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女病人好看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好,百里先生,是我冒昧打扰了。”肖蔷薇点了点头说道。

“请。”百里长河作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说道,然后在前面带路。

肖蔷薇速度不急不缓的在后面跟着,而她的助手孟静则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因为他抽了不少烟的缘故,以至于客厅烟雾缭绕的,所以百里长河径直带肖蔷薇来到了他那装修得极具奢华的书房,等佣人送上香茶之后,这才开口问道:“不知道萧董过来所为何事?”

肖蔷薇拿起那杯香茶,轻轻抿了一口,这才语气平静的说道:“来这里是想跟百里先生谈一门亲事。”

“亲事?”百里长河眉头一皱的,他有些不明白肖蔷薇的意思。

“你女儿跟我儿子的亲事。”萧蔷薇语气平缓的说道。

“……”饶是百里长河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大人物,却也被肖蔷薇这话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肖蔷薇竟然有儿子?什么时候有的?好吧,就算她真有儿子,可是她女儿……身染怪病昏迷不醒不说,更是惨遭**了,她肖蔷薇不可能没得到消息才对,但是这种节骨眼下她却是过来说亲了……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你……在消遣我?”百里长河很是努力的在压制着自己心里头的那种怒火,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萧蔷薇,而是一个普通人,他早就让人把她拖下去剁碎喂狗了。

“我很认真的。”萧蔷薇一脸平静的说道。

“……”

……

李泽道还没睁开眼睛,就已经感受到阳光的那种暖暖的热度了,柔和却又不炽热的,就像是婴儿或者说何小雨那双细腻的小手在抚摸着自己的皮肤一样。

“好舒服,也……好满足。”李泽道在心里很是感慨的说道。

虽然还没睁开眼睛,但是他已然清醒了,所以他知道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让他觉得很是羞涩又很享受的梦。

在梦里,何小雨那双柔软的手竟然轻轻的抚摸着他,那很Q的香唇还轻轻的摩擦着他的嘴唇,然后他们突破那层关系了,并且从早奋战到晚的,又从晚奋战到早上的,不知疲倦的奋战下去。

“做这样的梦……算摆脱处男了吗?应该算吧?”李泽道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出声,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很快的,脸上那猥琐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凝固住了。

何小风跟李梦辰正睁大眼睛盯着他看,就好像在看一个怪胎似的。

是的,他们当真觉得李泽道就是怪胎,你说你睡觉就睡觉吧,你怎么可以露出这么猥琐,这么嚣张,这么邪恶的笑容呢?而且还笑出声音来了!

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人!

看到他们两个,李泽道心里有些瞬间的愕然,旋即又明白过来了,在园博园的时候,他被那杀手连续捅了两刀……当然了,是捅到手臂上,以至于失血过多晕倒了,应该是喜洋洋送自己到医院来的并且照看他的。

而出了这样的事,何小风这个刑警队的队长出现在这里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然后李泽道又突然间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的,然后他很快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动不了的,在仔细一看的,他的右手竟然被一副冷冰冰的手铐铐在病床上了。

“你们……”李泽道咽了咽口水说道,“这……手铐……”

“你现在是嫌疑犯,按照规定,自然而然的戴手铐了。”何小风面无表情的说道。跟之前一样,他看不透这个小子,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呃……嫌疑犯?”李泽道的一脸疑惑的,然后目光落在李梦辰身上。

李梦辰的脸上有着一丝担忧之色的说道:“淫-贼,你做了什么事难道你忘了?”

“我……做什么事了?”李泽道愣了愣,也有些莫名其妙了,怎么一觉醒来他就变成嫌疑犯了呢?他应该是受害者才对啊。

何小风皱着眉头看着他,然后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李泽道听完之后,已然完全傻眼了,就好像一块石头雕塑似的定在那里。

他竟然已经昏迷了一天两夜了?他竟然吃下大量的春-药了?他竟然在重症监护室把一个在这边治病的女病人给强上了好几次了?

那不是梦?那是事实?唯一不一样的是,女主角并非是在自己心里有着特殊地位的何小雨,而是那个什么百里长河的女儿?

“怎么会这样?”李泽道一脸崩溃的说道。他都想捂着被子大哭一场了,保留了十八年的处子之身的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恐龙的而且都已经快死了的女病人给夺走了……这任谁也接受不了吧?

好吧,要是百里长河知道李泽道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把他剁碎喂狗的。

何小风表情有些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初步估计,应该是百里长河的仇人为了抹黑百里长河,这才导演了这么一出大戏,你只不过被对方加以利用罢了……”

说着何小风的表情更是严肃了:“但是李泽道,我想提醒你的是,不管你是不是被利用的,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情况对你很是不利,百里长河如果铁心想对你动手的话,谁也救不了你的,所以,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

“就是,淫-贼,把你知道的赶紧说出来了。”李梦辰有些着急的说道,“比如那天晚上你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没有?”

李泽道一脸崩溃的摇了摇头,自始自终他都陷入昏迷的状态,即便真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他也不可能知道。

但是他怒了,很是愤怒,他觉得那个暗中操作这一切的人真的是该死,竟然把他这个纯情的小处男就这样的糟蹋了。

“那个……”想了想李泽道开口。

“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李梦辰赶紧问道。

“那个女病人……好看吗?”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李梦辰问道,如果对方长得不是太难看的话,李泽道觉得自己应该会好受一点才对。

“……淫-贼,你干么不去死?”李梦辰俏脸被气得通红的,当下没好气的骂道,骂着的同时,更是恨得牙痒痒的然后手伸了过去,一把掐住李泽道腰间的肉,然后调频。

“嘶……”李泽道瞪大了眼睛,倒抽起凉气来了。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用力的推开,然后百里长河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缓缓的走进来的,在他后面则跟着几个人,有第一医院的院长孙家凯以及市公安局局长潘少文。

李梦辰见他们一行人杀气腾腾的杀进来了,当下连忙松开了李泽道的同时在他耳旁小声说道:“前面那个就是受害者的父亲百里长河。”

然后站起身来,更是下意识的往前一步的,将李泽道拦在自己的身后。

李泽道见她如此,莫名的心一暖的,这只喜洋洋除了暴力一点,神经大条一点之外,人其实也挺好的。

“百里先生,您答应给的两天的时间还没到呢?”何小风微微皱着眉头说道。百里长河白这么大阵势的,不就是想把李泽道带走吗?

百里长河看了何小风一眼,然后眯着眼睛看了李泽道一眼,两眼,好几眼,这才把目光重新落在何小风身上,淡淡的说道:“我知道……”

“那……”

“我想单独跟他聊聊。”百里长河说道。

“这……”

“如果我真想杀他的话,你觉得你阻止得了?”百里长河打断了何小风的言语说道。

何小风沉默,如果百里长河真想杀人的话,在场谁也没有能力去阻拦他,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潘少文不行,他就更不行了。

很快的,除了百里长河跟李泽道外,其他人都走得干干净净了,李梦辰犹如担心李泽道的安危,有点不太想离开的,愣是被何小风给拽走了。

百里长河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眼神有些灼热的盯着李泽道看。

李泽道却是一脸平静的跟他对视着,他觉得,这个看起来身上的气势不在苏萱的父亲苏国立之下的中年人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有些怪异,至少……这不是受害者家属应该有的一种眼神。

当然了,李泽道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也把自己列为一个受害者。

“你不怕我?”百里长河开口说道。看来这个年轻人的确不是自己从资料里所了解的那么简单,一般年轻人被他这样盯着说不定的早就吓得腿软了。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怕,而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既然你不会杀我,为什么我要怕?”

百里长河眼睛微微一眯的:“你就这么肯定?”

“你的眼神不像是想过来杀我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何队长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只能表示遗憾跟抱歉……”

“你是想说……这件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百里长河那张脸彻底阴了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