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抽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炎,赵平安他们几个,则被李泽道先打发回去班级了,以周小天为首的那几个“叛徒”同样如此。

李泽道知道,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周小天这几个人肯定会被鄙视死的,很有可能在班级里会被孤立,就如当初自己被孤立那样。

在加上何小雨一脸失望的说出她没有这样的学生,换句话说,剩下这一个月他们的日子会很难过的,因此也暂时没打算在找他的麻烦。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突然间捅刀子,李泽道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是收了吴东一家子什么好处了。

而其他人,则一脸呆滞犹如雕像似的待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他们不敢,报警……开玩笑,谁知道那个学生会不会一个不爽的然后冲过来把他们也打一顿的?

这其中最委屈,最憋屈的就数吴民喜这个校长,他没想到一件在他看来很普通的学生打架的事情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出来,要知道,这种小事他平时都是连问都不问的,毕竟哪有校长连学生打架这种事情都管的?

但是其中被打的那一方竟然是教育局副局长的儿子,于是他不得不一大早的就赶到学校来,配合局长夫人把这件事情给调查清楚,并且觉得一定得“秉公处理”。

可是没想到这一处理的,就惹出更大的事端了,那个打人的学生竟然再次行凶了,一巴掌把局长夫人给抽得牙齿都掉了,紧接着把警察给打了,最后还当着他们的面破坏了教学设备的……把一张椅子的腿给卸了下来,然后活生生的把局长的儿子的手跟肋骨给打断了。

这简直就是流氓,这简直就是黑-社会,这简直就是……恐怖份子嘛!

然后现在,他很悲剧的被困在这里,变成人质了。

李泽道站在年段室的大门那里,那略显消瘦却又修长的身体有些慵懒的靠在了门框上,手里却是捧着一本从某个老师的办公桌上“借来”的语文参考书,皱着眉头翻阅起来了。

语文才考那么一丁点分数,严重的影响到他的总分了,这就意味着有不少知识点他还是没能吃透,或者说他还没能抓住那种答题的规律,因此李泽道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在这种情况下像是没事的人似的复习起来了。

何小雨看着李泽道,眼神却是极为复杂,却又有些好奇的,李泽道到底会如何来收拾这个残局,在她看来,李泽道不像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他既然敢下这种手了那就证明他是有所依仗的。

只是,他能依仗谁?那个跟他关系看似有些密切现在又是他的房东的小警花?她的身份不仅仅只是个小警察那么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那个美女警察的,何小雨心里莫名的又有些不舒服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很珍贵的东西被抢走了似的。

脚步声响起,市教育局副局长吴正坤着他的司机急匆匆的从李泽道的身边经过然后走进了这气氛明显不对的年段室里头,扫了年段室几眼之后,然后……他傻眼的。

地上躺着好几个人,而且有两个人他真的是太熟悉了……虽然,他们的外形发生了点变化。

其中一个赫然是他很想一脚踹开却又踹不开的妻子张花朵,另外一个则是被他当作心肝宝贝的儿子吴东。

“这是……怎么了?”吴正坤脑子依旧发懵的。

他接到在省教育厅当一把手的老领导的电话,老领导在电话里问他说他的儿子是不是在学校跟别人起冲突了,还很隐晦的说对方的身份不简单,让他自己看着处理吧,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否则说不定的会严重影响到他过段日子后的那次挪位。

而接完电话之后,吴正坤更是被吓出一身冷汗了,因为在早上离开美集中学的时候,他就很隐晦的交代自己的秘书说把那个打他儿子的小子给往死里整,更是给了在警局工作的朋友电话,让他派几个刑警过来跟他一同去处理这件事情。

再者,他很是了解他的老婆张花朵,虽然不愿意承认,却是知道她是属于丑人多作怪的那种,更是有了一张极为恶毒的嘴,天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让人想死的言语出来?

于是他便匆忙的赶到学校来,想阻止他老婆在那边撒泼,阻止刑警把人带走,然后让自己的儿子好好道个歉,在拜托些有分量的人过来说两句好话的,这事也就可以完美的解决了。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年段室里头竟然是这样一副惨状的。

“老公……你总算过来了……”张花朵见吴正坤过来了,一股脑儿的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朝他扑了过去,那张红肿的大饼脸更是布满了委屈,眼泪都快流淌下来了。

吴正坤一个激灵的,恨不得一脚把她踹飞了的同时,摆脱了张花朵的纠缠,赶紧小跑到吴东跟前,搂着他的身体,见他的那张脸更肿了,身体也满满的都是血迹的,嘴角还渗出鲜血来了。

“东儿,你怎么了……”

吴东没有回答,他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说到底他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啥时候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吴正坤抬头,一脸戾气的看了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的吴民喜跟秘书李冰喊道:“吴民喜,李冰,发生什么事了?我儿子到底被谁打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吴民喜跟李冰皆一脸冷汗的你看我我看你的,皆没有回答,现在可是还在凶徒的攻击范围之内的,谁知道自己这一多嘴的会不会被抽脸的?

“哦,他是被我打的。”李泽道走到跟前,看着吴正坤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将手里那本语文参考书放回了那张办公桌上。

“……”吴正坤一愣,然后那张脸测底的阴下来了。他刚刚冲进年段室的时候有看了这个小子一眼,却是把他当作因为犯错所以被叫到年段室的一个普通学生,没想到他就是把自己儿子打成这幅熊样的凶手。

“昨天我只抽他的脸,但是他的身上却是包满了绷带,手更是假装断了。”李泽道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却是一个好人,所以满足他了,让他的手真的断了。”

“……”吴正坤的瞳孔微微放大了,这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小子就是昨天下午跟自己的儿子起冲突的那个学生?就是老领导所说的那个很有背景的学生?

“至于你老婆……”李泽道指了指张花朵说道,“她的嘴巴太臭了,我为了让她闭嘴,只好给她一巴掌了。”

“……”

“老公,就是他打我的……他还把咱们宝贝儿子的手给打断了……我要他死……”张花朵哭哭啼啼的指着李泽道骂道。

“闭嘴!”吴正坤回头怒吼,眼睛红得吓人,就好像是一只野兽似的。

张花朵还真没见过吴正坤发这么大的脾气的,当下被吓得一激灵的,悻悻的闭嘴了,却仍旧用歹毒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

回过头来之后,吴正坤已然换了一张脸了,当下站起身来看着李泽道声音和蔼的问道:“你就是……李泽道李同学?”

所有人听到吴正坤的言语之后,已然傻眼了,甚至比看到李泽道动手打人的那一幕还要傻眼……吴正坤不是过来找李泽道算账的吗?为什么要用如此和蔼的语气跟对方交谈呢?他这是……先礼后兵?笑里藏刀?

“我是。”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这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错在我儿子吴东身上。”吴正坤一脸诚恳的说道,“而且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及时教育他,这才造成了早上这种局面,给李同学你带来了如此多的困扰,所以我也有错,再次很诚恳的跟你道个歉。”

说着,吴正坤微微鞠躬的,表示歉意。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完全石化了,吴正坤这是在闹哪一出?自己的儿子都被打断手了,他却是在那边道歉……

难道?

于是,所有人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再次变了,这个小子并非是破罐子破摔的想闹出大的,而是他根本就知道,即便他动手把对方给打了,吴正坤也会乖乖来道歉的,换句话说,这小子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他在扮猪吃老虎啊!

何小雨的神色更是复杂了,李泽道什么时候有这么深厚的背景了竟然能让教育局的副局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道歉的。

早就有了?可是有这种深厚背景的人怎么可能住在那种地方呢?李大海又怎么可能因为因药费的问题选择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等死呢?

还是说这种级别的靠山最近才找到的?跟那个小女警有关?

“算了。”李泽道摆了摆手很是大度的说道,“只要公平处理就行了……”

“一定会公平处理的。”吴正坤点了点头保证道,那张脸却是火辣辣的疼着,这种被打脸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啊,原本以为对方就是一个有几两蛮力的穷学生罢了,没想到竟然把老领导都给惊动了,这回算是踢到铁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