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钓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凤凰市两大巨无霸之一的秦氏集团的掌舵人,秦一平其实比她的宝贝女儿秦少玫来得更清闲一点,除了一些必要的酒会应酬他会露面以外,其余的就算有什么大项目的,他都把主动权交给了秦少玫,让她自行决定就行了。

他相信她女儿的眼界跟能力,就如同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跟能力一样。

当然了,秦一平有两大遗憾,第一,那就是他的女儿这都过了三十了,却还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这简直都快把他那已然半白的头发给急得完全白了。

第二则是,他那唯一的儿子秦少峰资质实在太平庸了些,别说开疆拓土了,就是想把秦氏集团这一亩三分地守住,这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现在的秦一平已然很少到公司去了,大多数时间都跟自己的老伴居住在位于凤凰市郊区的那房子里。

这是独立时尚的二层小洋楼,高大的院墙、两条站起来有一人多高的大狼狗吐着舌头却又警惕的守着大门。

那宽大的院子里更是种着各种花花草草,还有一垒青菜和蒜苗,庭院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鱼塘,几只肥胖的鸭子正欢快的在鱼塘里游来游去,一幅世外佻园般的悠闲自在模样。

秦一平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搬个小马扎坐在祠堂边,然后边抽着旱烟边钓鱼。

“爸,你又在钓鱼了?”秦少玫上前微微一笑问道。

“嘘,小声一点,可别把鱼给吓跑了,晚上想做的红烧鱼,可就得靠它了。”秦一平回头压低着声音说道,脸上却是堆满了慈祥的笑容,很显然的,对于秦少玫的到来,他还是很开心的。

秦少玫微微一笑的,走上前去,在他旁边的小马扎坐了下来,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已然有了一种十分轻松的感觉,然后拿起一旁的鱼竿,装上鱼饵,站起身来将鱼线抛进了池塘里,钓起鱼来了。

每次心情烦躁或者是遇到问题的时候,她就喜欢到这边来,陪着秦一平钓鱼。

“又遇到事情了?”秦一平问道。

“什么都瞒不过爸你。”秦少玫轻声说道。

秦一平伸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你啊,那是因为你不想隐瞒我,否则虽然你是我女儿,我也猜不透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就比如说你说你都已经迈过三十的的坎了,用报纸上那个很流行的词语叫什么……对,剩女,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有几个还没结婚的?”

“爸,你在说这事的话,我可就走了。”秦少玫有些头疼的说道,她父亲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不管她提什么话题的,他都有办法扯到她的婚姻上面来。

只是她哪里不想找男朋友了?她只是没遇到那个合适的罢了。门当户对的那些公子哥,她是知根知底的,就如同他那个愚蠢的弟弟一样,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实则就是草包甚至是禽兽的,她如此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嫁给那种家伙呢?

至于那些门不当户不对的,那就更不用说了,家里肯定也是不同意的。

“就算你要走,我也得说。”秦一平吹胡子瞪眼的说道,“最多两年,我想见到我的外孙子。”

“……让少峰给你生一个内孙子吧。”秦少玫很是无语的说道。

“他?”秦一平的脸色已然有些不好看了,“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小子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说不定私生子都有了,但是不管怎样,我秦一平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些私生子是我的孙子的,想进我秦家的门,没门!”

“爸,小声点,鱼都让你给吓跑了。”秦少玫更是无语了。

“哦,对,小声点,小声点,晚上还得拿它做红烧鱼呢。”秦一平嘿嘿一笑说道,然后问道,“又有什么事情让我宝贝女儿头疼了?”

“爸,你还记得在餐厅里被拿盘子砸脑袋那件事情吗?”秦少玫盯着水面看轻声说道,她已然看到一条鱼正欢快的游动过来了,想吃掉鱼钩上的鱼饵。

秦一平的脸色已然有些不好看了,那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呢?他的宝贝儿子竟然打算去泡那个算是恨死秦家的女人,想去泡血缘关系上是他表妹的女人,最后被打破脑袋了,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那个跟这任天堂一同动手的男子……爸,你怎么看?”

“看不清啊。”秦一平摇了摇头说道,表情已然有些凝重了,“但是不可否认的,他的来头一定不小,可不是谁都有这能力跟财力在渡轮码头那样的地方建这么一艘豪华的游轮的,这样的人,能别招惹就别招惹,否则对咱们没啥好处。”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刚刚才去帮他收拾了一个烂摊子。”秦少玫苦笑。

“嗯?”

于是秦少玫就把接到李泽道的电话,然后去了一趟凤鸣山把许永建带回来的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他这是在替那个女人找咱们秦家收利息啊。”秦一平听完之后叹道。

“是那样。”秦少玫苦笑,心里却是有些不是滋味的,明明知道对方根本就是敲诈,你却还不得不给他钱,甚至还得对他表示感谢,而且还得帮他处理掉那个许永建,最后还得跟他一个交代……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憋屈。

秦一平看着秦少玫说道:“年纪轻轻的,竟然有着如此的计谋,真是一条小狐狸啊,老了还了得?找个时间邀请他到这里来,我请他吃红烧鱼。”

秦少玫脸色微微一变的,她可是知道,她这个父亲只有在十分重视你的情况下才会请你吃他所做的红烧鱼的,当下说道:“爸,你也太重视他了吧?他不过是一个高三的学生罢了?”

“如果他只是个简单的高三学生,我们用得着谢他?”关一平不客气的说道,“我们用得着谈他?他能从你手里要走五百万?”

秦少玫苦笑。

“如果那小子真不错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让他当我的女婿。”关一平嘿嘿一笑说道。

“……”秦少玫已然一脸黑线了,她以为父亲是拿他当对手才想请他吃红烧鱼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番心思,她跟他在一起……这怎么可能呢?年龄可是摆在那里啊,别人不会骂她老牛吃嫩草才怪!

当下鱼竿一扔气呼呼的说道,“爸,你想多了……走了,自己钓去。”

“我说的是真的。”关一平笑道。

“我说的也是真的。”秦少玫脸微微红着怒道,然后站起身来走人。

……

当警察这么多年了,何小风已然见过不知道多少死人了,以及各种各样的恐怖的案发现场,但是当走进名扬大酒店1107房间的时候,鼻孔充斥着那种熟悉的尸体腐烂的味道的同时目光落在地上的那三具尸体上的,眉头也忍不住的跳了好几下。

这三具尸体中竟然有两具尸体是一丝不挂的,就好像死前被爆了菊似的,而且由于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尸体的腹部已然膨胀,身上更是满满的都是深褐色的尸斑,口鼻也流血血水了,甚至,你还能看到蛆虫从尸体的鼻孔里钻了出来。

“呕……”几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刑警在看到这如此恐怖的尸体后,已然受不了了大口的干呕起来了。

李梦辰没强忍着没吐,虽然她的胃扭曲得如此厉害的,却也没有勇气在多看那三具尸体几眼了。

“真恶心!”李梦辰在心里嘀咕道,“还好因为中午的午饭不是淫-贼做的所以就是简单的吃了下,要是吃多了,现在只怕早就吐出来了。”

“队长,死者的基本情况都已经调查到了。”一个手拿一本笔记本的中年警察走进了屋子,来到何小风跟前汇报道,“死者之一,花无缺,男,二十五岁,苏杭人,五天前入住这名扬大酒店1107号房间……”

“花无缺?”何小风的眉头微微一皱的,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啊,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似的,在哪里听到过呢?等等……苏杭人?

就好像电光一闪似的,何小风已然响起在哪里听到这个名字了,中午被赵小影敲诈了一顿的时候,赵小影那小屁孩不是很是不爽的像他抱怨说她的父母很讨厌的,竟然想让她被那个傻逼花无缺潜规则……赵小影所说的那个花无缺不会就是这死者吧?

“死者二,陈世美,男,二十三岁,苏杭人……死者三,陆铭,男,三十二岁,也是苏杭人……按照店里服务员的说法,这三个人一同到名扬大酒店来的,不过只用花无缺的名义开了这个豪华套房。”

何小风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然后开始部署起来了说道:“梦辰,你去把酒店从五天前这三个死者入住到现在所有的监控录像都给调出来,特别是十一楼这个房间周围的监控录像……小吴,死者的死亡时间跟死因大概都已经知道了……苏建,你去找服务员问问这几天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