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尸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李泽道不知道所谓的母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一个模糊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他的脑袋里,然后愈发的清晰起来了。

那是一张笑脸,一张让李泽道无时无刻都觉得很是温暖的笑脸。

于是李泽道突然间知道自己应该写啥了,于是立马提笔洋洋洒洒的写起来了。

很快的,半小时不到的,李泽道已然把作文写完了,加上之前花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做完了语基部分,换句话说,两个半小时的考试他愣是花了一个小时就答完了整张卷子了。

当然了,这种速度远比他以往慢,以往他半个小时就能答完整张卷子了,然后其余的考试时间基本上用来补眠或者是早早的离场。

虽然已经答完试卷了,李泽道却是没有着急着把试卷交上去,而是仔细的又检查了一遍,当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自己写的作文的时候,不知不觉的,眼眶竟然红了,紧接着一滴泪水悄然滑落的,落在了答题卷上面。

“太感人了,真的是太感人了,为什么我写的作文会这么感人呢?竟然把自己给看哭了……”李泽道鼻子发酸的想到,“爸,我很好……你还好吗?”

讲台上负责监考的是教五班语文的牛老师,见李泽道眼睛红红的在那边抹眼泪的,下意识的因为他哪里不舒服的,而且是极度不舒服的那种,不然一个男生怎么可能在那边痛哭流涕呢?

还是说因为不会做所以流出悔恨的泪水?牛老师很快的就觉得自己想多了,这种差得如此没天理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因为不会做怕考不好而流泪呢?对他来说,不会做那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当下牛老师走下讲台,轻轻的拍了下李泽道的肩膀在他的耳旁小声说道:“李泽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要不去医务室调整一下,以免……那个影响到后面的考试……”

说完这话之后,牛老师心虚得死去活来的,对这种学生来说,没有所谓的影响不影响吧?

李泽道压根就没寻思自己的光芒竟然如此盛的,随便落一滴眼泪的就能把监考考试给招惹来了,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放心吧,牛老师,我没事。”

“真没事?你可别挺着啊……考试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可以交卷了……”牛老师很是善解人意的提醒道。在他看来,能把一个男生整哭的,那肯定很难受不是?盲肠发炎了?而且他觉得李泽道完全可以交卷了,反正继续待下去,他也憋不出一个蛋出来。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扯了下,当下说道:“牛老师,我交卷。”

“赶紧去医务室看看。”牛老师很好心的再次小声说道,然后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等李泽道走出考场之后,牛老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多年前的一个教训让他从此以后不敢在随便有用色的眼镜去看学生,但是面对这个学生……你不想发脾气的话只会被给活活憋死,你骂他白痴都会担心其他白痴会不会表示抗议。

反正教书这么多年了,牛老师还真没见过有比他更笨的了。

当下牛老师目光落在李泽道那份试卷上,想把他的试卷先收起来了,却是眼睛书剑睁大了,已然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这答题卷上面竟然工工整整的写着答案,而且还不是乱写一通的那种。

“见鬼了?”牛老师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的……

……

碧海蓝天,阳光异常的明媚,天空中还有几只海鸥像是有些慵懒似的在那边飞翔着。

蓝天下是一望无垠的荡着波浪的蓝色的大海,大海上停靠着一艘豪华游艇,而在离豪华游艇不远的四周,则停靠着几艘小一点的游艇,游艇上各有几名身上带着淡淡杀气的黑衣人。

他们是保镖,专门负责那豪华游艇上的人的安全。

在那游轮的甲板上有一张沙滩椅,椅子上躺着一个脸上带着一个墨镜的贵妇,白色的衬衣扎在黑色修身的西装裤里头,头发盘起,露出了雪白的脖颈,衣袖子挽起,举足之间,给人一种十分干脆利落却又是一副天下尽握的样子。

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口,一块耀眼的珠宝,没有一块那种价格不菲的名表,但是见到她的人都会认为她是这世界上最耀眼的女人。

她正透过墨镜看着天上那云,并且很是努力的想把那云幻想成某个人的样子,却是始终以失败为告终……她也就是在他刚落地哇哇待哺的时候匆忙的见了他一面,现在已经十八年过去了,又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装面容清秀身材纤瘦的年轻女孩子缓缓的走到她跟前,然后轻声说道:“出事了。”

“嗯?”贵妇将墨镜拿开看着那年轻女孩子,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了。紧紧就是一个简单的皱眉的动作,却是有了一种让人看了便会心疼不已的感觉。

贵妇知道,如果只是一般事,她的这个助手孟静是不会过来打扰她的。

“几分钟前,在游艇后面的海面上发现了一具男尸。”孟静说道,“保镖已经将其打扰上游艇了。”

贵妇的眉头更皱了,却是没有打断梦境的言语,她知道这具男尸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才让孟静不得不过来汇报。

“我去看了一下尸体,发现他的肚脐旁边有一块暗青色的胎记……”

贵妇的脸色微微一变的,当下一下子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说道:“当真?”

她一直都是一个很是从容淡定充满耐心的人,但是现在,她紧张了。

“是的。”孟静点了点头说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

“过去看看。”贵妇声音微微的有些发抖的说道,然后快步的朝游艇的后面走去。

孟静紧跟其后,而且她知道,一直以来都像是一潭死水波澜不惊的她紧张了。

……

由于脚受的伤不是太重,加上李泽道买回来的烫伤药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所以李梦辰脚上的烫伤算是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仍旧穿不了鞋子,一套上鞋子就隐隐的生疼的,连路走走不好?

你见过哪个警察是穿着拖鞋上班的?或者说你见过哪个警察穿着拖鞋去犯罪现场甚至是跟歹徒搏斗的?

所以李梦辰不得不给了何小风一个电话表示自己脚不小心被开水烫伤了需要处理一下,她实在没好意思说她是因为接受不了一个丑八怪突然间变成一个帅哥然后接受不了然后被自己泡的泡面给砸脚上了。

何小风还是很好说话的,嘱咐她好好休息然后准假了。

没去上班,就穿着一件背心,一条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大腿的贴身短裤的李梦辰有些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却在思考一个对她来说很是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她的身体算是被这么一个淫-贼看光光了,她却是没有像电视里头那些被看光身体的女人那样哭得要死要活的,然后吵着你要对我负责你要对我负责你不对我负责我就上吊给你看……

甚至她昨晚还睡得挺香的,竟然完全没有被这件事给影响到。

自己就真的这么……不拘小节?

“不对,不对,自己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李梦辰有些烦躁的抓了抓的头发,她觉得这要是换做另外一个人这么把自己的身体给看了,就算不把活生生的把他给打死,也会把他的眼珠子给挖出来喂狗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是没有对李泽道下毒手呢?难道是因为……他已经太过可怜了所以不忍心再次向他下毒手?

李梦辰已然简单的了解到,李泽道的家人都不在了,现在他算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李梦辰,你真是一个心地的善良到有些傻的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李梦辰嘀咕道,“不过那个死淫-贼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就流鼻血了呢……”

想着,李梦辰的目光看向了厨房那个方向,嘴角不知不觉的已然翘起了一丝极为好看的幅度了,那个死淫-贼此时正在厨房很是卖命的准备午饭呢。

“梦辰姐,吃饭了。”李泽道走出厨房,将手里的那红烧肉放在了餐桌上,然后对看着李梦辰说道。

“来了……慢死了。”李梦辰很是不满的喊道,然后站起身来,就这样光着脚丫子朝餐桌走去。

“梦辰姐,你脚好一点了?”李泽道问道,目光落在她那脚丫子上。

“要你管?”李梦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她是不会给这个淫-贼好脸色看的。

然后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看着桌面上那香喷喷的饭菜,暗暗的流着口水,心想让这个淫-贼住进来还真是太明智了,至少不用在像以后那样或是吃泡面或是被外头的地沟油祸害,又或者是都快把厨房给拆了,这才做出了几块名曰“红烧排骨”的黑炭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