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父亲/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一脸着急的赶紧下了床,却是发现自己穿着一套病号服,他的衣服被胡乱的扔在一张椅子上,用手触摸却是湿的,还有一股淡淡的咸味,还有病床跟前那双破旧的运动鞋,以及那个破旧的背包,都是湿的。

从这看以看出, 他的确是被从海里捞出来的,只是,他怎么会掉进海里了?他应该是在天桥上跪着求助才对。

想着李泽道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那乱糟糟的鸡窝头,然后把桌面上那张被海水泡得黏糊的纸拿了起来就要往背包里塞,想了想,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父亲看到这纸张上的内容吧?

于是把那张纸扯烂了然后放进那垃圾桶里头,然后把椅子上那套衣服塞进背包里,套上那双仍旧潮湿的运动鞋,然后就这样穿着病号服就这样走出了医院,辨别了一下方向,心急如焚的往家里小跑而去。

李泽道的家位于凤凰市临近郊区的棚户区,由于种种问题,这里一直说要迁拆,但是却是一直没拆,而那些有钱一点的人家早就搬离这个脏乱差的鬼地方了,甚是还有些在原来的平房上加盖了两层甚至是三层的,以便以后拆迁的时候赔偿得多一点。

而这个房子是他的父亲李大海租的,不大,二十来平米,据说原本是个小仓库,后来为了租出去改的,里头却是厨房厕所一应俱全,一月三百块钱,跟凤凰市那天价房价比起来,真心不贵。

棚户区没有路灯,路也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但是李泽道已然习惯抹黑走这种路了,所以倒也不觉得太难走。

虽然已经跑得气喘吁吁的了,但是李泽道仍旧很努力的往前小跑着,他怕家里那卧病在床的父亲因为担心他以至于拖着他那病躯出去找他,万一一个不小心摔了啥的,李泽道觉得自己一定疯掉的。

来到那租的平房跟前,李泽道的心微微一沉的。

跟以往不同,那昏暗的白炽灯光并没有通过窗户玻璃照射出来,也就是说他的父亲并不在家里,真的因为担心出去找他了。

李泽道果断的转身往回走,他担心他的父亲,他想去接他回来。只不过走了几步之后,李泽道止步,他突然想道,他这一出去找的,万一自己的父亲回来后发现他没回来结果那出去找了,那该怎么办?换句话说,现在应该在家里等他会比较好一点吧?

想着李泽道赶紧回头,小跑来到了房门跟前,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然后按了下门旁边的开关,将房间的灯光打开。

房间很小,里头的家具破旧简陋,但是却是收拾得井井有条的。

而在将背包放下的瞬间,李泽道的目光被角落里那张简陋的小桌子吸引住了,小桌子上面竟然有一碗肉,诱人的红烧肉!

李泽道看着那碗红烧肉,本能的咽了下口水的,他都忘记了上一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

被红烧肉诱惑着来到桌子跟前,这才发现这碗肉的旁边竟然还有一沓百元大钞,这让李泽道的心猛然一颤的,他还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百元大钞,目测一下,估计怎么也有百十来张吧,也就是说这里整整有一万多块钱。

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的?李泽道想道,然后下意识的,他将那钱拿了起来,却是发现这沓钱下面竟然压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还有一块四四方方的大拇指长短的白玉,白玉上面还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

李泽道有些疑惑的将那块玉拿了起来反复看了几眼的,然后放回了桌子上,又拿起那张纸,拆开。

里头密密麻麻的像公鸡练签名似的的写满了字,但是李泽道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父亲的笔体,也就是说这字是父亲写的。

当下李泽道扫了几眼之后,却是脸色大变的,眼珠子瞪得圆圆的,已然一脸惶恐无助的神情了,当下身体更是剧烈的发颤了起来了,而那张纸那从他那发抖着的手指缝隙中滑落,飘然落在了那碗肉上。

“不……”突然间,李泽道就好像是一匹受伤的孤狼似的,大吼了一句的同时,更是泪流满面的一副情绪崩溃的表情了。

“不……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李泽道撕心裂肺的吼叫着,双手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跪了下去。

“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不管……啊……”

“砰!砰!……”李泽道像是发疯了似的开始那头猛磕着地板,很快的已然血流满面了,一脸狰狞的表情。

“砰!砰……”李泽道继续用脑袋砸着那地板,也不知道砸了几下的,只觉得眼前一黑的,整个身体瘫在地上。

……

一整个上午,何小雨都是一肚子的火,以至于她上午上完课之后也没心情跟同事去食堂吃饭了,而是驱车来到了一个她压根就不想来的地方。

李泽道,这个整个高三年级成绩最差的学生,在今天竟然放她鸽子了,竟然没让他父亲李大海在上午的时候过去找她,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没来上课,这不是在挑战她这个美女班主任的权威是什么?

而且仍然跟之前一样,李泽道留下的监护人也就是他父亲江大海的联系方式依旧打不通,这让何小雨不得不认为李泽道留下的根本就是一个虚假的号码,于是在上完课之后,何小雨不得不根据李泽道留下的联系地址,驱车来到了她压根就不想来的这个又脏又乱的棚户区。

在何小雨看来,她根本就是闲着没事干,不然会到这种对她来说根本就是要经过爬险山涉恶水最后才能到达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呢?

车驶进道路坑坑洼洼的棚户区之后,何小雨很快的就觉得自己的屁股被震成好几块了,而且她很快在那破旧房屋的包围下失去了方向。

当下不得不停车硬着头皮询问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看起来老实巴交实则色迷迷的老头,然后又硬着头皮询问了一个看起来更色的拾荒老头之后,最后,那辆红色的polo最后总算来到了李家父子所居住的那个小仓库跟前,不过车子是无法继续向前开了,何小雨只好推开车门下了车。

“凤凰市竟然还有这种鬼地方?”何小雨一肚子怨气嘀咕了句,庆幸自己今天没穿高跟鞋的同时小心翼翼的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不远处那个门前早草丛生的小房子走去。

……

“爸,你别走……你别走……”李泽道跪在地上,一脸哀伤的哭求道。

在他面前是一个身材矮小,黝黑的脸上满是沧桑岁月痕迹的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慈祥笑容的看着他。

“儿子,为了你好,爸必须走。”中年男子说道,“今后爸不在身边,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说着,中年男子缓缓转身,满满的朝前走去,而且越往前走,整个人越是变得模糊。

“爸……爸……”李泽道一脸泪痕撕心裂肺的叫着,试图阻止那个中年人远离,当下猛然站起身来打算追上去,但是父亲突然消失不见了,而眼前的场景也变了,自己还是置身在这个二十来平的小屋子里,更是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

天已经亮了。

李泽道那呆滞的目光扫了屋子几圈的,最后落在了那覆盖在那碗红烧肉的纸张上,手轻微颤抖着伸了过去将那张纸那起来,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又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很仔细的很用力的看了一变,然后身体愈发颤抖得厉害的。

下一秒,就好像发疯了似的,用力的撕扯起那张纸来了,很快的,那张纸已然变成一堆碎片了。

“哇……”

李泽道哭喊出来了,这一哭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哭得歇斯底里的,哭得撕心裂肺的,哭得气息仿佛就要喘不过来就好像就要断气了似的,哭得门被“砰砰……”的敲响了却仍旧没有知觉的。

“这是李泽道的哭声?”

门外,敲了几下门的何小雨听到里头传来的那种哭得肝肠寸断死去活来的哭声,脸上的肌肉已然轻轻的抽了起来了,她听得出来,这声音有点像是李泽道的声音,只是她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他这是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沉吟了一番之后,何小雨微微咬了下牙齿,然后继续更用力的拍起门板来了。

屋里,像只凄惨的流浪狗瘫在那里痛哭的李泽道突然间哭声嘎然而止,那红肿的眼睛落在那扇门上,那颗心更是猛地一抽的。

“碰碰……”

“爸……”李泽道那张原本悲痛到极点的脸瞬间布满了惊喜,当下惊呼出声,然后一个大步的冲到门那里,用力的拉开了门。

“爸……”李泽道那惊喜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

“啊……”一声惊呼声响起,敲门的人更是后退一大步的同时,然后在那边大口的喘着气的,显然被他给吓到了。

“李泽道,你搞什么鬼?”何小雨的脸色有些苍白,呼吸有些急促,当下一脸不悦的喝到,刚想伸手拍拍自己的胸膛安抚一下她那颗受到惊吓的小心脏的,想了想还是没那样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