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割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在即将到达领兜小区的大门口的时候,便给了周炎一个电话,让他到大门口来接自己的妹妹回去,毕竟他光着膀子的,的确不太合适将周倩送到家里。

等李泽道的车到达大门口的时候,心里担心自己妹妹的周炎也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李泽道的车过来之后,赶紧迎了过去。

而当穿着一件大号黑色T恤的周倩以及光着膀子的李泽道下车之后,周炎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了,有了一种瞬间短路的感觉了。

男的光着膀子,女的却是穿着男的T恤,那么,女的原本身上的那件衣服哪去了?

“被扯破了!”周炎的脑袋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在他看来很是贴切的答案。

“老大是牲口,是禽兽!”周炎在心里很是悲愤的想道。

“人我给你找回来了,赶紧带回去,让她好好休息。”李泽道无视周炎那种炙热的眼神,却是看着周倩说道。

他不知道周倩怎么了,自从穿上他的衣服之后就一声不吭的,直到现在,仍旧头低低的,难道,她认为自己在她换衣服的时候偷看了所以生气了?

周炎眼神怪异的看着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老大。”

然后忍不住问道:“老大,你……不想解释点什么?”他只是接到李泽道的电话说找到周倩了,并且在将她带回来的路上,却是不知道周倩到底干什么去了。

李泽道苦笑,这事情让他如何说道呢?而且周炎知道太多了,反而对他不好,当下摇了摇头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比我想的还更进一步了?”周洋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想多了……”李泽道很郁闷,难道他就是那种人?

周倩却是头低低的,也没跟李泽道说再见的,而是头低低的不知道在想些啥的,但是背景看起来很是凄凉的往小区里头走去。

“呃……小倩,你怎么走了呢?”周炎很是无语,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老大,那我就不让你上楼了,你这样子……我爸妈还没睡呢……”

“我明白。”李泽道苦笑,“不过我真没对你妹妹……”

“行了,老大,我懂,我懂。”周炎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安慰道,“一定是我妹妹把自己衣服给扯破了想对你做什么,却是被你义正词严的拒绝了,然后她生气了,不然怎么会这样不打招呼的就这样走了呢?”

“……”李泽道觉得,周炎的智商跟毛利小五郎是一个水平的。

……

第二天一大早的,李泽道正在帮三女做早餐的时候,却是接到了周炎打过来的电话。

“老大,你他妈的就是一个王八蛋,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什么了?”电话里头,周炎那近乎咆哮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泽道一愣,心里猛地一咯噔的赶紧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什么了?”周炎声音沙哑的咆哮,“为什么她会自杀?”

“自杀?”李泽道的眼睛瞬间一睁大了,神情更是有了瞬间的恍惚,“小倩自杀了?怎么回事?现在情况怎么?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过去……”

十五分钟后,李泽道出现在第二医院的抢救室的门口,远远的,他就看到周炎蹲在那里,后背靠在墙壁上,双手死死的握着拳头,脑袋却是低怂的,看不到他那表情。

而周父跟周母则在一旁,其中周父的眼睛红得可怕的,而周母则是在默默的抹着眼泪,两人的面容皆极度的憔悴,就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似的。

见李泽道走过来后,周父的眼睛更是红,杀气腾腾的走到跟前,一下子就拽住了李泽道的领口,低声吼道:“小子,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什么什么事情来了?老子可告诉你,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着,眼角处已然滑落一滴泪了,另外一只手更是握成拳头的,就要一拳往李泽道的身上招呼。

李泽道苦笑,任凭他抓着自己的领子,任凭他那口水使劲的往他的脸上喷的,任凭他揍自己的。

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周倩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在电话里的时候,周炎只是告诉他在第二医院里,其他的却是什么都没告诉他。

“老周,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周母见状,赶紧一把拽住了周父的那手的,不让他打人。

“你别拦我,看我不揍死这小子?”周父低声怒吼。

“小倩怎么样了?”李泽道声音有些黯然的问道。

“你还有脸问周倩怎么样了?你到底对她做什么了?”周父吼道。

昨天自己的女儿进屋的时候,他们愕然的发现,她竟然穿着一件男士的T恤,然后进来之后也不打声招呼的就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头了,最后周母在外头叫了半天的,才得到这样的一句回答:妈,我累了,想睡觉。

谁想,第二天一大早的,周母听见外头好像有动静的,于是起床,却是发现动静是从卫生间传出来的,叫了两岁,却是无人回应的。

当下试着扭了门把,却是发现门并没有从里头锁,于是推开门进去一看,却是差点被眼前的情景给吓晕了过去,却见周倩双眼紧闭的,赤身luoti的躺在浴缸里,墙上挂着的喷头的水更是不停的往周倩的身上喷洒,而且,浴缸里头的水竟然血红一片的,而她的另外一只小手更是紧紧的握着一把美工刀……

“她怎么样了?”李泽道再次问道。

“你……”

“她割腕自杀了,流了好多血,还在里头抢救呢……”周母声音哽咽的说道,对李泽道的态度倒也不像周父那样恶劣。

“割腕……”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后说道,“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吧,我认识一个医术很高明的医生,我就让他过来帮小倩看看……小倩不会有事的……”

“你小子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对我女儿做啥了?”周父怒吼,他的性子比较直,始终抓着自己问题不放。

话音刚落的,抢救室的门却是被推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去来说道:“周倩的家属呢?”

“我是,我是……”周父也顾不上李泽道了,松开了李泽道之后,看着那医生,很是忐忑的说道,“我女儿,她……”

周炎也从地上站起身来了,一脸着急的看着那医生说道。

“病人失血过多,情况比较危险。”医生问道,“而且现在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医院血库里的O型血不足,你们谁的血是O型的?”

周父,周母以及周洋的表情皆是一僵的,他们的血都不是O型的。

“抽我的吧。”一道犹如福音的声音在他们的耳旁缭绕着,“我是O型的,抽多少都没关系的。”

回头一看,李泽道正一脸认真的看着那医生。

“好,那你跟我进来,先验一下血。”医生看着李泽道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让小倩有事的。”李泽道看着正愣愣看着他的周家一家人,一脸认真的说道,然后毫不犹豫的跟着医生进入了那抢救室里。

“是不是……误会他了?”周父看着那扇再次被关紧的冷冰冰的惨白的门,喉咙蠕动了下说道。

“好像是……”周母说道,“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问题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没有咱们宝贝女儿的命重要。”

说着,周母的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担忧,更是双手合十的,嘴里念念有词的,求神拜佛起来了。

“会没事的。”周炎看着那道门心想,“因为老大带来的总是奇迹。”

……

虽然在被抽走了不少血之后,身体好像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症状的,但是李泽道不想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的,所以还是乖乖的配合着挂上了吊瓶,半躺在那里,装作一副身体虚弱的样子。

而在他旁边的那张病床上,脸色没有多少血色的周倩一副很是恬静的样子躺在那里,左手的手腕更是包缠着厚厚的纱布,正是割腕的那个位置。

在李泽道的血液的支持下,周倩有惊无险的逃过一劫了,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因此也被送到这病房来了,只等醒来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行了。

“泽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周父站在李泽道病床的床头,一脸尴尬的小声说道,“我还对你做出那种事情……这……”

“没事的伯父,这是我应该做的。”李泽道安慰道。周父虽然性子冲了点,但是却也朴实善良的,最重要的,还生出了如此水灵的一个女儿的,因此李泽道是不会跟他计较的。

“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是吧?泽道。”周母看着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却是越看越满意啊,发型好看,鼻子好看,眼睛好看,嘴巴好看,耳朵也好看……就连被抽了那么多血了脸色还能如此好看的,这样的女婿上哪找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