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道歉/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花树林声音歹毒的冷声说道。

“是我。”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他手里更是把玩着一把手枪,证明小刀跟黑狼就是被他一枪干掉的。不过这手枪却不是沈浪给他的那把沙漠之鹰,而是从被他一刀子砍断了手臂的乌鸦那里顺来的。

这手枪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货色,跟他的那把沙漠之鹰更是没法比了,不过华夏本来就禁止私人收藏使用枪支,所以花树林能搞到这样的枪,也算是很不错了。

“你想怎样?”花树林恶声问道。他是久经风浪,更是曾经有着一段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所以惊慌失措也只是短暂的表现罢了,现在,他整个人已然冷静下来了。

“不想怎样,就是考完试没事干,想找花先生聊聊。”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

“哦,对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不会蠢到在这种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开枪的。”李泽道冷冷一笑紧接着说道。

花树林表情阴森的,更是没有那种心思被戳破之后的恐慌,而是将那拿着手枪的手抬了起来,然后随手把枪往前一扔的,扔在了坐在副驾驶上那已然失去战斗力的黑狼身上。

“那女教师的确是我让人绑的。”花树林冷笑了下说道,“不过,现在想必已经被你救走了吧?我的那两个小弟也已经被你杀了?”

“你觉得呢?”李泽道笑道。

“那么……你把我引到这个地方,是想……杀我?”花树林讥讽的说道,“即便你是百里长河的未来的女婿,即便你的身手很让我惊讶,但是你要是把我给杀了,你知道你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吗?”

“我不知道。”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要不……试试?”

“试试?”花树林眼睛微微眯了下。

李泽道的手突然间伸进车窗,一把扣住花树林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拉到窗户边沿,然后另外一只手轻拍着花树林的那张已然涨红的脸,冷冷一笑说道:“你觉得别人会知道你已经死在这种适合杀人埋尸的地方吗?就算有人知道你死在这种地方了,可……凭什么是我杀的?”

花树林很想说点啥,但是嘴巴张了张,却是发不出声音来了,因为李泽道已经把他的喉咙给掐紧了。

“曾经,我怕你太愚蠢了当别人的一条狗了还不知道,所以很是好心的跑到殡仪馆去提醒你,让你知道,我跟你儿子虽然有冲突,但是他却不是我杀的。”李泽道冷冷的说道,“甚至,我还警告过你了,你若是傻乎乎的搞不懂状况的话还想报复我,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只能还手了。”

“结果,你还是选择了当别人的一条狗,选择了报复。”李泽道一脸遗憾的说道,“真实浪费我跑去殡仪馆的那一番心思啊!而且你报复我也就算了,你不应该把无辜的人给牵扯进来,还是说,这是你一贯的作风?”

“呜……哦……”花树林试图挣扎,但是,却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李泽道那手的,更是觉得对方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恰紧着,他已然觉得呼吸愈发的困难了,更是知道,他说不定会交代在这里。

李泽道的手一松的,花树林贪婪的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的空气之后,然后看着李泽道语气阴冷的说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觉得呢?今天的事情,咱们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小弟的死我自己来处理,我儿子的死也跟你没关系,我也从来没来过凤凰市,甚至,我还会给你赔偿,你觉得怎样?”

“你这是在……服软?”李泽道冷笑,“听语气怎么更像是威胁呢?”

“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花树林说道。他才不会说出“我服软”这种有辱他的身份的话呢,虽然……他的确是在服软。

他虽然不是怕死之徒,但是能活着为什么要死呢?而且好不容易企业做大并且成功漂白了,他要是一死,那不是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有好处的,我晚上会睡得香。”李泽道说道。

“……”花树林想杀人!

但是他知道他杀不了眼前这小子,至少现在杀不了,于是他推开车门下车,站在李泽道面前,然后一脸正色的说道:“我觉得还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为好!不可否认的,你的来头是挺大的,但是还没大到你杀了我之后可以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啪!”李泽道已然一巴掌抽了过去了,狠狠的抽在了花树林那张年轻时候曾经被抽过,但是这十几年来还没被抽过的脸,更是因为下手太重了直接把他抽翻在地上了。

“你敢……打我?”花树林抬头,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变了,直到刚刚,他还认为对方是不敢杀他的,甚至,不敢真的对他动手,毕竟他的来头也不小啊,在上头更是有人在罩着他。

一旦他在凤凰市出事了,一定会有人即便把整个凤凰市给掀翻了也会把他给找出来的,到时,那个动他的人也不会好过的。

但是他怎么就动手了呢?

李泽道都懒得回答他这种很是傻逼的问题了,而是冷冷的说道:“你如果想求饶,那就拿出你应该有的诚恳跟态度出来;如果想反抗,那也麻烦你语气跟表情在恶劣一点,别整得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跟我说这些没有半点营养价值的话,你觉得呢?你这样的话,我会觉得你是在拿我在当白痴看,然后我会很生气,一生气我就想抽你的脸。”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花树林也不是吃素的,就连百里长河也不能对我怎样,更别说是你了。”花树林眼神冷洌的盯着李泽道,狠声说道,“如果你敢伤害我,那时候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我死,你也别想好活!你以为你把我的手下都杀了,这事情就很隐秘了?这世界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

“你这是在威胁我?”李泽道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了。

“不是威胁,我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花树林说道。

“事实?”李泽道冷笑,“事实就是你太愚蠢了,你以为,我那所谓的靠山仅仅只有百里长河?”

花树林瞳孔微微一缩的,脑子里更是突然间想起之前跟魏厅长的秘书苏秘书通的那通电话了。

苏秘书在电话说,百里长河的女婿不是凶手,也不可能是……换句话说,他的来头大得连魏厅长都忌惮了?否则为啥魏厅长前后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大的?要知道,刚开始他听对方是百里长河的女婿的时候,也只是迟疑了下然后很明确的表示会不管对方的来头多大的,只要他是凶手,就得付出代价啊!

想着,花树林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了烟雾,那双被烟雾笼罩着的眼神显得有些阴森可怕,就好像毒蛇的眼睛似的。

直到把一根烟燃尽之后,他才弹掉烟头从地上爬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跟李泽道对视着。

“想明白了?”李泽道冷冷一笑问道。

“想明白了。”花树林微微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是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丧子之痛让我失去思考的能力,请接受我的道歉。”

“我接受。”李泽道嘴角翘起了一丝极为诡异的幅度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李泽道问道。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花树林语气冰冷的说道。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对方知道你花树林是瑕疵必报,更别说是丧子之痛了,所以把脏水往我身上泼的,他就是希望你手段无不尽其用的对我展开疯狂的报复,只要我能被你扯下一块肉来,他就会觉得很高兴……至于你的生死,那就不是他需要去关心的问题了。”

“可惜,让他失望了。”花树林恶声说道,“李少,知道是谁吗?”

李泽道苦笑了下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对方做出这种事情出来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让你知道呢?不过到时要是有点眉目了,我会及时告诉花先生你的,或者,花先生你也可以动用的资源去查一查。”

“谢谢!”花树林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他又怎么不知道这小子也想他去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呢?但是他却又不得不说出这声“谢谢”。

李泽道指了指车里由于中枪而处于昏迷状态的黑狼跟小刀说道:“虽然他们中枪了,不过我却没有打中他们的重要部位,及时送去医院的话,还是可以活命的。”

“当真?”花树林那张阴沉的脸已然露出了一丝喜色了。虽然他心狠手辣,却也重情重义的,对于这两个小弟的小命,他还是很看重的。

“至于你另外两个小弟,很是抱歉,他们亵渎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所以我要了他们的命,只能麻烦花先生帮他们收尸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尸体就在那边的草丛里,我已经帮你运过来了。”

花树林的脸色微微一变的,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再次变了,敢情他早就已经料到这种结果了,所以选择在这里动手的同时更是早早的都把尸体运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