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从窗户扔出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多时,已然被穿上衣服并且用被子包裹得紧紧的百里冰被那几个护士给推出来了,由于她的脑袋也被挡着,因此看不到她的那张对所有人特别是男人来说都是惊心动魄的脸。

百里长河以及被杨雪儿紧紧搂着的像是要哭瘫了似的的杨梅赶紧迎了过去。

“我女儿……没事吧?”百里长河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他心里早就多次告诉自己要做好失去这唯一的女儿的心里准备了。

这两个多月以来,他都已经求医多次,出国去找那些所谓的专家也不知道出几次了,更是各种偏方用尽,但是仍旧治不好百里冰的病,甚至,直到现在仍旧不知道百里冰得的到底是什么怪病的。

虽然百里长河有钱有势的,从来都是认为钱跟权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但是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只能强迫自己认命了。

而现在,自己的女儿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之际,却又被人如此糟蹋的,说什么的百里长河也接受不了。

她可以死,但是不可以被糟蹋,不可以被侵犯!

“呼吸心率之类的还算平稳,就是……”女医生面带难色,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心里却是重重一声叹息的,方才她已然检查过了,这个花季少女的确有被暴力侵犯过的痕迹,甚至,身体里头还有那直到现在还呼呼大睡的禽兽的流出来的那肮脏的液体。

“说。”百里长河那张脸已然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声音沙哑的就好像是一头濒临暴怒的猛兽。

“她……的确被侵犯了……”女医生不敢正视百里长河那红得可怕的眼睛,当下头低低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她甚至都怀疑,她都出这话之后,百里长河会不会让人把她给活活打死。

“哗……”全场哗然,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震惊之色,他们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的,百里冰只是被脱光衣服而已,并没有被侵犯,但是现在……

百里长河的身体猛地一颤的,被杨雪儿搂着的杨梅更是两眼一翻的,已然昏厥过去了。

“姑姑……姑姑……”杨雪儿一脸悲痛的惊呼出声的。

那些护士见状,赶紧过去帮忙扶住了杨梅。

“送她下去吧,保护好她。”百里长河死死的盯着重症监护室的那扇门,声音嘶哑的低声吼道。

很快的,昏厥过去的杨梅以及百里冰都被护士还有百里长河的几个保镖带走了,杨雪儿却是留了下来,她很想看看,那个敢在这种时候侵犯她表姐的禽兽到底是谁。

“潘局长,让你的人进去把他拖出来吧,老子倒像看看,这敢动我百里长河的女儿的王八羔子到底长什么样子!”百里长河反而平静下来了,当下语气平淡的说道。

但是正是这样平淡的语气,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是莫名的脊背发凉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才是真的恨,就如同身体里头的血液一样,已然蔓延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了!

包括李梦辰这个神经有些大条的人在内都很是清楚的知道,百里长河已然动了杀机了,即便他没嚣张到当着这么刑警的面用机关枪把那个禽兽给打成筛子,在这之后也一定会让他死得很难看的。

潘少文表情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给了孙少华一个眼神的,孙少华会意,赶紧带着几个刑警快步的进入那重症监护病房

很快的,那个仍旧呼呼大睡,赤身luoti,左手臂还被绷带包裹得跟粽子似的的禽兽已然被两个刑警一人拽着一只手就好像在拖着一袋垃圾似的拖出来了。

他是禽兽,是嫌疑犯,是不知死活侵犯百里家的公主得罪死百里长河的那个人,所以像孙少华这种如此有眼力的刑警自然而然的不会随便拿个床单盖下他的身体了,更不可能看在他还陷入昏迷的情况下用床把他给推出来了。

以此同时,所有人也睁大眼睛在看,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个在干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有心情睡觉的禽兽到底长什么样子。

李梦辰有些好奇的看了那个被拖出来的禽兽一眼,却是嘴角剧烈的抽了下,整个人已然完全呆傻掉了。

何小风同样长大嘴巴的,心里已然有一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这个被他们诅咒得死去活来的禽兽不是李泽道是谁?

杨雪儿看了那在她幻想当中已然被她剁碎喂狗的家伙一眼,那张原本满满的都是悲哀跟愤怒的俏脸已然悄然的浮起一抹微红之色了,当下赶紧转身逃离了,与此同时,更是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刺激的差点瞎掉了。

“就是他?”百里长河眼神如刀子的看着地上像一条死狗似的李泽道,声音冷冽的问道。

“是的,百里先生,就是他。”孙家凯赶紧说道。

虽然昨天有个他招惹不起的人联系他说有个叫李泽道的学生住院了,让他务必好好照料。但是孙家凯昨天下午事情太多了,还没来得及去看那个学生,因此给了医院最好的那个医生电话,让他赶紧过来做那个手术,因此他只知道那个学生的名字,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就是那个人让他要好好照料的李泽道。

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从外面溜进来的淫-贼呢。

“这里是九楼?”百里长河再次问道。

“呃……是……”

“从窗户扔出去吧。”百里长河说道,就好像在说“中午吃什么”一样。

“……”所有人的表情愕然的同时,却又觉得百里长河的要求是如此理所当然且合情合理的,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情绪一激动的都会选择拿起刀子砍死对方,更何况是百里长河这种高高在上的,向来都是他算计人还没有人敢在他头上动土的人物?

更何况,即便他真把这个家伙从十一楼上扔下去了,在场的刑警又能对他怎样?逮捕他?有那个胆子吗?再说了即便是逮捕了,不用几分钟的你就得人乖乖的请回去,因为自然而然的会有人对把这个牲口扔下楼的这件事情负责。

潘少文觉得这种要求……好像很是不妥,毕竟现在可是有人打算当着他的面犯罪啊,这可是在藐视法律,无视他们这群警察的存在啊。

于是他觉得他应该说点啥,只是当他嘴巴还没来得及完全张开的,在看到百里长河扫射过来的那种像是在看死人一样的眼神之后,很是果断的闭嘴了。

其他在场的刑警也觉得百里长河实在有点嚣张,觉得百里长河疯了,但是……谁也不敢吭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连局长都像哑巴似的,他们算个屁啊。

都是拖家带口的人,谁也不容易,怎么可能因为这所谓的责任去得罪这种庞然大物呢?

“这种禽兽就应该就地正法,死不足惜。”于是他们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且有了这借口之后,他们的心里莫名的也舒服一点了。

两个身穿黑色笔挺西装的保镖向前,就要拖起李泽道,然后从窗户扔下去。

“不许你们动他!”暴怒中包含着一丝无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两个保镖就发现在他们的面前已然多出一个女孩子了。

那个女孩子那张通红的俏脸有着几分的痛苦,几分的委屈,几分的担心,几分的愤怒,但是眼神却是如此坚定的,双手更是横举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两个保镖自然而然的不会把这个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孩子放在眼里,正要出手把她仍到一边的时候,百里长河开口了:“等等。”

于是两个保镖很快的退到一边去了。

“你是谁?他是你什么人?”百里长河看着李梦辰问道,眼里的那种赞赏之色更是一闪而过的,在这种情况下,敢站出来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至少她的勇气是可嘉。

只可惜,百里长河不会因为一个女孩子有勇气就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只不过对这个女孩子有些兴趣罢了。

“我……”李梦辰像是被对方身上那种无形的气势给震撼到了似的,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来了,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着,但是仍很倔强的站在那里,用自己的那娇小的身体把李泽道挡在了自己的后面。

李梦辰根本就不相信李泽道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如果他真的很有这方面的需要,他可以找自己啊,为什么非得在受这么重的伤的情况下在这种地方去对那都已经,快要死的女孩子下手的?

而且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再者,就算他真做到了在完事之后他为什么不逃?而是傻乎乎的趴在那具躯体身上昏睡着等着别人来抓他呢?

李梦辰觉得,她都能想到这些,像队长何小风这种所谓的精英肯定也想到了吧,但是他们为什么都一声不吭的呢?而是眼睁睁的看着百里长河就要结束一个人的性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