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值一块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两次刺杀苏萱却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接连拦下来后,黑寡妇选择快速的逃离现场,毕竟那丫头的保镖已然迅速的追赶过来了。

黑寡妇虽然嚣张,却也没到自大的程度,她知道她绝对经受不起那几个保镖的围攻,更何况,在苏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却是能连续两次用手挡住她刀子的人物呢。

黑寡妇知道苏家的人正在拼命的想把她给挖出来,却也没有选择离开凤凰市,因为她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目标人物还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离开呢?

所以她逃到了这个老城区来,并且来到了这个独自居住在这里的这个男人的家里来。

她稍微使用了下美人计,就把这个男人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顺利的在这里住了下来。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这个男人的战斗力着实太弱了点,即便极度的卖命了,却仍旧让她得不到想要的那种满足感,反而让她有了一种不上不下的空虚感。

黑寡妇目光从那具尸体上移开,脑子却有出现那天刺杀失败的那幕了。

归根结底的,她杀手生涯唯一的一次失手,她杀手生涯唯一的一次耻辱完全就是拜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小子所赐。

“我要杀了他,洗刷掉那耻辱。”黑寡妇在心里想到。

然后她随手打开了抽屉,从那里头拿出了一毛钱,放入自己的左手里面。

“这是杀死那个贱人的酬金。”黑寡妇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又拿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放入自己的左手里面,“这是杀死那个小子的酬金……他值一块钱!”

……

看着走进来的李泽道手里还拿着几块面包以及两瓶矿泉水,李梦辰嘴角扯了下说道:“淫-贼,你别告诉我说晚餐就吃面包?”

“淫贼……”李泽道额头微微的冒着冷汗,却也没有去纠正李梦辰对自己的称呼,因为他知道即便他表示抗议了李梦辰还是会那样称呼他的,再说了,他也的确把人家女孩子的身体给看光了,算是占到巨大的便宜了,这会儿吃亏一点,那也是应该的。

“不是的,梦辰姐,这是我明天中午的午餐。”李泽道解释道,“明天学校组织高三年段去园博园游玩,当作是高考前的一次放松,午餐跟水自备。”

李梦辰点了点头,也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了,当下说道:“行了,淫-贼,你赶紧去做饭吧,我饿了。”

“马上。”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好!虽然这种所谓的被需要更多像是李梦辰在那边闲着没事故意找茬。

半个小时后,简单的两菜一汤外加一锅米饭被李泽道端到了饭桌上来了,李梦辰偷偷咽了咽口水的同时也没等李泽道招呼的已然大快朵颐起来了。

“淫-贼,看不出来,你做的饭还是……能吃的。”李梦辰嘴里塞满了菜有些含糊的说道,“马马虎虎过得去。”

“梦辰姐喜欢就行。”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那个……明天我休息。”李梦辰说道,“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得去做,所以……”

“嗯?”李泽道突然有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

“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陪着本小姐去园博园游览一番。”李梦辰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拒绝的对不对?”

李梦辰早就想去园博园游览一番了,但是平时忙不说,加上不想自己一个人去的,所以一直拖到现在,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了,自然而然的是不会放过的。

“可是……我们是跟着学校派的大巴车一起过去的……”李泽道很是心虚的小声嘀咕道,同时暗暗提防,他怕李梦辰一个不爽的然后跳到桌面上然后给他一脚的,就如同在那审讯室里头一样。

“我知道啊。”李梦辰说道,“我又没说要跟你们学校的那大巴车一起去,我自己过去,然后会在园博园的门口等你的……还有问题吗?”

“可是……老师说同学游玩的时候要一起,不能分开的……”李泽道心虚得要死要活的小声说道。

“没事的,我会去找你们老师说明情况的。”李梦辰笑眯眯的说道,“就说我是你这个死淫-贼的家属……哦,想起来了,你的老师应该就是去局子里接你的那个美女吧?我认识她的,她会理解的。”

“可是你的脚……”李泽道还在垂死挣扎,试图抵抗,他去园博园是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复习去的,一旦李梦辰跟着的话,那还复习个屁啊,而且他也怕那个杀手突然间出现了,万一伤害到李梦辰那怎么办?

虽然李梦辰很是暴力,但是这种所谓的暴力在那种专业的杀手面前什么都不是。

“我的脚早就没什么大碍了,今天不还去上班了吗?”李梦辰说道,“还有问题?”

说着李梦辰的那张脸渐渐的冷了下来了,一副你在唧唧歪歪的话小心本小姐揍你的架势。

李泽道的心微微一颤的,当下陪笑到:“呃……没问题了,没问题了……”

“这还差不多。”李梦辰得意洋洋的说道,“一会儿你再去买点面包跟水,对了,顺便买点瓜子薯片之类的……要不在买点肉啥的?咱们过去烧烤得了……哦,对了,一会儿我还得把相机充下电,明天你帮我好好多拍几张照片……明天穿啥好呢……”

“……”李泽道嘴角扯了下,已然一脸黑线了。

……

“夫人,这是调查到的所有资料。”孟静将一份资料放在了坐在那里显得雍容万分的贵妇面前。

贵妇看了孟静一眼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拿起那份资料,而是说道:“把你所掌握的情况汇报一下。”她急需得到一个答案,所以她觉得让孟静来说会快一点。

说着揉了揉她那隐隐有些生疼的太阳穴。

“是,夫人。”孟静微微颔首说道,“从海里打捞出来的那具男尸的身份是一个叫做‘李大海’的男人……”

“李大海……”贵妇的眉头微微一皱的,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很是陌生,并非是她想听到的那个名字。

“死因是溺水身亡,死亡的时间已然超过五天了,至于是自己失足掉下去又或者是被扔下去的,这就无从得知了。”孟静说道,“不过调查发现,即便李大海没有溺水身亡,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因为他是尿毒症晚期的患者,虽然他的儿子的肾跟他匹配……”

“等等,你说他有一个儿子?”贵妇的声音有些发颤。

“是的,夫人。”孟静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足以打动她那颗冰冷的心似的,“他的儿子叫李泽道,今年十八岁,是美集中学高三五班的学生……”

“十八岁……”贵妇的脸色微微一变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一向不知道紧张为何物的她这时候竟然莫名的有些紧张了,“有这个李泽道的照片吗?”

“有的,夫人,全部都在这份资料里。”孟静点了点头说道。

贵妇那犹如两颗晶莹的宝石的眼珠子落在桌面那份资料上然后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出去吧。”

“是,夫人。”孟静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贵妇这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手略显发颤的伸了过去,拿起了那份资料,翻阅起来了……

……

李泽道来到操场的时候,整个操场已然黑压压的全部都是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的高三学生,很显然了,他们都暂时把高考那如此重的担子先放下了,好好放松一天再说。

李泽道却是没有将那副沉重的胆子放下,他的那个显得有些不堪重负的破旧的背包里除了装进去双份的吃的跟喝的之外,还放进去了一本厚厚的融合了整个高中数学知识的参考书……这个只想好好复习的可怜的孩子还心存一丝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看会书籍的幻想。

身穿一套白色运动服显得十分靓丽的何小雨早早就到了,正在那边维持着秩序,见李泽道过来之后,朝他微微点了下头的,然后像是怕别人发现似的,很快的又把目光移开了。

苏萱却是顶着大多数人那种炙热的目光,一脸平静的朝李泽道走了过去。

李泽道感受着周围那种不时扫射过来的带着杀气的目光,暗自苦笑了下。

“李同学,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走到跟前之后,苏萱一脸平静的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

李泽道知道她所指,当下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你的好意……自己注意安全,毕竟你才是那个杀手最想得手的目标。”

他跟苏萱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还没熟悉到那种被她保护的程度,而且骨子里有些大男子主意的李泽道也不允许自己被一个女孩子保护,更何况现在李梦辰又闲着没事干跟过来了,李泽道还得负责她的安全呢。

苏萱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知道说服不了你,你自己也注意安全,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我会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