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就凭我是李泽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凰市天马殡仪馆。

名扬大酒店1107里头发现的那三具尸体在经过验尸官的一番尸检确定死亡原因之后,就被运送到了这里。

花树林看着自己儿子那都已然腐烂发臭的尸体,那张脸阴沉得可怕的。

“百里长河的女婿吗?”花树林喃喃自语,身上已然散发出一股极为凌厉的匪气。

“花总,有您的电话。”身材高挑容貌姣好的助理拿着电话走到花树林跟前小心翼翼的轻声说道,然后看了那尸体一眼,只觉得一阵恐惧跟反胃的,当下很是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呕吐出来,并且脸上有着恰到好处的哀伤。

她知道,如果她吐出来的,花树林不仅仅会让她把吐出来的舔回去,甚至,说不定还会让她给自己的儿子陪葬!

花树林回头看着这个床上功夫很好的助理,那张脸阴沉得可怕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花总……”助理轻声说道,花树林的这种表情让她觉得很是害怕……难道,自己脸上的哀伤还是不够?又或者是,自己在见到尸体后的那种恶心跟惊悚的被他看出来了?

花树林没说什么,而是伸手接过她手里那震响着的手机。

这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部电话,能知道这电话号码的人,往往都是那些他必须依赖的不得不接其电话的人。

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之后,花树林那浓密的眉头微微一挑的,然后将电话接了起来,声音里有一丝恭敬的说道:“苏秘书……”

“是我,花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魏厅长让我告诉你,情况有变。”

“有变?”花树林的眉头瞬间一挑的。

“凶手不是百里长河的那个女婿……至少现在不是,也不可能是,花总,你可明白?”苏秘书很直接明了的说道。

“为什么?有人保他?”花树林语气平静的问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某种情况下,他越是平静的,就越能证明他心里的那种怒火有多盛。

在这之前,花树林所了解到的情况是,百里长河的那个女婿李泽道是唯一一个在案发的时候出现在酒店的监控里头的,甚至,在案发前,是他送像是已经喝醉了的那个花树林派人保护他的儿子的安全的陆铭回酒店的。

花树林都怀疑,那个陆铭那时候是不是其实已经死了?

所以花树林认定,李泽道一定是那个凶手,甚至他都决定不惜动用一切不管是黑的还是白的的手段,确保整死那小子,好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但是现在魏厅长却是让他的秘书跟他说,凶手并非是百里长河的女婿,也不可能是……这算什么?

难道百里长河当真有那么大的能量的能让一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因为你愚蠢!”苏秘书说道。

“苏秘书,你说什么?”花树林的声音里已然有着一丝杀气了。我是敬重你没错,但是那是看在魏厅长的面子上,没有魏厅长,你算个屁啊!

于是花树林觉得他应该得让这个狂妄的秘书知道,把他得罪了他真的会让他把他给绑了然后活埋了。

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了,苏秘书解释道:“花总,这是魏厅长让我转告给你的原话……昨天下午,李泽道被刑警马小强带回局里的途中,被马小强绑到了市郊的凤鸣山上,试图谋杀,甚至连杀手都出现了……不过马小强跟杀手还是太小看李泽道了,竟然被他逃了,至于马小强跟杀手……都死了!”

花树林眼睛瞬间微微一睁的,这时候他算是明白了魏厅长说他愚蠢的原因了,当下冷声说道:“马小强不是我的人,杀手也不是我派去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魏厅长自然会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是别人能信吗?”苏秘书说道,“虽然没有什么证据的,但是都会认为你是花总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才整出这一些来的吧?所以现在魏厅长也很被动,他让你暂时先收手,不要在生出什么事情出来,免得被抓住了把柄。”

“帮我转告魏厅长,我会的。”花树林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花树林回头,正好发现他的那个助理扫了一眼他儿子那盖着白布的尸体,眼里的那种恶心一闪而过的,下一秒,见花树林正盯着她看的时候,眼里又已然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哀伤了。

“过来。”花树林朝他招了招手说道。

“花总……我……”女子脸色一变的试图解释着什么,她太了解花树林了,一旦他出现这种表情,这就意味着他想做一些事情。

“过来。”花树林仍旧那句话。

女子不敢不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花树林的面前。

“你很喜欢演戏啊。”花树林面无表情的说道,却是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花总,我没有……我……”

“啪!”她的脸上挨了一巴掌,白嫩的脸颊上立即出现一道清晰的手指印。

女人只觉得自己的半边脸颊都麻木了,她傻站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另外一边脸又挨了一巴掌。

痛!火辣辣的痛!她眼眶发红,想哭却又不敢哭出来。

与此同时,花树林却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擦拭了下他的那只大手,然后语气冷漠的说道:“既然你那么喜欢演戏,那为我儿子哭丧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花总……”她试图撒娇卖萌……花树林最喜欢的就是她撒娇了。

“跪下,你可以开始哭了。”花树林说道,“在我没让你停下来之前,你就给我乖乖的在这里不停的哭……”

“花总……”女子吓坏了,一脸的无助。

“砰!”的一声闷响的,花树林已然一脚重重的揣在她的肚子上了,瞬间把她踹到在地上了,然后一脸狠戾的吼道:“听到没有,老子让你跪着哭……在不赶紧的话你信不信老子让你给我儿子陪葬!”

女子强忍着肚子的疼痛,挣扎着跪在那里,如丧考妣的大声痛哭起来了。

一个黑衣男子走到花树林跟前,微微颔首说道:“大哥,外头来了两个警察,说是想看一下少爷的遗体,以便调查那个凶杀案。”

“警察?他们来干么?”花树林的眉头微微一皱的,沉吟了下还是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大哥。”黑衣男子颔首退了出去。

李泽道跟何小风跟在黑衣男子的身后来到了停尸间之后,目光先是被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女子吸引了过去,这才落在正盯着他们两个看的花树林身上。

李泽道从百里长河那里得知花树林是黑道起家的,现在一看,果真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丝匪气。

国字脸,个头不算太高,块头也不大,却是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就好像他随手都会大手一挥的然后喊出‘拖出去喂狗’之类的台词狠话。

“这是一个没有太多文化的流氓!”李泽道在心里给出了这样一个在他看来很是中肯的评价。

“大哥,人带来了。”黑衣人站在花树林跟前,颔首说道。

“我知道了。”花树林摆了摆手说道,然后眼神冰冷的盯着地上的女子说道:“滚!别跪在那里给老子丢人现眼的,还有以后别出现在老子面前,否则,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

女子如获大赦似的,赶紧停止了哭泣,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停尸间。

等女子离开之后,花树林的目光落在何小风跟李泽道身上,语气冷漠的问道,“你们来干么?该调查的不都已经调查过了吗?甚至,我还听说已经发现了嫌疑犯了,有这回事吧?”

“发现嫌疑犯了?没有这回事啊,不知道花先生是听谁说的?”李泽道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花树林看了李泽道一眼,眼睛微微眯了下,他没想到这个小警察竟然比那个老一点的警察更有话语权,当下冷冷的说道:“听市局局长潘少文说的,他说名扬大酒店的监控拍摄下了凶手的特性……怎么?有问题?”

“哦,那可能是花先生会错意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们潘局想表达的意思是,名扬大酒店的监控的确是拍摄到了一个人,不过那个人不是凶手……”

“不是凶手,那是什么?”花树林冷笑,“怎么,因为他大有来头的所以你们就不敢继续往下查了?”

“跟身份无关,而是他的确不是凶手。”李泽道很有耐心的说道,“他是无辜的受害者。”

“你凭什么说他是无辜的受害者?”花树林虽然在笑,但是看着李泽道的眼神里已然有着一抹冷冰冰的气息了,他不喜欢别人反驳他的想法,特别是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小警察罢了,在苏杭的时候,要是有个小警察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他早就一个耳光子过去了。

“就凭我是李泽道。”李泽道担心他不知道李泽道是谁,于是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哦,就是名扬大酒店监控录像拍摄下来的那个人。”

“……”花树林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敛去,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弥漫着浓郁的杀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