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我爱你(含新文简介)/豪门盛婚之千亿暖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梓涵的父母知道女儿今天要回家,所以早就命家里的大厨做好了一桌子她喜欢的饭菜。

程潇接上白梓涵就往锦华区赶,到家的时候大约是七点多。

见是程潇送自己的女儿回来,白父白母别提心里有多开心了。

还未等程潇向他们两人打招呼,白母便相当热情的上前喊道:“程潇啊,快进来快进来。”

程潇礼貌的笑着打招呼。“伯母,伯父,打扰了。”

一听这话,白父板起脸。“啧……说的这是什么话?”

白母也佯作不开心的道:“就是。你这么说我跟你伯母可不开心了啊。”

程潇笑道:“好好,不打扰,不打扰。我反正也不是个客气的人。”

三人边说边朝屋里走去,白家的佣人将白梓涵的性子提到了楼上她的房间。

之后,白父宣布开饭。

饭桌上,白母对白梓涵说:“这次回来了就别走了。咱们江城的军校也在聘请教官,你去试试。”

白梓涵有些闷闷的点了点头。道:“好。我明天就去面试。”

程潇说:“这么着急做什么?怎么说也要好好休息几天。”

白父点了点头。“程潇说的对,工作的事情不着急。就算你找不到工作,爸爸和你妈妈也能养你到老。”

“我才不要在家当米虫呢。”嘀咕了一句后,白梓涵放下碗筷,说:“好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白母惊讶的看着白梓涵。问:“你吃饱了?才吃了这么几口你就吃饱了?”

白梓涵说:“我有点晕机,没什么胃口。”

自从跟叶少臣分手之后,她什么心情都没了,自然也没有胃口。

虽然心里真的是打定主意要忘掉他,可忘掉一个人是那么容易的吗?

若是想要忘记一个人就能轻而易举的忘记,那这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程潇发现了她有些不对劲,便问:“梓涵,你是不是有心事?”

他从小就喜欢白梓涵,对白梓涵是相当了解的。

她开心不开心,从来都是写在脸上的,但凡有一点点的心事都是掩藏不住的。

从机场出来他就发现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本以为她是坐飞机累的。

如今这么一看,他倒觉得白梓涵肯定是有心事。

当然,白梓涵是不会把她跟叶少臣分手的事情告诉家人,也不会告诉程潇的。

于是,她说:“没有,就是有点累。我先上楼休息了。”

白父白母心疼女儿,自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让她上楼休息了。

程潇望着白梓涵消瘦的背影,心里一阵叹息。

以前小时候,她有什么心事还会跟自己说,如今……她也有自己的秘密与心事了。

不过,她回来了就好,至少跟自己的距离,不再是相隔千里那么远。

吃过晚饭后,程潇陪着白父下了几盘棋后,便告辞离开了。

看着程潇的豪车消失在夜色里,白母叹道:“程潇这个孩子是真的不错,从小就是看着长大的,品行各方面都很好,与我们梓涵真的是很相配。”

白父点了点头,略微可惜的说:“可梓涵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直拒绝人家程潇。也难为程潇还对她这么情有独钟,一直深情不移。”

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白母说:“哎,谁说不是呢。我是真的很希望程潇当我们家的女婿,把梓涵交给他,我也能完完全全的放心。”

深思了片刻,白父说:“我在想梓涵在荣京是不是谈恋爱了?这次突然没有征兆的回来,又那么闷闷不乐的,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得。”

一听这话,白母也觉得白稀罕今天的状态实在有些不对。

以往每次回来都想喜笑颜开的,偏偏今天闷闷不乐,从回家到现在基本上就没有说过什么话。

连那些特意为她准备的她爱吃的菜她也没动几筷子,可想这里面绝对是有问题的。

于是白母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她很不对劲。不行,我得上去问问。”

白父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臂,道:“行了,她都累了一天了,今天就让她好好休息,明天再去问问她。”

点了点头,两夫妻这才转身进屋。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白父白母刚刚准备上楼睡觉,家里的门卫来了。

“先生,太太,门外有个姓叶的先生说是小姐的男朋友,特意从荣京来找她。”

白父惊讶道:“什么?男朋友?”

白母也是满脸疑惑。“梓涵真的在荣京交了男朋友?”

白父问:“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别是什么泼皮无赖,如果真是那样的人,他们见都不会见的。

门卫想了想,说:“嗯。年纪约莫二十七八,身高大概一米八五左右,长的非常精神帅气,穿着也十分得体,看起来不像是寻常人。”

白父沉思了片刻后,对着门卫说道:“把人请进来吧。”

门卫领了命,朝着大门走去。

大约三四分钟后,一辆豪华的越野车停在了三层别墅的大门口。

副驾驶的人快速推门下车,然后走到后座的位置,打开了车门。

随后,叶少臣从车后座下来,转身看向白父白母。

他微微鞠躬,然后礼貌的向两人打招呼。“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叶少臣。”

白父和白母细细的打量着叶少臣,见他彬彬有礼的,印象还算不错。

“你好,屋里请。”

随后,三人一起进了屋。

身后,叶少臣的手下提着几盒礼品跟着进来了。“初次见面,也不知道送什么好。这些都是一些营养品,还望你们笑纳。”

语闭,手下便提着礼盒上前,白父白母看到他手里提的礼品,微微惊讶。

也不是说他们没见过世面,实在是这礼品真真确确的相当贵重,一盒没有十几万是下不来的。

白父说:“这么贵重的礼品,我们不能收。”

他一生为官清廉,从来没有收过像这么贵重的东西。

叶少臣说:“我作为梓涵的男朋友,第一次登门拜访二老,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你们不要拒绝。”

“你真的是梓涵的男朋友?”白母一脸怀疑的看着叶少臣,问。

叶少臣笑着点了点头:“当然。程潇也知道。”

“你跟程潇认识?”白父问。

叶少臣说:“他去荣京出差的时候,见过几次。”

“既然你跟梓涵是男女朋友,那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白母问。

叶少臣轻微的叹了口气,说:“前两天跟梓涵因为一个误会而闹了一些小矛盾,所以她便执意要跟我分手。本来我想等她冷静两天再寻求和好,谁知她却回了江城。”

闻言,白父说:“梓涵的脾气我们了解,虽然有时候会耍耍小性子,可若不是伤了心,她断然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的。所以你跟梓涵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少臣深思了片刻,便道:“我既然是真心实意来请求梓涵原谅的,所以有些事情我也不会瞒着你们。我跟梓涵闹矛盾,是因为我没有处理好跟一个女性朋友的关系,但是其实我跟这个女性朋友也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因为不想让梓涵误会所以有时候难免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谁知道梓涵知道后,非常伤心生气,所以执意跟我分手。”

听到这里,白母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悦了。“叶先生,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作为一个女人,我也是很不喜欢那些处理不好男女关系的人。即便只是朋友,该保持距离的还是得保持距离。”

叶少臣十分惭愧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也深深的反省了自己,也很清楚自己非梓涵不娶,所以这才从荣京追到了江城。所以今天来的其实也有些唐突,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们,实在是抱歉的很。可我是真心真意的喜欢梓涵,不想失去她,所以……我能不能见见她?”

白父白母互看一眼,道:“她已经睡了。”

闻言,叶少臣沉默了。

白母见他举止谈吐都相当的彬彬有礼,虽然两人的矛盾是因为他没有好好处理跟女性朋友的关系,但是其实他觉得这个小伙子十分的诚实。

毕竟他完全可以隐瞒这一点,随便找个借口糊弄他们就好了。

可他既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讲了,可见是真心真意的想要挽回白梓涵。

但是……她心里又特别的喜欢程潇,在她心目中,程潇无疑是最好的女婿人选。

如今这个小伙子又从荣京追到了江城……可实在有些为难。

左右思量了一下,白母说:“梓涵如今也是成年人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和她爸爸不会做过多的干涉。如果梓涵肯原谅你,我们两个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听到白母这么说,叶少臣的心才稍微踏实了一些。“谢谢伯父,伯母。”

“好了,时间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叶少臣也不好做过多的停留,毕竟今天晚上来的的却有些唐突,告辞之后便离开了白家别墅。

“这小伙子……举止言行看起来都不像一般人,甚至他身上有一股军人才有气度。”白父说。

他当年高中毕业之后就参军,在军营里待了几十年。

在看到叶少臣的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小伙子英姿飒爽,器宇轩昂的,有一股军人才有的气度。

白母问:“莫不是梓涵在军校的同事?”

白父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白母嘀咕道:“明天得好好问问梓涵了,竟然瞒着我们谈恋爱。”

第二天一早。

白梓涵都还没有起床,叶少臣就跑来了白家别墅,这让白父白母是十分的意外。

可来者是客,两人还是颇为热情的接待了他。

客厅里,白父跟叶少臣聊着天。“昨天望了问你,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军人。”叶少臣说:“现如今在军校任教。”

闻言,白父颇为满意的笑道:“果然是军人,不错,不错……”

两人都是军人,说起这个话题自然是滔滔不绝。

白父对叶少臣的印象也是直线上升,甚至已经超过了程潇。

两人聊的起劲,全然没有发现从楼上下来吃早餐的白梓涵。

“你怎么在这儿?”站在楼梯处,白梓涵有些不满的看着叶少臣问。

虽然她看起来一脸不满,其实内心已经起了阵阵涟漪。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叶少臣会来江城,她以为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以为他心里根本没有自己。

可若是他心里没有自己,那他为什么要从荣京追来江城呢?

叶少臣循着声音看向白梓涵,刚想说话,就见白父颇为不满的说话了。“人家少臣来者是客,你看看你什么态度。”

白梓涵不悦的瞥了叶少臣一眼,道:“我跟他已经关系了。”

白父沉着脸道:“那也不能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客人,少臣现在是我的客人。”

一听这话,白梓涵是真的不开心了。“爸……你怎么能三言两语就被他给收买了,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说的什么话。什么收买,你老爸是那样的人吗?我现在是帮里不帮亲。”

白母两父女两起了争执,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父女俩别吵了,快过来吃早餐吧,少臣也过来吃早餐。”

白父给白梓涵投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对着叶少臣道:“走,少臣,吃早餐去。”

叶少臣笑着点了点头。“好。”

吃饭的时候,白梓涵嘴巴撅的能放一个硬币了。

她是根本没有想到叶少臣竟然会追到了江城,还跑到她家里来了,甚至……还收买了她的父亲大人。

如今,她那个爸爸眼里已经没有她这个女儿了,一直跟叶少臣不停的聊着天。

叶少臣真的就这么好?让一向十分严苛的父亲都对他如此满意,还真的不得不说叶少臣真是有两下子。

吃了饭后,白父又发话。“梓涵,人家少臣第一次来江城,你带他去咱们江城有名的地方转转,品尝一下咱们江城有名的小吃。”

白梓涵撅着嘴巴,道:“爸,我还没有休息好呢。”

一听这话,白父不满了。义正言辞的道:“什么没有休息好?你作为一个女军人,坐两个小时飞机就把你累坏了?别给我找那些没用的借口。”

“我真怀疑我是不是您的亲闺女。”说完,白梓涵气呼呼的转身上了楼。

看着白梓涵气呼呼消失的身影,叶少臣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充满了爱恋的弧度。

“这孩子,从小就被我跟她妈妈惯坏了。”

“哪里。梓涵很好。”

“你能包容她就好。”

“一定的,伯父您放心。”

再聊了一会后,白梓涵换了一身及膝长裙下楼了。

其实她很少穿这么淑女的裙子,一时间叶少臣竟然看的有些呆了。

见叶少臣呆呆的望着自己,白梓涵的双颊不由自主的一红,然后地吼道:“走啊,愣着干嘛?”

见状,白父又不乐意了。“你看看你,穿的倒像个淑女,怎么说话这么粗鲁?”

白梓涵跺了跺脚。“妈,你看我爸……以前他根本不是这样的。”

“好了好了,你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行了,赶紧陪少臣去转转吧,晚上回来吃饭。”

虽然她对程潇十分的满意,可是对叶少臣也是越看越满意。

再加上家里那位也是前所未有的热情,她就是反对也没用。

再说了,这个叶少臣的却不错,举止谈吐均是不凡,又那么喜欢梓涵,她就是想要反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啊。

*

车里,叶少臣和白梓涵坐在后座。

叶少臣的司机问:“白小姐,咱们第一站去哪里?”

白梓涵望着车窗外,道:“就在门口放我下来。”

闻言,司机一脸为难。“这个……”

叶少臣说。“路边停车。”

到了路边拐角处,司机停了车。

然后白梓涵要下车,却被叶少臣一把拉住了手腕。

“你下车,这里没你的事了。”他对着司机道。

这是他和白梓涵的事情,所以司机自然不方便继续留在车里。

司机自然也是知道两人有话要说,于是便推门下了车。

车里,只剩下叶少臣和白梓涵两个人。

叶少臣拉住白梓涵的手,唤了一声:“梓涵……”

白梓涵被微愣了两秒钟后,将手狠狠的抽出来,气呼呼的说:“你别叫我,你跑来江城做什么?跑去我家做什么?去找你的赵晴璃去啊。”

叶少臣又将她的拉过来握在手里,道:“梓涵,我对赵晴璃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白梓涵冷笑了一声,道:“呵。她进了监狱你才勉强跟我在一起,她一出来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她重归于好,这些我都知道。反正你心里也只有她,你勉强跟我在一起也并不适合。”

“谁说我是勉强跟你在一起的……”

“难道不是吗?”白梓涵反问。然后说:“向来都是我小心翼翼的面对你,你什么时候为我考虑过?叶少臣,那样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从今以后我要彻底做回白梓涵。”

停顿了一秒后,白梓涵继续说:“刚刚你也看到了,我也是个刁蛮任性的人,也是有脾气的人……你喜欢的类型是赵晴璃那种温柔婉约的,并不是我。所以咱们好聚好散吧。”

叶少臣道:“不可能。”

白梓涵冷哼了一声,道:“什么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你分手了,你以后别在来纠缠我……”

话未说完,叶少臣便轻轻掰过她的头,然后吻上她的唇。

在他的双唇贴上她的那一刻,白梓涵的大脑顿时死机,一片空白。

回过神后,白梓涵开始推着叶少臣。

可她哪点力气又怎么会是叶少臣的对手?

叶少臣握住她的手腕,问:“还要不要跟我分手。”

白梓涵气鼓鼓的说:“要。必须分……”

‘手’字还未说出口,叶少臣再次狠狠的堵住了白梓涵的双唇,将她按在了后座的座椅上。

她在他怀里一直反抗着,可越是反抗,叶少臣便将她禁锢的更是紧。

等到白梓涵有些喘不过气了,叶少臣也才放开了她。

然后……继续问着怀里的白梓涵:“要不要跟我分手。”

“分,必须……”

这次,‘分’字还没有说出口,叶少臣又朝她吻了上去。

一次比一次霸道,一次比一次粗鲁……

直到白梓涵喘不过气了,叶少臣再次放开了她。然后,又问:“还要跟我分手吗?”

白梓涵摸了摸已经被他吻的有些红肿的嘴唇,哭喊了一声:“叶少臣,你简直流氓。”

叶少臣将她压在身下,笑道:“有吗?如果你执意跟我分后,我不介意更流氓一点。”

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白梓涵说:“你……你威胁我。”

轻笑了一声,叶少臣说:“算是吧。”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无耻了?”

“无耻吗?”

“难道不无耻吗?”

“我不介意更无耻一点。”

说着,不给白梓涵反应的机会,叶少臣再次吻住了她已经红肿的嘴唇。

等到白梓涵再一次有点喘不过气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她。

理了理她耳旁有些凌乱的头发,叶少臣无比深情的望着身下的白梓涵,然后附身在她耳边喃喃的说道:“梓涵,你知道吗,从你跟我说分手的那一刻起,我慌了,真的,前所未有的慌乱,直到现在我都还害怕,害怕你真的要抛弃我,真的要跟我分手。”

白梓涵静静的听着,感受着叶少臣的呼吸。

叶少臣顿了顿,继续说:“那天我去找你,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你离开我,一定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可你态度依旧那么坚决,我想……你是真的被我伤透了心吧。想到你被我伤的那么深,看到你决然离去的背影,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那种感觉……像是快要窒息一样。我忍不住的想要过去将你拥在我怀里,可是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不能那么做。”

白梓涵咬着唇,没有说一个字。

可是那自己原本以为已经平静了的心,却被叶少臣的话再次彻底的打乱了。

她此刻的心跳,就像当初鼓起勇气跟叶少臣表白时候一样,跳的很快。

叶少臣继续附在她的耳边,说:“我在家里冷静的想了两天,两天两夜,我想到了我们过去的种种,那一切的点点滴滴就朝入潮水一般涌入的脑海。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都看的那么真切。你从未在我面前流过泪,可我想起你跟我说分手的那天湿润的了双眼,胸口处就像被人凌迟了一般。那时候,我终于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不是习惯了你在我身边,真的不是习惯。我想,我大概是真的爱上你了。”

直到听到这里,白梓涵已经逐渐的湿润的眼眶,终于还是流下了眼泪。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反正那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流着。

脑中,重复着他最后那句话:‘我想,我大概是爱上你了。’

叶少臣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你第一次向我表白的时候,也许是你跟我说分手的时候,可不管是时候,我很确定,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白梓涵忍不住抽泣了两声,双手缓缓抱住了他的腰。

听到了她低微的抽泣声,叶少臣微微起身,吻上了她脸上的泪痕,最后落在她还挂着泪滴的眼上。

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就像呵护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般,那么的小心翼翼。

之后,他深深的凝望着她如小鹿般乌黑明亮的双眼,说:“梓涵,我爱你。”

自此,白梓涵内心所有的怨气,彻底的烟消云散。

其实,在叶少臣出现在她家的时候,她的气就已经消了一半。

如今再听到叶少臣说的这番话,脑中除了前所未有的欣喜,哪里还有什么怨气呢?

她吸了吸鼻子,看着叶少臣,说:“以后我不会在小心翼翼的迎合你了。”

叶少臣说:“以后换我来迎合你。”

“我以前在你面前的温柔端庄都是收敛过后的,我以后不会再收敛我的小脾气了。”

“好。我可以承受你所有的脾气,可以包容你所有的缺点,可以迁就你的一切。”

“真的?”

“真的。”

含泪笑了笑,白梓涵勾住叶少臣的脖子,然后轻轻吻上了他的唇。

------题外话------

少臣和梓涵的番外结束了,文到这里也彻底完结了。

依旧感谢所有陪伴二萱的亲,爱你们。

二萱在准备新文,并决定4月21号开文

下面放一段简介。群:281990360

*

二十岁之前,孟浅觉得自己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

养母狠辣恶毒,尖酸刻薄,妹妹蛮横跋扈。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活的不如一条狗。

直到遇见傅焱宸,她发现自己渐渐活的像个人。

*

傅焱宸,出生名门权贵之家,清冷矜贵,有权有势。

他亦坐拥亿万身家,却生性淡漠,冷血孤傲,宛如冰山。

他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个人,高贵的受万人敬仰膜拜。

而孟浅,却活的宛如一粒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受旁人唾弃。

两人原本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

可他,却独独愿意撑起她头顶那片……晦暗阴沉的天,许她万丈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