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我的第一次/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跟我有关系。”李泽道像个男人似的抬起头来目光跟百里长河相对,眼里没有任何的恐慌跟逃避的,而是很是淡然从容的说道,“毕竟我也是这件事情中的受害者。”

“……”百里长河的脸抽啊抽的,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个家伙竟然好意思说他是受害者?

“我的确是受害者。”李泽道再次语气肯定的说道,“被下药以至于跟令女发生关系……那也是我的第一次。”

“……”百里长河的那张脸抽得更是厉害了,虽然没有一面镜子放在自己面前的,但是百里长河知道,他现在的脸色一定很是难看,甚至,他都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让人火大的家伙了。

“不过,我毕竟是男的,虽然是被陷害的,但是受到的受害自然而然的比令女少了点。”李泽道一脸诚恳的说道,“所以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虽然这几个字比起发生的那事情显得很是苍白无力,但是我还是得让你知道,对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是抱歉,所以我觉得不管你对我提出什么要求……我能答应的一定答应!”

“你总算说一句人话了!”百里长河很是郁闷的嘀咕道,当下却是阴着一张脸冷冷的说道:“你能答应的一定答应?那是不是说你不能答应的你一定是不答应的对吧?”

李泽道看着他缓缓的说道:“是的,我想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原则的,超出我原则外的事情我断然是不会答应的,当然了,是我该付的责任,我一定会承担到底的!

“如果你咽不下这口气,想杀我,我想我会……反抗的。”李泽道心里想到,并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他才不会傻傻的站在那里被杀呢。

“哈哈……”百里长河突然冷冷的笑起来了,“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可笑吗?原则?原则是什么东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那所谓的原则就是狗屁!就好比我现在跟你说,你不跪下的话,我会让人把你从十一楼扔下去,但是一旦你跪下了,你还有离开这个病房的可能,你会如何选择?”

“我会选择跪下!”李泽道毫不犹豫的说道。留个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自然而然的不能死在这里了。

“你的原则呢?”百里长河冷笑道。

“暂时的下跪就是我的原则!”李泽道看着百里长河有些腼腆的一笑。

“……”百里长河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微微的发生了变化了,他再一次确定,这个年轻人真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人太硬气的只会被活生生的折断,太软了却又没杀气,这种能屈能伸的人,才是最恐怖的存在的。

“或许,我这样一说,你一定会在心里骂我没有骨气,还想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之类的。”李泽道继续说道,“但是我却知道,如果我在病房里被你扔下楼的话,那么我将是一个死人,也仅仅只是一个死人,在也做不了我想做的事情了,而离开这里,我能继续很好的生活下去……所以我不觉得下跪有什么丢脸的,甚至我还觉得那是我美好生活的开始!”

李泽道说着,已然有慷慨激昂的感觉了,于是他更觉得遗憾了,他觉得他的演讲舞台,至少也应该像是每周一升国旗的时候,校长在主席台上面对着几千名学生在那边唾沫横飞那样的,而不是对着这么一个对他很不友好的中年大叔唱着独角戏。

百里长河没有反驳李泽道的言语,因为他知道,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干的,人都已经死了,你再去讲那些什么气节人格的有个屁用。

“需要我跪下吗?”李泽道却是看着百里长河认真的补充了句。

“……”百里长河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会碰到这么一个怪胎呢?好在他的心性远比一般人强大的,不然他早就受不了然后大喊一句:“你TMD给我滚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当下冷冷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给我跪,但我希望你能对这件事情负责,虽然你跟女儿是在无意识中发生关系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她的第一次就是被你夺走的,她的尊严也是不容许你践踏的。”

“我会负我该负的的!”李泽道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意思就是说不是我的错的事情你也别想赖在我身上,李泽道总觉得这个百里长河有些不怀好意啊,及好像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似的。

“我也没想要践踏你女儿的尊严。”李泽道语气很是肯定的再次说道。

“很好!”百里长河说道,“既然你都把话给说满了,我也不想继续跟你绕弯子了,虽然我女儿现在病重仍旧处于昏迷的状态,但是毕竟你跟她发生过关系的,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娶我女儿,做我百里长河的女婿。”

“好……呃……你说什么?”李泽道已然完全傻眼了。

“你别觉得委屈。”百里长河说道,“虽然我女儿现在病重……”

说着百里长河的虎眼微微的有些发红了,他可以从容的面对诸多的大风大浪,但是说起这个他从来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宝贝女儿的时候,他内心深处那最柔软的地方像是有一把锤子在那边猛烈的敲击似的,疼得让他几乎窒息。

“但是想娶她的青年才俊可以饶整个凤凰市三圈。”百里长河声音有些黯然的说道。

“我……不是青年才俊……”李泽道张了张嘴说道,他怎么可能去娶一个连面都没见过不知道长啥样的女孩子呢?

“嗯?你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百里长河那张脸再次阴沉下来了,这个小子竟然拒绝了?他凭什么拒绝?还是说自己对他太和颜悦色让他找不到北了?

“没有,没有……”李泽道赶紧说道,“虽然我还没有和百里小姐见过面……”

“你们已经见过面了,而且把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百里长河冷着一张脸喝到。撇开这小子有那么恐怖的背影不说,仅凭刚刚这一番对话,他也有些喜欢上这个小子的性格了,这倒也符合他心目中的女婿的人选。

“……”这一点李泽道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毕竟事实上,他们的确是见过面了,只不过两人都是闭着眼睛,身体却是没闲着该干么就干么罢了。

“而且……”说着百里长河那张脸又黯然下来了,“冰儿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个未知数呢……如果她能挺过这一关并且清醒过来,却是不喜欢你,你可以不用对她负任何的责任;如果她挺过这一关然后清醒过来,而且还对你有点意思,你就跟她试着交往交往,我敢肯定,你会喜欢上她的。”

“而且想必你也知道,我百里家族的底子不算太差,冰儿又是我唯一的女儿,而且在经商方面也颇有能力,以后这家底自然而然的会交到她的手上的。”百里长河紧接着说道。

之所以在百里冰已然快死的情况下,那些想娶她的青年才俊仍旧可以饶凤凰市三圈的,自然而然的是看上了百里长河所掌握的那笔巨大的财富了,谁能摘走这朵病怏怏的金花,就等于掌控了一个商业帝国。

“要是……冰儿没能挺过这一关……”百里长河表情以及声音更是黯然的,那双虎眼更是通红了,“那么,我也不会妨碍你另娶她人的自由的,而且我还是会把你当作我的接班人来培养……”

李泽道却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他现在手里已然有一百多万了,他也坚定的认为他以后可以赚更多的钱的,所以百里长河所说的对他来说,还真没多大的诱惑力。

但是他却是有些同情百里长河来了,看着他,李泽道就想起了李大海,李大海离开之前的那种无奈跟现在百里长河的这种无奈是不是一样的?

“我……”李泽道还是觉得这事情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你可以不同意,但是我会让我的保镖这就进来把你从这病房的窗户扔出去的。”百里长河那张脸已然布满冷意了,当下恶狠狠的说道。这个小子根本就是犯贱,自己都已经低三下四好说歹说了,竟然还唧唧歪歪的,老虎不发威的还真被当是病猫了。

“我还是觉得……”

“为了我女儿的名誉,算我求你了。”百里长河有些着急了,“唰”一下子站起身来,然后对着被手铐铐在那里的李泽道,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总不能真的让人把他扔下去吧?真那么做的话那个女人会跟自己拼命的。

“……”李泽道完全傻眼了几秒之后然后有些手忙脚乱的说道,“百里先生,你别这样……”

“还要我这个当父亲的给你下跪吗?”百里长河抬头,眼神灼热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我答应你……”李泽道目瞪口呆的说道,心想这个大叔还真是……挺有眼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