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章:我不想让他看不起/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潋北也不知道为什么,唱着唱着,眼泪就下来了。

为了不让身后的阮尚东等人发现,她惊慌失措的抹了抹脸上的泪痕。

也试图想要将那还没有流下来的眼泪忍回去,可却越这样,眼泪却是掉的更加厉害。

只要稍加去想念一下霍书彦的名字,她就觉得胸口处的位置更加的痛了。

这首歌没有唱完,阮潋北起身走出了包厢。

因为包厢里的灯光一直比较昏暗,大家也都没有发现她眼中的泪珠。

不过见她独自一人出了包厢,云佳人她们当然也是放心不下的,立即起身跟着她一起出了包厢。

阮尚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阮潋北今天的反常他却是看在了眼里的。

他心里正在寻思着是谁欺负了阮潋北让她变成这样,却听到郑凯文说:“看来你想让我叫你一声大哥,恐怕是不行了。”

闻言,阮尚东侧过脸颊看着郑凯文,微微蹙眉问道:“什么意思?”

郑凯文的下巴指了指包厢的门口,说:“你没看出来吗?你这个妹妹显然是有意中人了。不过她的意中人,似乎不是我。”

“有意中人了?”虽然他也觉得阮潋北今天有点奇怪,可却从来没有去思考着她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因为如果阮潋北如果有了喜欢的人,茗西不可能不知道的。

茗西如果知道了,那也不会瞒着自己的,所以他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不过如今听到郑凯文这么一说,他好像觉得应该会有这么个可能。

“先不说这首歌的歌词,就说她的声音里显然是藏着一股子忧伤的,难道你没有听出来吗?”作为一个犯罪心理学方面的博士,研究人心还是有一套的。

从他第一眼见到阮潋北就知道她不开心,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可那笑容并未抵达眼底。

并且阮潋北今天面对自己的态度显然带着一丝敷衍,一看就是心不在焉的应付了事。

就这简单的两点就可以说明,阮潋北不喜欢自己。

再说刚刚唱的这首歌,从她的歌声里他明显听出了悲伤的情绪,这是只有失恋的人才会有的。

所以由此可以断定,阮潋北心里应该有了喜欢的人,并且很不巧的,她应该失恋了。

阮尚东说:“我又不是音乐专家,怎么可能听得出来?”

随后,他仔细的回忆了今天阮潋北的种种表现,觉得郑凯文说的很有道理。“但是结合今天潋北的异常反应来看,你的猜想应该是对的。”

“不过这丫头有喜欢的人,竟然也不告诉我们,而且还隐藏的很好。可是她有必要背着我们偷偷谈恋爱吗?”这是阮尚东比较疑惑的地方。

按照阮潋北开朗的性格来讲,如果谈了恋爱,她肯定会跟茗西分享的。

偏偏她这次却是瞒着所有人,实在有些反常。

这时候,郑凯文先生说话了。“一般偷偷谈恋爱的人,大多数都是怕家里人知道。为什么怕家里人知道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家里人的反对。那为什么怕你们反对呢?可能对方的各方面条件都跟阮小姐极度的不相配,所以她害怕你们反对,这也就导致了她不敢将这段恋情公布。当然,也不排除对方不喜欢她,所以她觉得这段恋情似乎并没有告诉你们的必要。不过这都是我的推测分析而已,具体情况是什么,还需要问问当事人了。”



这边,云佳人等人跟着阮潋北出了包厢后,一路跟着她出了KTV。

初冬的夜晚风很冷,阮潋北出了KTV之后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阵寒风袭来,她颤抖着双手拢了拢外套,迎着寒风走到KTV对面的河边护栏处,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河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像个滑稽的小丑,实在可笑的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就想悄悄的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然后再用另一种心情和姿态去面对所有人。

可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总在心里对自己说,她对霍书彦的感情应该还没有那么深。

所以今天晚上结束之后,她就要彻底放下自己对他的感情,然后展开新的生活。

可是她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在唱歌的时候,情绪突然崩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到现在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哭什么,又到底为什么要哭。

也许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所以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对方偏偏却不喜欢自己,这让从来没有失败过的她有些无法接受吧。

可她觉得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她也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可能去勉强的。

偏偏她刚刚就是没有忍住,现在想起来实在懊悔不已。

看着静静站在柳树下望着远处的阮潋北,云佳人觉得她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不由的一阵心疼。

她望了望阮茗西和文清瑶,三人一起轻轻朝着阮潋北走去。

站在阮潋北的身边,云佳人轻轻喊了一声:“潋北。”

阮潋北吸了吸鼻子,再勉强堆起一抹笑容转身望着云佳人。“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明明她现在眼眶通红的,却装出一副没事人一般的含笑望着她们,三人心里更是难受的不行。

握住阮潋北冰凉的手,云佳人轻声问:“没事吧?”

阮潋北朝她笑着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还说没事?当我是瞎的?”阮茗西见她这幅样子心里既心疼,又生气。

明明心里有事却要瞒着她们,到了现在竟然还不说实话。

“真没事。”阮潋北说。

云佳人原本还想慢慢的套阮潋北的话,可阮茗西却懒得跟她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那你通红的眼睛要怎么解释?别告诉我是风给吹的。”

“就是被风给吹的,今天晚上的风真大。”说完,阮潋北还呵呵的笑了两声,不过那笑声显然是有些假的。

而她越是这样装作很坚强,却让其他三人更加难受。

尤其是云佳人,从她们认识到现在,阮潋北一直都是乐观开朗的性格。

虽然有时候话不多,但是她脸上总是笑呵呵的。

如今看到她笑中带泪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潋北,如果你还当我们是好姐妹的话,有什么事情就不要憋在心里。”

“就是啊,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分担。”文清瑶说。

“我真的没事,你们真的不要担心我。”反正她已经决定放弃了,自然也就没有再说出来的必要。

见她依旧嘴硬,阮茗西那火爆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阮潋北,你真的当我们是傻子吗?你到底还有没有拿我们几个当最好的姐妹?”

“茗西……”云佳人见她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喊了一声。

而阮茗西心里越是担心阮潋北,现在的心情就有多烦躁。“佳人和清瑶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别忘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什么性格的人我相当的了解,所以你别想欺骗我。有什么委屈你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分担,如果你还拿我们当好姐妹的话。”

阮潋北看着阮茗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咬了咬唇,不说话。

难道她要说自己喜欢霍书彦吗?

明明霍书彦就喜欢茗西啊,她又不是傻子。

从霍书彦和阮茗西认识的第一天开始,阮茗西在微信发表的朋友圈,霍书彦必然是要点赞,甚至还会留言的。

而她,佳人和清瑶的微信朋友圈,霍书彦应该都没有怎么关注过吧?

一个男人如果不喜欢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时时刻刻的去关注她的朋友圈?

就算霍书彦没有明确的表达对自己的心,可傻子都是看得出来他心里喜欢的是茗西啊。

所以既然他喜欢茗西,她又为什么要将自己这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说出来,还嫌不够丢人吗?

并且她刚刚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霍书彦了,当然更加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可是自己要是不说出来,依照阮茗西的个性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她现在是不是应该编一个理由?

可是一时半会的要编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这让阮潋北有些犯难了。

倒不如,实话说一半,到时候只需要找一个人来陪自己演一下戏就好。

打定主意后,阮潋北说:“我……失恋了。”

“失恋?”文清瑶惊呼了一声。

阮茗西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阮潋北。“你都没有谈恋爱,怎么会失恋呢?”

阮潋北说:“其实是我喜欢他,但是他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哪个男人这么拽啊?”

“你们不认识的人。”阮潋北说。

“呵,带我去见他,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是谁,竟然会让你哭的这么伤心。”阮茗西想起刚刚阮潋北哭的那么伤心,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而阮潋北一时半会儿到哪儿找这么个人出来?只能含糊着说:“别了。给我留点面子吧,我不想让他看不起。”

“什么叫看不起?”阮茗西的暴脾气再次上来了。“这种有眼无珠的男人我还看不起呢。不行,我一定要给这个男人一点颜色看看,竟然让你哭的这么伤心,说什么我都不同意。再说了,我们阮家的女儿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

见阮茗西情绪激动,恨不得现在提着刀子找对方算账,云佳人无奈的说:“茗西,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欺负不欺负的。”

“可我看到潋北哭的那么伤心,我就想要出一口气。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潋北伤心吗?”

其实阮茗西一部分是见不得自己的姐妹哭,另一方面也着实替潋北有些不甘心。

开玩笑,阮潋北是谁?京都阮家的二小姐,长相家世就不说了,光这一项就足以让很多男人仰望吧?

偏偏竟然还有男人不喜欢她,甚至让她伤心的哭成这样,阮茗西怎么想都想不通。

也因此,她更想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这么拽。

“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潋北伤心了。只不过现在唯一能够让她不伤心的办法,恐怕只有让这个男人喜欢上她,不然她心里还是会伤心难过。”

一听文清瑶这么说,阮茗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听起来似乎不错。”

阮茗西觉得不错,可阮潋北却觉得糟糕透了。

她们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啊?

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见阮茗西将手臂搭在阮潋北的肩膀上,说:“潋北,明天就带我们去见一见这个男人。”

“什么?还是不要了吧?”阮潋北有些底气不足的拒绝。

“我就问你一句话,想不想把他追到手?”

如果她说不,会不会显得很假?

于是,阮潋北点了点头。“想。”

“这就对了,既然你想把他追到手,那就由我来帮你想办法。你放心,我出马,保证让你抱得美男归。”阮茗西说着,还拍了拍了自己的胸脯,显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阮潋北一下子就被阮茗西的话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而她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她要从哪儿去找这么个男人出来让她‘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