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我是老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炎,看到那边那个美女没有?”赵平安看着孟静眼睛微微有些发亮的说道,“应该是在等哪个牲口吧?”

周炎眼睛有些痴迷的看着孟静,心里大声呻-吟起来了:“都市丽人,我的最爱啊,制服诱惑有木有?”

“牲口啊!”周炎说道,“年纪轻轻就选择被包养,真是太没骨气了,真是牲口……”诽谤着的同时心里却是发酸的,自己也挺帅的啊,为什么就没有哪个ol都市丽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保养自己呢?

“呃……”

周炎看着赵平安,赵平安也在看着周炎,两人皆能很清楚的看到对方那张抽得极为厉害的脸,然后很有默契的再次把目光落在那个都市丽人身上。

却见她一副冷酷的样子却是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跟前的李泽道拉开了车门,待李泽道走进去之后,把车门关好,然后绕到另外一边钻进了驾驶室。

“老大……就是那牲口?”赵平安目瞪口呆。

“谁说不是呢?”周炎张大嘴巴很是艰难的蠕动着喉咙,他发现,他还是小看李泽道了。

……

“孟姐姐,还麻烦你来接我。”李泽道很是客气的说道。

“我只是听从夫人的吩咐。”孟静开着车,头都不回的,语气平淡的说道,“还有,别叫我什么孟姐姐的,跟夫人一样,叫我孟静就行了……”

“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半个小时能到。”孟静紧接着补充说道。

李泽道一笑的,他知道,孟静说这话的意思是你可以闭嘴了,当下却也不在意,而是拿出一本参考书,快速的翻阅起来了,他很喜欢这种快速吸收着各种知识点的那种快感。

……

一整天下来,肖蔷薇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厨房里,她会做饭,但是已经很久没亲自下厨做饭了,所以手艺难免生疏一点。

“太甜了,他应该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吧?”肖蔷薇喃喃自语,然后就要把已经做好的糖醋排骨给倒了,重新做。

“蔷薇,你太浪费了。”年轻男子身体慵懒的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笑道。

“我只是想让他吃到最可口的饭。”肖蔷薇回头一笑说道,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味道。

“你现在重新做也来不及了,看时间孟静也应该快回来了。”年轻男子说道,“而且诶说不定的,他就是喜欢吃甜的。”

肖蔷薇微微一愣的,她压根都没寻思已经这么晚了,当下却也没将那排骨倒掉,而是将其盛进一个精致的圆盘里,然后回头问道:“对了,姐夫,她……没什么大碍吧?”

年轻男子男子知道肖蔷薇所说的“她”是谁,当下点了点头说道:“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被人下了某种蛊毒而已。”

“蛊毒?”肖蔷薇的表情动容,语气难以置信的问道。她听过蛊毒这种东西,却是从来都没见过,毕竟那对他来说是多么遥远又是多么神秘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是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蛊毒。”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说道,却是语气轻松平常的,像是一点都不把这种蛊毒放在眼里似的,“下毒时不易察觉,中毒后不易救治,而且那些所谓的仪器跟专家根本就检查不出来了,实在是杀人的最佳武器。”

“姐夫,看来你能医治这蛊毒的法子。”肖蔷薇脸色恢复平静后说道,心里却也为百里冰感到高兴,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自己的儿媳妇了。

“的确能治。”年轻男子说道,嘴角有着一抹贱贱的笑痕,“但是我却不想医治。”

“为什么?”肖蔷薇一愣,旋即却是明白过来了,“你是想把这个功劳给泽道?”

“那可是他未来的老婆,自然而然的得由他来救治了。”年轻男子笑道。

“谢谢你,姐夫。”肖蔷薇说道,她知道对方的用意,这是想让百里家一家子更能打心底接受李泽道,而且在百里冰醒过来得知这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之后,也会看在李泽道救了她一名的份上,心里的疙瘩少了点,毕竟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百里冰终究是女孩子,受到伤害大了点。

年轻男子贱贱一笑说道:“都是一家人,就别说那些客气话了,一会儿吃完饭之后,我就把解开百里冰所中的那蛊毒的解药给你儿子,然后在教他两招的,明天我去燕京一趟,然后就回去了。”

“这么着急?”

“一号有事找泡茶。”年轻男子指了指天花板说道,“他老人家说我神仙日子过久了,也该出来活动活动了。”

肖蔷薇轻笑,没说什么,她知道,在华夏也只有他跟上面的那几个大佬有这样的交情。

院子里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孟静回来了……”肖蔷薇轻声说道,更是能感受到自己的那颗心怦怦直跳的,“姐夫,你帮我把菜端出去。”说着急匆匆的离开了厨房。

年轻男子看了肖蔷薇那匆匆离去的背影一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了头,正要把那做好的一道道貌似都已经凉掉了的菜端出去的时候,一道有些胆怯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还是我来吧。”

回头一看,这别墅的小保姆有些胆怯的站在那里。小保姆平时的工作还算挺忙的,每天都要把这别墅里里外外清扫得一尘不染的……虽然这别墅大多数时候压根就没人住,即便是女主人回来了也只是住了一两天就离开了,这回算是住最久的。

清扫别别墅之后,自然而然就是做饭了……虽然女主人也不见得会回来吃。

但是今天女主人却是带了一大堆食材回来了,她想去帮忙,却是被打发走了,最后女主人竟然还把自己“锁”在厨房里,竟然自己做饭煲汤炒菜的,这一待的竟然是大半天的,整得小保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简直就要憋坏了。

“那你来吧。”年轻男子微微一笑说道,他知道对方内心的那种惶恐不安,不让她干点事情的话,她说不定会憋疯的。

“谢谢……少爷。”小保姆很是高兴的说道。

“呃……我不是少爷。”年轻男子嘴角扯了下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是老爷。”

“……”小保姆目瞪口呆。

站在别墅大门的台阶上,看着跟在孟静后面往前走的那个年轻的男孩子,肖蔷薇咧开嘴巴想笑,眼睛却又酸涩想哭。

“夫人……”孟静怕肖蔷薇激动过头了,当声出声打破了沉寂。

“来了?”肖蔷薇收拾了一番心情之后问道。

“肖姨好,打扰了。”李泽道点了点头有些小腼腆的说道。

“不打扰的。”肖蔷薇说道,“你能来,我很高兴……快进屋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孟静随同肖蔷薇走进了别墅,朝客厅走了过去。

这别墅的面积一点都不比百里长河的那别墅小,装修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百里长河那别墅处处可见其奢华,金钱味道较重,就好像是暴发户似的。而这别墅则以温馨精致的色调为主。

而一来到客厅之后,李泽道便看到上午他才见到的那个所谓的保镖正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只大螃蟹的在那边边啃着,便朝他咧嘴笑着。

于是李泽道也报以微笑的算是打招呼了,心里却是对这个帅得让他都有些嫉妒的年轻人的身份产生怀疑了,如果他仅仅只是个保镖的话,怎么可能敢如此大大咧咧的在主人都还没坐下吃饭的时候他就在那边啃螃蟹了?而且肖蔷薇看到这一幕之后就好像没看到似的,又或者说,她对于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到底是谁?肖姨的……儿子?又或者是……她包养的小白脸?

“去洗个手吧,然后咱们吃饭。”肖蔷薇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笑道,“孟静,你带他过去吧。”

孟静瞥了李泽道一眼,然后说道:“是,夫人。”说这里径直转身往前走去。

李泽道赶紧跟在他的身后往前走了过去。

“高兴吧?”年轻男子吐出了一小块蟹壳之后笑道。

“嗯。”肖蔷薇的目光始终落在洗手间的方向,认真的点了点头哼道,她当然高兴了,高兴得不得了,虽然还没相认的,但是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吃完饭之后,年轻男子却是嘴角叼着一根牙签的,然后撇了撇李泽道笑道:“吃饱了?”

“呃……吃饱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他对这个男子的好奇程度比肖蔷薇的那种好奇程度还要高。

“那走吧。”

“走?”

“去院子,咱们练练……不对,是你跟孟静练练,我在旁边看着。”年轻男子笑眯眯的说道,“我要是对你出手,那就是以大欺小了。”说着男子双手插着口袋晃晃悠悠的往院子走去,孟静则扫了李泽道一眼,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

见李泽道表情有些发懵的,肖蔷薇轻声说道:“去吧,他有想收你当徒弟的想法,孟静很厉害吧?就是他教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