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太累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装大汉在苏国立面前停了下来,然后看了高胜寒一眼之后,脑袋凑了过去,依附在苏国立的耳旁,打算说几句悄悄话。

苏国立却是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的动作说道:“都是自己人。”

苏萱的眉头微微一皱的,高胜寒什么时候变成自己人了?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的却是没说什么。

高胜寒却是一脸淡淡的笑意的,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放心上似的。

“是,老爷。”西装大汉微微颔首说道,“是这样的,昨天小姐交代我说要重点照顾的那个被送到医院的年轻人出事了。”

苏萱的眉头瞬间一皱的:“出什么事了?”

苏萱自然知道王梓再一次遇到那个杀手,并且被刺伤了,而且她还让人给第一医院的院长一个电话,让他照料好被送到那医院的李泽道。

只是他虽然被刺伤了,但是只是伤到了手臂,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加上苏家以及自己的父亲苏国立的态度,所以苏萱也尽量让自己跟李泽道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并没有去医院看望他。

但是现在却是被告知他出事了……他的伤情比自己得到的消息还要严重?

“他在昨天晚上强-奸了一个在那里住院的女病人……”西装大汉说道。

“当真?”苏国立的表情有些愕然,还真看不出来,这小子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了竟然还有如此的胃口,只是这也太……色胆包天了吧?

而苏萱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了,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呢?

“而且,那个女病人正是老爷您前两天去探望的那个病人……”

苏国立的脸色微微一变的,当下失声说道:“你是说……百里长河的女儿,百里冰?”

此话一出,苏萱跟高胜寒已然一脸的动容之色了,而且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李泽道碰的人真的是那个百里冰的话,那么他必死无疑。

的确有人能够承受百里长河的怒火,但是那个人绝对不是李泽道这种弱得就跟一只蚂蚁似的的高中生。

“的确是百里小姐。”西装大汉说道。

“……”三人皆有了一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了。

“一个小时前,百里长河还大闹了医院,要让人把那个人从十一楼扔下去,最后被两个警察给阻拦了。”西装大汉紧接着说道。

“当作什么消息都没收到吧。”想了想,苏国立说道。

“爸……”苏萱那张脸瞬间冷下来了。

“萱萱,我知道你想说啥。”苏国立摆了摆手苦笑道,“你无非是想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他是苏家的恩人,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但是仅凭这样的关系,我又怎么可能在百里长河的面前替他求情?更何况,出了这样的事,百里长河也未必卖给我这个面子。”

苏萱沉默,她知道苏国立所说的是实话,百里长河是不会因为他李泽道曾经救过她这个苏家大小姐一命就这么放过这个伤害他女儿的人了,但是,以她对李泽道的了解,她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呢?

说着苏萱目光很隐晦的扫了高胜寒一眼的,却见他皱着眉头,一副不可思议样子,就好像被这件事给震撼到了似的。

“是他干的?然后嫁祸给李泽道?”苏萱的心里无端的冒出了这种想法。他的确有那种动机,也有那种手段跟智商。

“我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苏萱说道。

苏国立再次苦笑:“你不相信又有什么用?关键得百里长河相信才行……”

然后一阵沉默的,苏国立像是做出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说道:“这样吧,爸放下这张老脸去见百里长河一面,向他说明一下李泽道跟咱们苏家的关系,希望他多给点时间,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如果这件事情跟李泽道没关系,那爸自然不会让他有事,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他干的,那么,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

看着病床上睡得正香呼吸均匀,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李泽道,何小风有了一种想拿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撞死他的冲动了,都什么时候了,天都已经塌下来了,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心情睡觉的?

而此时,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一些对李泽道极为不利的检查结果也已经出来了。

经过细心的检查,百里冰的确被侵犯了,而且经过检验,她身体里头的那些大量液体,最后发现那是属于同一个人的,换句话说,她只被一个男人侵犯过,被一个同一个男人数次的侵犯过。

而通过DNA比对,最后发现,那些液体是属于李泽道的,也就是说,李泽道真的把那个冰清玉洁却又病入膏肓的女孩子给侵犯了,而且还不止侵犯一次,而是多次。

当然了,也有一些检查结果算是对李泽道比较有利的,比如从李泽道的身体里检查出了一种叫做“我爱一根柴”的烈性的春-药,也就是说,李泽道很有可能是在昏迷当中被灌下了这种烈性的春-药,这才导致兽性大发的,然后基本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干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出来。

庆幸的是,百里长河还算是一个讲信用的人,说给两天时间就给两天时间,所以在得到检查结果之后,并没有让人冲进来然后把李泽道从十一楼扔下去。

而李泽道之所以直到现在还在呼呼大睡,一方面是因为昨天失血过多的缘故,还有就是麻药方面的缘故,再有就是……太累了!

当医生告诉何小风李泽道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的缘故后,何小风已然有了一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了。

“因为太累了?去你-妈的!”何小风心里很是烦躁的骂道。

而且在他看来,这种所谓的有利的证据其实也是极为不利的,因为谁能证明这种烈性春-药不是你自己因为兽性大发吃下去的而是被人强灌下去的?

李梦辰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李泽道却是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这些初步调查结果她也已经看到了。

当得知李泽道很有可能因为春-药的缘故这才把人家女孩子给侵犯了,心里莫名的发酸,就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似的,而且她也知道,如果没有更多有力的证据支撑着,恐怕李泽道这次会死得很惨。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然后两个人走了进来。

何小风跟李梦辰下意识的以为进来的是帮李泽道换吊瓶的护士,当下皆回头一看的,然后目光皆被走进来的那两个女子吸引过去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上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西裤的贵妇,头盘起,衣袖微挽的,给人一种既高贵又干脆利落的感觉。

她的脸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像是怕人认出她似的。

跟在她后面的则是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装面容清秀身材纤瘦的年轻女孩子,女孩子的那张脸有些冷漠的,像是谁欠了她几百万没还似的。

还没等何小风跟李梦辰反应过来的,这突然闯进来的两个女子已然走到病床跟前了,目光更是齐刷刷的落在了病床上呼呼大睡的李泽道身上。

“等等,你们是……”何小风有些警惕的开口问道。

“百里先生的朋友,来看看敢侵犯她女儿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年轻女子淡淡的开口说道。

“……”何小风愣了愣,已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李梦辰却是有了一种想狠狠的揍这个漂亮却又冷漠的女孩子一顿的冲动了,什么叫侵犯?那是被陷害的好不好?那是被迫的好不好?会不会说话?不会就闭嘴!

贵妇却是静静的看着李泽道那张睡得有些恬静却是跟她从照片里头看到的那张判若两人的脸,身体已然轻微的颤抖了下了,然后眼神下移的,已然被静静躺在他胸前的一块玉吸引过去了,然后身体更是颤抖得厉害了,一副无比激动的样子。

李梦辰跟何小风却是一脸警惕的表情了,他们怕这个贵妇突然对李泽道下死手!在他们看来,这个贵妇自称是百里长河的朋友的妇女跟百里长河的关系一定很是不错的,说不定还有一腿呢,甚至把百里冰当作自己的亲生女人看待的,这会儿看到李泽道这个罪魁祸首之后,自然免不了激动的。

“夫人,您没事吧?”孟静见贵妇情绪突然间变得如此激动的,隐约的已然猜到什么了,当下出声问道。

贵妇深呼出一口气的,很快的就平静下来了,当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走吧。”

说着贵妇像是想把李泽道狠狠的印在自己的心里似的,那被墨镜隐藏着的眼睛又深深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孟静则面无表情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这才跟上了贵妇的步伐离开了病房。

“走吧,去见百里长河。”走出病房之后,贵妇出声说道。

“好的,夫人,我这就去安排。”孟静微微颔首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