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一怒拔枪/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正很是尴尬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以掩饰自己刚刚差点认错人的那种白痴的举动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怒吼“淫-贼,你去死吧……”,当下下意识的转身一看,那张尴尬的脸的大红脸已然转变成极为惊恐的表情了。

却见他目前最不想见到的那只喜洋洋整只羊……呃,不对,是整个人……整个人都腾飞起来了,然后一脸狠戾的看着他的同时脚直直的踹向他,而且转眼之间的,她那穿着的那有点跟的小皮鞋已然就要印在他的腰上了。

当下李泽道脑子像是一片空白了似的,然后他本能的手快速的伸了出去,一把抱住了李梦辰那两条笔直的腿。

李梦辰没想到她这双踹倒不少狂徒的美腿竟然被一把抱住了,当下心一慌的,整个身体更是直直的跟李泽道的脑袋撞在了一起了,下一秒,只听到几声闷响的,李泽道往后倒地的同时,李梦辰也跟着倒地,只不过李泽道的手还死死的抱着李梦辰的脚,而李梦辰的胯下那三角地带的位置却是重重的压在了李泽道的脸上……

“现在的年轻人……这也太迫不及待了吧?”那个打着电话的美妇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俏脸微红瞥了这两人一眼想道,然后快步的离开了。

感受了下那被死死抱着的脚,又感受了下那被似乎正被一股热气侵袭着的三角地带,李梦辰已然意识到什么了,然后她的那张脸由白转红,红得就好像在毛孔里都渗出了血了似的,转眼之间,那张红脸又变黑了,比那黑夜还黑,然后脸色又恢复正常了,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放开,我要起来。”李梦辰说道。

声音不大,也灭有那种故意做出很恐怖阴沉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一句很平淡的家常话似的,但是听在李泽道的耳朵里却是莫名的觉得一阵心悸,让他有了一种暴风雨来临之际的那种诡异的死寂的感觉。

所以李泽道打心底不想松开她的,但是他已经被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了,而且他也隐约的也知道他的脸被什么压着,更是闻到了一种很是特殊的味道,而正是那种味道,让他的身体莫名的有些燥热,某个一向很是安分的部位也开始有了蠢蠢欲动的念头了,于是李泽道不得不赶紧把她的脚松开。

感觉到对方把她的脚放开了以后,李梦辰手一撑的弹了起来,然后眼神如刀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看着从地上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脸色有些潮红尴尬的李泽道。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李泽道目光根本就不敢跟李梦辰相对,脸更是红得就好像熟透的红苹果似的,当下试图解释,只不过解释完之后,就连他都认为这种解释很是苍白无力。

但是他觉得他已经道歉,毕竟不管怎么算的,他都已经占到便宜了。

李梦辰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暴力的人,所以即便在那外图书城被眼前这个淫-贼偷窥到裙底风光的时候,她都忍着没有直接给这个家伙一脚的。但

是现在她不仅想动手,她还想杀人!不顾一切后果的杀人!

“你去死吧……”李梦辰就好像宁静之后的暴风雨似的,怒吼了句,然后猛然间从腰间掏出她的那把配枪,枪口直对李泽道。

李泽道表情完全呆滞了,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美女警察如此彪悍的,竟然连枪都掏出来了,那黑黝黝的枪口如此干脆的就对准着他的脑袋了,甚至下意识的,他都的双手都举了起来了,作了一个投降的动作。

李梦辰的手指在颤,那张绝美的俏脸因为过度的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还剩下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别开枪,千万别开枪,但是心里的另外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却是在告诉她:开枪啊,开枪啊,打死这个死淫-贼……这可是在为民除害啊。

“对……对不起……要不是你想踢我……也不会这样……”李泽道一脸骇然的看着那黑黝黝的洞口,无暇顾及那狂冒出来的冷汗,当下咽了咽口水试图说服她,“再说了,你……你杀了我……你……你也得陪我一起死……”

李梦辰的心猛然一震的,对哦,自己真要是杀死他那自己说不定得偿命啊,而且貌似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是自己先想踹他这才发生那种脸丢到姥姥家的事情的。

于是李梦辰的脸上迅速的变化了好几次的,这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把枪放下了。

而随着她枪放下那一瞬间,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脚一软的,差一点就很不是男人的直接瘫倒下去,后背更是完全湿透了,有了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就好像被泼了一大盆冷水似的。

当下李梦辰没说话,就这么目光如刀的盯着李泽道看。

而对方没有表态的,李泽道自然不敢随便乱开口了,眼神更不敢随便跟她相对的,只好很是心虚的胡乱瞄着。

“你来这边干么?”李梦辰的声音依旧很冷,就好像冰刀似的。

谢天谢地,你总算开口了……李泽道感动得差点哭出来的同时小声说道:“我跟别人约在这边见面……”

“你确定你不是来寻找目标作案的?”

李泽道一脸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了:“大姐,我真的是无辜的,我就是想租个房子,然后跟房东约在这里碰面……我说的都是真的……”

“租房子?”李梦辰一愣,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了,嘴角已然剧烈的抽了下并且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与此同时,李泽道口袋里的电话叫出声来了,当下李泽道赶紧拿了起来,一看,脸露喜色的对李梦辰说道:“我没骗你,真的,你看,那个房东给我电话了,不信你接下……”

“那电话是我打的。”李梦辰黑着一张脸说道,“我就是那个姓李的房东!”

“呃……你打的……”李泽道脸上的肌肉重重的抽了下,然后他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但是不管哭还是笑,李泽道都清楚的知道他的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一阵沉默之后,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说道:“那没什么事,先走了……”说完之后,便朝着那18路的站点走去。

“站住!”李梦辰愣了几秒之后,朝着他的背影喊道。

李泽道回头有些无奈的笑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不行……要不你在踹我几脚好了,我保证不还手……又或者你还不不解气的话,你就把我带回警局里得了……”

李泽道突然想到,在警局里待一晚上貌似也挺不错的,总比睡在天桥底下强吧?至于明天……明天在说吧。

李梦辰差点再次掏出枪来一枪把这个家伙给毙了!难道她就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莫名其妙的想了很多,然后莫名其妙的觉得貌似除了第一次他看到喜洋洋那件事情根本就是他的错,其他时候好像都是自己在无理取闹吧?

比如在警局里,她跳上桌子想踹他,还在他的水里吐口水;还比如在车里,他很是勇敢的制止了那个小偷,自己非但没有感激他的反而在书城里的时候把他当作那个淫-贼给了他一个过肩摔的,最后却又因为他的出声提醒,避免自己的胸部被袭,而且顺利的抓到了那个淫-贼。

而这次,自己则又想多了,先想踹他一脚的,这才发生那种如此尴尬的事情……而现在,他又如此可怜巴巴的让自己要不踹他几脚的……

突然间李梦辰觉得,真正该委屈的人好像不应该是自己吧?

“你不是要租房子吗?跟我来。”李梦辰说道,说完之后,心里莫名的有些小忐忑的。如果他真的搬进来住了,自己以后就是跟一个男生住在一起了。

万一……他一个兽性大法的怎么办?

瞥了李泽道一眼,李梦辰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就这个家伙那小身板的,如果没有她配合的,他怎么可能能够对她的造成什么心里或者身体上的伤害呢?相反的,如果她有什么需要的话,得手的机率应该应该会大一些吧?

只需要把手枪掏出来往他脑袋上一指的,然后大吼一声“劫色”,这个家伙应该会乖乖的脱下裤子吧?

李梦辰莫名的有些脸红了,她觉得自己太流氓了,同时,她也有了一种鼻子酸酸的感觉……她被自己的善良给感动到了。

你不觉得收留这么一个可能是淫-贼的家伙是一种很善良的行为?

“……什么?”李泽道一愣,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靠,你那是什么表情?”李梦辰一脸不爽的表情,“本小姐好心好意的要把房子租给你,你还唧唧歪歪的,想租就给我滚过来,不想租就给我滚……”

说完之后,李梦辰很是干脆的转身就走。

“呃……等等我……”李泽道愣了两秒之后,很没节操的滚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