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上帝之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看着掉落在他面前的这断手,那原本快合上的眼睛已然一点一点的睁大起来了,那充满绝望跟不甘心的眼珠子更是有着一丝异彩了,然后那种异彩愈发的浓郁。

最后,他的整个眼睛睁得老大的,愣愣的看着一只穿着一双普通的休闲鞋的脚踩在了那只干枯的断手上,瞬间把它给踩碎了,变成了一滩肉泥。

然后他的脑袋微微的抬了起来,当眼神跟一双布满笑容的眼睛相对的时候,先是愣了下,然后鼻子一酸的,声音哽咽的说道:“师……师父,弟子不能服侍您老人家了,保重……”

“滚一边去,你也太看不起你师父了吧?谁说你会死的?”王梓看着他咧嘴一笑说道。

“真的?我死不了?”李泽道眼睛更亮了,脸色更是缓和了点。虽然师父的突然间出现并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的一下子就把对方的手给砍下来了,但是李泽道却是觉得师父出现的时机还是有些晚了,而这将是他们师徒的最后一面。

但是现在师父却是说他不会死的,那就真的不会死了。

“你是谁?”老头那张脸微微的扭曲着,低声怒吼,心里更是有了一种惊恐的感觉了。对方竟然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并且一下子就把自己的手给砍断了,自己都已经这么牛逼了,那他的实力得强悍到什么程度?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来者是那小子的师父?但是为什么听他的声音却是如此年轻的,而且还感受不到他的任何气息?

“我是超级大帅哥。”王梓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

“……”李泽道心里一阵无语的,心想师父啊,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赶紧把他打趴了再装逼也不迟啊,您老人家觉得呢?

“可惜你是个睁眼瞎,看不到我这帅气英姿的容貌。”王梓说道,“真为你感到遗憾。”

“找死!”老头低声怒吼,他生平最听不得的就是“睁眼瞎”这三个字,当下剩下的那个拳头握紧,身形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的朝王梓猛击了过去。

“还是弱了点。”王梓轻轻摇头说道,然后同样的一拳头出去,砸向了那道残影。

“砰!”的一声闷响的,两个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一起。

下一秒,老头吐着血倒飞了出去,而王梓,则纹丝不动的。

李泽道看着这情景,眼睛睁得更大了,他一直知道师父是很牛逼的存在,但是没想到竟然能牛逼到这种程度的,揍那老头跟玩似的,就如同那老头揍自己跟玩似的一样。

“哇……”老头吐出了一口闷血,然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错,是个好苗子。”王梓笑眯眯的说道,那张俊俏得有些不像话的脸满满的都是玩味,“刚刚那一拳头我已经使出了两成力了,但是你还没死。”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皱的,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啊,就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等等,刚刚那老头往自己的脑袋上拍的时候,不就说出类是这样的一句话吗?难道,自己被拍的时候师父那时候已经在附近了?

于是李泽道看着王梓的眼神有些幽怨了,既然都已经在附近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出场呢?难道看自己的徒弟被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阁下是谁?”老头那沙哑的声音里包含着一丝恐惧说道,刚刚一拳头,更是让他深刻体会到了对方的那种让人窒息的强大。

“怎么?想求饶?”王梓冷笑。

“这事……说不定有误会。”老头没有直接面对王梓的问题而是说道,“而且我回去会告诉组织,从此不在找你徒弟的麻烦……”

“误会……你大爷的。”王梓冷笑,“至于你身后那组织……要是安分点的话,我也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要是不安分,哪天我闷得慌了还真不介意去金三角一趟把它给灭了!”

老头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当下说道:“阁下这是威胁?”他心里清楚,以对方的身手,把他身后那整个杀手组织都给灭了,还真不是太困难的一件事情。

“真聪明,竟然听得出来我这是在威胁你?”

老头不说话了,而是伸手在口袋里一阵摸索的,最后摸出了一个药罐子,用嘴咬掉了药罐子上面的盖子,然后将里头的一颗红得慎人的药丸给吃进了嘴里吞了下去。

王梓的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说道:“鬼丸?”

“鬼丸?”李泽道心念一动的,“就是那天在天使号上的时候如来师叔跟自己提起的那‘鬼丸’?”

“看来阁下是识货之人。”老头阴森森的说道,声音比起刚才来,已然多了几分狂妄在里头了,换句话说,这鬼丸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勇气,让他觉得有了跟对方一战的资本。

“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鬼丸二号’。”老头扭了扭脖子说道,已然做好发动攻击的准备了,毕竟鬼丸的药效时间是有限制的。

“已经是二十多年的库存货了,你就不怕吃了拉肚子?”王梓微微一笑说道,浑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老头没有回答,身体更是好像凭空消失了似的,已然不在原地了。

王梓则看似很随意的一拳,猛地往前砸了过去。

下一秒,“砰!”的一声闷响的,然后,周围已然一片死寂了。

李泽道看着,则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眼前这一幕了。原本老头犹如鬼魅似的突然间从原地消失,而且以他的眼力,竟然捕捉不到任何轨迹的,这已然严重震撼到李泽道那颗幼小的心灵了。

但是现在,老头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再次出现在李泽道的视野,更是完全让他的嘴巴久久的合拢不起来了。

老头的肚子被打穿了!被师父一拳头活生生的给打穿了!

换句话说,师父不但跟得上他的速度,而且出手的速度更是比他快多了,也狠辣多了,所以一拳头的就把他的肚子给打穿了。

老头是瞎子,他看不到自己的肚子被打穿了这一惨状,但是却是很清楚的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阁下……到底是谁?”老头很是艰难的问道,然后一口浓郁的鲜血从他的口中痛苦到喷出!

“有人送了我一个我不是很喜欢的外号……上帝之手!”王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说道,就好像一拳头把人家的肚子给打穿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上帝之手……你就是上帝之手……”老头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惊悚。

“扑哧!”再次一声恐怖的肉响,王梓狠狠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和拳头,然后一道鲜血伴随着王梓拔出拳头大动作,从老头的腹部狠狠的喷射而出,然后老头缓缓的倒下,已然悄无声息了。

“师父……”李泽道的喉咙很是努力的蠕动了下,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已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他只知道,今晚发生的这如此恐怖的一幕幕的,将给他带来极为深远的影响,让他风血沸腾的,更是让他知道了,什么才叫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而且让李泽道觉得愕然的是,师父虽然用拳头把那老头的肚子给打穿了,但是无论是他的手还是衣服,都没有沾上任何的血迹。

“怎么了?觉得师父杀人的姿势很帅气?”王梓回头,笑眯眯的说道。

“呃……很帅……”李泽道这回没办法昧着良心说话。

“这你不用强调,我早就知道了。”王梓摆了摆手说道,“还能站起来吗?可以的话就赶紧起来吧,这样趴着太丢你师父我的脸了。”

李泽道赶紧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却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没那么晕了,原本身体里头气血翻涌的现在也已然舒服多了。

王梓则走到他跟前,然后把插在他身上的几根肉眼难见的银针给拔了下来。

“针?”李泽道的瞳孔一下子就睁大了,“师父……”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王梓瞥了他一眼说道,“要不是我用银针帮你针灸疗伤了一番,你觉得你现在爬得起来?”

李泽道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难怪自己现在觉得舒服一点了,原来师父早就帮自己针灸了,只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像是知道李泽道的心里所想似的,王梓继续说道:“就你那点微末道行的,加上你师父我的医术如此牛逼的,给你下针的时候你自然而然的没什么感觉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泽道抓了抓头发讪笑问道:“师父,您……早就来了?”

“你以为呢?”王梓指了指那还在熊熊燃烧的车,没好气的说道,“要不是我把你扔出车外,你早就跟那辆车一样,被火箭弹一轰的,变成一堆渣了。”

“火箭弹?”李泽道的脸色一变的。

“你以为车子为什么爆炸起火?”王梓说道,“那是被人用火箭筒射在车屁股上了。”

李泽道一脸愕然的点了点头,他总算知道了,之前对方的车跟他并驾行驶还用枪威胁他,并非是想一枪把他给崩了,而是想让他停下来,然后让早就埋伏在这里的人用火箭筒把自己的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