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事情不简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何小风的情绪愈发的急躁,李泽道却不像之前那样坐在地上两眼无神的自责着,而是身体后背靠在墙上,整个人已然平静下来了,却是一言不发,脸色沉静的,好像在想些什么心事。

至于李梦辰泽则待在李泽道身边,那双又是恐慌又是心疼的眼睛不停在手术室门以及李泽道的脸来回交替。

“怎么还没有出来?”何小风声音沙哑的怒吼,“李泽道,小雨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队长,这不关淫-贼什么事。”李梦辰怕何小风一时发疯的对李泽道做出什么事情来,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仔似的,把李泽道拦在自己的后面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淫-贼心里的痛苦不会比你少。”

“心里的痛苦不会比我少?”何小风笑了,那张帅气的脸满满的都是狰狞的笑容,“他是她哥,他呢?是她的什么人?”

“你对小雨姐来说,是一个心里有着芥蒂的大哥。”李梦辰反驳道,“但是淫-贼对小雨姐来说,却愿意为止付出生命的那个人……”

“……”何小风脸上那狰狞的笑容瞬间凝固,有了一种想揍李梦辰的冲动了,好歹我也是你的上司不是,用得着这样往我的胸口捅刀子吗?

说着李梦辰回头看了李泽道一眼,眼带柔情的轻声说道:“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做跟小雨姐同样的事情。”

“……”何小风再次觉得胸口一窒息的,再次被捅了一把刀子了,好歹他也是受害人家属吧?好歹他妹妹还生死未卜吧?至于在这种时候秀恩爱吗?

“梦辰姐,没有机会了。”李泽道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梦辰说道。

李梦辰的身体剧烈一颤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无比,他的意思是……从此不在理会自己了?

“因为今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了。”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

“……淫-贼,你吓死我了。”李梦辰重重的拍了下李泽道的肩膀一下的咬着嘴唇说道,她又想哭了。

李泽道轻轻的握住她的手,然后看着何小风说道:“放心吧,小风哥,小雨姐不会有事的……”

“你凭什么说她没有事,你又不是医生。”何小风声音沙哑的怒吼,他已然处于暴怒的边缘了,自己的妹妹为了他生死未卜呢,结果他竟然在这边跟另外一个女孩子谈情说爱的,早知道这样,那还不如救一条狗呢。

“因为我师父说她没事,她就肯定会没事。”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师父?就那小白脸?”何小风冷笑

“他不是小白脸,他是神。”

“……”何小风差点拔枪把这王八蛋给毙了,就那个一看就神经叨叨喜欢装逼的家伙是神?神经病还差不多。

与此同时,却是“滴……”的一声脆响的,手术灯变成绿色,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的门才被人推开。

李泽道,李梦辰以及何小风三人赶紧迎了上去,何小风一脸着急的问道:“医生,手术如何?我妹妹怎么样?”

这个医生李泽道不仅认识,而且还一起吃过饭,而且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怪怪的,正是这第二医院的副院长吴乾坤。

所以李泽道一到第二医院的时候就给了他电话,吴乾坤也急忙赶了过去安排好了住院的一切,并且亲自做这个手术。

吴乾坤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对于这个把他逮捕到局里的警察,他算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语气上也谈不上友善之类的,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何小风的脸色狂变,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手更是一把抓住李泽道的领子,就要一拳砸过去。

李泽道任凭何小风抓着他的领子,他的脑子就好像被一道雷给劈了似的,已然一片空白了,失去思考能力了。

而李梦辰则用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眼泪已然哗啦啦的往下掉了。

“所以手术很成功……”吴乾坤看着李泽道说道,脸上已然绽放出一丝笑容。

“……”三个人皆有了一种暴揍吴乾坤的冲动,你丫的一口气把一句话说完不行吗?非得来得大喘气的。

“病人已经没事了。”吴乾坤笑道,“子弹并没有伤及类似心脏或者肺之类的部位,但是打进了肠子里面,费了些功夫这才将其取了出来,”

“谢谢吴伯父。”李泽道一脸感激的说道。

“你都叫我一声伯父了,还用得着跟我客气吗?”吴乾坤笑道。然后看着李泽道简直越看越是顺眼啊,你看看你看看,年轻帅气又并非是草包一个,而且多懂礼貌啊,这简直就是女婿的最佳典范啊。

可惜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正是他刚刚极力抢救的那个中弹的女人。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谢谢伯父。”李泽再次表示感谢,“救了我的女朋友一命。”

何小风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头,对于李泽道这话表示十分的不满意,什么叫做你的女朋友?我答应把我妹妹交给你这种如此危险的人物了吗?

很快的,何小雨就被两个护士推出来了,不过她现在还处于昏迷的状态,所以先回被送到重症监护室进行一系列的观察,确定没事之后,才会被送回普通病房交由患者的家属帮忙照料。

李泽道看着何小雨那张苍白异常的脸,心里一阵抽痛的。

“已经没事,淫-贼。”李梦辰轻声安慰道。

“嗯,没事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语气里却是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杀气。

虽然何小雨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他怎么可能放过那个朝她开枪的红发男子以及跟他同伙的那几个流氓呢?只是,事情好像有点奇怪,似乎远不是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而且那个红发男子虽然他从来没见过,但是李泽道现在仔细回想了下,觉得他的眼神有点熟悉,就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似的。

李梦辰见状,轻轻的握住他的手,一脸担心的看着他,这样的李泽道给了她一种略显陌生的感觉。

“放心吧,梦辰姐,我也没事。”李泽道轻轻握紧了李梦辰的小手说道。

何小雨被送进病房之后,李泽道,李梦辰以及何小风三人被隔离在外。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何小风看着李泽道跟李梦辰说道。

“我也留下。”李泽道说道,他不放心把何小雨一个人扔在这里,“而且我知道,小雨姐醒来之后,第一个想见的人是我。”

“……”何小风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也很想把李泽道的嘴巴给堵起来,最好是用大便。

“我也是。”李梦辰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她才不愿意跟李泽道分开呢,至少现在不愿意,再说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算回去了也睡不着。

何小风也不在多说啥了,总不能挥出拳头把他给打跑吧?虽然何小风的确那样想过,但是打不过不是?而且虽然不愿意承认的,但是却也知道何小雨醒来之后最想见到的的确是李泽道。

“那几个人控制起来了?”李泽道问道。

“控制起来了。”何小风眼睛变得阴厉起来,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老豹,声音冰冷隐含杀气地说道,“虽然动手的是他们的同伙,不是他们,但是我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走呢?至于那个红发男子,却是被他给跑了,不过我已经交代下去,全力逮捕了。”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了说道:“事情有点奇怪,没有那么简单。”

“淫-贼,哪里奇怪了?”李梦辰问道。不就是那个红发年轻男子见她跟何小雨长得如此水灵的心存调戏之心过来的装逼的打算吸引她们的眼球,结果装逼不成反而变成傻逼了,李泽道拿碟子拿杯子砸在他的脑袋上以至于他怀恨在心的,然后掏枪打算报仇的,结果却是被何小雨给拦下来了,然后他趁乱逃走了……

一点都不奇怪,也很简单不是?

何小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了,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的确有点奇怪。”

“到底是哪里奇怪了?”李梦辰问道。心里着实有些郁闷啊,淫-贼说事情有点奇怪,她还可以认为淫-贼这是在装逼故意瞎说的,但是以她对何小风的了解,当他皱着眉头说出这种话的时候,那就证明这事的确有点奇怪。

可是她还是想不明白哪里奇怪了,这不就是间接的在说她的智商有问题吗?

“那个红发男子有点奇怪。”李泽道知道李梦辰的智商跟不上,当下解释道。

“红发男子?头发染成红色的所以奇怪?”李梦辰眉头皱了皱问道。

“……”

“头发染成红色不奇怪,但是他的举动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解释道。

何小风脸上的肌肉更是轻轻的抽了起来了,这个李梦辰跟自己这么久了,怎么智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