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房租要少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进去瞬间,李泽道看着眼前这白花花的一幕,瞬间傻眼了。

只见李梦辰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头发湿漉漉的水滴不时的还流淌下来。

当然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上半身完全是真空的,而现半身仅仅只是又一条小小的浴巾包裹着,那两条白花花的腿白得异常的耀眼,而且那浴巾实在太小了,所以一些隐秘的地方也隐约的暴露了那么一点。

从洗手间一瘸一拐走出来的李梦辰怎么也没想到她这一走出来的,李泽道竟然也刚好开门进来了,然后她的脑子也瞬间处于一片空白的,完全傻眼了。

一时间,两个人皆愣愣的看着对方,而画面,也一下子就凝固住了。

下一秒,脑子一片空白就知道傻傻的看着对方的李泽道只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鼻子里涌出来了。

他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这就意味着他没有电脑以及手机这种高科技玩意儿,这就意味着他没办法跟着苍老师一同研究一下女孩子的身体。

所以,对李泽道来说,这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第一个女孩子的身体,而且距离是如此近的,自然而然的,对于女人的自控力,那是相当差的。

所以当李梦辰这么当着他的面几乎一丝不挂的,李泽道的身体很是干脆的超过那个临界点了,两条鼻血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鼻孔外头。

“啊……”李梦辰突然间尖叫出声的,然后双手猛然抱住自己的胸部,也顾不上自己的脚隐隐生疼了,当下像是逃命似的往自己的房间猛冲了过去。

“砰!”一声巨响的,冲进房间的李梦辰狠狠的把房间的门给用力的关上了,就好像跟门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李泽道被李梦辰这一声尖叫声这么一吓的,也反应过来了,当下一脸傻乎乎的却又诡异的笑容的同时,赶紧冲到桌子跟前,正要抽出位于那上头的纸巾赶紧帮自己止一下血的时候,却又是“砰!”的一声巨响的,李梦辰的房间的门已然被重重拉开了。

然后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看到娇躯已然被一件浴袍紧紧的包裹着的李梦辰冲出去了。

下一秒,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傻眼了,再也不敢乱动,任凭鼻血就好像不要钱似的哗啦啦的往下流淌。

李梦辰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把手枪,而且那黑压压的正直直的对准着他的脑袋,更要命的是,她的手在发抖,枪也跟着在发抖,就好像枪随时会走火似的。

“梦辰姐……我……”李泽道脸色煞白的,支支吾吾的试图解释些啥,却是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的,都好像很是苍白无力。

“淫-贼……你去死……”李梦辰声音发颤着低吼,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与此同时,她的那张精致的俏脸因为羞涩还有惊恐的,红得像是要滴出血似的不说,更是有些扭曲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下去买药了……然后回来了……然后……”李泽道一脸紧张的盯着那枪口,双手高举,很是苍白的解释道。他还真怕李梦辰就这么因为身体被看了然后看破红尘了然后脑子一热的直接开枪了,到时他就真的白死了。

“你……你……你把我看光了……呜……”李梦辰声音颤抖着,然后莫名的越来越是委屈的,当下鼻子一酸的,竟然直接哭出来了。

“呃……”李泽道完全傻眼,李梦辰这种暴力女竟然还会哭?可是你哭就哭呗,你为什么手那枪的手在乱晃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一个不小心的枪可能会走火的……

于是李泽道那颗弱小的心已然提到嗓子眼了,他觉得他很有必要说些啥,至少不能在让李梦辰这样拿着枪乱晃不是?

“那个……梦辰姐……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下定决心之后,李泽道心虚得要死要活的说道。

当然了,这话说得实在很是禽兽,很是无耻,毕竟在那短短的几秒钟里,他算是把能看到的地方都看到了,以至于还流鼻血了,直到现在,鼻血还在不停的往下流淌呢……李泽道突然想起来自己在不赶紧止血的话,就算他没有被李梦辰乱枪打死,也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唰!”一下子,李梦辰的哭声戛然而止,然后泪眼汪汪的盯着李泽道说道:“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呃……什么都没看到。”李泽道一脸白痴的点了点头说道,心想这只喜洋洋怎么长着懒洋洋的智商呢?竟然相信了?

不过一想起李梦辰接连两次把他当作淫-贼带到了警局,李泽道也就释然了,她的智商的确不怎么高。

“好吧,相信你一次。”李梦辰抽泣了下将枪放了下来说道。

不相信又能怎样?总不能真的一枪把这只禽兽给毙了吧?虽然她真的很想一枪把他给毙了得了!她这样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

至于这笔帐……李梦辰已然决定了,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跟这个淫-贼算清楚!比如现在,就可以先收点利息……他不是鼻子出血了吗?要不让他把血流干得了!

李泽道见李梦辰把枪给放下了,好好松了一口气,当下赶紧换了一个话题,表示自己很关心她的伤势,说道:“梦辰姐,你的脚没事吧?我帮你买烫伤药了,还买了云南白药,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扭到……”

果然,李梦辰的脸色再次缓和了点,当下语气有些凶巴巴的说道:“你才扭到了……算了,你还是先把自己的鼻血止住了然后赶紧把地上的血迹给我清理干净,另外去帮我煮点东西,我饿了。”

李梦辰觉得很是纳闷,电视电影中,那些被男人看光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躲在被窝里哭个三天三夜的什么都吃不下的,为什么自己的肚子莫名其妙的饿了呢?而且就这样放过他了?

难道自己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梦辰姐,先帮你涂抹上药吧,然后在收拾血迹以及给你做饭。”李泽道说道,然后随手抽出了两张纸巾,捏成团,把自己的鼻孔给紧紧的堵住了。

“药店里的工作人员说,烫伤的话要及时处理,不然会加重的。”

“那你抹吧。”李梦辰语气有些凶巴巴的说道,心想他害得自己如此惨的,帮自己涂抹下药那也是应该的,说着脚步有些不利索的走到椅子跟前坐了下来。

李泽道扯了张小凳子坐在李梦辰的对面,让李梦辰把她那被烫伤的小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挤出了点药膏,轻轻的涂抹在脚背处那被已然被烫红的地方,然后用手指头轻轻的涂抹均匀来了。

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抓着自己的脚丫子抚摸,这对李梦辰来说好像比之前被看光了还要觉得难堪,可是她也知道李泽道正在帮自己治疗,就是想掏枪把他给毙了好像也没有理由。

而且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半点占便宜的意思在里头。

“好了,梦辰姐,先别动,让药吸收一下。”李泽道说道,“还好伤得不是太重,过了今晚,差不多也就好了。”

“哼。”李梦辰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当下说道,“行了,你可以放开我的脚了,然后收拾血迹做饭去了。”

李泽道尴尬一笑的,赶紧放开了李梦辰的脚,起身,然后手脚麻利的把地上的那些血迹给擦洗掉,然后走进厨房做起饭来了。

很快的,他就端着一碗香气扑鼻的鸡蛋面送到了李梦辰面前,然后将筷子递了过去说道:“梦辰姐,饭做好了。”

李梦辰看了李泽道一眼,也不跟他客气,当下接过筷子,吹了吹面的热气,挑起一根面吃起来了,又是受到惊讶,又是被烫伤,又是摔倒,又是被看光光,又是想杀人的,一番折腾下来,她早就饿坏。

更何况,在李梦辰看来,这个牲口做的饭还是很符合她的胃口的,而且他把自己害得这么惨的,帮自己做饭那也是应该。

这么一想,她的胃口就更好了。

“你做鸭子去了?”李梦辰嘴里嚼着一块鸡蛋,当下有些含糊的问道。心想这个家伙如果不是兼职当鸭子去了,怎么会穿得这么风骚呢?可是虽然他帅是帅啦,但是身体却是略显单薄的,那些饥渴的富婆会要他呢?

李泽道一愣:“做鸭?梦辰姐,你想吃鸭肉?”

“我靠!”李梦辰脸色一僵的,差点又掏枪对准李泽道的脑袋了,能不能别把自己包装得这么单纯?你这么单纯的话不就显得我很邪恶了?

“我的意思是说,你干么去了?怎么打扮成这幅德行?”李梦辰问道。

“哦,我做兼职去了。”李泽道说道。

“兼职?什么兼职?”李梦辰问道,“赚了多少钱?”

“就是……帮人赶跑苍蝇一类的兼职,总共赚了四千块钱……”

“多少?”李梦辰惊呼出声。

“呃……四千……”

“我很后悔。”愣了几秒之后李梦辰眼神有些灼热的盯着李泽道说道,“房租要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