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节哀/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为一个自认为是过来打酱油的无辜的旁观者,何小风担心花树林随时都有可能让他那些守在门口各个看起来很是凶狠的小弟冲进来,然后把李泽道拖出去喂狗!

何小风觉得,我要是花树林的话,也会让人这李泽道拖出去喂狗的,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即便你是无辜的,你也不应该跑到受害者的家属面前来说,我就不是凶手我就不是凶手你能怎样你咬我啊的……当然了,李泽道的确是没说出这话,但是他脸上那种欠揍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正在说出这种话啊!

“这根本就不是过来检查什么尸体的,他是过来装逼的?”何小风心想。

“原来是你,你就是百里长河的女婿?”花树林眯着眼睛看着李泽道说道,“杀了人还敢到我这来?”

“你儿子不是我杀的,虽然在他死之前,我曾经揍了他一顿。”李泽道一脸诚恳的说道。

“……”何小风捂脸,更是暗暗的戒备起来了,他还真担心花树林让他的小弟进来然后他们两个乱枪打死……当然了,李泽道死了是活该,他死了那就真的是遭受无妄之灾,简直比窦娥还冤。

“哈……哈哈……”花树林在笑,但是脸上却是看门不出一丁点的笑容,语气更是森然到了极点,“小子,你这是在当我花树林是死人?又或者是你想当死人?你不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给我的儿子陪葬,即便你是百里长河的女婿?”

“我只是想让花先生知道,我的确跟你儿子有点冲突……那天我出现在名扬大酒店就是为了过去揍他。”李泽道扫了那被用白布盖着的尸体一眼说道,“但是我没杀他,所以还请花先生别傻乎乎当别人枪手……当然了,你要是真傻乎乎的搞不懂状况的话还想报复我,那我也没办法了。”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事。”花树林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泽道看说道。

“善意的提醒罢了。”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节哀。”

说着微微颔首的,然后转身大步的朝门口走去。

何小风看了花树林一眼,然后紧跟着李泽道的步伐,在几十个黑衣人的虎视眈眈之下,走出了天马殡仪馆来到停在门口的警车跟前。

“何队长,走吧,去名扬大酒店。”李泽道微微一笑然后拉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去。

何小风嘴角扯了下,拉开驾驶座的车门钻了进去之后,却没有急着启动车子而是看着李泽道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激怒花树林?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这种事情应该离他离得远远的不是吗?”

“我没有试图去激怒他,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凤鸣山的那些杀手是不是他派去的。”李泽道说道。

“杀手?”何小风眉头微微一皱的。

“昨晚搜山的时候,找到了三具尸体这事情你听说过了吧?”李泽道问道。

何小风点了点头,这三具尸体虽然不是他带领的分队找到的,但是他却也听说这件事情了,而且还了解到他们的死状很是恐怖,其中一个脑袋都被一刀子砍下来了。

突然间心念一动的,脱口而出:“他们是……杀手?”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是埋伏在凤鸣山试图杀掉我的杀手……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杀我不成,反而被我杀了。”

何小风的眼神微微一凜的。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杀手不是花树林派去的。”李泽道眼睛微微眯着轻声说道。

何小风很想问为什么,但是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先是花无缺等三人在名扬大酒店的房间里头被谋杀了,五天后尸体被发现之后,我便被卷入了这场谋杀当中,随后市局派出马小强前去带我回局里配合调查最后却是把我绑到了凤鸣山试图谋杀掉我,然后杀手又出现了,对我追杀不止的,紧接着市局的孙少华开车的时候车子竟然从立交桥上掉下来,车毁人亡的……”

说着李泽道自嘲了下说道:“何队长,我不得不认为这根本就是针对我的一场阴谋,有人想抹杀掉我,即便没有抹杀掉我,也帮我树立了花树林这么一个敌人……刚刚跟花树林的一番接触了,让我知道了,他一定会展开疯狂的报复的。”

何小风沉默,却是启动了车子,往名扬大酒店的方向疾驰而去,心里更是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何小雨跟这么危险的家伙走得太近。

因为发生了骇然的凶杀案,所以名扬大酒店仍旧处于封锁的状态,当然了,现在即便不封锁,估计没有人敢过来入住吧?特别是十一楼。

“我就是被这个摄像头拍下来的?”李泽道指了指门口那个摄像头问道。

何小风点了点头,他都懒得说话了,他觉得李泽道这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又或者是,他在装逼!该调查的他跟他的同事都已经调查了,需要什么资料的他现在就可以提供给他,根本就不需要到案发现场来装模作样一番吧?

“还有没有拍摄下其他可疑的人?”李泽道再次问道。

何小风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李泽道眉头微微皱着,喃喃自语道,“这个大门是这酒店的唯一出口,凶手在杀完人之后只能从这里逃出去了,而且凶手并没有把大门口这监控录像破坏掉,难道他不怕他出现在这监控录像里?又或者是,他知道,即便他出现在这监控录像里,警察也不知道他是凶手?”

“那他是……入住这酒店的客人?”李泽道的嘴角已然浮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了,然后走进了酒店。

虽然懒得开口说话的,但是他现在名义上也是他的上司不是?所以何小风不得不紧随其后的走进了酒店里头,跟他上了电梯,来到了十一楼。

走出电梯之后,指了指上头的摄像头问道:“我也被这个摄像头拍到了?”

何小风再次点了点头,仍旧没有开口说话,他希望对方能看到他那一脸的厌恶,然后赶紧结束这在他看来很是无聊的查案游戏。

李泽道却是没有那种眼力架,而是朝着1107的方向走,然后突然间止步,指了指走廊上方的那个监控录像说道:“我有被这个摄像头拍下来吗?”

“那个摄像头是坏的。”何小风撇了撇嘴说道,“按照酒店工作人员的说话,监控录像应该是在29号上午坏掉的,而凶杀案则发生在29号的晚上,所以……没有什么关联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了看左右两边,却是发现他的左手边是1108房间,正是在花无缺所入住的那1107号房间对面。

当下李泽道看了看那已然坏掉了的摄像头,又看了看1108房间以及1107号房间的门,然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的,嘴角已然有着一抹阴森森的冷笑了。

他的脑子里勾勒出了这样一个画面。

29号晚上,他带着被他揍得七荤八素的陆铭来到了名扬大酒店1107号房门跟前,然后他敲了敲门,并且隐藏在陆铭的身后,这时,房间里的陈世美通过猫眼一看是陆铭,便开了门,于是他便顺利的进去了并且把花无缺狠狠的揍了一顿。

可是这一幕被事先入住在1108房间的那个人通过猫眼看得一清二楚,等自己离开之后,他便开门出来,然后进入1107号房间把花无缺等三人杀死了,杀完人之后像是没啥事似的继续回到1108房间睡觉。

而这样一来,因为他是入住的客人,即便出现在电梯口的那个摄像头里又或者是出现在酒店大门口的摄像头里,也不会被当作是可疑人物的。

“何队长,走吧,咱们现在就去查一下29号那天入住在1108间的那个客人的身份。”李泽道回头看着何小风说道。

“嗯?”何小风的眉头微微一皱的,他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头顶的那个摄像头,然后又看了看两个房间,突然间明白过来了,如果这小子不是凶手的话,那么真正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入住在1106的凶手,否则,这个摄像头为什么会突然间坏掉呢?

当下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有些变了然后说道:“我知道,我这就去。”

很快的,何小风就从酒店的经理那里把29号那天入住酒店的客人的资料都调取出来了,并且打印了出来。

“就是他了。”李泽道指着一个名字说道。

“吴乾坤……”何小风看着那名字说道,“男,45岁,凤凰市明思区人……29号早上九点二十二分办理入住手续的,30号早上八点二十五分办理退房手续……”

“你在看看这个。”李泽道指了指另外一个名字说道。

“花无缺……29号早上九点十八分办理入住手续的……”何小风已然瞪大了眼睛,失声说道,“他们是一前一后入住这酒店的?”

“或者可以这么说,花无缺那时候就被跟踪上了……如果这个吴乾坤是凶手的话。”李泽道眼睛里闪烁着幽光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