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吓死宝宝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老师……”

“那个……你回来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这就搬出去吧。”手机里头传来了何小雨那有些发冷的声音,“我的那个表妹就要过来了,实在抱歉。”

李泽道嘴角翘起了一丝幅度,然后说道:“是我打扰到何老师了,我这就去搬东西。”

“嗯,我等你。”何小雨冷冷的说道,然后很是干脆的把手机给挂了。

李泽道看着手里的手机,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这才缓缓的走进了教师公寓,上了楼来到了何小雨所居住的那公寓,然后敲了敲门。

“很快的,门就被轻轻的打开了,何小雨那张严肃的脸出现在门口。

“何老师……”李泽道轻声说道。

“赶紧收拾吧。”何小雨点了点头让开了身子示意他进来,“我的那个表妹晚上就到了……不好意思。”

“是我打扰到何老师了,谢谢何老师这几天的照顾。”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然后走了进去,然后换了下鞋子,这才走进了那个小房间。

何小雨看着他那孤寂的背影莫名心一疼的,嘴角微微一扯的想说些啥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东西不多,就是几本书还有一万多块钱外加一张还没来得及去领取的巨额支票,还有就是李大海留给他的那块玉以及那封已经被他撕烂的信,除此之外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

当下李泽道找了一个袋子,将那几本书装了下,然后把那块玉还有那纸条跟钱放入了口袋里,沉吟了下,却又掏出三张百元大钞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找来一张纸写了几个字放在那百元大钞上,这才环顾了这个住了几晚上的小房间一圈,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何小雨依旧站在门口,双手抱胸,面色微冷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何老师……谢谢,再见。”李泽道换上鞋之后露出了一个很是干净的笑容说道。

何小雨的嘴角扯了下,却是没说什么,当下微微点了下头表示回应了。

李泽道再次一笑点了点头,然后朝何小雨挥了挥手的,然后表情有些洒脱的走了出去,而当他后脚离开屋子的时候,身后已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的……何小雨就好像好不容易送走瘟神似的,很是干脆的把门给关。

李泽道没有回头,却是一脸的苦笑,不管怎样,英语课上的自己的那种“挑衅”着实有些过分了,至少让何小雨伤心了。

他不知道的是,何小雨在将门重重关上的那一瞬间,眼泪已然流下来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有病,为什么会想哭呢?为什么会收留这么一个家伙在自己的公寓里,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了惹人非议?

而且为什么在李泽道无视她的时候她会如此火大的,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顿的,甚至脑袋一热的找了这么烂的一个由头把他轰出去了?

狠狠的擦了下自己的眼神的同时,何小雨莫名奇妙的又有些担心了,他现在可没地方住,就这么把他轰出去了他住哪里?天桥下?

算了,管他去死!何小雨恨恨的想道,他就算真住在天桥下又关自己屁事啊,想着却是缓缓的走进了那个小房间,目光一下子就落在桌上的那张百元大钞以及旁边的那张纸上,纸上面写着几个不算太好看的字:何老师,这是手机跟手机话费的钱……您借我用的那把手机我买了。

看着这几个字,不知道为什么的,何小雨只觉得那满肚子的委屈一直往上涌的,然后眼泪又下来了……

自始自终的,李泽道没有回头看一眼他住过几个晚上的地方,而是拎着那些东西,缓缓的往前走,最后来到了学校对面的那个小公园里,来到了一颗大树下的一张供行人休息的长椅跟前。

晚上睡在这里?

李泽道看着这张长椅,一脸苦笑的,然后缓缓的躺了下去,目光愣愣的看着上面那被威风轻轻吹拂着的树叶。

他想起自己的父亲来了,他的那张脸依旧如此的清晰;他还想起在天桥上碰到的那个唯一给他钱的身材很好的美女……虽然她只给了一块钱;他又想起了那个骗他的老头,那个让强迫他吃下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医生;想起了跟何小雨接触的点点滴滴;想起了任天堂的那种风骚样;想起了同桌苏萱以及帮她挡住刀子的那一幕;还想起了那个很是干脆的把他来个过肩摔的喜洋洋。

李泽道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过得就好像在做梦一样,父亲就这样没了,莫名其妙的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发生所谓的变异似的,而且还搬进了老师的公寓,跟美女老师居住在了一起……难道自己真的在做梦?现在还处在梦里?

想着,李泽道有些不放心的就要掐自己一下的,与此同时,一阵吵杂的脚步声传来,却见十来个面带残忍笑容的年轻男子缓缓的走了过来了,把他连同他躺的那张长椅给包围起来了。

李泽道缓缓的坐了起来,扫了这些带着不善幽光的眼神一眼,心里却没有以往的那种紧张跟胆怯,反而平静异常。

“有事?”李泽道目光停在为首的那个三十来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魁梧,长相很是凶狠,脸上还有一道伤疤,看起来极为狰狞的男子身上,一脸平静的出声问道。他知道,这个家伙是这伙人的老大。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向你要点医药费以及精神损失费,顺便帮你松松骨头。”虎哥嘴角叼着一根烟,眯着眼睛打量着李泽道说道。

他实在有点怀疑,就这种小身板的小屁孩真的是那个两三下把他的两个小弟打趴了的高手?不过看他如此镇定的,竟然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难道……他吓傻了?

李泽道缓缓的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虎哥说道:“傻逼。”

“……”虎哥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已然有些绿了,打出来混的后,谁敢当着他的面说他是傻逼的?但是现在竟然有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说他是傻逼。

当下大手一摆的杀气腾腾的低声吼道:“帮他松松骨,老子倒想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咔嚓!”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打断了虎哥的言语,更是让他的表情完全僵硬凝固了,嘴角更是狠狠的狠狠一抽的,嘴角处那依旧冒着烟雾的香烟已然从嘴角处掉落到地面上了。

那个小子竟然率先出手了,很是干脆的一拳打在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毫无防备的小流氓的脸上,瞬间把他的鼻梁骨给打碎了。

另外一个小流氓率先反应过来了,当下大吼一声的,就好像是一只大狗熊似的挥着拳头朝李泽道扑了过去。

李泽道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任凭对方冲过来。

在对方的拳头挥在半空中的时候,李泽道骤然出手,一把扣住了对方挥出去的那拳头。

小流氓愣了愣,想挣扎,却是发现手腕好像被一把铁钳子狠狠的夹着似的,根本就动弹不得。

“砰!”一声闷响的。

小流氓脸色大变的同时,缓缓的低头看去,却见一只运动鞋准确无误的印在了他的胯下,而且因为的一只手还被李泽道抓在手里,所以就造成了一种有些诡异的局面……他的下半身已然飞了起来了,但是他的身体却是摆脱不了李泽道的控制。

下一秒,李泽道松手的同时又是一脚过去。

“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小公园的那种沉寂,惊醒了无数正在午睡的小鸟小虫子。

两分钟后,虎哥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小弟,完全傻眼了,万万没想到这个他十分不屑的小子竟然出手如此凌厉狠辣的,而且攻击还如此的有效,基本上他一拳出去或者是一脚出去的,他的一个手下就得跟着倒在地上了,然后短短的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他的那几个手下全部倒地**不止了,而对方却是一根毛都没掉的,甚至打完人之后还站在那里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的手……

李泽道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莫名的鼻子一酸的,他被自己感动的都快哭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厉害的竟然如此轻松的就把这十几个家伙给干倒了,为什么?

没人告诉他为什么,但是李泽道心里大是痛快,所以他笑了,对虎哥笑了。

虎哥见见李泽道竟然对他笑了,而且还笑得如此阴森的,心里莫名一颤的,然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的同时脚一软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位兄弟……混哪里了?”虎哥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的,当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李泽道将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然后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虎哥一眼,紧着着拿起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了。

虎哥一脸凌乱的看着对方那离去的背影,突然间腿一软的,已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然后大口的喘着气喃喃自语道:“他奶奶的,吓死宝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