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能不收/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快哭了:“……任老板……你别这样……”

“这样……是怎样?”

“……”任天堂的声音充满了魅惑,让李泽道这个小处男有些把持不住了,他只能拼命的想往后缩。

“还有,你怎么可以叫人家任老板呢?”任天堂那张脸一点一点的靠近李泽道,娇声说道,“你应该叫人家一声……亲爱的……”

“……”

“任天堂……”何小雨脸红着,在受不了了,很是干脆的想把把任天堂拉开,救李泽道于水火之中,不知道什么,她就是看不惯任天堂这样吃李泽道的豆腐。

“也许是怕自己这个学生想多了然后影响到他的学习吧?”何小雨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解释。

“啊,何小雨,你个色流氓,竟然敢吃老娘的豆腐……”

“任天堂,我跟你拼了……”

两个大美女竟然当着李泽道的面开始撕扯起来了,于是任天堂的那翘-臀被何小雨拍了下,何小雨的胸部被任天堂抓了下……

李泽道傻眼的同时心跳开始加快了,血压开始升高了,下一秒果断低下头去,弱弱的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的只觉得鼻子很热,然后面前的被子上竟然多出了几点血迹,当下手一摸,瞬间傻眼了,竟然流鼻血了。

“李泽道,你没事吧?”两人停止嬉闹后,脸色潮红的何小雨看着头低低的都快贴在自己肚子上的李泽道说道,对于李泽道转过去的做法,她很是满意,毕竟刚刚的确有点儿童不宜。

“小男人,其实刚刚你不用低头的。”任天堂笑道,“姐姐我可不介意你看到什么,而且难道你不想看你何老师的胸部?刚刚姐姐我可是拼命……唔唔……”

“任天堂……”何小雨脸色通红的惊呼出声的,然后一把捂住了任天堂的嘴。

“李泽道,你没事吧?没事就赶紧抬起头来。”何小雨松开任天堂后,见李泽道头还低低的,当下有些无奈的说道,心想你这样一直低着头的不显得我们这两个美女在偷偷的干什么坏事吗?

李泽道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想死的表情缓缓的抬起头来……这是男人的耻辱啊,不就隐约的看到了任天堂黑色蕾丝小裤裤的边缘还有何小雨那被隐藏在衣服里被揉捏变形的胸部吗?竟然流鼻血了,整得好像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似的……何老师一定会恨死我的……

想死的同时,李泽道赶紧拿起一旁的纸巾,帮自己的止起血来了。

“呃……”何小雨嘴角狠狠的抽了下,完全傻眼了。

“哈哈……”任天堂愣了几秒之后,则捂着自己的肚子大笑起来了。

直到病房的门被轻轻敲响,任天堂才止住了笑意,却也没忘记朝李泽道抛了一个极为妩媚的媚眼。

病房门被推开,苏国立缓缓的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个一身黑色笔直西装,一脸刚毅的中年男子。

苏国立进来之后,目光却是落在何小雨身上,那张威严的脸上已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了:“这位应该就是小女跟我提起的何老师吧?”

“小女?”

“哦,苏萱是我的女儿。”苏国立微微一笑说道,然后手伸了过去,“你好,何老师。”

“你好,苏先生。”何小雨赶紧将手伸了过去轻轻的跟他握在了一起,心想苏萱果然来自一个不普通的家庭啊,见苏萱的父亲的穿着谈吐的,就知道他并非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很有可能是富甲一方的人物,又或者是哪里的高官才对。

苏国立又跟任天堂握手认识了一番,此时任天堂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谈吐大方得体优雅,跟之前的调侃李泽道时候的那种风-骚样判若两人,这让李泽道不得不佩服女人变脸的速度是多么的快速。

“你就是在我女儿最危险的时候替她挡住那把刀子的李泽道李同学吧?”苏国立走到床前,一旦慈祥的笑容看着李泽道问道。

“你好,伯父。”李泽道赶紧点了点头说道。

苏国立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着何小雨跟任天堂说道:“何老师,任小姐,我有点话想单独跟李同学说说,不知方不方便?”

“那你们聊。”何小雨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任天堂一眼,两人一前一后的的离开病房。

苏国立又看了那个跟他进来的中年男子一眼,那中年男子会意,转身离开病房,并且在门口站着,犹如一杆标枪似的。

很显然的,苏国立不希望自己在跟李泽道谈话的时候被别人打扰到。

苏国立这才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然后眼神有些灼热的看着李泽道说道:“苏萱由于受到了惊吓,已经先回去休息了,让我这个当父亲的出面,好好感谢她的救命恩人。说真的,我很感谢你今天的勇敢的行为,如果不是你,我的女儿苏萱很有可能会受到极为严重的伤害,这是我说什么都不愿意看到的。”

“伯父客气了。”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他看着苏国立这种架势的,心里已然有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了,他隐约的知道苏国立接下来所要表达的意思,这让他觉得有些委屈,有些屈辱,却又让他如此的平静。

苏国立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的资料我都看过了,虽然通过资料,你的表现不值一提,但是我却是知道,你并非是一个普通人,毕竟普通人是没办法连续两次挡住那个杀手的刀子的。”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至于挡住刀子……或许,人在危急时刻会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吧。”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

苏国立微微一笑,说道:“如果这就是你的说法的话,我会试着选择相信的,不过我也不会在继续问下去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都有保守自己秘密的权利。”

李泽道沉默,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笨蛋了,他知道苏国立的潜台词是,他李泽道是一个很能隐忍的人,而之所以隐忍是不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他没有解释,他知道他解释不清楚,再者即便他解释了对方也不相信。

人,是很难改变对方对自己的看法的,所以你更应该改变的是你自己。

“总之,我这个当父亲的很感谢你。”苏国立说道,“也迫切希望能够偿还你对苏萱,对我,对苏家的这份大恩情,所以……”

说着苏国立伸手从兜里掏出笔跟支票,然后刷刷刷的填写了一排数字上去,然后他把支票撕扯了下来,递到了李泽道跟前说道:“希望,这能够暂时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当然了,如果你还有其他的要求,甚至你想不参加接下来的高考,想进入全国的任何一所大学,只要你说出来,我都能帮你安排。”

李泽道看了那张支票一眼,然后微微摇头说道:“我不想收。”

苏国立的脸上有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为什么不想收?”

以他对李泽道的了解,知道他有一个在工地打工而且还生了重病的父亲,换句话说他现在应该很缺钱才对,对钱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渴望,怎么会不想收呢?

嫌少了?

于是苏国立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他不怕李泽道嫌少,他就怕他不收。

“因为苏萱,伯父以及伯父所说的那个苏家并没有欠我什么。”李泽道看着苏国立一脸平静的说道,“苏萱是我的同学以及朋友,况且她是因为帮我发传单这才遇险的,而且当时事发突然,无论是作为苏萱的同学或者是朋友,或者说作为一个男人,我都有那种责任跟义务保护她,所以,我自始自终觉得我就是做了一件本应该做的事情,如此而已。”

苏国立脸上始终带着风轻云淡的表情,眼睛却是一眨都不眨的看着李泽道的眼睛看,他发现李泽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神并没有闪躲,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跟胆怯的,如果这个人不是擅长演戏,那就是他所说的就是他的肺腑之言了。

不过苏国立更倾向于前者,于是心里的警惕之心更甚了,他说什么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跟这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可怕心思的人走得太近。

“不过,我却不能不收。”李泽道说道,脸上有着一丝自嘲的表情,“我知道如果我不收的话,苏先生会心里难以踏实的,也会给苏萱带来没必要的麻烦,说不定还有让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

“……”苏国立的眼睛微微眯了下,这个年轻人的心思比自己预计的可怕多了。

说着李泽道从苏国立的手上抽走那张指派哦,看了一眼支票上那一连串的“0”,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我只不过做了一回的保镖罢了,却能够得到这么多,谢谢苏先生……至于上大学,我想,我应该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的。”

苏国立眼神有些灼热的看着李泽道,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好好养伤吧,我就不打扰了,我会安排一个人在医院照顾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