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人头/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听了这话之后,眼睛瞬间睁大的,嘴角处抽得更是厉害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其他答案的,比如说“这车对师叔来说有着极为非凡的意义的”之类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的。

为了更好的装逼……李泽道觉得,自己把这个师叔想得太善良了。

林森见李泽道如此反应的,得意一笑说道:“如果我开这辆车跟某个开宝马之类的人撞在一起的时候,你说开宝马的那个家伙会不会对我破口大骂的甚至还想对我动手?”

“会吧……”李泽道很是艰难的回答道。

“不是会吧,而是一定会。”林森纠正了李泽道的言语,“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越弱的,人家就越是把你往死里欺负!我开这种破车,开宝马的那傻逼自然会以为踩死我就好像踩死一只蚂蚁似的,会觉得我的车侮辱他的眼睛了!”

“但是,就在他要揍我的时候我立马释放出我的霸王之气,反过来把他揍一顿的,然后一个电话的把市长市委书记之类的都叫过来处理这件事情,你说到那时候,那个开宝马的会不会吓傻了?”林森笑眯眯的说道,“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开破车的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的。”

“……”

“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林森说道,“往往能取得十分惊人的效果,既能让对方的脸火辣辣的疼着,更是能博得一大堆美女的眼球的,为什么你有那么多的师娘?就是因为你师父经常用这招泡妞”

“……”

“记住了吗?”林森问道。

“记住了。”李泽道做了下深呼吸说道,他觉得自己那颗纯净的心灵在一点一点的被这个师叔给往上面涂黑。

林森努力了好几分钟的,总算启动车子了,然后车子剧烈的震动了下,这才用一种传说的龟速缓缓的上路了。

“师叔,不远的话要不……咱们走路过去?”李泽道心惊胆战的说道,手更是死死的抓着座位的,谁知道这辆车会不会突然散架的甚至是着火?又或者是被后面的车狠狠的撞击一下屁股的?

最最让李泽道想捂脸的是,竟然有一辆自行车晃晃悠悠的从车边经过了。

林森却像是没有听到李泽道的话似的,而是说道:“小子,坐稳了,要加速了。”说着林森猛踩了一下油门,然后车子剧烈的颤抖了下,下一秒,就好像是离弦的箭似的,猛的蹿了出去。

“啊……”李泽道脸色大变的同时身体已然重重的砸在了座位上了,然后他更是失去思考能力了,只知道把自己的的身体倦缩在座椅角落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大声的“呻-吟”了一声,总算停了下来了,李泽道脸色煞白的有气无力的滚下车,然后在也忍不住了,嘴巴一张的已然“呕”的一声把早上在家里吃的粥以及在煎包店里吃的煎包给吐出来了。

他没有任何的晕车记录,即便是炎炎夏日挤在闷热的公交车上,他也从来都没有吐过,但是这次,他吐了,从林森的车子下来之后吐了,当然了,他吐的原因不是因为晕车,而是被吓到了!

他从来都没做过这么快的车,以至于他都觉得自己好像飘在半空中似的,更要命的是,这辆车发出的那种凄厉的声音让李泽道更是心里发毛的,谁知道会不会突然间一个轮子跑没了然后就这样车毁人亡了?

“真是太没用了。”林森跳下车之后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调侃道,“在吐的话就让你把吐的全部吃回去。”

“……呕……”李泽道却是吐得更是卖命了,就好像要把心肝脾肺肾都给吐出来似的,把肚子里的东西都给吐空了之后,又干呕着吐了好几口酸水的,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了好几口气的,这才觉得自己舒服了点。

抬头扫了一眼周围之后,这才发现周围荒草凄凄的,显得很是荒凉,这是在某个山路上才对,然后赶紧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坐实了自己的这种想法。

只是师叔不是说要带自己去见一个人吗?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要见的那个人就在这里?又或者是……他想在这种地方对自己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出来?

于是李泽道的那张小脸更是苍白了。

林森有些慵懒的靠在那辆破车上,然后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泽道,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路边的一块大石头说道:“小子那边的大石头看到了没有?在那大石头后面有一个布袋,你去把它搬过来吧。”

李泽道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脚步仍旧有些发软的朝那块大石头走了过去。

果然在那大石头后面,李泽道发现了一个足有半个多人高的布袋,布袋口被用绳子紧紧的绑着,而且看起来鼓的,也不知道里头装啥。

当下李泽道疑狐着的同时却是手伸了过去,然后一用力的,略显小心的将那足有一百五六斤左右的布袋给提了起来了,然后来到了林森跟前,将布袋放了下来说道:“师叔,我把布袋取过来了。”

“小子,知道里头装的是啥吗?”林森笑指了指布袋,眯眯的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摇了摇头,他也有些纳闷,这里头到底装啥了,怎么会那么重呢?沙子或者石头?但是好像又不像,而是提过来的过程中李泽道免不了的还碰了布袋下的,却是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儿。

“难道是……黄金之类的东西?”李泽道想着,那看着布袋的眼睛已然微微的有些发亮 了。

林森的嘴巴一张,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了,声音显得有些飘渺的说道:“里头是……死人。”

“……”李泽道脸色瞬间的大变的,眼神更是死死的盯着那布袋,然后抬头看着林森,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很是难看的笑容,声音却是发颤的说道,“师叔……”

“真的是死人。”林森一脸认真的说道。

“噗通!”李泽道脸色再次大变的同时已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而是屁股奋力的往后移动着,让自己远离那布袋一点。

林森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泽道,然后手伸到布袋口那绳子处微微一用力的,然后那大拇指粗细的麻绳已然像是面条似的很是干脆的被他给扯断了,然后林森面无表情的打开了袋子口,往里头看了看,然后手伸了进去。

“咔嚓!”一声脆响的,就好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似的从袋子里头传了出来,与此同时,林森的手也从布袋里伸了出来了,但是他的手却是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人头!

脖子处血淋淋但是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正被林森像是抓着一颗篮球似的抓着的人头。

李泽道看着那人头,瞳孔一缩的,心脏也是一缩的,吓得他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了,那张脸更是已经煞白得毫无半点血色了,下一秒嘴巴一张的“呕!”的一声的,他趴在那里大吐起酸水来了。

他总算明白了,刚刚搬布袋的时候他碰到的那硬梆梆的玩意儿应该就是脑袋吧?至于他听到的那声“咔嚓!”的声音就是林森把这尸体的脑袋给扭断然后摘下来发出的声音。

他怎么可以这么变态?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他怎么可以这么恶心?他……会不会想把自己给杀了灭口?

林森看着李泽道在那边呕得好像都快呕出血来了,一脸的无语,不就是一个人头吗?至于吓成这鸟样吗?想当年在当佣兵的时候,比自己这种行为更变态的做法大有人在呢,比如某几个家伙执行完任务之后实在太无聊了,所以就找了一颗人头,玩起足球来了。

再说了,死人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活人才对啊!

“这个小子……不带种!”林森在心里给了李泽道这么一个评价。

要是李泽道能知道林森给了他这么一个评价,他一定会为了男人的尊严然后毅然站起身来把自己的裤子扒下来让对方好好看看自己是不是带种的!

可惜他不知道,所以他没有站起身来,他就那样趴着继续吐口水,直到真的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他才有气无力的抬头,然后目光很是干脆的跟那个人头的那仿佛就要掉下来的眼珠子相对,然后“呕……”他又开始吐起来了。

林森很是无奈,提着脑袋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然后另外一只手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似的一下子把李泽道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问道:“小子,吐完了没有?”

“呕……”李泽道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自己还没吐完,而且他根本就不敢抬起头来了,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抬头的,他看到的将是那个人头。

林森的手一松的,李泽道腿一软的,已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当下林森把手里的人头使劲的往李泽道的怀里塞的,然后淡淡的说道:“现在师叔先给送你六个字……既来之,则安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