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百里长河/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考前最大型的模拟考试之一,也就是何小雨所说的市自检拉开了帷幕,当然了,这市自检之后还会有一次省自检,由省里的专家出题,在难度上算是跟高考最为一致的,所以基本上从省自检就能看出一个考生的水平。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毕竟对大多数学生来说,高考的水平发挥跟很多因素有关系,比如谁知道考试那天你会不会因为紧张而拉肚子之类的。

所以有不少人觉得高考其实也不是那么公平,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算是当今制度下算是比较公平的人才选拔方式,它还是能从侧面反映出一个学生的心里承受能力,思考能力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次市自检考试,完全是按照高考的模式进行的,每人一张桌子,书桌口朝反方向摆好,所有与考试有关的东西全部要放在外面的桌子上,不能带进考场,就连那矿泉水,也得把商标给撕掉。

教室里那原本用来摆设的摄像头也被打开了,前后也各有一名老师坐镇,算是完全模拟高考,提前给学生制造出高考所带来的那种压力。

李泽道来到考场,稍微扫了一眼,很快的就发现周炎跟自己是一个考场的,座位就在自己右后方,离自己不远,当下微微一笑朝他点了点头的。

只不过周炎却好像没看到他似的,飞快的转着手里的一支笔,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知道周炎已经看到他了,却也没在意他不搭理自己这件事情,当下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定了定神,做好考试的准备。

早上考的语文,以李泽道那过目不忘的本事,大多数那种需要死记硬背的题目答起题来倒是没有太大的压力,但是有一些题目李泽道却也不是太明白,比如类是“这段话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心境?”这种题目,李泽道觉得很是坑爹,他又不是这篇文章的作者,怎么知道作者在表达什么样的心境?

没准人家作者根本脑子一热的随便乱抒情一下的。

对于这种题目,李泽道只能很努力的把自己融入文章当中所描述的那张场景,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乱写一通了。

而当看到作文的要求的时候,李泽道的心却是微微一颤的,有了一种酸酸的感觉了

作文的要求竟然是以母爱为出发点,写一篇不少于800个字的文章,标题自定,文体自选,不得抄袭,不得套作,用规范汉字书写……

“母爱……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从何小雨那里感受到的就是母爱?”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莫名的哀伤。

……

白色的跑车在别墅的门口停下,一身合身的白色西装的高胜寒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脸和煦的笑容的看着这别墅,然后走到跟前,按下了院子门口的门铃。

很快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来人迎了过来,一脸恭敬的作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说道:“高少爷,老爷在后园等着跟您打一杆高尔夫球呢。”

“带路。”高胜寒点了点头说道,嘴角已然翘起一丝极为好看的幅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真是难以想象,别墅的后园就是一个巨大型的高尔夫球场,而在往前走,就是一座座被绿色包裹着的小山包,隐约的还能听到从那儿传过来的鸟儿的欢叫声。

而且不仅仅是这一幢,这一整排的别墅后院,都是高尔夫球场,住在这里的富人以及贵人随时都可以提杆走出来打几球。

与此同时,苏国立背对着他们正挥杆准备击球,他那微微发福的身体此时却是如此挺拔的,动作又是如此的标准,一看就是专业级别的高手。

“嗖!”苏国立一杆挥出,地上被支撑起来的那颗高尔夫球以一个很漂亮的幅度朝前飞了出去。

“啪啪……”高胜寒拍了拍手,脸上有这恰到好处的笑容说道,“伯父的技术比起上次来更胜一筹了。”

“你小子,竟然也学会拍马屁了。”苏国立回头,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高胜寒笑道。

“只不过是说实话而已。”高胜寒笑道。

“走,陪我吃早餐去。”苏国立笑道,然后随手把高尔夫球杆递给了那个老管家。

回到别墅里头的那大得有些不像话的餐厅里后,佣人很快的就把精致的早餐给送上来了。

苏国立一边轻轻的搅拌着面前的拿杯不加糖跟奶极为苦涩的黑咖啡,边看着高胜寒说道:“胜寒,萱萱那丫头从小就被惯坏了,极为任性,连我这个当父亲的都对她无能为力,也就老爷子的话她能听进去两句的,所以你得对她多包容一点。”

“伯父,您放心,我会的。”高胜寒点了点头一脸诚恳的说道,“只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苏国立摆了摆手说道,“我今天找你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解释这件事情……那个叫李泽道的学生只不过是苏萱刚认识的一个新同学罢了,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高胜寒一脸淡淡的笑容,他根本就没把那个家伙看在放在心里,甚至他都没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他随便动动手指头的就能玩死他了。

但是那可是刺入肉里头的一根刺啊,虽然明知道苏萱根本就是拉那个可怜的家伙来当挡箭牌搪塞他的,但是后面苏萱下如此重的手的,这让他很是不舒服……既然只是同学,用得着如此维护?

苏国立看了高胜寒一眼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苏萱前几天遇到杀手这件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高胜寒的表情瞬间有着恰到好处的凝重跟关心,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听说了,所以我才急匆匆的赶到凤凰市来,是谁动的手可知道?”

苏国立摇了摇头说道:“动手的人是一个叫‘黑寡妇’的杀手,此人是个专业的杀手,恶名昭彰,不过她也是拿钱办事的,至于是谁委托她去对萱萱动手的,这只怕没那容易查出来,对方既然敢对我苏家动手的,就应该知道要承受我苏家怎样的报复,是不会那么容易把自己的尾巴露出来的。”

说着,苏国立的脸上已然有着一丝戾气了。

高胜寒点了点头说道:“伯父,您放心,我会让人去好好调查的,而且我会好好保护好萱萱的,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她的。”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多了。”苏国立点了点头笑道,“那天萱萱被那黑寡妇刺杀的时候,按个叫李泽道的学生刚好就在旁边,帮萱萱挡住了那杀手凌厉的一击,算是救了萱萱一命。”

“原来如此。”高胜寒笑道,“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去跟他见上一面,好好感谢他一下。”笑着的同时,高胜寒心里莫名的更是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了,英雄救美这种桥段虽然老掉牙的,但是却也极为容易让美人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然后以身相许……苏萱动心了?

于是高胜寒觉得,他更是应该好好去“感谢”这个李泽道一番了。

苏国立表情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笑道:“的确应该好好感谢他,毕竟他救了你未来的妻子一命。”

说着微微摇了摇摇头继续说道:“不过,这个李泽道,我也看不太懂,他的资料……算是挺有意思的,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有一个在工地搅拌水泥的病重的父亲,有意思的是,他从小到大都是属于被欺负的那种,考试都是垫底的……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连续两次用手挡住了那杀手的刺杀,不简单啊!”

“伯父是说……他在隐瞒些什么?”高胜寒的眼神微微一凜的,按照苏国立这么说的,他好像还真小看这个李泽道了。

苏国立喝了一口咖啡,却是没有在这件事上面继续纠缠下去,而是笑道:“不管怎样,他救了萱萱一命,我们苏家欠他一份情,所以萱萱那丫头跟他靠近一点那也是人之常情,你别往心里去,萱萱他知道分寸的,男人应该大度点不是?你的确有对手,但是绝对不会是他。”

“伯父,我晓得。”高胜寒微微颔首,一副受教的样子,眼里却是有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冰冷的幽光。

“吃完早餐后跟我去一个地方。”苏国立说道。

“好的,伯父。”高胜寒说道,他并没有询问要去哪里,因为他知道,不管去哪里,他跟着过去也就是了……这样的年轻人,是很容易博得老人家的好感的。

果然,苏国立对高胜寒更是欣赏了,当下说道:“百里集团的掌舵人百里长河唯一的女儿病重,咱们理应去探望一下,毕竟百里家跟苏家以及你们高家有一定的来往,你父亲给我电话,让我过去探望的时候带你一同前往。”

“好的,伯父。”高胜寒点了点头说道。他自然知道百里长河是谁,也知道他在凤凰市这一亩三分地有这多恐怖的能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