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最后一个问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那个搭讪的男生灰溜溜的离开之后,百里冰这才抬起头,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看了李泽道几眼然后开口说道:“不用紧张。”

百里冰的这句原本用来安慰李泽道的话一下子戳伤了他,他就好像是被踩到尾巴似的的兔子差点就跳起来了,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严重受伤了!

拜托,虽然两人都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做出了那样激情的事情,但是自己可是男孩子……不对,是男人!你可是女人诶,紧张的应该是你好不好?

“呵呵……”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的声音很是牵强,笑容很是僵硬。”百里冰说道,虽然李泽道眼神四处飘散的没有看她,但是她却是认真的打量着这个跟她有肌肤之亲却是如此陌生的男孩子,“而且你眼神漂浮不定的,应该是在想雪儿哪去了为什么她不在这里……对吧?”

“……我一点都不关心她哪去了。”李泽道嘴硬的说道。

“你关心的。”百里冰说道很是干脆的撕开了李泽道那虚伪的面纱,“虽然她很讨厌你,但是不可否认的,有她在,你就可以跟她吵架,从而避免正面面对我……”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下,这个女人真是妖孽啊,就好像……他肚子的蛔虫似的。

“还有,你的声音太大了,已经吵到别人了。”百里冰说道。

“……”李泽道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果然,有诸多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有鄙夷他的素质真低,竟然在这种优雅地方大吵大闹的,但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

“喝点什么?”百里冰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问道,那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很是干脆的被她过滤掉了。

“喝……咖啡吧。”李泽道压低着声音说道,来咖啡厅不是喝咖啡难道还喝白开水?这个女人问他这种问题是当他是白痴还是土鳖?

“……那就拿铁吧。”百里冰说道,然后伸手招呼服务员要了两杯拿铁。

李泽道这才知道在咖啡厅里头不仅可以有咖啡,而且还有拿铁,虽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拿铁是个什么玩意儿。

咖啡送上来之后,百里冰动作优雅的搅拌了下咖啡,喝了一口之后,这才一脸平静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你的资料我看过了,很平淡无奇,唯一的亮点是,你跟燕京苏家有了一点关系,但是仅凭这一点,我父亲是不可能让你当他的女婿了,即便你已经得到我的身体了……”

“……”李泽道脸色微红的,而且他不懂对方的心态为啥如此好的,在说起这事情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一件平淡无奇的事情似的,竟然一点都不脸红的,她真的是女人吗?

“最多,他留你一个全尸罢了。”百里冰面无表情的说道,“所以,你到底有什么底牌?”

“你父亲没告诉你?”李泽道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有。”百里冰说道,“他只是告诉我了事情的经过,只告诉我你很优秀,也告诉我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其他的他都没说。”

“你没问?”李泽道问道。

“问了,但是结果一样。”百里冰说道,“但是我却是看出来了,他提到你的时候,有些兴奋,同样的有些……惶恐,换句话说,他可以从你的身上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同样的,他也忌惮于你,或者说,忌惮于你身后的那个势力……”

“所以,请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百里冰那盯着李泽道的那犹如珍贵墨玉的眼珠子有着一丝灼热。

李泽道苦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这你不就早就知道了吗?”

百里冰不说话,只是睁大她那漂亮的眼珠子盯着他看,于是王梓心虚了。

“这很重要吗?”李泽道苦笑道。虽然他算是找到他的亲生母亲了有了另外一层的身份了,但是对于这身份他依旧处于排斥的状态,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肖蔷薇,虽然他知道,她压根就没做错什么,她心里所受的那种折磨不会比自己轻多少。

“很重要。”百里冰面无表情的盯着李泽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这种语气,这种神态让李泽道莫名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你没有一个足以跟百里家抗衡的背景,那么,我会考虑雪儿的提议,阉掉你,甚至……杀了你!”

“……”李泽道目瞪口呆的同时只觉得下体一寒的,敢情自己来付的鸿门宴啊!

而且不都说吗?一日夫妻百日恩啥的,好歹他跟她也一日甚至甚至是好几日了,她就真的忍心对自己下毒手?但是她却又如此的理智的,在杀掉他之前还先问清楚他的背景,就是怕把整个百里家给搭进去。

于是李泽道愕然的同时觉得,这个女人……好萌!

“那个……我也是受害者……”李泽道底气不足的,更是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那也是我的第一次……”

“那是你的事情。”百里冰动作优雅的拿起那杯拿铁喝了一口说道,又恢复她原来那幅高贵冷艳且拒人于千里的姿态,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李泽道就知道,跟女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当下端起那杯他不知道为何物的拿铁喝了一口,觉得没有白开水好喝的同时说道:“你父亲有说你是被谁救醒的吗?”

“一个神医。”百里冰看了他一眼说道。她想起了百里长河说起那神医的时候脸上的有三分炙热,三分崇拜,三分敬重,还有着一丝惶恐。

“嗯,那个神医就是我师父。”李泽道说道,他最怕的就是被威胁了,更怕的是自己的“弟弟”受到威胁,所以揭穿了自己的一点老底。

百里冰的眉头微微一挑的。

“为什么在你房间的时候我要吻你?”李泽道继续说道,“因为我师父说你是沉睡中的公主,而我是那个能吻醒你的王子……”

说着李泽道的那张脸有些红了,自己的脸皮还是不够厚了,你看师父他老人家,如此不要脸的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半点不适的情绪,就好像那都是真的似的。

“所以我就吻你了。”李泽道说道,“然后你就真的清醒过来了……”

“那神医是谁?”百里冰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问道。本身李泽道吻她这件事情她就很有意见了,现在对方还提个没完了,心里更是有意见了。

“我也不知道。”李泽道苦笑。

“你不是他徒弟?”

“我是把你吻醒的前一天才成为他的徒弟的。”李泽道有些尴尬的说道。

“……”百里冰认真的看了李泽道好一会儿,直到对方尴尬得都快把自己的脑袋藏进自己的裤兜里了这才出声说道,“他为什么要收你当徒弟?”

“……”李泽道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她的语气,她的眼神摆明了她提出的问题根本就是:他凭什么收你当徒弟?

“所以,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百里冰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说道,“这个身份让我的父亲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解决了结束了这件事情,也让那个神医收你当徒弟了……你还想继续隐瞒吗?”

“知道肖蔷薇吗?”李泽道轻声说道,声音有些黯然。

百里冰瞳孔瞬间放大,更是流露出异样的神采,可想而知,这个名字给她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她……是我妈。”李泽道说道,声音略带酸楚,但是心里的那种压抑那种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已然消失不见了,心里就好像有一只温暖的手在轻轻的抚摸着似的,异常的舒服。

百里冰那漂亮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明白了。”百里冰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我杀不了你,也不能杀你。”

“……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李泽道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过,我们不合适。”百里冰紧接着说道,“那件事情就当作是坐了一场噩梦……当然了,对你来说,是一场美梦。”

“……”李泽道差点被这话给噎死。

“我也觉得咱们不适合。”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刚刚这一番对话让他对百里冰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了,这根本就是一个聪明到不受任何人限制的女人,也是一个冷静到不受任何人限制的女人。

以自己的这种智商去跟她在一起,哪天要是被卖说不定还屁颠屁颠的帮这数钱呢。

自己虽然帅,但是帅得不够耀眼不是吗?他可不认为这样的女人会因为她的身体被自己给征服了,然后一哭二闹三上吊寻死觅活地要嫁给自己……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早就预料到了,倒也没觉得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病是怎么回事?”百里冰问道。

“不知道,师父没跟我说。”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

“再见。”百里冰说道,拿起桌面上的书籍,在收银台上付了款,然后在众人的那种炙热的目光中,离开了咖啡厅。

“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李泽道苦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