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头跟医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是被脸颊处传来的疼痛感给刺激醒的,迷糊中他感觉到有一只强有力的手狠狠的在他的左脸上抽了下。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被眼前强烈的灯光给刺得不得不再次把眼睛闭上。

“这是在哪里?”李泽道在心里想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他又迫不及待的把眼睛睁开了,他需要寻找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是灯光,很刺眼的那种灯,就如同自己在医院里头见过的那种架在手术台上面的手术灯似的,以至于李泽道的眼睛再次微微眯了下,而且周围的装饰也跟医院里头的那种病房很像……自己这是在医院?

“只是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

正当李泽道这么想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极为浑浊的阴沉的散发出极为邪恶的气息的却又在对他微笑的眼睛!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只饿得皮包骨的狼在面对一堆新鲜的嫩肉,就好像一个好长一段时间没碰女人的老色鬼在面对着一个绝色美女似的。

而被这种眼神盯着,李泽道的身体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于是下意识的要挣扎一下的,却是愕然的发现自己却是躺在一张铺着白被单的床上的,最关键的事情是,自己的手跟脚竟然被手铐牢牢的铐在了床上。

“你醒了?”男子主动出声说道,声音极度的尖锐,就好像是一把刀子似的。

男子身材高且瘦,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头发上有着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油腻,可想而知他已然好久没洗头发了,身上套着一件白大褂,一副落魄医生模样的打扮。

“你……是谁?”李泽道眼里流露出惶恐出声问道。

他觉得很渴,喉咙干得都快冒出火来了,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似的!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喝没喝水,而是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医生他到底想做什么。

从他的眼神中,李泽道看到了那种所谓的“贪婪”!当一个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你的时候,李泽道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于是,李泽道莫名的菊花一紧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

“我是医生。”医生说道。

“……”

李泽道觉得这个眼前这个家伙在当他是白痴!

虽然他每次考试都稳稳的霸占着年级倒数第一的位置,无论是谁,都没办法把他从这个位置上给捅下来,但是李泽道觉得这并不能代表他就是一个白痴……他只是在学习方面上没有天赋,如此而已!

“医生,别跟这小子废话了,赶紧做实验吧,我还等着看实验成果呢。”一道阴森森的冷笑声响起。

李泽道闻言斜着眼睛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一旁的一张椅子上,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极为富态,脑袋上一根毛都没有的老头正坐在那里,那张脸堆满了笑意,就好像是米勒佛似的。

下一秒,李泽道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已然一脸活见鬼的表情:“是……是你?”

“是我。”老头嘿嘿冷笑着说道。

李泽道一脸的凌乱:“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么?你不是跟我说你能救我父亲吗?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个地方来?”

“对不起,我骗你了。”老头一脸歉意的说道。

“……”李泽道已然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疼得他差点窒息。

虽然他学习不好,但是他却是有着一颗自认为很是善良的心,他不偷不抢不漂不赌的,偶尔还化身成雷锋扶老奶奶过马路的……这么如此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如此倒霉的碰到这么一个如此敢于承认自己错误的老头呢?

李泽道原本是跪在天桥上的,并且还在他面前放了一个海碗,海碗下面压着一张大纸张,纸上面书写着这么几个大字:求助,急需一大笔钱救治我病重的父亲,来日做牛做马必将报答,万分感谢!

只不过跪了大半天的,那个海碗里头只有一枚在中午那炎阳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发亮的一块钱钢镚!

李泽道却是脖子僵硬无比,脑袋更是有着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那张被晒得通红的脸上更是有着层缜密的细汗的,嘴唇发紫干裂的,后背更是早已经湿透了。他只觉得自己好热,好晕,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就好像随时都会失去知觉似的。

而就在这时,李泽道听到了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的声音:“百善孝为先啊,在这种浮躁道德缺失的年代里,像你这种人已然不多了,难得难得……小伙子,你让我很感动。”

当下李泽道睁开眼睛一看,却见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极为富态,头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绅士帽,一看却是成功人士的老头身体微微蹲着,正一脸慈祥的看着他,声音柔和的说道:“小伙子,你还好吧?”

“我……”李泽道鼻子一酸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了,已然有了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了。

他都已经跪了大半天了,同时也被冷嘲热讽了大半天,这中间,只有一个手里拿着太阳伞,脸上戴着一个巨大的墨镜,打扮很是时尚,看起来很是高傲的美女随手将一枚一块钱的硬币仍在那个海碗里,然后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离开了。

虽然对方只给了他一块钱,但是李泽道还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对方好几眼……主要是因为她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现在却是有这么一个看起来如此慈祥的老爷爷如何温和的口气问他好不好的,李泽道觉得,自己肯定是感动上天了,所以上天派了这么一个老爷爷过来帮助自己。

“你还能站起来吗?”老头一脸关怀的问道。

“我……可以……”李泽道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两条腿却好像已经不是自己了似的,酸软无力的,已然没有知觉了。

老头重重一声叹息的说道:“小伙子,来,我帮你。”说着老头伸手扶住李泽道的手臂,然后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说道,“小伙子,如果你信得过我老头子的话,跟我走吧,我能救你父亲。”

“真的?”李泽道愣了几秒之后,大喜过望的,然后赶紧说道,“老爷爷,我信得过你,我信得过你……只要你能救我父亲……我……我一定为您做牛做马的……”说着,声音哽咽起来了,已然泪水满面的。

“唉!”老头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重重的一声叹息的。

李泽道边抹着眼泪的感谢老天让自己碰到一个好人边跟着老头下了天桥,来到了停在天桥下的一辆看起来很是豪华的轿车跟前。

一个黑衣人站在车前,见老头走过来后立即一副很是恭敬的样子帮拉开了车门。

“上车吧。”老头回头对有些手足无措的李泽道说道,“带我去找你的父亲。”

“谢谢老爷爷,谢谢老爷子。”李泽道抹了一把眼泪说道,然后小心翼翼的上了那辆车。

而一上车之后,他就闻到了一股很是好闻的幽香的味道,然后他只觉得头晕目眩得厉害的,那老头的那张慈祥的脸也越来越是模糊了,而等他醒来的之后,他就出现在这个病房里了。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么?”李泽道一脸无助的看着老头说道,“你怎么可以骗我?”

老头都懒得理会李泽道这种近乎白痴的问题了,当下看着医生说道:“医生,开始实验吧。”说着,又冷冷的笑了起来了。

医生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用那种贪婪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然后他那干瘦修长的缓缓的朝着李泽道的那张脸伸了过去。

李泽道一脸的恐慌:“你……你干么……你想干么……救命啊……唔唔……”

李泽道已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医生那冷冰冰的手已然死死的掐着他的脸颊,迫使他嘴巴长得大大的。

下一秒,在李泽道那惊恐满含着泪水的眼神的注视下,医生的另外一只手缓缓的伸到了李泽道那张大的嘴上面,那原本捏在一起的食指跟大拇指张开,一颗黑黝黝的药丸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然后掉进了李泽道的嘴里。

“唔……唔……”李泽道喉咙痛苦的发出声音,他只觉得有一个异物滚到他的喉咙里,然后很快的,喉咙里头就好像被点了一把火似的,疼得他忍不住的低声吼起来了,下一秒,胃更是像被拿着刀一刀接着一刀割似的,疼得异常的厉害,身体拼命的挣扎起来了。

老头凑到病床跟前,眼神散发着异样神色的看着在病床上一副很是痛苦样子挣扎的李泽道,然而随着李泽道两眼翻白的停止了挣扎,老头的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失望之色了。

“失败了?”老头问道,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心。

“他已经断气了。”医生探了探李泽道的鼻息说道,“这次的研究试验,仍旧失败了。”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失败!”老头一脸戾气的说道。

医生沉默,他没办法给老头这样的保证。

“呸!把这小子扔进海里喂鱼吧。”老头朝李泽道的身体吐了一口口水一脸狠戾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