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可我更心疼你(瑶谦夫妇)/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谦和文清瑶的结婚证领了之后,双方父母正式见面,商量婚事。

叶家是京都数一数二的名门权贵,文家在文城也是首屈一指的豪门大户,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却是头一次。

其实按着地位来讲呢,叶家的却是要比文家高上个台阶,不过叶父叶母却相当随和,并没有摆起高高在上的架子。

闲聊了几句后,叶父开口了。“清瑶这孩子呢,我和少谦他妈妈都很喜欢,为人懂事知礼乖巧,又很乐观开朗,加上少谦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所以我们决定出八千八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作为彩礼,另外再加一套翡翠首饰和这一套紫钻首饰。”

说着,身后的助理将两个相当高端奢华的首饰盒推了过来,并且将它们都打开了。

那翡翠项链和手镯静静的躺在首饰盒里,却泛着晶莹的光芒。

它们色泽净美,莹润通透,不含一点点一丝丝的杂质,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价值起码要用亿来计算。

而这套粉色钻石打造出的首饰自然也不用说了,璀璨耀眼,光芒四射,必定也是价值连城的。

文家父母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见过的珠宝首饰不少,自然识货。

眼前这套翡翠项链和手镯的价格起码是要用亿来估算的;而那套粉色钻石打造的首饰当然也是上亿的佳品。

原本文家父母还担心自己的女儿将来嫁到叶家多多少少会受气。

不过眼下看来,叶家父母的却是真心实意的喜欢自己的宝贝女儿,不然也不会如此阔绰。

两人为女儿而忐忑的心,这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随后,叶父又问着文父文母:“不知道亲家公,亲家母对我们叶家给的彩礼,有没有其他的意见?是否还需要补充点什么?如果有意见你们只管开口。”

“亲家公说的哪里话?单单是这几样东西已经足够了,哪里还需要补充什么?”

他们并不在乎彩礼的多少,关键是自己女儿是真心喜欢叶少谦的。

就算叶少谦是个穷小子,只要女儿喜欢,他们也不会有太多意见的。

文母说:“是啊亲家公,虽然我们文家的地位呢,的却是比不上叶家,可我们从来不会在乎彩礼的多少,只希望他们小两口以后的日子过的幸福就好。”

这话一出,倒让叶父有些不好意思了。“对对对,是我唐突了,亲家公,亲家母,望见谅啊。”

“亲家公太客气了。”

当然了,叶家的彩礼如此厚重,他们家给文清瑶的陪嫁自然也不会少。

刚刚出来的一款限量版的超级跑车,全球只有三台,价值一亿两千万;文家托人从德国买了一台,作为陪嫁。

位于京都市江水湖畔的一栋价值六千万的豪华庄园别墅,也一并拿来作为陪嫁。

最后,文家还将法国的一个葡萄酒庄也拿出来作为文清瑶的陪嫁。

其实彩礼和陪嫁的多少根本无关紧要,不过是传统第一个形式罢了。

作为父母,他们只希望叶少谦和文清瑶小两口的日子能够过的幸福,他们也就没有遗憾了。

“关于婚期呢,我已经找过高人根据少谦和清瑶的八字测算过日子了,正好七月份有一个非常好的黄道吉日。所以我想,要不就把婚期就定在那一天吧。”

“既然亲家母已经找人选好了日子,我们当然也没有意见了。”

就这样,叶少谦和文清瑶的婚礼定在七月份。

婚期已定,叶家随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婚礼的事情,陷入了紧张又兴奋的忙碌之中。

文太太虽然很喜欢叶少谦这个女婿,可是想起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要嫁人了,难免舍不得。

毕竟从小就在自己身边长大的独女,这一结婚就要正式离开文城嫁到京都了,以后也不能天天看到她,想起就莫名的难受。

好在出嫁之前文清瑶推掉了一切的工作,住回了文家,好好的再陪陪自己的父母和三个将自己宠上天的哥哥。

才分开不过几天,见不到文清瑶的叶少谦就跟害了相思病似得,茶饭不思。

“我说叶少谦,你别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吗?看你这幅样子我都吃不下饭了。”阮茗西说。

郑凯文说:“就是说。好歹你也是要结婚当爹的人了,不知道你这副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云佳人笑眯眯的说:“作为单身狗的你,当然不知道他这是在想清瑶了。”

一听这话,郑凯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去,这才跟她分开几天呀你就一副害了相思病的样子,真够有出息的。”

阮潋北说:“就说你不懂嘛。清瑶现在怀了身孕,他想念和担心是必然的,大家理解一下嘛。”

阮茗西见他一副茶饭不思的样子,实在无语的很。“不过你说他也真是的,想人家就去文城看她嘛。实在不行就在文城住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没人会说什么吧。”

云佳人说:“这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结婚了,他还要帮着舅舅舅妈筹备婚礼的事情,住在文家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抽个时间去文城看看清瑶倒是可以的。”

“我听说清瑶吐槽孕吐反应有些严重,最近吃什么都吃不下,好不容易吃点吧,又都会吐出来,真是心疼。”

叶少谦终于开口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清瑶都没有跟你说吗?”

叶少谦摇了摇头。

“女人怀孕前几个月是最难熬的,我是过来人,对这种难受深有体会……”

云佳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叶少谦已经从餐桌上起身,一阵风似得朝着门口走去了。

叶少谦本来就担心文清瑶吃不好,睡不好;如今听云佳人和阮潋北那么一说,哪里还坐的住?

从餐厅出门后立刻让人安排了最快的航班飞文城。

*

下了飞机之后,叶少谦又马不停蹄的直奔文家大院。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见叶少谦在这时候出现在文城,文父和文母自然是有些惊讶的。

“少谦,你怎么来了?”

“岳父,岳母,我听说清瑶身子不舒服,所以专门过来看看她。她现在好些了吗?”叶少谦一张脸上挂满了担忧。

文母说:“刚刚才睡着。其实她也没什么,就是胃口不好,怀孕初期会有点呕吐症状也是正常的,你实在不必因此这个而专门跑一趟。”

他知道这是正常的,可他就是心疼,就是担心。

“我能不能上去看看清瑶?”

“当然可以了。你跟清瑶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丈夫看望妻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随后叶少谦便没有耽搁,立刻上楼去了。

来到文清瑶的门前,他竟然莫名的生出了一丝紧张感。

轻轻推开房门,他悄无声息的走到文清瑶的床边坐下,借助月亮的光辉打量着躺在床上睡的并不怎么好的文清瑶。

为什么才几天不见,他觉得他的清瑶怎么瘦了些?

他缓缓伸出手去触碰她白皙细腻的脸颊,满心满眼的都是心疼。

文清瑶的睡眠原本就有些浅,加上最近孕吐反应闹的她晚上睡觉也不怎么睡的好,所以叶少谦那么一碰,她就醒了。

睁开眼,看着坐在自己床前的人是叶少谦,文清瑶当然是有些惊讶的。

“少谦。”她坐起身子,眨着一双大眼睛惊讶的望着他。

“我吵醒你了吗?”叶少谦有些愧疚的问。

文清瑶摇了摇头。“我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

叶少谦一脸心疼的将她拥在怀里,“我听说你这些天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知道我有多心疼吗?”

如果早知道怀孕会这么让文清瑶这么痛苦,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这么早就让她怀孕。

而文清瑶却已经接受了自己快要当妈妈的现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少谦,我就快要当妈妈了,你就快要当爸爸了,你难道不觉得很幸福吗?”

叶少谦点了点头:“我很幸福,可我更心疼你。”

文清瑶窝在他怀里,幸福的笑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每每想起自己肚子里怀着我和你的孩子,我就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

一听这话,叶少谦将文清瑶搂的更紧,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会拿自己的整个生命来爱她,护她。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少谦原本是要去睡客房的,可文清瑶却非要拉着他一起睡。

“你睡在旁边,我应该会睡的比较安心一些。”

“可是我怕晚上翻身的时候,伤害到你和宝宝。”其实还有更主要的一层原因,就是现在睡在她身边对他来说,绝对会是一个折磨。

文清瑶却说:“应该没事吧?我们的宝宝不会那么脆弱的。”

然后叶少谦不忍拒绝她,只好躺在将她搂在怀里,只不过一晚上叶少谦就没有睡着过。

一来预防自己翻身会不小心踢到文清瑶的肚子。

二来嘛,他也的的却却的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

吃早饭的时候,文清瑶的几个哥哥看到叶少谦竟然在餐桌上,均是有些惊讶。

“你还挺早的呀。”

“不早了,少谦担心清瑶,昨天晚上就从京都来文城了。”

“看来你对我妹妹还真是挺有心的。”说完,文清珏便在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想着自己最爱的妹妹就这么被另一个男人给拐跑了,文清珏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吃饭的时候,叶父越看叶少谦越是满意的很。

“作为父亲,我很放心将唯一的女儿交给你。”顿了顿,叶父又说:“不过,你也知道瑶瑶的脾气有时候倔的很。等你们结婚之后呢,我希望你还能向以前一样的包容她,对她好。”

叶少谦温柔深情的望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文清瑶,然后对着叶父说:“这个岳父大人您放心,我一定会一辈子对她好,迁就她,包容她,照顾她,爱护她。”

这话一出,文清瑶当即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心里却跟吃了蜜糖一般的甜蜜又幸福。

文清瑶的二哥眉目轻轻一挑,神色不明的说:“看来我妹妹应该是被你这张嘴巴给骗到手的吧?”

一听这话,文清瑶不乐意了。“哥……你干嘛这么说少谦?”

文清玹颇为心塞的说:“这还没有嫁过去呢,你就帮着他说话了?”

“他是我老公,我们已经领证了,我当然要帮着他说话了。”说着,文清瑶还挽起了叶少谦的手臂,冲着文清玹做鬼脸。

文清琰极为痛心的说:“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哎……你已经不是以前整天追着我们跑的小瑶瑶了。”

文清瑶撅起嘴巴娇嗔的喊了一声:“哥……”

文母见文清瑶撅着小嘴,笑着说;“好了你们几个,就别逗瑶瑶了。赶紧吃饭吧,早餐都快凉了。”

文清瑶其实知道自己的三个哥哥也是舍不得自己,其实她又何尝舍得他们呢?

可是以后大家以后都会有各自的家庭和生活,哥哥们会娶妻,她也要嫁人了,她总不能粘着他们一辈子吧?

不过文清瑶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之一,莫过于自己能够有将她当成珍宝一样疼爱的哥哥和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