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挡箭牌/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听到有人叫他,当下有些迷糊的抬起头看,等看清离他几步远的那个人的轮廓后,赶紧从沙滩上爬了起来了打招呼道:“原来是何老师……”

“是你妹啊!”何小雨处于暴怒的边缘,差点怒吼出声。

不过一想到是自己不小心坐在人家脑袋上的,莫名的开始心虚起来了,当下收拾了一番心情,然后板着一张脸问道:“你怎么躺在这里……衣服怎么了?”

由于光线不是太好,所以她没有看到李泽道脸上那些伤痕还有血,但是却注意道他的衣服破了。

“出来透透气,吹吹海风。”李泽道一副轻松的样子回答道,“至于衣服,不小心被树枝刮破了。”

何小雨板着一张脸点了点头说道:“那早点回去吧,免得一会晚了没公交车了。”

“好的,何老师。”李泽道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去了,何老师再见。”说着李泽道朝何小雨摆了下手的,然后转身离去。

何小雨看着李泽道那瘦弱的背影,莫名的脸又开始发烫了,更是恨不得用手里的高跟鞋狠狠砸他几下才解恨的。

李泽道没走两步的,骤然止步回头:“何老师……”

“还有事?”何小雨莫名的心虚了一下,心想这个家伙不会记起什么来了吧?

何小雨发誓,要是李泽道真的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的,她一定会一脚将他踹下海去来个杀人灭口的。

“住院的五百块钱还没还给你呢。”

“呃……”何小雨松了一口气,却是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先回去吧,改天再说。”

她现在只想李泽道赶紧离开,否则她真的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一个冲动的做出一些有损她形象的事情出来。

“我现在身上有钱。”李泽道坚持,“先还了吧,免得到时忘记了。”

“我说不用了,你回去吧。”何小雨极为烦躁的摆了摆手。

“还是先还了……”

“李泽道,你有完没完啊,滚!”何小雨脸一拉的,很是不耐烦的怒道。

李宗翰的事情本来就让她伤心到了极点,心里窝着一团火的,而且刚刚一屁股坐在李泽道的脸上,让她更是极为心虚,而现在李泽道又唧唧歪歪没完了,很是干脆的,何小雨直接发飙了。

“呃……”李泽道那颗弱小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的,那张脸更是微微的有些发红了,当下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何老师,我就是……想还你钱而已,我爸说了,不能欠别人的钱的……”

李泽道还在坚持,一副我不还钱就不滚的架势。

何小雨瞬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这个学生就是品德高尚不想贪小便宜如此而已的,而之所以吼他更多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心情本来就不太好,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刚刚发生这如此羞人的事情。

当下何小雨的语气软了一点说道:“算了,也没多少钱,改天再说,你赶紧回去吧。”

“但是,我现在有钱……”

卧槽!何小雨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再次燃烧了起来,当下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说道:“我说李泽道,你有完没完啊,老师说改天再说,你听不懂是吧?你在唧唧歪歪的你信不信我明天英语课上找个由头让你抄英语课文抄个爽的?”

李泽道已然一脸骇然的表情了,心想这个何老师也太恐怖了吧?自己就是想还钱而已……突然间李泽道觉得有这么一句话是错的,什么欠钱的是大爷?债主大多时候是大爷好不好?但是明天……

当下很是忐忑的说道:“何老师,明天……是周末……”

“……”

何小雨直接疯了,所受的那种委屈跟屈辱的更是瞬间涌上了心头,瞬息之间,已然泪流满面了,当下将手里的高跟鞋狠狠的砸在了李泽道的身上哭骂道:“李泽道,去死……你给我滚……滚……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滚……呜呜……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呜呜……滚……”

哭闹着的同时,更是不时的抓起一两把沙子的,狠狠的扔向了李泽道。

“滚……无耻……下流卑鄙……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

李泽道静静的看着何小雨,任凭那高跟鞋还有一把接着一把的沙子砸下他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心里能跟她产生共鸣似的,李泽道竟然能感受到她心里的那种极度的委屈伤心以及愤怒,所以李泽道没有躲,任凭她撒泼发泄,任凭那一把又一把的沙子洒落在他身上。

虽然他学习不好,但是他却也知道,这种委屈在心里压抑久了,对身体的损害很大的。他不想何小雨有任何的闪失,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关心他的人,说不定就剩下何小雨这个班主任了,虽然她这种是关心更像是一种老师应付的责任,但是这起码也是关心。

好一会儿,何小雨渐渐的止住了哭泣,然后狠狠的抽泣了下,接着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埋在膝盖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李泽道则在一旁静静的站着,此时他头发里,衣服里,甚至是裤裆里全乎全是沙子,但是他却没有去抖搂掉,他怕打扰到何小雨,他觉得这样坐着的何小雨,给人一种很美很恬静的感觉,在也不是那个刻意板着一张脸把自己当成冰山的美女老师了。

脚步声传来,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过来,虽然因为昏暗李泽道不是太看得清楚他那一张脸,但是李泽道却是感觉得到,这是一个很是帅气的男人。

男人径直走到坐在那边的何小雨跟前,却是直接无视了李泽道的存在,然后蹲了下去手轻轻的放在了何小雨的肩膀上声音很是磁性的轻声说道:“小雨,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找不到你我都快急死了,咱们回去吧。”

何小雨缓缓的抬起头来,就好像在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曾经让她很是着迷现在很想吐的脸,然后很是干脆的将他那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拍落,然后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李泽道面前轻声说道:“泽道,帮我找一下鞋子。”

语气里竟然还有一丝撒娇的成份在里头,就好像情人之间打轻骂俏似的。

说着的功夫,何小雨的眉头皱了下,心想这个李泽道怎么搞的,怎么身上的味道这么极品?

“挡箭牌?”李泽道有些愕然的看了何小雨一眼,脑子里头瞬间出现了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

男子缓缓的站起身来,那张脸已然缓缓的拉了下来了,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眼里的精芒闪烁,威胁的味道极为浓郁。

李泽道却好像没有注意到正有人用眼神威胁他似的,而是按照何小雨的要求,屁颠屁颠的找鞋子去了。

……

何小雨在前面缓缓的走着,李泽道则缓缓的跟在其身后,却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行人纷纷侧目,因为这对组合太过诡异了,前面那个女的穿戴得体,而且仔细一看的,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而后面那一个男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的同时还蒙了一层灰,脸上脏兮兮的,就好像有几天没洗脸了似的,身上的衣服都快变成布条了,脚上的那破运动鞋,那黑乎乎的脚指头都露出来了。

这根本就是个乞丐啊,这是在尾随那个美女?不过也不对啊,真是尾随的话也不可能距离如此近的,如此明目张胆的啊,而且他前面的那个美女很明显知道她后面有人跟着。

不过还是有人想借着“尾随”的这个罪名狠狠的狂揍李泽道一顿的,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一看这个家伙的这身打扮根本就是个神经病啊,听说神经病的力气都特别大的,而且打死人不用偿命的,这万一反过来被他打死了,那岂不是白死了?

何小雨那高跟鞋的鞋跟很有节奏的敲击在地面上,奏出一曲优美动人的曲子……至于这是不是真是一首曲子而不是噪音,李泽道觉得这就是一首曲子,这也就足够了,因为听着这声音,他觉得很是舒服。

与此同时,李泽道更是用一种欣赏的目光打量着何小雨那靓丽的背影,却是没有半点邪念,只是很单纯的欣赏,很单纯的对那种美好事物的一种追求。

对于自己这种心态突然间的转变,李泽道既觉得诧异却又对这种转变很满意,他已然不是那个腼腆胆小怕事,总是抬不起头来的小男孩了。

何小雨脸火辣辣的,她很烦躁,也有些后悔。

在海边的时候,一见李宗翰竟然没皮没脸的追上来了,何小雨就气打不出一处来,脑子一发热的竟然拉李泽道当挡箭牌来了,甚至在李泽道帮她捡回鞋子的时候,她竟然还破天荒的用很温柔的声音说出:“走吧,泽道,咱们回家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