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章:阮潋北的单相思/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下班之后,阮尚东立刻开车到风云集团接云佳人下班。

车里,阮尚东问着:“今天上班怎么样?云浩哲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云佳人说。

不过想起今天听到的一些闲言碎语,她还是有些郁闷。“云浩哲在公司的时候培养了一些自己的党羽,现在我刚接任董事长的位置他就离职,那些人都说是我逼走了云浩哲。”

其实她一向走不怎么在乎别人如何评价她,但是她这个人不喜欢被冤枉。

如果单单是云浩哲培养的人议论指责自己也就算了。

偏偏这些人还在背后散播一些谣言,弄的公司的人都以为自己是拿云浩哲开刀,接下来就是裁员。

搞的自己上班第二天公司就人心惶惶的。

“不急。云浩哲这边的人如果再不老实,那就势必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摘除,不能留下一点后患。”说完,他望着云佳人问:“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云佳人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这些事情我都会慢慢处理好的,你放心吧。不过话说回来,你给我安排的那个助理真的很不错,有他在我能省不少心。”

“你就真的不怕我安插个间谍在风云集团?”说着,阮尚东转过头望着云佳人。

云佳人笑眯眯的望着阮尚东,问:“你会吗?”

阮尚东说:“不会。”

颇为认同的点了点,云佳人说:“我也觉得。风云集团在你眼里,应该算不上什么吧。”

更何况,如果阮尚东想要对风云集团下手,恐怕现在风云集团早就被东方国际收购了吧。

毕竟前段时间风云集团就出现了一些危机,那正好是下手的机会。

如果阮尚东真要打风云集团的主意,哪里还轮的到自己去接任董事长的位置?

再说了,她家阮先生虽然做事雷厉风行,有时候对对手还心狠手辣,可还是很有原则的,不会无缘无故去打压一个企业。

阮尚东望着前面的路况,云淡风轻的说:“别说是风云集团,就连东方国际跟你比起来,都是浮云。”

一听这话,云佳人整个人都像是吃了蜜糖似得。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她听到阮尚东的这句话就是很开心。

“你可真是越来越会讨我欢心了。”说完,她又撇过脑袋望着阮尚东,问:“不过,我发现你最近变得有些油嘴滑舌了。也不知道是跟着谁学的。”

阮尚东想了想,说:“应该是叶少谦吧。”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云佳人有些痛心的说:“难怪清瑶被他迷的死死的。以前还没有认识他的时候就是他的脑残粉,这一认识了更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我看清瑶这一辈子都会栽在叶少谦手里了。”

“那也未必。说不定是叶少谦栽在清瑶手里呢?”叶少谦这小子别看有时候疯疯癫癫的,其实是一个对感情相当认真的人。

文清瑶性格有些好强,有时候耍耍小脾气叶少谦就拿她没办法。

所以这两个人在一起,叶少谦肯定是迁就忍让的那一个。

“不管这两人谁栽在谁手里,我只希望叶少谦能够一辈子对清瑶好。不然我肯定饶不了他。”

文清瑶是她最要好的闺蜜,她当然不希望她会受到伤害了。

其实叶少谦和文清瑶两个人同为娱乐圈的艺人,两人的私生活也都会曝光在大众眼前。

这样其实反而让他们少了相处的空间,对感情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影响的。

更何况叶少谦的有些脑残粉那叫一个彪悍,只怕到时候两人公布恋情会引来一场粉丝圈的血雨腥风啊。

“如果到时候他欺负清瑶,我会帮着你一起收拾他的,放心。”阮尚东作为一个忠犬未婚夫,自然事事都要站在自己老婆这一边的。

这话在云佳人这里当然也是很受用的。“这还差不多。”

“妇唱夫随嘛,一定要随时跟老婆保持在统一战线上,一致对外。”

阮先生没有发现自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些讨好的谄媚,让云佳人有些无语。



青云饭店的一个VIP包厢里。

坐着五个人。

阮尚东,云佳人,阮茗西,阮潋北,郑凯文。

原本阮尚东是没有叫阮茗西的,不过听说是要给潋北介绍男朋友,阮茗西吵着闹着必须要跟来。

她作为潋北的堂姐,当然是要来把把关的,就算这人是自己亲哥介绍的她一样要把关。

其实现在的气氛是有那么一些尴尬的,如果这只是一个单纯的饭局倒也不至于这样。

阮尚东在点菜,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加上两边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他当然不会觉得尴尬了。

可阮潋北和郑凯文就不一样了。

来之前就已经说清楚了会介绍对象给他们认识,所以抱着相亲的态度当然是会尴尬的。

阮茗西从一进屋就将目光落在郑凯文的身上。

郑凯文今天穿着相当简单的灰色V字薄款毛衣,下面配了一条黑色休闲裤和一双休闲鞋。

染成栗色的头发衬的皮肤很白皙,甚至比有些女人的皮肤还要细腻光滑。

乌黑浓密的双眉下是一双柔情似水的桃花眼,高挺笔直的鼻子下是是弧度性感的薄唇。

不得不承认,郑凯文长得很帅。

却是不同于阮敬南和霍书彦他们那种阳刚之气的帅,反而他的五官是带着一些阴柔的俊美。

老实说,他真的不是阮潋北喜欢的类型。

很显然,阮潋北喜欢阳刚之气的男人,而郑凯文却恰恰相反。

她静静的坐在一旁喝着被子里的白开水,虽然不至于摆着脸色,却也在她脸上找不出一点其他的情绪。

云佳人当然是看出了阮潋北的态度,心里暗自摇了摇头。

再看看郑凯文,他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喝着茶,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云佳人率先打开了话题。“茗西,潋北,这位是郑凯文。尚东专门请他从美国回来帮忙调查净岚的案子。”

一听调查案子,阮茗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调查案子?难道他是警察?”

摇了摇头,云佳人说:“不是。他是犯罪心理学的博士在读生,明年就毕业了。”

“你是学犯罪心理学的?”一听犯罪心理学,阮茗西更是一惊一乍的望着郑凯文,问。

郑凯文见阮茗西这夸张的表情,实在有些忍俊不禁。点了点头,他说:“对。”

阮茗西一脸崇拜的望着郑凯文,只听见云佳人又说话了。“凯文他还曾经受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邀请,协助他们破获了几起悬案。”

“真的吗?你竟然帮联邦调查局破过案?”一听这话,阮茗西又炸了。

郑凯文嘴角的弧度加深,点头说:“是真的。”

别看他在阮尚东面前有些口无遮拦,其实在不熟的人面前他倒真的很像一个翩翩公子,彬彬有礼的。

“真是看不出来你竟然是犯罪心理学的博士,还协助联邦调查局破案,真的太不可思议了。”阮茗西一脸崇拜的看着郑凯文,说。

随后她又有些不满的望着刚刚点完菜的阮尚东,说:“哥,你怎么不早点把他介绍给我们认识啊?竟然藏到现在。”

这样的人才就算不当男友,当好朋友也是可以拿出去炫耀的。

在他们富人圈里,金钱根本就足以拿出来炫耀,因为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哪个不是有钱人?

反而像郑凯文这样的人才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几乎没有,所以阮茗西觉得有才华的人更加让人钦佩。

阮尚东睨了有些犯花痴的阮茗西一眼,淡淡的说:“介绍给你做什么?你不要慕容峥了?”

一说到慕容峥,阮茗西的脸上顿时染上一层不自然的红晕。“你说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早点认识的话,就可以跟他做朋友了啊。”

经过阮茗西这一闹,包厢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不过阮潋北始终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算她极力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掩藏起来,却还是被云佳人他们看出了端倪。

有阮茗西这个调节气氛的活宝在,这顿饭吃的还算其乐融融,凯文也从开始的礼貌到后来的健谈,可见也已经融入到了阮茗西的朋友圈。

晚餐之后,阮茗西吵着闹着要去唱K,其他几人没办法,只能一起去了。

恰好这个时候文清瑶的戏份已经拍完了,收工之后就立刻赶去唱K的地方。

其实早在上午的时候她就在微信群里听说阮潋北今天要去相亲,整个人也是处于比较兴奋的状态。

巴不得早点拍完之后去看看阮潋北的相亲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无奈今天主打她的戏份,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才勉强收工。

匆匆忙忙赶到唱K的包厢里,阮茗西正拿着话筒喜滋滋的唱着歌。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阮茗西的声音很甜,但是人无完人,她唱歌有些跑调,而且跑的还有点严重。

无奈她自己却沉迷在自己的歌声里无法自拔,唱的投入到文清瑶来了她都不知道。

文清瑶被阮茗西的歌声惊的忍不住捂住自己耳朵,实在是阮茗西把好好的一首歌唱的面目全非,不堪入耳。

“我的天,你们谁带她来唱歌的?”如果她知道阮茗西的唱功如此的不堪入耳,她保证自己不会这么急着赶过来,一定等阮茗西把这首歌唱完再过来。

云佳人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听阮茗西的歌声,但是每次听到阮茗西的歌声还是有种……异样的感觉。

“她自己吵着要来的。”她颇为无奈的说道。

而阮尚东则静静的坐在一边,气定神闲,似乎并未听到阮茗西的歌声一般。

开玩笑。

他可是阮茗西的亲哥,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他妹妹唱歌五音不全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所以刚刚他真的是很尽力的拒绝她来唱K,偏偏今天阮茗西因为自己交了一个朋友而兴奋的不行,吵着闹着非要来为自己庆祝一下。

于是,终于还是酿成了现在的惨剧。

文清瑶相当嫌弃的瞥了坐在舞台上唱的正投入的阮茗西,说:“我真佩服你们竟然还坐的住,好好一首歌你听听她唱成什么了?”

“阮小姐的歌声的却……很有特色。”郑凯文好几次想要捂嘴偷笑,却都深深忍住了。

现在终于是找到一个敢于吐槽的人,忍不住附和了一句。

不过郑凯文越看文清瑶越觉得那么一些眼熟。

郑凯文在脑子里搜索着自己的资料库,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华夏国最新升起的青春女神文清瑶。

“你是……文清瑶小姐?”郑凯文有些不确定的问着,眼中却是闪着一丝惊喜。

他虽然不是追星族,但是能够见到一位如此漂亮又有气质的女明星还是有那么一些激动的。

更何况文清瑶长的真的相当漂亮,气质很好,难免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见郑凯文眼中闪着一丝惊喜,老实说文清瑶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窃喜的。

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将自己认出来,可见自己是不是火了?

她朝郑凯文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着云佳人:“这位是……”

“这位是凯文,犯罪心理学博士,尚东专门从美国请回来帮助破案的。”向文清瑶介绍完了凯文之后,她又朝着凯文介绍文清瑶。“凯文,这位是我闺蜜,文清瑶。她现在是我们华夏国冉冉升起的新星。”

“难怪觉得很眼熟。对了,前两天她是不是还在你的服装发布会上走秀了?”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对。没错,压轴出场的就是清瑶。”

说起那天的走秀,云佳人真的觉得文清瑶那天简直是惊艳全场。

所以在第二天,媒体们对这场秀和文清瑶的精彩表现都大幅度的赞扬,甚至还上了微博的热门话题。

不止是这场发布会很成功,就连文清瑶也因为自己优秀的表现再洗吸引了一批粉丝。

随后文清瑶和郑凯文简单的打了招呼,两人也算是认识了。

随意的聊了几句之后,文清瑶就问着坐在自己的身边的云佳人。“他是不是你老公给潋北介绍的对象啊?”

点了点头,云佳人说:“对,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接触过,不知道。”文清瑶说。随后瞥了一眼正在跟阮尚东说话的凯文,说道:“不过光看外表,长的还不错。就是有点……像个女人。”

这是文清瑶,阮茗西,阮潋北还有云佳人对凯文的共同看法。

不说别的,就凯文这俊美的长相,有时候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个女生。

如果让他穿上女人的衣服,戴个假发化个妆,说不定还真的比女人还要漂亮。

“其实他性格还不错的,知识渊博,比较健谈,人也挺开朗阳光的。”云佳人说。

人真的不能光靠第一感觉去评价一个人,因为那时候你看到的只是一点浅薄的表象而已。

想要深入的了解一个人,还是需要更他多多接触。

从这两次的接触来看,郑凯文除了长的有点像个女人和很臭美以外,她暂时没有发现他其他的缺点。

“你家老公介绍的当然差不了了。关键是要看潋北的意思。”说完,文清瑶又撇过头去看了看坐在一边盯着大屏幕的阮潋北,说:“我看潋北似乎对他……好像没什么兴趣。”

“你也发现了?”云佳人也撇了一眼坐在点歌机旁,兴致不高的阮潋北。

文清瑶点了点头,说:“恩,如果她对凯文有意思的话,干嘛坐那么远?而且我看她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想来应该对凯文应该是不来电的。”

“所以我怀疑……潋北是不是心里有喜欢的人了?”云佳人收回目光,问着文清瑶。

文清瑶眯起眼睛盯着阮潋北看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还真有这个可能。”

想了想,文清瑶又开始在暗处观察着那边正在点歌的阮潋北,说;“你说她要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她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不让我们知道呢?”

“也许是有什么苦衷吧?”云佳人呢喃了一句。“看来我们得找个时间去问问她了。”

“她这样可不好,是把我们当外人了。”文清瑶嘀咕了一句。

“依照潋北开朗乐观的个性,不至于喜欢一个人都不告诉我们吧?难道是我们猜错了?”

“有没有猜错去问问不就知道了?”说着,文清瑶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哪里还坐得住呢?

正准备去找阮潋北探探口风,却见刚刚唱的无比投入的阮茗西终于是放下了麦克风。

“我们的文大明星,什么时候来的呀?”走到茶几上端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大口,阮茗西笑呵呵的问着文清瑶。

然后,她一屁股坐在了文清瑶的身边,左右搭在她的肩膀上,看样子唱的很欢乐。

文清瑶说:“来了有一会儿了。不过亲爱的阮小姐,恕我直言,以后还是别唱歌了吧?”

阮茗西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问:“为什么啊?我其实还挺喜欢唱歌的。难道……我唱的不好听吗?”

“你觉得自己唱的好不好听?”文清瑶不答反问道。

“我觉得还不错啊。”阮茗西一副认真脸,显然是真的觉得自己唱歌还不错。

她这话一出,文清瑶竟然真的有些无话可讲了。“……”

这边正说着,就听到包厢里再次响起了歌声。

唱歌的是阮潋北,声音很轻柔婉转,犹如山涧缓缓流淌的小溪一般动听。

不过也不知道是她选的歌曲的问题,还是她本身心情的关系,她的歌声里透出一股哀伤凄凉,让人听的忍不住落泪。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阮潋北在那边轻声唱着,这边几个人都听的有些傻眼了。

就连阮尚东和郑凯文也都被她的歌声所吸引,也渐渐被她的歌声带入了另一个世界。

撇开这首的歌词不说,单单就是阮潋北的声音听着就像是心里有一个悲伤的故事,显然她唱这首歌是用了心的。

如果说之前云佳人她们还在怀疑阮潋北是不是心有所属,那么在听到她唱这首歌的时候,她们几乎已经确定阮潋北心里住了一个人。

阮茗西在看到阮潋北竟然拿着麦克风唱歌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你怎么这幅表情?”文清瑶见阮茗西瞪着眼睛看着静静坐在一边唱歌的阮潋北,问。

阮茗西说:“潋北太反常了。”

文清瑶连忙点头。“我也觉得。”

“如果我说我是第一次听潋北唱歌,你们信吗?”她虽然问着云佳人和文清瑶,目光却是一直落在阮潋北的身上。

“第一次听她唱歌?”文清瑶的表情显然是那么一些不相信的。

阮茗西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没错。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是我第一次听她唱歌。以前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从来不开口唱歌的,没想到她唱歌竟然这么好听。”

“看来潋北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并且这个人……似乎不喜欢她。”

听云佳人这么一说,文清瑶和阮茗西都有些吃惊,看着阮潋北的目光也渐渐染上心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