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案件分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少,您来了?”

当李泽道来到里湖区警局门口的时候,一道惊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一看,却是里湖区警局的局长孙博,他正从一辆车下来,只不过在见到他之后,立即一脸灿烂的笑容,然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原来是孙局长啊,你好。”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李少,昨晚发生的那件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并且也已经下令发出通缉令全力逮捕那个红发男子,李少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尽快逮捕到他的。”

跑到跟前之后,孙博立即换了另外一张脸,脸上有这恰到好处的悲愤的表情,就好像那个红发男子做出了多惨无人道的事情似的。

“那就麻烦孙局长了。”李泽道点了点头很是客气的说道。

“李少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孙博赶紧说道,“李少是来找何队长了解情况的?”

“是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何队长这个时间应该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我带您过去……”

“不用了,孙局,你忙你的吧,我知道何队长的办公室在哪里,自己过去就行了。”李泽道微微一说道。他不太喜欢孙博这种毫无人情味可言的奉承,他跟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

在李泽道看来,何小风就不一样了,虽然因为何小雨的缘故对他有敌意的,但是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跟原则的,这样的人……真不愧是他的大舅子!

“那行,找个时间咋们聚聚。”孙博陪笑到,“我刚好也还有点事得处理。”

“孙局长忙你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然后朝警局里头走了进去,来到了何小风的那办公室面前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里头传来了何小风的声音。

李泽道推开门走进去,却是看到何小风正坐在那里埋头看着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在见到是他之后,那张脸已然有些不好看了,淡淡的说道:“你就这样出来了,小雨怎么办?你要是照顾不了,我自己照顾去。”

“她不想你照顾她。”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你……”何小风那张脸已然有些发黑了,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不友好了。之前他最喜欢听的就是实话了,比如罪犯要是跟他说实话,他通常会心情很愉悦了,但是为什么这个家伙跟他说实话的时候,他那么想吐血呢?

李泽道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说道:何对长,放心吧,小雨姐已经出院了……”

“什么?出院了?”何小风惊呼出声,“谁允许她出院了?她受的可是枪伤,怎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出院呢?”

“我师父说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敷上他给的那药,三天左右伤口也就能好一大半了,她想出院的话就可以出院了。”李泽道说道。

何小雨要求出院,李泽道并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师父说何小雨没事,那就真的没事了。

而且他这个集团的大老板还答应了任天堂的一个要求,那就是同意她请假几天,请假的理由就是照顾何小雨,甚至任天堂还蛊惑起何小雨来了,如果李泽道这个恶老板不同意她的请假要求的,那就赶紧分了得了,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为了不让任天堂这种阴谋“得逞”,李泽道很是大方的给了任天堂一个礼拜的假期。

而将何小雨送到任天堂那里之后,李泽道便赶到警局来了,毕竟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师父?”何小风瞪大了眼睛。他忘不了昨晚那幕,医院的那些领导在见到李泽道那个所谓的师父之后就如同见到自己的亲爹似的,左一句“王专家”右一句“王专家”的,恭敬的把他迎进了重症监护室。

“你也不能放下她跑这边来啊,毕竟她现在的行动不太方便不是?”何小风说道,“就算你想尽快了解一下案件的调查情况,也不用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不是?”

“放心吧,有人照顾她的。”李泽道笑道。

何小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将面前的文件拿了起来递了过去。他知道他来的目的,而且也不想跟他多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了。

李泽道伸手接了过去,然后一页的翻阅起来了,上面记录的是有关红发男子的同伙的一些口供,以及其他的一些调查的结果。

没多大一会儿,李泽道抬头看着何小风说道:“苏二狗,外号红毛,二十二岁,凤凰市人,无业游民,喜欢吃喝嫖赌……内容记录到是挺多的,但是总结一下就这些?其他的都是废话?”

“这就是审讯他那几个同伙的结果。”何小风淡淡的说道,“或者,你自己在去审讯一遍?反正现在人还拘押着呢。”

李泽道随手将文件放回了桌面上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个必要了,审讯几遍结果都一样,他们虽然跟红发男子是一伙的,但是并不知道红发男子的为什么会有枪,更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开枪,当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红发男子在受到如此重的伤之后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按照这口供里的说辞,那个红发男子以前可是很怕疼的一个人啊。”

“你想说什么?”何小风眼睛微微眯了下问道。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想不通,为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竟然能搞到手枪的,而且还有勇气开枪,最最夸张的是,手被砸断了竟然好像没多大痛苦似的还能从容的滚离我的攻击区域逃跑……”

话还没说完的,桌面上的座机却是响了起来了。

何小风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将话筒拿了起来:“喂……我知道了,嗯……我知道了……”说完之后,将话筒重重的扣了回去。

“怎么了,你有事?”李泽道见何小风打电话的时候看了他好几眼的,当下微微一笑问道。

“我没事,但是你有事。”何小雨黑着一张脸说道。

“我有事?”李泽道一愣,“我有什么事?”

“李少,你还记得你前两天让我去美集中学后面的那条小吃一条街帮你擦屁股这件事情吗?”何小风冷笑,“当时那些被你打趴的流氓都带回来了,但是那个被你扔进垃圾桶的却是自己爬出垃圾桶,然后离开了。”

“是啊,我也让你不用去理会他了不是吗?”李泽道说道,“难道他又做出什么可恶的事情出来了?”

何小风嘴角扯了下说道:“前两天有人来报案说,他的儿子失去联系了,手机也打不通的,经过调查,那个失踪的人正是被你扔进垃圾桶后来自己离开的那个周小天。”

“失踪了?”李泽道眉头微微一皱的,“难不成是因为被我扔进垃圾桶然后没脸见人了跑到深山老林当野人去了?那也太没用了吧?大丈夫能屈能伸的不懂吗?”

李泽道就觉得在这一点上他就比他周小天强多了,从小到大他也没少被欺负,但是被欺负完之后他总是强迫自己露出笑容,然后……被欺负得更惨烈了,因为大伙一致认为他的那种笑容很是欠揍。

“……刚刚这个何小风的父亲又打电话过来说,他的儿子已经回家了,但是却是少了一条胳膊的,要我们警察赶紧把那个把他儿子的手砍断的凶手给抓起来……李少,他的手是你砍断的?”何小风看着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如果是那样,你说我应不应该把你抓起来?”

“胳膊没了?”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挑的,心里却是荡漾着,他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似的,却又偏偏脑子又突然间一片空白的,没有什么头绪,索性也不去想了,反正他手臂没了,也不关自己什么事情,毕竟又不是自己把他的手臂给卸下来的。

何小风也没有在这件事情继续纠缠下去了,毕竟他也知道就算李泽道真的把对方的手臂给卸下来了,他也没有那资格去把他当作凶手然后将其逮捕。

正要说点啥的时候,李泽道却是看着他问道:“你鞋子被安装窃听器这件事情有眉目了吗?”

何小风的脸微微一发烫的,摇了摇头说道瓮声瓮气的说道:“我的办公室没有上锁的习惯,进来的人也不少,或是送文件的,或是送报纸的,或是偷偷的往我的桌上送情书以及一些吃的比如巧克力之类的……”

“何队长,还有人给你送情书?”李泽道轻笑出声。

“……”何小风的那张脸已然有些黑了,这个小子竟然敢侮辱他的魅力?当下怒道,“李少,这种事情很奇怪?你可以去打开那边的碎纸机,里头装的基本都是局里的那些小姑娘给我的情书。”

“不是,我想说的是,那么多人喜欢你,为什么你还是单身呢?”李泽道一脸的警惕,“难道……”

“滚!”何小风的那张脸更黑了。

“这么说,有嫌疑的人非但不少而且很有可能是女的?”李泽道问道。

何小风点了点头说道:“是那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