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你没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辰姐,你……没事吧?”见她如此,李泽道心疼得不行的同时,更是担心起来了,她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子了?

这是……中邪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李梦辰因为他的事情已然惶恐不安一个晚上了,更是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以至于手机都没电了,因为……李泽道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因为没电了所以关机了。

昨天联系到沈浪之后,李泽道就随手把手机往兜里一塞的,就在也没去理会了。

之后带着变态坐上变态的车回到了华夏特别局,跟沈浪在一起针对所发生的事情做出了一番分析以及决定该如何处理之后,他便在华夏特别局里学开直升机来了,直到早上,才跟几个华夏特别局的成员来到了市局,然后开始他如此风骚的逆袭。

从市局出来之后,李泽道便回到万和小区这边来了,毕竟一整晚没回家的,总该给李梦辰一个交代吧?

当然了,李泽道也压根没想到李梦辰已经知道他出事这件事情了,毕竟以他对李梦辰的了解,她即便是个正义的警察,也会看在他帅得冒泡的份上给他通风报信的,但是却一直没接到她的电话,却是不曾想到,不是没接到电话,而是,他的电话因为没电已经关机了。

“淫-贼……”李梦辰的喉咙再次蠕动了下,眼睛更是多出了不少神采了,“是你?”

“梦辰姐,我……怎么了?”李泽道有些莫名奇妙的。

“你没死……”

“呃……”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下。

“啊……”李梦辰突然大叫一声的,就好像从极度震惊中惊醒过来似的。

李泽道被这尖叫声吓了一大跳的同时,更是发现李梦辰已然朝他扑过来了,下一秒,更是将他的脑袋重重的搂进她的怀里,然后继续大叫,“啊啊啊……”

听着这如此沙哑尖锐的惊叫声,感受着她胸口的那种极度的柔软,李泽道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的,已然失去思考能力了。

别打扰我,我只想静静的休息一会……于是李泽道很是配合的在她的胸口处磨蹭起来了。

“淫-贼,我还以为你被一枪打死了呢,呜呜……”叫喊了几声之后,李梦辰又哭出声了。

“梦辰姐,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死呢?”李泽道双手抱住李梦辰的后背表情微醉的说道,心想我就算是死,也是幸福死的吧?

旋即,他又心疼得要死要活的,也顾不得享受了,当下柔声问道:“梦辰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李梦辰沉默,然后突然间重重的一把把李泽道推开,泪眼婆娑,表情凄苦哀怨的看着他,声音沙哑的说道:“淫-贼,你……是逃不了的,你去自首……呜呜……”

李梦辰捂嘴痛哭失声,眼泪就好像不要钱似的,再次从她那已然哭肿的眼睛里滑落了出来。

让他去自首是对的,可是……为什么这么痛苦呢?

“梦辰姐,你在说什么?”李泽道一脸心疼的问道,“什么逃不了去自首啥的?”

“淫贼,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在名扬……大酒店杀了三个人,还杀了一个警察……昨天晚上,我还去搜山呢……呜呜……你赶紧去自首吧……你逃不了的……”李梦辰抽泣着说道,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心酸跟落寞还有不舍的。

李泽道愣了愣,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我……我给你电话……你没接……我以为你反抗被一枪打死了呢……”李梦辰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努力的不让自己继续哭泣,断断续续的说道,“去自首吧,或许……你还不会死……”

说着,她的努力再一次白费,再次痛哭起来了,他可是身背四条命案的凶手啊,死者中有一个来头不了的,另外一个还是个刑警,他怎么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呢,一定会被判死刑的。

李泽道掏出手机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关机了,当下极为自责的拍了一下脑袋的,赶紧说道:“梦辰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名扬大酒店那三个人不是我杀的,那个警察更不是我杀的……”

“你别骗我,我都已经知道了……”

“真的,不信,你打电话问一下你们领导,比如你们何队长不就知道了?”李泽道赶紧说道,他可以肯定的是,各个警局派出所的领导都应该已经接到潘少文的指令了,那就是立即取消对他的追捕,并且还很明确的表示李泽道跟这两起案件没有半点关系,还表明这两起案件上头已经接手了,不用继续往下调查了。

当然了,在李泽道没有表态的情况下,潘少文自然而然的不敢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而李梦辰这样,让李泽道很是心疼,也很是自责,更是心里暖得不行了,想伸手搂抱她的……没好意思。

“你别安慰我了……”

“梦辰姐,真的是那样。”李泽道哭笑不得的说道。

“真的?”李梦辰停止了哭泣,红肿的大眼睛愣愣的盯着李泽道看。

“真的。”李泽道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然后李梦辰那悬着的心瞬间落了下去了,那座压了自己一整晚的无形的大山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已然无比的轻松的。

“我不是凶手,那些警察搞错了,我刚从市局回来,市局的局长潘少文还亲自跟我道歉呢。”李泽道轻笑出声说道,“所以没事了。”

李梦辰抽泣了下,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去怀疑李泽道所说的话,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李泽道,看着他那张仍旧略显稚嫩的脸。

就是这个才十八岁的小屁孩,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救了自己,在自己肚子饿的时候给自己做饭,在自己发闷的时候当自己的出气筒,在自己想谈恋爱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温馨而快乐!

一想起他可能就这样死去了,李梦辰有了一种天塌了的感觉,现在才知道,原来子陷得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深。

看着这张脸,她第一次觉得,李泽道远比她之前所想象的有魅力多了。

于是不知不觉的,她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放在了李泽道的脸上。

李泽道这只菜鸟嘴角微微一扯的,也有些呆傻了,不知道该说些啥,也不知道该做些啥,而且在他看来,哭的可是李梦辰啊,所以应该是他的手放在她的脸上帮她擦掉眼泪的,不是吗?

于是李泽道的手轻轻的抬了起来,然后学着李梦辰那样轻轻的放在她那有些滚烫的脸上。

两人大白天的,就这样互相抹着对方的脸,一脸深情甚至有些暧昧的看着对方,然后……

“啊……”李泽道吃痛惨叫出声的,原本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的李梦辰突然下重手,食指跟拇指一捏的,狠狠的在他的脸上掐了下。

“淫-贼,混蛋,为什么不接电话的,害我……饿了一晚上了?”李梦辰抽泣了下气呼呼的骂道。

李泽道那原本抚摸着李梦辰的手已然缩了起来了,揉了揉自己的脸陪笑道:“这不……没电了吗?”

“没电不会充电吗?”

“我……”

“不许顶嘴!”李梦辰怒喝,“不许找借口!”

李泽道讪笑的,赶紧乖乖的把嘴给闭上了。

“混蛋!淫-贼!”李梦辰说道,然后脑袋突然间凑了过去,然后快速的在李泽道的脸上啄了一口。

李泽道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脸上就多出一个淡淡的O型唇印了,然后他的表情有些迷茫的,那原本讪笑的笑容也瞬间僵硬了。

“她为什么亲我?她凭什么亲我?有本事……你再亲一口或者让我亲你一口?”

“看什么看?”李梦辰的脸红扑扑的看着李泽道恶狠狠的说道,“这是对你的……处罚!”

“呃……”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看着李梦辰你虽然有些干裂但仍旧很性感的嘴唇小声说道,“我觉得……处罚不够……”

“滚!淫-贼!”李梦辰冷哼一声说说道,“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在地上坐了一夜的,腿都麻了。”

李泽道赶紧扶住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了。

“哎……嘶……”站起来的瞬间,李梦辰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同时,整个人更是重重的靠在李泽道的怀里,满是泪痕的小脸满满的都是痛苦。

“怎么了,梦辰姐,脚麻了?”李泽道赶紧问道。

“不是……右脚好像扭到了。”李梦辰齿牙咧嘴的说道,她隐约的记得她昨晚着急着跑上楼的时候好像把脚给崴了,不过因为心里慌乱到了极点了,自然而然的,脚上的伤很是干脆的被她给忽略了。

李泽道闻言,赶紧把李梦辰扶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蹲了下去表情着急关切的说道:“梦辰姐,我看看你的脚脚上的伤处。”

“别……”李梦辰心里羞涩刚想阻止的,李泽道已然把她的脚托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了,然后动作轻柔的脱掉了她的小皮鞋跟袜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