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伤痕累累的大男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起自己竟然用如此温柔暧昧的语气对自己的学生说出如此暧昧的言语的,外加自己的臀部竟然无意中跟他那张脸来了个如此亲密的接触,何小雨真的想死,更想让李泽道死。

而且心里更是担心起来了,自己整这么一出的,李泽道会不会多想了?会不会当着傻乎乎的认为她这个老师真的对他有点意思?

最关键的一点是,李宗翰会不会报复?或许他李宗翰奈何不了自己,但是李泽道毕竟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学生,李宗翰要报复这么一个学生应该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吧?随便找两个流氓在校门口伏击一下就够李泽道喝一壶了。

一想起李泽道很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一时脑袋发热从而被报复,何小雨心里满满的都是歉意。

“我真是被自己的善良给感动到了。”何小雨嘀咕了句然后骤然止步转身。有一些事情她必须尽快的跟李泽道说清楚,否则说不定会让误会越来越深,到时对谁都没好处。

李泽道同样止步,继续保持着跟何小雨有三四步以上的距离,他知道自己身上味道不是很好,他不想给何小雨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困扰。

而且他也知道何小雨肯定会对他解释一些事情的,虽然那些事情他早就了解了。

何小雨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心里微微一揪的,眉头更是皱了起来了。

这时候,借着一旁的那不算太暗的路灯,何小雨清楚的看到,李泽道的脸上跟身上竟然有着一些血痕还有淤青的地方,那血都凝固了,而他那衣服,有诸多的脚印,而且很明显是被撕扯破的,根本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什么被树枝划到了之类的。

“你……怎么回事?打架了?”何小雨问道,语气里却是有着一丝关怀在里头。

“也不是打架,就是……被围殴了。”李泽道淡淡一笑说道,就好像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似的。

“围殴?”何小雨瞪大了眼睛,突然间明白过来了,“中午碰到的那两个流氓带人去你家围殴你了?所以你才跑到海边这来?”

她就说嘛,像李泽道这种一看就知道很老土没有半点情调的人怎么可能大晚上跑来这海边吹风呢,而且这海边距离他住的那个鬼地方可不算太近啊。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是他们,他们把我家里的东西都烧了,并且埋伏在那屋子里等我。”

“啊……”何小雨惊呼出声,一脸愕然的表情。

“我很幸运,逃出来了,也没受什么伤。”李泽道说道,然后耸了耸肩膀洒脱一笑,露出了一排跟他的皮肤的肤色完全不搭的整齐洁白的牙齿。

这是一个干净得让人嫉妒的笑容,你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悲伤,就好像家里的东西全部被烧了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他身上,就好像被围殴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当然了,你也可以说他没心没肺,还可以说他已经可以从容的面对生活中的各种磨难。

但是不管怎样,何小雨看着这脏兮兮的笑脸上那个干净的笑容后,果断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下。

“那你现在不是……无家可归?”何小雨问道,莫名的她有些心疼这个学生了。

本来何小雨就很是善良的一个人,平时看到那些流浪猫流浪狗的都会心生怜惜之心的,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而且这个个人还是她的学生,而这个学生之所以会有这种遭遇是因为帮她赶跑了流氓从而被报复。

何小雨在想,到底应该怎么帮他才不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

李泽道没有回答,而是打开他那个破包,然后从里头的那沓钞票里抽出五百块钱,然后递到何小柔面前说道:“何老师,给。”

“……”

“住两次院的钱。”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滚蛋!”何小雨差点一巴掌过去的将李泽道拍死,都已经无家可归了,这个家伙竟然还想还她钱的,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不知道为什么,李泽道跟她如此见外的,她就一肚子火。当下气呼呼的狠狠的瞪了李泽道一眼,很是干脆的转身就走。

“何老师……”

“别叫我!”何小雨头也不回的说道,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回头,然后在李泽道有些愕然的目光中,快步的走了回来,然后狠狠的从李泽道的手里抽走了那五张百元大钞,随手塞入了包里,然后没好气的说道,“李泽道,这样可以了吧?”

“这钱本来就是何老师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卧槽!何小雨嘴角一抽的,差点再次暴走,拿高跟鞋砸向这个家伙。

“那你打算怎么办?”何小雨收拾了一番心情问道,“去找你父亲……对了,你父亲到底干么去了?”

李泽道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仰头,看着天上那点点繁星,眼里深处那种哀伤却是一闪而过的。

何小雨见他如此,心里却是突然间一咯噔的,她突然间想到,在李泽道溺水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就曾经给了他父亲无数次电话了,却是怎么也联系不上,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家访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见到李泽道的父亲的身影……

想着何小雨的心越揪越紧,她想起来在在李泽道家门口的时候,她听到了屋里传来那种极为悲痛的痛苦声,而且在自己敲门的时候李泽道猛然拉开门还一脸狂喜的喊了她一声“爸”,当看到是她的时候狂喜的脸却是瞬间麻木了。

她又想起了在医院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的那张被海水浸泡过的纸张上面的内容了,难道……

“你父亲……”何小雨迟疑了下出声问道。

“他已经不在了,变成星星了。”李泽道语气很是平静的说道,他的目光落在天上那颗最耀眼的星星。

何小雨已然彻底愣住了,他的意思是……他父亲去世了?

“几个礼拜前,我的父亲被检查出尿毒症,很是幸运的是,我的肾跟他匹配。”李泽道看着那颗星星轻声说道,“但是即便如此,那手术费也对我们这种家庭来说,也是天价。我昨天没去上课,而选择去天桥跪着寻求帮助的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好心人帮一下忙的,没想到最后却是被骗了,最后还被扔进海里差点淹死。”

何小雨愣愣的看着李泽道那脏兮兮的侧脸,她已然被李泽道所说的话给震得甚至连呼吸都差点忘记了,也就是说,在医院里的时候,她误会他了。

李泽道的语气依旧平静:“可是等我离开医院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却是不见了,他流下一些钱还有一张字条,他跟我说他没用,他对不起我,他不能给我一个好一点的环境已然是愧对我了,又怎么能让我割掉一颗肾,同时还得承受那巨大的筹钱的压力去救他呢?所以他说他离开了,他找了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结束了他的生命……”

何小雨下意识的手捂着自己的嘴,眼泪已然流了下来了,她算是彻底明白了,昨天中午为什么李泽道会哭得如此伤心无助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李泽道会如此兴奋的拉开门喊她一声“爸”了,最后还发烧晕倒了。

也明白了,为什么李泽道转眼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同样明白了为什么下午在课堂的时候李泽道会发呆了。

当然了,关于发呆这一点何小雨算是误会李泽道了,只不过她不知道罢了。

当下她的手轻轻的往前移了下,她想将这个伤痕累累的大男孩搂入怀里好好安慰一翻的,她想告诉他,就算你父亲不在了,你还有何老师呢……但是她终究放弃了,她怕李泽道多想了,误会了,以至于这种单纯的师生关系最终变质。

她学过心理学,她知道处于这种年纪的小处男(何小雨坚定的认为他一定是个小处男,毕竟长得不帅,学习也不出众,身上也没有什么闪光点,家庭也不太好的怎么可能会有女生喜欢他并且献身呢?至于去找鸡……他有钱吗?)是很躁动的,很容易想多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停下脚步想好好解释一番在海边发生的事情的原因,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都还没解释上的,却是知道了这么一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的事情。

“刚刚我在沙滩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父亲在我的旁边坐了下来,然后跟往常一样用他那大手拍了一下我的脑袋的,然后跟我说道,‘儿子,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我所选择的或许对你来说不是最好的,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最好的,所以你无需因为我的事情而忘记这这世界上的种种美好……’”

何小雨完全相信,这么有哲理的话肯定是他父亲托梦给他的时候说的,她印象中有些木纳的语文成绩差得一塌糊涂的李泽道是万万说不出这种话的。

“后面的话父亲还没来得及说的,我就感觉到有一个软软的,好像还有臭味的东西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脸上。”李泽道有些惋惜的说道,“所以我也就醒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