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苍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咯咯……”任天堂大笑了起来,“小男人,原来你也不老实啊,老实交代,岛国那种黄黄的小电影是不是看多了,竟然学人家说‘不要不要’的……要不晚上跟任姐回去,任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的‘不要’……”

“……任天堂……”何小雨一脸的黑线。她怎么可以在李泽道这纯洁得跟一张白纸似的的小处男面前说这种如此露骨的言语呢?

李泽道有些疑惑,他说的“不要”就是说他不要被任天堂包养,虽然任天堂开出的条件挺诱人的,但是李泽道坚定的认为自己不是个吃软饭的男人,自己可以暂时不要尊严在天桥上跪下,却不能永远跪着。

最最重要的是,他也坚定的认为,任天堂就是在跟他开玩笑的。

但是任天堂所说的“不要”好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到底是啥意思呢?问何老师?何老师可是老师啊,她应该是知道的。

“好了,不开玩笑了,说点正经事。”任天堂喝了小半杯可乐后说道。

何小雨讥笑道:“你还有正经事?”

“你以为我像你?”任天堂反驳道。

“……”

“小男人,你已经知道了吧?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让你当一回挡箭牌赶走一只无时无刻都在我耳旁嗡嗡乱飞的苍蝇。”任天堂看着李泽道说道。

“我知道。”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当挡箭牌他算有着比较丰富的经验的。

“任天堂,这活可不比发传单,不好干不说,而且还有一定的风险,打算给多少钱?”一旁的何小雨看似开玩笑般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里,她就是不想李泽道跟任天堂有太多的非金钱方面的接触,也就是说,她不太愿意看到李泽道免费帮任天堂这个当挡箭牌的忙。

任天堂眼神略有深意的看着何小语笑道:“何大美女,整得你好像是小男人的经纪人似的,放心吧,不会白用他的。”说着任天堂朝李泽道抛了个媚眼的,李泽道脸一红的直接把头低了下来。

“等赶走那只讨人厌的苍蝇后,给一千块钱。”任天堂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两千。”何小雨面无表情的伸出两根手指,是属于刮人扒皮不吐骨头的那种,“敢追求你的任大美女的,自然不是那些小虾米,你给一千太少了。”

“成交。”任天堂笑眯眯的说道。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

任天堂的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痕说道:“苍蝇来了……何大美女,咱们换个位置,我坐在小男人的旁边……”

说着的功夫,何小雨跟任天堂换了下位置,于是李泽道莫名的有些不淡定了,因为任天堂身上的那种香味比何小雨身上的那种香味浓郁了些,不过相比之下的,李泽道还是喜欢何小雨身上的那种味道,淡淡的就好像茉莉花似的,给了他一种很是舒服的感觉。

“还有小男人,你记得哈,一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什么都不用做,喝你的可乐吃你的饭就行了……当然了,如果你舍不得任姐被欺负的,你揍对方一顿也行。”任天堂伸出手指头刮了李泽道的脸一下说道。

感受着那若软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拂过,李泽道的脸皮却是异常的僵硬,心里更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似的,都快把他的心顶到嗓子眼了,拜托,他可是处男诶,平时又极少跟女生打交道的,哪里受得了你这大美女调戏的?

“真要动手打人的话,在加一千。”何小雨一脸黑线的说道,恨不得把任天堂那调戏着李泽道的手给剁了,在她看来李泽道可是她的学生,就算要调戏也得由她来调戏不是?

“如果小男人真动手了,我多给两千!”任天堂大手一挥,很是土豪的笑道,然后收敛了下脸上的笑容朝着那包厢的门喊道:“进来。”

包厢的门被推开了,然后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面带微笑的缓缓的走了进来。

作为一个曾经很是自卑的屌丝,李泽道曾经有过的生活的压力一向很大。这种自卑不仅仅只是表现在看到美女的时候,也表现在看到一个比他帅,比他有钱,穿得比他得体的男人的时候。

若是以前,当这个男人走进来,目光一瞥向他的时候,李泽道会赶紧把眼神移开,就好像猫见到老鼠似的,本能的想跑。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自卑的屌丝了,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他比对方帅,所以当男子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一脸平静的看着对方表示回应。

当下男子顶着李泽道的目光,嘴角已然翘起一丝冷笑,当下一屁股在任天堂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任天堂说道:“任天堂,就算你想找个人来搪塞我,你也应该找一个可以让我知难而退,你就找他?”

李泽道心里已然有些不舒服了,什么叫你就找他?说得他好像是地摊货似的!这个家伙真是一点审美观点都没有。

再说了,即便我真比你差,你也不能羞辱我啊,都是父母生的,凭啥我就得让你羞辱?

“赵无极,我可没有拿他来搪塞你,他真的是我的小男人,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情了。”任天堂一脸不屑的看着赵无极说道,然后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眼里满满的都是柔情的。而且这种眼神在旁人看来,就好像任天堂饥渴了好几天,现在恨不得当场就把李泽道给吃了似的。

赵无极心里的那种笃定莫名的有些崩塌了,因为他还真的从来没见过任天堂是用这种眼神在看一个男人的,而且还称呼“小男人”?

卧槽,别这么恶心人行不行?当下讥讽道:“好吧,任天堂,我就姑且相信这个小……小子是你的男人,不过你真要找男人,你也应该找个好点的吧?就这种货色?好像满大街都是吧?”

说着赵无极眼神很是不善的扫了李泽道几眼的,他突然觉得这个小子有点面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很快的,赵无极的嘴角已然浮起一抹冷笑了,他总算想起来了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小子了。

“你这种货色不也满大街都是?”任天堂讥笑道。

作为一个公认的有钱有势有脸的超级大帅哥,赵无极的心严重的被任天堂这话给戳伤了,要是他这种货色真满大街都是的,那么就没有屌丝这个词了,不过他也知道在口头上他是甭想占任天堂一丁点便宜的,于是他把矛头对准了李泽道。

“啧啧,兄弟,你竟然能被任天堂看上,哥真是很羡慕你啊。”赵无极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的李泽道说道,“是因为你床上功夫太好了,把任天堂给征服了?”

“可好了,****。”任天堂很有应付这种带着侮辱性言语的经验,当下面不红心不跳地把话接了过去,“我听说你秒射呢,是不是真的?”

赵无极面色一僵的,已然有了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这他妈的谁说的?

“秒不秒射的,你任天堂试一下不就知道了?”赵无极觉得自己太聪明了,竟然知道如此回应的。

“我对秒射的人不感兴趣。”任天堂撇了撇嘴,然后羞答答的看着李泽道,“还是我的小男人好……”

“你……”赵无极脸上的肌肉严重扭曲,显然,他被厉倾城的话打击的不轻。

一旁的何小雨面红耳赤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是如此的纯洁。

“不过哥们,我还是挺佩你的啊,为了骗点钱的,竟然如此不要脸跟尊严的,先是在天桥上像个孙子一样跪下不说的,现在还选择被包养当一个软男,真乃我辈楷模,佩服佩服。”赵无极看着李泽道讥笑道。

李泽道看着赵无极,眉头已然微微的皱了起来了。

“难道我认错人了?”赵无极假装一脸疑惑的又打量了李泽道几眼的讥讽道,“没错啊,就是你啊,那天我可是有从天桥上经过的,看到兄弟你像一条可怜的哈巴狗似的跪在那边,说什么你老子病重的急需帮助的?你老子真的要死了?就算真死了也是被你气死的吧?那天骗了多少钱?”

李泽道的脸色已然有些阴森了,他羞辱自己,自己可以一笑而过,毕竟这是作为挡箭牌的一些代价,但是他竟然羞辱自己的父亲?

“不过你现在在床上把任天堂服侍得这么爽的,任天堂这个富婆应该给你不少钱吧?”赵无极继续讥笑道,“这样一来你老子应该没还死吧?还是说任天堂爽完之后还没来得及给你钱呢,然后你老子就已经下地狱了?”

“赵无极,你太过分了。”任天堂面色一沉的,她没想到赵无极竟然在天桥上见过李泽道的,并且拿这事来攻击李泽道了。

“过分?有吗?”赵无极一脸的无辜,“我只不过说实话而已……哦,我忘记了,这年头实话是不能说的……”

“我想揍你。”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