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是帅哥/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分钟之后,当李泽道在年轻男子的教导下用腹语模仿年轻男子的声音说出“我是超级大帅哥”的时候,年轻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不错。”

李泽道一脸大喜的表情说道:“师父,看来我还是有学腹语方面的天赋的。”

“有天赋个屁,都已经学了十分钟才学会!我是说你说的那句话不错。”年轻男子一脸无语的说道。

“……”李泽道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心里的想法,师父果然很不要脸。

“在看到你的女人中枪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是不是有了一种自己很没用的想法?”年轻男子瞥了他一眼。

李泽道表情微僵的,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师父,如果我会医术哪怕是会一些紧急治疗的手法,小雨姐也能少受一点苦吧?”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说道:“当年我跟你其中一个师娘在一座荒山上被几个畜生伏击的时候,你师娘为了救我,也帮我挡子弹了。”

李泽道微微一愣的,他没想到师父这样的高手竟然还会有如此凶险的时候。

“不过那时候我可比你强多了,亲自帮你师娘止血,然后把子弹给取出来了,最最重要的是……我没哭。”

“师父……”李泽道差点被他这话给噎死,说了半天的,师父这根本就是为了凸显出他的牛逼嘛。

“所以医术方面你多少还是得学习一下的,免得再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然后一副手足无措慌乱的样子就知道哭,太丢你师父的脸了。”年轻男子一脸无语的说道。

“师父,这种事情不会在发生了,我不会在让我的女人受到任何伤害了。”李泽道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当下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可能!”年轻男子大手一挥,英俊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两字,说道,“因为你还太弱了。”

“……”

“师父,我知道,您在医术方面有极高的造诣,那……”

“你是想让我去检查一下你那女朋友的伤势?”年轻男子问道。

“是的,师父,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她还在重症监护室呢。”李泽道脸上写满了担忧说道,说到底,他也不是不信任吴乾坤以及第二医院的医疗水平,但是现在有师父这种如此牛逼的人物在,让他去帮看一下,不是更为保险吗?

“可以,不过你要先做一件事情。”

“师父,你说,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李泽道赶紧说道。反正他可是师父的唯一徒弟,他总不会让自己去死吧?或者是做一些有丢身份的事情,毕竟自己丢脸了,他这个师父也会脸面无光的不是?

“用腹语模仿的我的声音大喊‘我是帅哥’这四个字。”年轻男子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早就想这么大声喊了,但是没好意思。”

“……”

“我是帅哥……”

“在喊大声一点,在深情一点,最好把这栋大楼的人都给吵醒。”

“……我是帅哥……”李泽道喊完之后很想找个垃圾桶狂吐一番。

……

在从楼顶下来之后,年轻男子瞥了一眼李泽道说道:“医院有医院的规定,我就这样闯进重症监护室会惊动很多人的,甚至,医院里的人员说不定会认为我这是在谋杀,所以我需要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等着。”年轻男子神秘一笑,然后掏出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出去,这才说道,“等着吧,最多半小时,医院的那些领导就会屁颠屁颠的赶过来欢迎我这个专家了。”

“真的?”李泽道一脸愕然的表情。

“假的!”年轻男子对于李泽道这反应太不满意了,难道他不像专家吗?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徒弟,天赋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得会拍马屁啊!你连马屁都不会拍的我要你这样的徒弟有啥用?

……

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铺泄进来,在病房的墙上,床头柜上以及何小雨那半张略显病态苍白的脸上打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

精致的面孔,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性感的薄唇……本来就显得恬静神圣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为的清晰,也格外的惹人恋爱。

而之所以只能看到半张脸,那是因为何小雨的伤口在后背,所以她是趴着睡的。

李泽道坐在椅子上,脑袋趴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她的那张脸,虽然知道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却仍旧莫名的心疼,他是多么想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而不是何小雨。

何小雨是被温热的阳关给灼醒的,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跟李泽道那双近在咫尺且温和却是炙热的眼睛相对。

两双眼睛就这么相对着,你看我我看你的,没有任何的yuwang,却又情意浓郁的,久久的沉默无声。

“你没事就好。”两人同时说道,然后两人同时一愣的,相对轻笑起来了。

“真好,你没事。”何小雨轻笑,就如同一朵绽放的百合似的,洁白圣洁,然后她伸出那仍旧酥麻酸软的手放在李泽道的那张脸上,轻轻的抚摸着,这是很轻薄的动作,但她却是一脸的认真。

李泽道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我没事,也不会让你有事。”

“只要你没事就行。”何小雨柔声说道。

“你有事我不会没事的。”李泽道像是个小孩子似的,一脸认真的看着何小雨,两人在进行着最严肃的谈判。

“好,我也没事。”何小雨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所以,以后别在干那种……傻事了。”李泽道心有余悸的轻声说道,“看到你后背是血的,还晕死过去了,我觉得我的世界都好像崩溃了。”

“那不是傻事。”何小雨说道,“那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就是想着,不能让他把你打死了,我一定让你要活着……我活着,你就得活着。”

“白痴。”李泽道轻声骂道,满脸的怜爱。

何小雨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轻声说道:“你敢这样说我?我可是你的老师为什么要听你这个学生的?我想干么就干么,我愿意……”

“愿意也不行,必须听我的。”李泽道有些霸道的说道。

“为什么?”何小雨的心微微一颤的。

“因为我是你的男人!”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做为你的男人,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何小雨心轻轻的颤抖着,眼神认真且又痴迷的看着李泽道,然后轻声说道:“我爱你。”

“哈……”李泽道傻乐起来了,说道,“你说什么?在说一遍。”

“滚!”何小雨轻声骂道,脸上有着无限的娇羞。

“觉得如何?疼吗?”李泽道问道。

何小雨感受了一番身体的状况,然后说道:“感觉还好,后背的伤口好像也没那么疼,就是有点没力气。”

“那就好。”李泽道说道,“本来你是没能好得这么快的,但是师父过来了帮你针灸了一番,并且帮你敷上了一种他带来的伤药,那种药可以让你伤口好得快,而且能起到麻醉的作用,减轻你的疼痛感。”

昨天晚上,正如年轻男子所说的那样,半个小时不到的,包括吴乾坤这个副院长在内的那些医院的领导匆忙的赶到重症病房门口然后一脸客气的跟年轻男子打起招呼来了,之后更是亲自把年轻男子迎进了重症监护室查看何小雨的身体状况。

之后李泽道才知道,师父直接让人联系了省卫生厅,然后卫生厅直接给第二医院的院长去电话说,那个受枪击的女病人是个很重要的人,现在省里已然派了医疗专家过去,让第二医院务必好好配合那个医疗专家。

这才有了这些医院的领导都把他师父当作神一样的供奉着的这一幕。

而他师父帮何小雨针灸了一番然后重新敷上药之后,何小雨便被送回普通病房了,这也就意味着何小雨已然没什么大碍了。

因为李梦辰,何小风以及赵小影第二天都要上班,外加赵小影跟李梦辰两人不太对付,时不时的你嘲我讽一下的,就差动手打起来了,因此李泽道便让何小风分别送她们回去了。

“师父?就是你认的那个师父?他是个医生?”何小雨有些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李泽道笑到,“他好像什么都会。”

“真厉害。”何小雨说道,“等哪天他过来了,你跟我说一下,我想好好谢谢他老人家。”

“呃……老人家……”李泽道心想要是师父知道有人称呼他老人家的,会不会郁闷得吐血呢?

“怎么了?不是老人家?”见李泽道表情微微的有些怪异的,何小雨问道,“还是说你说师父一点都不老?”

“我的确一点都不老。”一道有些突兀的声音突然间想起,吓了李泽道跟何小雨一大跳的。

两人抬头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那里已然站着一个在何小雨看来也就比李泽道大一点而且貌似比李泽道还帅一点的年轻男子,脸上还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看着她的那种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晚辈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