去。

而赵丽琴见那黑衣男人越走越近,几乎伸手就能碰到他,自然也是满脸惊恐。

她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说:“不……不,不要伤害梦雪,阮少爷……我求求你了,绕过我女儿吧,我求求你了……”

阮尚东饶有兴致的望着惊魂失魄的赵丽琴和云梦雪,淡淡问着前者:“这么说,你是想断一支手臂了?”

“我……”

见赵丽琴半天拧不出几个字来,阮尚东颇为不耐烦的说:“或者断你三根手指也可以。”

一听此话,赵丽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脸上已然泪流满面。

她歇斯底里的朝着阮尚东哭喊道:“阮少爷啊……看在我们家老爷子的份上,你就绕了我们母女吧。我保证……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伤害佳人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其实赵丽琴现在有多害怕,此刻就有多恨云佳人。

是云佳人害她在自己儿女的面前失了尊严,丢了脸面,这一切都是因云佳人而起。

只要躲过今天一劫,日后她必定会加倍从云佳人身上讨要回来,她发誓。

就算自己不出手,她也一定会借刀杀人,直到除掉云佳人这个祸害。

而阮尚东是什么人?单看赵丽琴那副哭天喊地的样子的却是怕极了。

可是他善于观察人的眼睛,此刻的赵丽琴眼神中既透着深深的恐惧,也透着浓浓的恨意和不甘。

如果赵丽琴和云梦雪诚心悔悟,以后不再去招惹佳人,他当然不会真的断她们的手指,取她们的手臂。

可现在看着赵丽琴那副哭天喊地却充满仇恨与不干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个错,似乎最近有点心慈手软了。

刚刚他还对佳人说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他还在犹豫什么呢?

“动手。”说完,阮尚东倏然起身,冷冷的瞥了赵丽琴和云梦雪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门诊室。

赵丽琴和云浩哲见阮尚东走了,连忙起身追了上去,却被阮尚东带来的私人保镖给拦下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

还敢追上去?是不是嫌自己命长?

“劝你们识时务。总裁要是想要取你们的性命,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秦特助冷冷的站在一旁赵丽琴母子三人,说。

这几个蠢货,竟然敢去招惹他们家的总裁夫人,要手指都是便宜她们了。

要知道总裁对夫人那是疼如珍宝,自己都舍不得在他面前说句重话,又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去伤害她?

云梦雪这个白痴竟然还将夫人的手指给踩骨折了,这不是找死吗?

随后,秦特助立刻给了另外两个黑衣人一个眼神,这两人一人拦着云浩哲,一人拦着赵丽琴。

另外一个人自然就去收拾云梦雪了。

一分钟后,只听到值班门诊室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叫声,似乎整个楼层都因为她的声音而颤抖。



病房里,云佳人对门诊室的事情丝毫不知,不过却隐约听到了一阵尖叫声透过窗户传来。

她秀美的眉目微微一蹙,问着刚刚走进病房的阮尚东。“怎么回事?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尖叫?”

“应该是云梦雪。”阮尚东淡淡的说着,然后走到窗边关掉了刚刚打开透气的窗户。

而云佳人显然一头雾水的问:“她怎么了?”

“应该是断了个三根手指吧。”关上窗户后,阮尚东又给云佳人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说:“你该吃药了。”

云佳人没有接过他递给自己的水杯和药,而是一直望着他,问:“你让人断了她三个手指?”

点了点头,阮尚东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说:“你知道的,按照我以往的性格,这都算是便宜她了。”

一时间,云佳人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阮尚东说的对,按照他的个性,只断了云梦雪三根手指实在是太过便宜她了。

兴许是顾及着她始终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所以也不好对她太狠。

想起赵菲芸和徐慧敏的结局,云梦雪这点算什么?

所以她根本没有必要去同情云梦雪,因为今天云梦雪的行为的却已经深深的激怒了她。

她从未对云梦雪她们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云梦雪不停的找她麻烦,而她却一直忍让。

可是今天她竟然生生的将自己的手指给踩骨折了,就算阮尚东不找她算账,这笔账她也不会亲自找她清算的。

见云佳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脸上的表情也随着眼珠子不停的变化着,阮尚东觉得有点好笑。

轻轻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阮尚东说:“别想了,快点吃药。”

“哦。”回过神,接过阮尚东递给自己的水杯和药,云佳人有些痛苦的拧眉。说:“一看这种白色的药片就很苦。”

这种药真的很苦,她记得在Y国醒来的时候就吃过不少,简直有了药片恐惧症。

所以看到这种白色黄色的药片的时候,她好看的眉目深深拧到一起,看样子实在有些痛苦。

然后,她可怜兮兮的望着阮尚东,那眼神似乎在问他:“可不可以不要吃?”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这药必须吃。”这是阮尚东给她的答案,语气还透着不可商量。

而云佳人苦着一张脸,眉目揪成一团。“可是我真的不想吃,这药真的太难吃了。我在Y国的时候就吃了一个多月的药,现在有恐药症。”

当年她车祸之后,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然后被接到了云立辉为她安排的小公寓里。

虽然出院了,可是药却必须要吃,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吃药吃的快吐了。

所以其实并不是她找的借口,而是她现在看到这种药片,真的会忍不住反胃。

而阮尚东虽然心疼她,可受了伤就要吃药。“什么恐药症?这都是你找的借口。乖,不吃的话,手就好不了。到时候你要怎么上班?”

知道自己躲不过,云佳人也不再耍赖,毕竟手指现在传来的疼不是假的。

于是,她扭捏了半响之后,还是闭着眼睛,像是赴死一般,将那些药塞进了嘴里。

等痛苦的将那些药咽下去之后,阮尚东体贴的拿出自己手帕温柔的擦着她的嘴角。

“幸好云梦雪踩的不是右手,否则我非得把她捏的半死不活。”云佳人气呼呼的说着,现在真的有种想要扇死云梦雪的冲动

“这么看来断了她三根手指的却太便宜了她了。”见云佳人嘟着嘴巴抱怨,阮尚东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

随后,他又望着云佳人,问:“要不我现在就让人卸了她的胳膊?”

云佳人听后,连忙摆了摆手:“算了,可别了。赵丽琴那母子三人已经是将我当成最大的敌人了,你要是再卸了她的手臂,她们搞不好会气的跑来杀了我的。”

本来自己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就已经让云浩哲和赵丽琴对她恨的咬牙。

若是在这个时候再去卸了赵丽琴的手臂,恐怕他们真的会有杀了自己的心。

如今她刚刚接手风云集团,还有很多公司的事情需要处理,实在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分心去应付赵丽琴和云浩哲。

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她真想自己是个平平凡凡的小人物,真的无心和无力再去应付那些勾心斗角。

而阮尚东一听这话,双眸突然就折射出了狠厉嗜血的光芒。“她敢。”他咬牙切齿的说。

要是赵丽琴母子真的再来招惹云佳人,他保证让赵家彻底消失在京都,然后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他一向说一不二,并且他也有这个本事让赵家从此永远消失在京都,甚至是华夏国。

而即便阮尚东不去卸了赵丽琴的手臂,现在的她也对云佳人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看着疼的昏死过去的云梦雪,再看到她那血肉模糊的左手,赵丽琴紧握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她死死的咬住自己唇,目露凶光,整个人的面容已经因为仇恨而变的扭曲。

“云佳人,我赵丽琴对天发誓,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她狠狠的咬牙,说。

看到赵丽琴那狰狞扭曲的脸,云浩哲的身子不由一颤。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这番模样,目光凶狠,面容扭曲,太可怕了。

赵丽琴倏然转眼望着云浩哲,咬牙切齿的说:“浩哲你记住,风云集团……我要。云佳人的命,我也要。”

“妈……”

“什么都别说了,好好看着你妹妹,千万别让她再出什么事情。”说着,她转身就要出门。

云浩哲连忙叫住了她。口齿不清的问:“你要去哪儿?”

赵丽琴说:“我去找你外婆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妈,你冷静点。”云浩哲比起赵丽琴来说,毕竟要沉稳一些,他连忙上前阻止了赵丽琴,说:“今天吃的亏还不够多吗?阮尚东那个人咱们惹不起,还咱们还是消停一下吧。”

“消停一下?”赵丽琴冷哼一声,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云浩哲。

云浩哲知道她现在处于盛怒当中,所以希望她能够冷静一下。“妈,我也想为妹妹报仇,也想让云佳人永远彻底的消失。可是她背后始终还有个阮尚东,那个人咱们真的惹不起。”

一听云浩哲这么说,赵丽琴更恼怒了。

她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儿子,吼道:“难道你妹妹的仇就这么算了?你忘记是谁把你妹妹害成这样的吗?你忘记了刚刚他们是怎么把你妹妹的手指硬生生撇断的吗?你知不知道她以后就是个残废了?没了三根手指,你让她怎么活?”

被赵丽琴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云浩哲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却惧怕阮家的势力,那是打心里的害怕阮家会来对付自己。

单单是一个阮尚东就让他毫无还手之力,更别说他背后的阮家还有叶家了。

如果这两家打定主意的要来收拾自己,那他估计真的在华夏国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立足之地。

可是,想起刚刚阮尚东那气焰嚣张,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他就心有不甘。

说白了这些都是他跟云佳人之前的矛盾恩怨,关他阮尚东什么事?

他凭什么对他们云家的事情指手画脚?凭什么把他妹妹害成这样?

再加上云佳人抢走了自己的董事长之位,越想云浩哲心里也越是气愤难平。

于是,他说:“就算要找人收拾云佳人,也别把赵家牵扯进来。”

外婆虽然严厉,但是对他这个外孙还是很疼的。

所以就算要找人弄死云佳人,他也不希望让赵家的人受到牵连,尤其是他外婆也已经上了年纪。

想想云浩哲的话,赵丽琴也觉得很有道理。

就算真的要弄死云佳人,她也真的不想把赵家牵扯进来。

可是除了依靠赵家她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有些疑惑的望着云浩哲,赵丽琴问:“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找云诗妍联手?”

“有何不可?”云浩哲冷声反问。

见赵丽琴陷入了沉思,云浩哲继续说道:“云诗妍对云佳人恨,可不比我们少。要是我们联合起来对付云佳人,那胜算会很大很多。并且云诗妍这个人一向也没什么脑子,到时候我们说不定还会来个金蝉脱壳,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云诗妍身上。”

“可是云诗妍会跟我们合作吗?毕竟我们以前对她……”很苛刻。

甚至于从来没有把云诗妍当成云家的女儿看待。

云诗妍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他们其实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云诗妍真的会答应跟他们一起联手,除掉云佳人吗?

“为什么不?”云浩哲胸有成竹的说:“事成之后,我们分给她云佳人一半的股份,你觉得她还有理由拒绝吗?”

一听要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云诗妍,赵丽琴顿时就惊呆了。“分她云佳人一半的股份?百分之二十?”

云浩哲点了点头。说:“妈,我们现在只能用风云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去笼络云诗妍跟我们一起合作。”

“可那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啊?”赵丽琴想想就觉得肉疼。

要知道,风云集团虽然比不上东方国际,可在京都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风云集团旗下还有很多个子公司,比如诚科电子广告公司,万辉房地产开发集团,恒联贸易公司等等。

这些公司都是风云集团旗下比较挣钱的子公司,每年的利润相当可观。

就算只掌握百分之十的股份也足够他们下半辈子吃穿不愁,所以百分之二十是什么概念赵丽琴当然很清楚。

正因为她知道风云集团现在虽然比不了从前那么挣钱,可是却也一直盈利着。

如果真的要把到手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再拱手让给云诗妍,赵丽琴还是觉得好像割去了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似得,那么的疼。

而云浩哲笑了笑,说:“那又怎么样?等我们利用完云诗妍除掉云佳人之后,再把这一切的责任推给云诗妍……你觉得阮尚东会轻易放过她?”

他又不是傻子,会白白的将那么股份拱手让给云诗妍?

做梦去吧。

云诗妍本来就是云家的私生女,身份那么的低贱,怎么有资格得到这么一大笔的财富?

云家的一切都是他云浩哲的,谁也别想打风云集团的主意。

云佳人不行,云诗妍更不行。

赵丽琴本来还以为云浩哲真的要把风云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分给云诗妍,如今听他这么一说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你说的有道理。先除掉云佳人才是最要紧的。到时候云佳人一死,我们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云诗妍,阮尚东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她的。到时候云诗妍被阮尚东一除掉,那些股份还是咱们的。”想到不久之后整个风云集团就会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赵丽琴原本狰狞扭曲的脸终于展开了一抹笑颜。

她相当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不愧是我的儿子,事情考虑的这么周到。”

赵丽琴心情好了,云浩哲却陷入了沉思。

他现在很担心云佳人会撤销自己的总经理职务,甚至将自己从风云集团赶出去。

再者,他也担心真的将云佳人弄死之后,阮尚东会找到自己。

到那时候自己可就彻底完蛋了。

什么金蝉脱壳之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如果到时候云诗妍转过身来反咬他们一口,那才得不偿失呢。

所以,到底要如何才能将云佳人除掉而不让自己牵扯其中呢?这是云浩哲最为担心的问题。



而这边。

云佳人打完吊瓶之后便和人阮尚东一起回了香山别墅。

到家的时候基本上都快十二点了。

由于手指不能碰水,洗漱的时候真的相当麻烦。

阮尚东知道云佳人的手很不方便,自然是担任起了贴身保姆的角色,主动帮云佳人洗脸洗头洗澡。

当然了,洗澡的时候自然是要趁机占一番便宜的,正好把两人这段时间没有做的事情好好的补回来。

云佳人就知道他帮自己洗澡肯定是另有阴谋,这不……刚刚在浴缸里泡了十几分钟,某个男人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浴缸里。

本来在浴缸里就要狠狠的欢爱一番的,也许是顾及到自己的手受了伤,所以草草的帮自己擦干了身子后,两人将战场转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一阵亲吻抚摸之后,阮尚东很快就进入了正题,两人在柔软的大床上狠狠地亲密缠绵了一番。

就在阮尚东躺在床上喘着气的时候,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了。

幸好他刚刚做了每天都想做的事情,不然他真的会把这个打电话的人逮来拍死。

看了看号码,是凯文的。“喂?”

“那个跟姚净岚案子有关联的蔡健死了。”凯文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阮尚东一听,眉目一皱。“死了?”

凯文说:“对,尸体刚刚被打捞起来。跟姚净岚的死法相同,溺水身亡,胃液里也有安眠药的成分。但是我排除这是连环杀人案,因为我已经确定蔡健就是杀死姚净岚的凶手。”

“所有幕后指使者担心自己被供出来,然后杀蔡健灭口?”阮尚东眯起眼睛问着那边的凯文。

凯文点了点头,说:“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过即便她杀死了蔡健,也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你说的人,是云诗妍吧?”阮尚东问。

凯文说:“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她跟姚净岚的死有关,但是她肯定跟蔡健的死有脱不开的关系。”

因为蔡健已经死了,所以根本无法证明当初是云诗妍指使他去杀姚净岚的。

但是却由此可以证明云诗妍跟蔡健的死有脱不开的关系。

根据他的调查显示,蔡健近期会偷偷摸摸的去见一个人,而他顺藤摸瓜,查出那个女人就是云诗妍。

这个云诗妍现在的身份可不一般了,她不光是跨国犯罪集团老大的女人,还同时跟好几个男人纠缠不清。

对于一个云家的千金堕落成犯罪集团老大的玩物,凯文表示有些唏嘘。

本该有似锦的前程,她却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难怪她敢指使蔡健去杀姚净岚,最后还将蔡健一并给处理了。

若是从前,她未必有这个胆子。

不过凯文不知道的是,云诗妍的母亲原本就是个心狠手辣恶毒的女人。

她的这些手段都是跟着自己的妈学的,所以能变成今天这副样子,实在没什么好奇怪了。

其实阮尚东早就怀疑姚净岚的死跟云诗妍有关,不过同时他也在怀疑珍妮弗,她的儿子现在正在坐牢,她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佳人的头上。

所以他其实也一直在暗中调查云诗妍跟珍妮弗,无奈这两人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但是这不能证明她们跟这件事情无关,反而能说明她们这次做的很隐秘,竟然没有留下线索。

不过现在凯文已经将线索查到了云诗妍那里,那云诗妍就百分之百的跟姚净岚的死有关。

想到云诗妍也在不遗余力的来招惹佳人,阮尚东冷冷的说:“行了,姚净岚的死肯定跟云诗妍脱不开关系。既然已经确定是她背后搞鬼,这个案子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收拾她。”

凯文一听,愣了半秒后,问:“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以蔡健畏罪自杀来结案?”

“你自己看着办,总之云诗妍留给我来处理。”这个女人,跟她那个妈一样,简直让人厌恶至极。

“OK,我明白了。”

本来想挂电话的,不过想起凯文这些天一直在忙着调查案子,于是阮尚东说:“最近着实辛苦你了,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请你吃饭。”

“啧啧啧……真是让我感动不已啊,你竟然开始体恤我了,为了帮你办这个案子我可是牺牲了我宝贵的时间啊,一顿饭就想打发我了?”凯文阴阳怪气的问。

阮尚东说:“郑凯文,知道有多少人挖空心思的想要跟我吃一顿饭吗?”

“切,少拿我跟那些凡夫俗子做比较。”他周凯文才才不屑跟那些眼中只有利益的人相提并论,那对他是一种侮辱。

“……”

“既然这个案子查到这里,你要自己解决,那我留下来也没什么事了。”想了想,凯文说。

阮尚东问:“所以呢?”

凯文说:“我打算过两天回美国,等学校的一些事情处理完了,我差不多就可以学满归来了。”

“早就应该滚回来了,偏偏待在美国那么久。”阮尚东没好气的冒了一句。

郑凯文同学表示不满了。“还不是为了将来能够给咱们华夏国做出更大的贡献吗?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

“别废话了,明天晚上请你好好吃一顿。”想了想,他又说:“顺便……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一听说要介绍人给他认识,凯文在那边兴奋的哇哇大叫。“你不会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吧?”

“你好歹也是二十八岁的人了,再不找女朋友别人会对你的性取向产生怀疑的。”貌似当初他就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女人,才被别人谣传是同性恋。

不过这样一来倒还好,也省的那些对他抱有幻想的女人使劲千方百计的来接近他。

一听阮尚东这么说,郑凯文同学又不满了。“老子的性取向一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我对华夏国的女人有一种执念,所以外国妞我一个都看不上。”

“毛病。行了,明天打扮的帅气一点。”

乖乖,这话一出,阮尚东先生顿时觉得自己的手机都在震动了。

因为郑凯文同学在电话那边咆哮了。

“老子什么时候不帅了?”

“……”

阮尚东实在不想再跟这货对话,果断将电话给挂断了。

挂断电话之后,阮尚东撇头看着躺在身边的云佳人。问:“你觉得把潋北介绍给凯文怎么样?”

“凯文?”云佳人转着眼珠子,在脑海中搜索这个人。“你说的是那个你从美国叫回来帮助查案的郑凯文?”

阮尚东点了点头,说:“对。虽然这货有点自恋,但是人品很好,并且学识渊博,很有才华,长的也是一表人才。我觉得跟潋北还是很相配的。”

说完,他起床给自己倒了杯喝。

水还没有咽下去,就听到云佳人说:“长得的却不错,又是心理学的专家,前途无量。但是……为什么我觉得他有那么一点点娘啊?”

“噗。”的一声,阮尚东将自己刚刚喝进嘴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幸好他没有朝着云佳人的方向,不然还不得喷云佳人一脸?

随后,阮尚东抽了两张纸巾擦拭自己的嘴角,然后才看向云佳人,说:“你可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说他娘,不然他会翻脸的。”

“为什么?明明他看起来就是有些娘啊?”云佳人说。

也不能怪云佳人说凯文有点娘。

因为凯文这个人长的就比较俊美,有些角度甚至比女人还要好看。

再加上他很爱美,对自己的那张脸也是痴迷的保养着。

并且唯一的一次跟云佳人见面他就照了六次镜子,给自己的脸上喷了三次补水喷雾,这才给云佳人留下了‘娘’的印象。

而阮尚东说:“我曾经也这么说过他,不过他气势汹汹的表示自己是个纯爷们。还因为我说他‘娘’,跟我闹了一个月的脾气。”

“(⊙o⊙)…这么小气?”云佳人又在负面印象里加了一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