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智障儿童/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要……不要……”

荷小雨看着病床上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似的以至于现在处于昏迷当中却仍旧胡言乱语的李泽道,看着他眼角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出来的泪珠子,觉得无语的同时,眼里的那种不耐烦的情绪一闪而过。

她是美集中学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李泽道是她班级里五十个学生中的一员,当然了,她其实很是希望这个她关注极少平时基本选择无视的学生不是她班级的学生,因为每次一考试的,这个学生总是很牛逼的把班级的成绩往下拉几个百分点,更是常年霸占了年级倒数第一的位置,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位的,这让荷小雨着实很想吐血。

当高一那时第一次测试之后,刚成为一个教师不久的何小雨就留意上这个打扮朴素,平时显得有些沉默寡言的学生了,没办法,谁让这个学生很是光荣的摘得年级倒数第一的桂冠呢?

于是本着一个班主任,一个伟大光荣的人民教师应该付的责任,何小雨决定好好研究一下李泽道的资料,然后找李泽道好好谈谈,然后找出问题所在,对症下药,看能不能让他前进一点,哪怕别倒数第一也是呗。

结果让她大跌眼镜的是,李泽道从小学到初中的成绩竟然一百次有九十九次是倒数第一,以往的老师对他的评价更是用上了“智障儿童”这四个字来形容!

于是何小雨果断的觉得自己对这种学生费心思肯定是白费的,很是干脆的选择对他无视。只是在每次考完试之后都默默的埋怨着学校,为什么非得把这种笨到如此没天理的地步的学生丢到她班级的,这是多么残忍的一种行为啊!

“不要……不要……”李泽道那极为无助的哀求声打断了何小雨的思绪。

下一秒,何小雨已然看到李泽道的身体就好像弹簧似的,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了,那张煞白的脸更是布满了浓密的汗珠,大口的喘着气息。

“你醒了?”荷小雨很好的隐藏着她的那种不耐烦的情绪,眼神有些严肃的盯着李泽道那张脸,语气尽量柔和一点问道。

李泽道听着这清脆的声音,微微抬头,当眼神跟那双微微有些发冷却漂亮异常的眼睛相对的时候,已然傻眼了。

是她?没错,是她,但是怎么是她呢?

自己不是被那个坏老头骗走吗?还被手铐烤在一张病床上,一个医生还硬生生的把一颗黑乎乎药丸硬塞进他的嘴里,他只觉得喉咙就好像被火烧似的,然后他哭着大声喊“不要,不要……”

只是为什么场景瞬间切换了,更是看到了这个女人?做噩梦了?还是说现在在做梦?

这是一个漂亮中带着一丝冷意的女人,那自然的长发没有绑起来,就那么披在肩膀上,最吸引人的是她那双犹如无时无刻都在勾动人们心弦的眼睛……李泽道从以前开始就觉得,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何……何老师?”

愣了几秒,李泽道觉得自己就算是在做梦也应该说点什么之后,微微吞咽了下口水有些不确定的出生询问道,然后赶紧把眼神移开了,脸上已然露出了一丝尴尬慌张的神色……这是几乎所有的有着自卑感的屌丝在碰见这种级别的女神后都会有的一种反应,特别是这个屌丝还是一个胆子不算太大的小处男!

心里忐忑的同时,李泽道偷偷的扫了周围一圈的,心里却是很是茫然的,这是病房?自己还在病房里?

“没什么事了吧?”何小微微点了下头问道,“有什么感觉什么地方不舒服?”

看他这样子像是没有什么大碍的,何小雨虽然表情较为严肃的,但是心里却也暗暗的松了口气。

“没……没事,谢谢何老师……”李泽道头低低的小声说道。他仍旧没有勇气去看何小雨一眼,而且他觉得脑子是如此的混乱的,他仍旧没能想明白,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那个骗子老头还有那个犹如恶魔的医生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但是如果那只是一个梦的话自己又怎么会在这医院里?自己应该是跪在那天桥上的不是?

“你不用谢我。”何小雨说道,“只是你怎么回事?为什么逃课?还跑去海边游泳以至于溺水了?要不是有人发现及时把你救起来往医院送的,你的这条小命就没了……”

何小雨觉得她已经找到李泽道长年累月的霸占年级倒数第一的宝座的原因了……一个人下海游泳的时候衣服不脱鞋子不脱那也就算了,竟然还脑残到连包都背在身上,这种人你能指望他考出多好的成绩?

“游泳溺水了?”李泽道那张低低的脸满满的都是茫然之色,自己什么时候去游泳了?竟然还溺水了?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后来,有人在你背包里找到了你的学生卡,联系了学校,老师这才赶过来的。”何小雨板着一张脸说道。

见李泽道一副白痴的样子,何小雨心里郁闷得想吐血。本来她下午上完课之后打算联系自己的男朋友去逛逛街吃一顿浪漫晚餐的,现在却是因为这个学生的不上课跑去海边溺水了导致她浪漫的晚餐吃不上,更让她想吐血的是,她都已经给了李泽道的父亲李大海打了十几个电话了,愣是没人接听。

“你知不知道还有一个半月就要高考了?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逃课跑去游泳?”何小雨一脸严肃的接着问道,“怎么?你是打算放弃了是吧?”

“对不起,何老师……”李泽道脸涨红着,头低低的小声说道,在这种仍旧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刻,他除了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实在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而且他觉得这两年多以来,班主任何小雨跟他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有现在多呢,这让他有了一种很不适应的感觉。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何小雨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张粘粘糊糊的纸说道,“你应该跟你父亲说对不起才对!这纸张虽然被海水浸泡差点泡烂了,但是老师还是大概看到这里头所写的内容了……李泽道同学,你很需要钱?还是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小雨迟疑了下,然后语气缓和了点说道:“还是说你父亲……”

李泽道抬起头来瞥了何小雨一眼,然后又有些慌乱的把眼神移开,当下小声说道:“何老师,我……我爸,我爸他没事,他很好……”

何小雨那张俏脸瞬间有些黑了,努力的斟酌着自己的言语:“李泽道同学,虽然你平时沉默寡言的,学习成绩……也不算太出众,但是老师却从来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过你……”

说完这话之后,何小雨莫名的有些心虚了,李泽道的成绩根本就不是不算太出众这么简单,他总是霸占着年级倒数第一的位置,其他学生想超越他考个年级倒数第一的成绩,真的是比登天还难啊。

“你从来都没有看过我,哪里来的异样的眼光?”李泽道心里很是悲哀的想道,没有说出来。

“但是现在对你很是失望了,你父亲没事,你却是写出这种内容出来打算去骗取同情?还逃课荒废了学业,你对得起你的父亲吗?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找你父亲谈一谈你的问题。”

说完这话之后,何小雨莫名的又心虚了,她觉得李泽道的学业好像不存在“荒废”这个说法吧?难道他这个常年霸占年级倒数第一位置的“霸主”还能继续突破?

不过她是光荣的人民教师,更是一名班主任,她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得太明显的,否则很容易伤害到学生的自尊的……虽然这个学生看起来好像没有“自尊”这种玩意儿,有自尊的人哪好意思长年累月不给其他同学考个倒数第一的机会的?

听到“父亲”两个字,李泽道的心莫名一酸的。

当下何小雨小手一挥,语气毋庸置疑的说道:“明天早上让你父亲来一趟学校找我,另外今天你的行为将按照旷课来处理,就这样了,医药费我已经垫付了,你好好睡一晚吧,明天早上务必过来上课,也务必让你父亲过来。”

何小雨见李泽道连头都没敢抬起来的,更是一声不吭的,差点喷出一口血的,敢情自己现在是在对牛弹琴?当下语气严肃的说道:“老师希望明天早上能见到你,也能见到你的父亲,否则我只好去家访了,那就先这样吧,你好好休息。”

“我……”李泽道抬起头来,看到的只是何小雨那消失病房门外的靓丽的背影。

“我……我想问你医药费有多少钱,我……想还你钱……”李泽道喃喃自语道,眼里满满的都是心酸跟落寞。

目光落在医院那窗户上,外面竟然已经亮起灯光了,天已经黑了?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闹钟,竟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也就说自己整整昏迷了大半天了?这时候如果还不回去的话那父亲该多紧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