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学针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听到何小雨的声音,抬起头来问道:“小雨姐,怎么了?”说着的功夫,已然站起身来了,走到她跟前,微微蹲着,一脸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因为怕何小雨有事,所以即便是看书的,李泽道并不敢像平时复习那样,完全进入那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知道,一旦进入只属于他的那个世界,基本上就可以算作是雷打不动的,根本就注意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除非有人砰他。

当然了,这样一来也等于把自己推向于一个比较危险的位置,不过在那种状态下学起东西来也是最快的。

“哦,没事,就是想问你在看什么书籍。”何小雨柔柔一笑说道。

这个女人现在的状态跟在讲台上的时候那种严肃的样子派若两人,给人一种极为柔美的感觉。

“哦,这是一本有关针灸的书籍。”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他的师父王梓在离开的时候曾经给了他一个死沉死沉的旅行箱,原本李泽道还以为里头装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最后打开一看,才发现这里头装的是满满的一整箱的书籍,而且这书籍无一例外的都跟中医有关系的,比如有关各种穴位的介绍,针灸的介绍,另外就是有关各种药草的属性的介绍。

当看到这书的时候,李泽道瞬间明白过来了,因为他太优秀了,优秀得师父都不知道该如何教自己医术的,所以就给了自己这么一大堆书的,让自己自行研读……李泽道觉得,师父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只是自己就这么学习医术的,到时给人治病,真的不会出事吗?

“针灸?”何小雨一愣,她见李泽道捧着这么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的,还以为他在看什么小说呢,没想到竟然是在跟针灸有关的书籍,他这是想学医?不会是到时想报考凤凰大学医学院中医药专业,然后现在先熟悉一下吧?

“你想报考跟中医有关的专业?”何小雨微微一笑说道,“那也挺好的。”

“小雨姐,不是那样的。”李泽道笑道,“我想报考的其实是考古专业。”

“考古专业?”何小雨微微有些愕然的问道,“为什么想报考考古专业?”

在她看来,李泽道现在已经有自己的公司了,那么像金融管理之类的专业应该是他的首选才对啊,怎么会想着要去报什么考古专业呢?《盗墓笔记》或者《鬼吹灯》一类的书籍看多了,所以也想去盗墓?

李泽道挠了挠头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报考考古专业,我就觉得好像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不停的在告诉我说要报考考古专业要报考考古专业的,所以我就觉得我应该是报考一下,实在不行,到时在换专业也就是了。”

事实上,当百里冰说她是凤凰大学考古系专业系的时候,李泽道脑子就突然间冒出他也想选考古专业这么一个在他看来有些荒谬的想法,然后再也挥之不去了。

“好吧。”何小雨笑道,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了,而是说道,“既然想学考古,那为什么在看针灸方面的书籍呢?”

“小雨姐,你已经知道了,你之所以能好得这么快,那是因为师父帮你针灸了,还给了据他老人家说是亲自配置的伤药,这才能好得这么快的,而师父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大堆给中医有关的书籍,让我自学。”李泽道解释道。

“呃……自学医术?”何小雨的嘴角扯了下,心想他的那个年轻师父不但人长得奇葩的,就连教学方式也这么奇葩,让自己徒弟就这么自己看书学习医术,这真的能行吗?到时李泽道要是把大活人给医死了闹出医疗事故那怎么办?

“是的,我要是学会了,在遇到那天的那种情况,我就不至于手足无措了……”像是怕何小雨误会似的,李泽道赶紧补充说道,“当然了,我是不会让那天的那种事情再次发生的,真的。”

“我知道。”何小雨柔柔一笑很是认真的说道,“不过那样的事情要是在发生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那么做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小雨姐……”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那颗心正微微的颤抖着,对于何小雨的这种关心,就如同一个温暖的烙印,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内心深处,只是……这话应该由男人来说更为合适不是吗?

“小雨姐,不会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了。”李泽道抓住他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我看你你看我的,一种极为暧昧的气氛更是弥漫在两人的周围,两人都觉得应该干点什么,才不会对不起这种气氛不是?

“泽道……”何小雨轻声呼唤的,一双美目翻转着盈盈的碧波,闪烁不已的看着李泽道。

“嗯?”

“你的表情好色。”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下,差点被何小雨这话给噎死。

见李泽道如此窘样的,何小雨是开心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现在可是伤者呢,你……主动一点……”

“主动一点?”极度纯洁的李泽道不太明白何小雨这话的意思。

“亲我。”何小雨声若蚊蝇,面色潮红,神态诱人,就仿佛是熟透了的苹果鲜美可口,美得不可方物。

李泽道表情微微一愣的,然后双唇就朝何小雨贴近,下一秒,已经紧紧的贴在何小雨那柔润的嘴唇上了。

“奶奶的,真是差点憋坏了……何老师,小雨姐,你早提出这要求不就行了吗?这要求如此合情合理的,你又是我最爱的老师,最爱的小雨姐,我能不满足你吗?”李泽道感受着嘴上的湿润和香醇,心里呻-吟起来了。

很快的,何小雨口吐香兰的,小巧的舌头顶开了李泽道的牙齿,探了进去于李泽道的舌头忘情的纠缠着,两人之间无声……不对,是有声的传递着某种心灵上的沟通。

最后,直到李泽道那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两人这才结束了这美妙的法式热吻。

“电话……”何小雨小声说道,表情羞涩难耐的,眼神都不敢跟李泽道的眼神相对的。

“我知道……等我一下,然后继续。”李泽道说道,恨死那电话了,有你这么打扰人的吗?

“……滚!”何小雨骂道,然后抿嘴笑了起来了,脸上满满的都是红晕,“谁跟你继续了?”

“你啊……”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

何小雨轻轻的捏了捏李泽道的脸说道:“小屁孩,姐给你占一次便宜就已经很便宜你了,你可别得寸进尺,现在先去接电话,以后要不要继续……看你表现咯。”

李泽道嘿嘿一笑,站起身来,然后拿起那叫得欢快的手机,看了一下来电号码,眉头微微挑了下,这才接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的,话筒里已然传来了秦少玫那让人骨头酥麻的声音:“泽道,是我。”

“秦姐,找我有事?”李泽道笑道,语气里给以了足够多的敬重。

“现在有时间吗?姐想请你吃饭,顺便聊聊。”秦少玫说道。

李泽道看了何小雨一眼,然后说道:“抱歉,秦姐,我现在有事出不去,晚上可好?”

李泽道自然知道为什么秦少玫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十有八九是因为许永建的事情,想必她已经从许永建的嘴里挖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了,现在给他电话想请他吃饭,无非就是想给他一个说法罢了。

李泽道也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指使许永建对任天堂下手的,所以也想跟秦少玫见面聊聊,不过他可不放心把何小雨一个人放在家里,虽然她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但是毕竟还没好不是?所以把见面的时间约在了晚上。

“这个自然没问题,晚上我也没什么事。”秦少玫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对了,你有什么有特别喜欢吃的或者中意哪家餐厅?”

“秦姐安排就行了,我对吃的不挑。”

“那就鱼塘会所吧,今晚七点,我等你。”秦少玫笑道。

“鱼塘会所……”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无知,李泽道决定不问秦少玫说“那会所子哪里?应该坐几路公交车?”这种问题,而是选择事后在去查一下这会所的具体位置……好吧,在女人面前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李泽道也不出外。

“好的,秦姐,到时见。”李泽道笑道。

挂了电话之后,何小雨看着李泽道笑道:“女孩子?”

“呃……不是女孩子。”李泽道解释道,“不过是女的就是了……”

在李泽道看来,秦少玫不能用“女孩子”这三个字来形容,而是应该用“极品少妇”这四个字来称呼更为贴切。

何小雨抿嘴笑了笑说道:“不用解释,我相信你……”

“小雨姐……”李泽道有些感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一定会继续沾花惹草的。”

“……”李泽道心里的那些感动很是干脆的喂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