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感谢/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治愈?”任天堂问道,那张精致的脸已然有了一丝浓郁的杀气,他都已经脑出血变成废人一个了,为什么还要给他下药的让他彻底的变成一个疯子?

李泽道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他们会尽力的,有什么结果我会第一时间让你知道的……而且或许跟你想的不一样。”

“小男人,你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任天堂反问。

“怀疑秦家的人……比如那个秦少峰为了报复下手了。”

“难道不是这样?”

李泽道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反而更好解决一点,怕就怕你父亲很有可能被某个组织当作实验体了。”

在调查第二医院监控的时候,不仅查到了有个护士偷偷的用针管把管里头的液体注射进去秦明的点滴里,更是发现了两个看起来有些鬼鬼祟祟的男子,其中一个赫然是跟踪他然后被林森制服最后自杀然后变成了让他练胆的工具的那个男子,另外一个则是在凤鸣山上跟那个邪恶的医生是一伙的光头男子。

所以李泽道有理由怀疑,这两个家伙之所以出现在第二医院,最初的本意应该不是为了监视他才对,而是为了监视秦明在被注射药物之后有着怎样的反应,之后无意中发现他这个本应该死的实验体却还活蹦乱跳的,这才开始跟踪他。

“实验体?”任天堂的眉头微微一皱。

“按照那些专家的说法,这或许是一种新型的可以严重刺激人体神经的药物。”李泽道解释道,“所以那种药物非但让你的那本应该瘫痪的父亲动作异常的敏捷,更是破坏了他的大脑的神经,让他陷入癫狂的状态……某些人应该就是为了检验药的药性所以挑选上你父亲了。”

“该死!”任天堂一脸戾气的说道。

“他们的确该死。”李泽道说道,脸色同样的不好看,他也是实验体,只不过他的运气好一点,身体算是被往的一方面改造,“放心吧,早晚会揪出他们的。”

李泽道可不认为,那个医生会这样就放过自己这个貌似唯一活得好好的实验体。

“当年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跟我说说吗?”李泽道问道。

任天堂抬头看着他说道:“不是不可以说,而且现在不想说。”

“为什么?”

“因为一说出当年的那些破事,会严重影响到老娘的心情的。”任天堂动作轻佻的抚摸着李泽道的那张脸一脸色相的说道,“我还想来一次呢。”

“……”

“你不想哦。”

“呃……也不是……”李泽道那张脸涨红了,声若蚊蝇,只觉得呼吸都有些苦难了,这真是一个妖精,一句话一个表情的就让你身体火热异常的。

“不是自己的定力不够强悍,而是敌人太强大了。”李泽道心想。

“想的话找你何老师去。”任天堂笑咯咯的说道,“在被你折腾下去,老娘的骨头非被你折腾散了不可。”

“……”李泽道面红耳赤的,他知道他被任天堂给开刷了。

“他怎么办?”任天堂指了指角落里仍旧昏迷着的许永建问道,“虽然面对我的时候他总是眼睛发亮的,但是我也不放在心上,毕竟他又不是瞎子,见到我这种级别的美女眼睛发亮也挺正常的……但是他本应该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才对啊。”

“但是他现在非但有色胆了,还用下三滥的手段。”李泽道若有所思的说道,“他背后有人啊。”

“小男人,你真聪明。”任天堂笑吟吟的说道,“不是一个只靠下半身思考的草包。”

“……”李泽道有了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

跟任天堂分开之后,李泽道再次驱车到到凤鸣山的山顶来了,因为他发现,这里的确是一个杀人埋尸的好地方,至于许永建,则被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扔在车子的后备箱中。

将车子车停好后,李泽道将后背箱打开,然后像拎着一袋垃圾似的将许永建从车里拎了出来,然后随手扔在地上。

“砰!”的一声闷响的,许永建那张被开水都烫出了水泡的脸朝下的重重的跟地上的沙石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把他给疼醒了,更是“哼哼啊啊”的乱叫着赶紧翻过身去,有些艰难的睁开红肿的眼睛后,却是发现李泽道正笑得有些诡异的看着他的时候,瞬间一脸骇然的表情了,手更是顾不得疼痛了撑在满地都是锋利的石头,屁股拼命的往后蠕动的,就好像在躲避厉鬼似的。

“许经理,你应该对我有有印象吧?”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许永建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能没印象吗?破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差点把他的胃给打穿了,最最让他紧张到极点的是,他竟然还带他到这荒郊野外来……他奶奶的,这个地方不就是杀人埋尸的最佳场所吗?难道这个小白脸打算把他埋在这里?

“你……你想干么?”许永建问道。

“你说呢?”李泽道笑眯眯的反问。虽然这个家伙试图对任天堂做出那种事情,但是这不是没做成吗?而且还让他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更是让他更“深入”的了解任天堂了,从此以后正式摆脱了“处男”这顶帽子……

李泽道才不会承认跟百里冰发生那样的关系就算是已经脱掉“处男”的这顶帽子了,毕竟这种事情得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发生才算数不是?

所以,李泽道还是有些感激许永建的,感谢他让他有了这么难以忘怀的一次体验!

“我……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我……要是失踪了,我的朋友肯定知道的,他们会报警的……你要是敢伤害我,你也会跟着完蛋的你……”许永建一脸快哭的表情威胁到,与此同时早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渐渐的在往下沉,因为看对方那表情,似乎完全没有被自己的恐吓所吓到,自己的恐吓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啊。

“你误会了,我就是想感谢你。”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很及时的晕死过去了,所以原本你想干事情都让我给干了。”

“……”许永建目瞪口呆的同时更是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这个家伙带他到这里来是为了……炫耀?

“当然了,如果你告诉我说是谁让你这么干的,我会更感谢你的。”李泽道笑眯眯的紧接着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喜欢任总,但是任总又总是用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眼神看着我,所以我觉得委屈了,觉得愤怒了,所以才会一时鬼迷心窍的做出那种事情出来……我是禽兽,我不是人……”

“这你就不用强调了,你是禽兽这是大伙都知道的。”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眼睛深处却是有着一丝冷意。

这个家伙当他是白痴啊,他现在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当他是白痴了。

“……我会去自首的……”许永建求饶道,心里却是问候着这个混蛋的十八代祖宗。

“你是应该去自首,不过自首之前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干的?”李泽道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真的,我就是一时的鬼迷心窍……”

“啪!”李泽道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他那张被开水烫红烫出水泡的脸怒道:“本来看在你间接让我得到了一些好处的份上,我想好好跟你说话的,没想到你却是当我是傻逼了……你看我这张脸,我有那么傻吗?”

“……”许永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抽得有些发懵的同时,更是将他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个遍,如果不是打不过他,他早就拍死这个小白脸他大爷了。

“非得让我当野蛮人!”李泽道很是不爽的骂道,然后站起身来,抬起脚来,就往他的身上踩了过去。

“哎呦……”许永建边拼命的想躲开李泽道的脚,边杀猪般的乱叫了起来,“只要你……你放过我,我会去自首的,并且不会告诉警察说你把我绑到这个地方来这件事情……”

“……”李泽道瞬间被他这话给逗乐了,当下笑道,“你还想告诉警察说我绑架你了并且揍你?好吧,你威胁到我了。”

“不不不,我不会说的……这些伤都是我自己摔倒造成的。”许永建赶紧否认,虽然他此时心里恨死了李泽道了,并且他发誓一定会告诉警察叔叔说他是如何被带到这个地方来了的并且被暴打了一顿差点丧命。

“的确,全部都是你自己摔倒造成的,包括你的手指。”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手指?”许永建一愣,然后脸色大变,他已然看到李泽道东张西望的,最后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大石头。

“你说这块石头砸在你那双肮脏的手上,应该可以把它给砸烂吧?”李泽道掂了掂石头,笑得跟一个恶魔似的说道。

“……”许永建的身体剧烈一颤的,看着那块石头,脸已然没有半点血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