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自杀还是他杀/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中学西侧办公楼后面已然刑警用警戒线给围起来了,教室里的那些学生更是被告知就算是下课了也必须待在教室里不得出来。

而警戒线周围除了刑警外,另外一些人则是闻讯赶过来的学校的领导,吓得有些腿软的高二三班的班主任杨老师,再者就是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吴乾坤。

吴乾坤原本是在局里打算参加一个会议的,却是接到了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的电话,让他差点气出心脏病的是,他的儿子吴东竟然在电话里大骂他是傻逼,是禽兽,是牲口,然后骂完之后很是及时的把电话给挂了。

于是吴乾坤气得把手机给砸了不说,更是把桌面上的一个价格不菲的紫砂杯子给砸碎了,但是仍旧没能浇灭他心里的那种怒火。

但是没过多久的,他的秘书竟然匆匆的跑进来说,他的儿子吴东跳楼自杀了。

吴乾坤当场脑袋嗡嗡作响的,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了,然后匆忙的往第一中学赶过来了,最后看到的却是他的儿子吴东那冷冰冰的血淋淋的尸体。

“吴局长,初步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何小风走到吴乾坤跟前说道。对于这个丧子却并非一脸的悲痛,反而一脸阴沉的就好像一拧就能拧出半斤水的人,他同情归同情的,但是却也没有太多的好感。

这个吴东何小风是有印象的,曾经因为骚扰女学生被报警然后带回局里,不过因为他的来头大,所以也就是象征性的批评一下然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你说吧。”吴乾坤沉声说道,身体却是微微的在发颤,眼里有着择人而噬的凶光。

知子莫如父,所以说,吴乾坤太了解吴东了,他有胆子把人家的胳膊给卸下来,也有胆子把一个女孩子给糟蹋了然后提起裤子像是没事的人似的走人,但是他绝对没有胆子给他电话说出那几句屁话的,更是没有胆子自杀……他最怕的就是死啊。

所以,在吴乾坤看来,这件事情绝对有什么猫腻,吴东绝对不是自杀的,更像是被人从楼上扔下来的。

何小风点了点头说道:“根据初步的调查,死者是从三楼那年段长的办公室那窗户掉下来的,脑部跟地面撞击,这才导致死亡的。”

说着何小风指了指三楼那窗户继续说道:“那是高二年段年段长高大山的办公室,我调查发现,案发的时候,高大山的办公室的门是从里面锁着的,换句话说,除非有钥匙,不然是进不去的,而等我们向学校找来了备用钥匙进入之后,发现高大山晕死在那里,他的下体被砸烂了,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进行救治了。”

吴乾坤看着何小风,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沉声说道:“何队长的意思是,我那个儿子把康大山的下体给砸烂了,然后畏罪自杀了?”

何小风却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们在三楼的那办公室里找到了一个已经裂开的沾满血迹的木头笔筒,经过调查,那正是把康大山的下体砸烂的凶器,经过指纹鉴定,上面更是满满的都是死者的指纹,而且死者的右手以及身上有诸多的血迹,并非是身上的伤痕流出来的血迹,而是他人的血迹,不出意外的话,那血的主人是康大山……”

“绝对不是我儿子干的,另外,他也不可能自杀的。”吴乾坤眼睛充血的盯着何小风打断了他的言语吼道,“他一定是被杀死的。”

“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何小风说道,“在这之前,想请吴局长确定一件事情。”

说着何小风从兜里掏出一直录音笔,然后打开,很快的就响起了一个男子那很是狂妄的声音:“喂,是警察吗?我是凤凰市第一中学的吴东,我的老子是凤凰市教育局的副局长……”

何小风按了一下暂停按钮之后,然后看着脸色很是阴沉的吴乾坤问道:“吴局长,这是出事之前有人用死者的电话打的报警电话,请问下,这是死者吴东的声音吗?”

“是……”吴乾坤说道,“然后呢?”

“既然如此,那就证明,这报警电话是吴东本人打的。”何小风解释道,然后又按了一下暂停按钮。

很快的,吴东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我把高二年段的年段长康老师给阉了……哦,对了,我老子他是个人渣,是个禽兽,是个牲口,有这样的老子我很惭愧,所以我不想活了,所以我要跳楼自杀,别拦我……”

吴乾坤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下,脸色的神色更是难看了。

“当然了,或许有人胁迫他,他不得不打这通电话。”何小风公事公办的说道,“不过这一切等具体调查之后才能知道,另外如果康大山能顺利的被抢救过来,那么他的一些说辞可以给本案提供很好的参考。”

“我知道了,那就麻烦何队长,务必好好调查清楚,我仍然不相信,我儿子会干出这种事情出来,更不相信他会自杀。”吴乾坤点了点头说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何小风说道,“一有什么最新的情况,我会及时通知吴局长的。”

“劳烦了。”吴乾坤声音沙哑的说道。

不远处,李泽道看着跟何小风在那边交流着些啥的吴乾坤,嘴角微微上扬的,却是轻轻的上扬的。

他是不允许何小雨的事情再度的发生的,更是知道什么叫做狗改不了吃屎,李泽道知道这回要是放过吴东了,他一定会变本加厉的去报复周倩的,在加上他以往劣迹斑斑的,所以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把他抹杀掉了。

当然了,接下来要对付的自然就是吴乾坤了,这样的道德败坏的傻逼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那是对教育界的一种侮辱跟亵渎。

想着,李泽道意味深长的看了吴乾坤一眼,然后悄然的离开了,深藏功与名。

当然了,李泽道完全没想到的是,他还是太小瞧吴正坤了,以至于后面发生了一件差点无法挽回的事情。

走出一中的大门回到那辆奔驰车里后,李泽道摸出手机给了何小雨一个电话。

“喂,小雨姐,你还在学校里吗?我接你去?”电话接通后李泽道一笑问到。

“天堂早就过来接我了,我们现在在万达广场这边的天堂美发沙龙店里头呢。”何小雨笑道,“梦辰也在这里。”

“美发沙龙?”李泽道微微一愣的,这才想起来那是任天堂开的一家美发店,他第一次当挡箭牌的时候就是被任天堂带到那店里改造了一番,从那时起李泽道就改变了以往对自己的那种看法,原来,自己也是这么帅的,只不过是缺少打扮罢了。

有一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这世界上没有丑的男人,只有没钱好好去包装一番的男人!

“你们做造型去了?怎么,紧张了?”李泽道打趣道。

“你觉得呢?”何小雨没好气的说道。要见未来的婆婆了,这怎么可能不紧张呢?怎么也的好好做个发型打扮一番的,给未来的婆婆留下个好印象吧?

再说了,根据她们的猜测,这位未来的婆婆非富即贵的,这样以一来更得好好打扮了。

“我是不是也得做个造型?”李泽道笑道,“说真的,我也紧张了。”

“滚!”何小雨笑骂道。

“那我现在过去找你们。”李泽道说道。

“嗯,那你过来吧。”何小雨说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做造型了,拜拜。”

……

第一中学,校长办公室里,校长梁学敏看着阴着一张脸坐在那里的副局长吴乾坤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吴乾坤,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不过他倒是有点佩服吴乾坤,换做一般人,死了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只怕早就困晕过去了,他倒好,还能保持得如此淡定的,甚至在警察把他儿子的尸体带走之后,他还能跑到他办公室来喝茶的。

就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让人憋得慌,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种宁静似的。

“三班的班主任是谁?”吴乾坤眼神略显冷漠的看着梁学敏问道。

“吴局长,是杨熊杨老师。”梁学敏赶紧回答道。

吴乾坤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过来一趟,我有事情要问他一下。”

梁学敏赶紧起身给了杨熊一个电话,让他到校长办公室来一趟。

在接到校长的电话之后,杨熊不得不拖着两条依旧在打颤的腿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然后敲了敲,在听到里头传来的一声“进来”之后,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而刚一进门,杨熊就见到那刚死了儿子的副局长吴乾坤竟然坐在那里,而且眼神阴沉的盯着他看的,只觉得两条腿颤抖得更厉害了,心想在这种情况下他找自己做什么?不会是想把他儿子的死赖在他身上吧?

“杨老师,帮我好好招待吴局长。”梁学敏很有眼力架的说道,然后又朝吴乾坤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并且把门给关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