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师的辱骂/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虽然脑袋破了几个洞,身上的衣服不仅是病号服,上头更是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迹的,但是这医生并非是那种八卦之人,所也没在这件事情上继续刨根问底的问下去,而是说道:“病人估计晚上就能醒过来了,在好好休息个两天,估计也就没事了。”

“谢谢。”何小雨点了点头说道。

等医生离开病房后,何小雨在病房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李泽道那张根本就不忍直视的脸,有一种身心力疲中带着一丝火气的感觉,甚至如果不是看在对方现在躺在那里要死不活的份上,何小雨都想过去踹他几脚了。

先是她身为教师的威严被这个在她看来很是奇葩的学生给狠狠的踩在地上了;其次硬着头皮去那种鬼地方差点被这个学生给吓得魂都没了;在者又遇到两个打算对她这个超级大美女来个霸王硬上弓的流氓;好不容易危机解除了,李泽道却又晕过去了,害得她不得不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的把他整到这医院来。

何小雨被自己这种心善给深深感动到的同时,觉得自己……还是赶紧回去换个衣服好了,拖李泽道上车的时候衣服都弄脏了,下午还有一堂课得上呢,总不能穿着这种脏衣服去上课吧?

对于这种有损自己甜美形象的事情,何小雨是不会去做的!

想着,何小雨看了李泽道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走出了病房来到护士站找到了值班的护士,麻烦护照料下那病房里的病人,这才离开医院,回去换衣服去了。

何小雨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医院不久,原本双眼紧闭的李泽道的身体就好像被雷电击打到似的,剧烈的颤抖起来了。

“爸,别走……别走……”

李泽道惊呼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那苍白的脸上更是布满了湿淋淋的黏稠汗渍。

头微微抬起,那布通红的布满惶恐的眼睛扫了一下周围的,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身处病房里,只是怎么又到医院来了?他隐约的记得他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以为是父亲回来了,可跑去开门的时候,门外站的竟然是班主任何小雨……准确的说是被吓得不轻的何小雨。

之后他只觉得他很痛苦,身体一会儿像是被扔在火力烤,一会儿又像是被扔在冰窖里,不停的冷了交替的,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何老师送自己来医院的?

至于刚刚,则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他的父亲李大海不顾他的哀求挽留的,越走越远,最后只剩下一个很是模糊的背影,他想追上前去,身体却好像生锈似的,完全动弹不得。

仅仅是梦吗?

李泽道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的,仿佛有人在用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他的头骨一样,这种疼痛让他有些疯狂却又不得不紧紧的咬着牙拼命的忍受,更是胡乱的揉搓着他那原本就很凌乱的头发,就连原本刺入他手臂的输液针也因为他的挣扎而脱落了。

好一会儿李泽道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他哭了。

他仰起脸,想把那紧接着而来的眼泪倒流回去眼眶之中,却犹如决提了似的,哗啦啦的往外涌。

“父亲走了?”李泽道流着泪默默的问自己。

然后默默的回答自己的问题:“是的,父亲走了,在也不回来了,回不来了,你说我已经长大了,该靠自己了,可是……我不想长大,我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我想得到你的安慰,我考不好的时候,我想得到你的鼓励……”

说着,李泽道那颗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就好像突然间被一把利剑狠狠的刺了进去似的,疼得他差点窒息过去。

他突然想到,从小到大,他好像曾经无数次被自己的父亲李大海安慰过以及鼓励过。

他在学校被欺负是家常便饭的事,不仅同学们欺负他,就连那些平时一副慈祥模样的老师在单独面对他的时候也会戴着有色眼镜看着他,甚至还对他动手了。

至于考试,那就更不用说了,唯一的一次没考倒数第一那是因为原本那个应该倒数第二的学生考试之前突发肠炎并没有参加考试,有两个科目没考以零分计算。

在老师眼里,他就是个拖班级后退的蠢货,要么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的要么无视他;在同学眼里,他就是那个想欺负就欺负的奇葩,更是一片绝对称职的绿叶,无论是谁往他跟前这么一站的,智商总会莫名的提高了不少。

但是即便如此,父亲李大海却是从来都没有对他失望过,每次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始终给他一张慈祥的笑脸。

李泽道突然觉得,他这种表现简直跟一坨屎根本就没啥区别的,只是为什么父亲从来都不责备自己一下呢?反而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对自己充满了包容,这……就是父爱?

李泽道的眼泪更多了,声音极度沙哑的喃喃自语:“父亲走了,在也不会有人包容你了,再也不会有人鼓励你了,在也不会有人安慰你了……”

“李泽道,从今以后只剩下你这个废物了……废物?不,我不想在当废物了……我不是废物……”

李泽道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下了病床,就穿着这么一身血迹斑斑的病号服,光着脚,一脸血迹,眼睛通红的,就跟一个神经病似的走出了病房来到了走廊。

“先生,你……”推着一辆小车的小护士见李泽道走出来了,下意识的出声。

李泽道回过头。

小护士的脸“唰”一下子脸色煞白的,更是后退了几步的,下面的话在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小护士的小心脏这个乱跳啊,这个家伙……嗯,一看就是脑子有问题,万一把他惹急了那怎么办。

李泽道看了她几眼,没有说话,而是回过身去,昂首挺胸的,大步的往前走去。

……

依旧是李大海租的那个小屋子,依旧是那几件破旧的家具以及那些又脏又老土的所谓的摆设,但是已然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温暖,却是有了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就好像置身在地狱似的。

那碗红烧肉依旧静静的被放置在那张小桌子上,旁边是一沓百元大钞还有一块四四方方的大拇指长短的白玉。

李泽道目光从桌面上缓缓的往下移动,地上是一堆碎纸屑。

当下缓缓的走到跟前,蹲了下去,一脸认真把那些纸屑一点一点的捡了起来,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在一张小椅子上坐了下来,手伸过去抓起碗里的一块红烧肉肉放入嘴里轻轻的嚼了起来了。

红烧肉很香,但是李泽道却是没有吃出来香,反而有了一种一种极为苦涩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又滑落,顺着脸庞往下流,最后流进了嘴里,跟嘴里的红烧肉混在了一起。

父亲已经不在了,以后就自己一个人了……

想着,李泽道的眼泪越来越多,嘴里也塞满了肉,最后身体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似的,整个人直接躺在了地板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快速的闪过无数个画面。

“呼……”良久,李泽道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擦掉了自己的眼泪后喃喃自语道:“爸,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的……”

说着李泽道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走进那个小洗手间里一股脑儿的把自己的身上的那套病号服全部扒光,把自己脑袋上缠着的那绷带也一股脑儿拆掉了,然后打开水龙头,接了一盆冷水,高举起来,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脑袋猛浇了下去……

李泽道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下午的第一节物理课已然临近尾声了。

教物理的赵平赵老师斜着眼睛扫了喊“报告”从而打断了他的慷慨激昂的言语的李泽道一眼,眼里的那种极度的厌恶一闪而过。

对于这种近乎脑残的学生,你能做的只有这种事情,要么狠狠的揍他一顿,要么无视,或则会活活的被气出内伤来的。

班级里的不少学生的目光也落在李泽道身上,更甚者有人还疑惑着,这个李泽道这是没来上课?什么时候的事?

赵平自然而然的不敢对李泽道动手,于是只好无视他了。

当下正要假装没听到李泽道喊这声报告然后继续讲课的时候,下课铃声轰然打响,那种天籁般的铃声响彻了整个教学大楼。

“下课。”赵平扫了全班一眼说道,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像标枪似的站在那里的李泽道一眼,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进来了。

李泽道缓缓的走了进去,在走上桌椅过道之时,他很清楚的听到收拾着桌上的教科书的赵平嘴里说了一句充满厌恶的言语:“傻逼!废物!垃圾!”

随后赵平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像是掩饰自己的这声辱骂似的。

李泽道那往前迈的步伐骤然一滞的,拳头微微捏紧了下,然后很快的又放松的,身体却更是笔直了,继续朝前走去,来到了那位于后排的座位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