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糟蹋祖国的花朵/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差点被周母那炙热的眼神给烤融化了,当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是那样,小倩也是我妹妹。”

“妹妹?”周母虽然脸在笑的,心里却是一咯噔的,难道周炎分析的是对的?

周炎说昨晚周倩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因为对他的老大也就是李泽道情窦初开了,却是被李泽道义正词严的给拒绝了,觉得受伤了,觉得天塌地裂了受不了了,这才走上那条不归路的,而并非是周父认为的那样,这小子对他女儿做出什么混账的事情出来了。

当然了,周母现在也认为李泽道这就是在欺负他女儿,这么好看这么单纯的一个小姑娘对你示爱的,你应该好好珍惜才对啊,竟然还拒绝了?

脑子有病?

“是啊,妹妹,妹妹好啊……”周母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问道,“就只是妹妹?”

“呃……”李泽道的嘴角扯了下,笑得有些僵硬了。

周母却是回头看了周倩一眼,然后微微一声叹气的,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泽道,答应伯母一件事情好不好?等小倩醒过来之后,你一定要帮伯母好好开导开导她,让她别再干这种傻事了,你说话她能听的,比我跟你伯父说得话管用多了。”

“我会的,伯母。”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心想她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不过不管怎样,的确不能在让周倩在干这种傻事了。

周倩是在下午两点左右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周母看着她又抹了好一阵眼泪的;周父则是在指责她,但是语气里却是满满都是关怀跟溺爱,更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而周洋看着周倩,却是一脸傻乐的表情。

“妈妈,你说,是泽道哥哥救我的?”周倩小声的问道。

“是啊,医生说你的情况危险,医院的血库又没你的血型了,最后抽的是你泽道哥哥的血,都快抽走你泽道哥哥一半的血了,才保住你这条小命的,以后可不许在干傻事了。”周母抹着眼泪说道,“你要是没了,你让妈怎么办?”

“妈妈,你别哭了,对不起。”周倩轻声说道,她也意识到了她这一疯狂的举动给家里人带来了多大的担心跟痛苦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周父眼眶一红的,也想抹眼泪了。

“泽道哥哥呢?”周倩问道。

“在呢。”李泽道走到跟前朝她摆了摆手笑道,此时他早就没有输那种所谓的营养液了。

周倩看着他,那苍白的脸上已然悄然的爬上了一抹红晕了,然后小声说道:“爸爸,妈妈……我想跟泽道哥哥说会话可不可以?”

“可以啊,当然可以。”周母赶紧说道,然后给了李泽道一个李泽道看不懂的但是信息量貌似包含很大的眼神的,这才拽着周父以及周炎离开,并且将病房的门给紧紧的关好,就好像这两人在里头要做出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来似的。

李泽道随手扯了一把椅子放在病床跟前,坐了下去,声音柔和的问道:“怎么会做出这种傻事呢?”

周倩的脸色再次变得煞白无比,然后就好像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身体还轻微的颤抖了下,语气发颤,声若蚊蝇的说道:“因为……我脏了……好脏……我洗不干净的……”

李泽道看着她那颤抖的手,怕她牵扯到伤口,赶紧轻轻的按住,然后问道:“什么脏了?”

周倩看了他一眼,然后把头扭到另外一边去了,眼泪再次下来,咬着嘴唇,声音颤抖的说道:“他……他……摸了我的……胸……”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几下的,他压根就没想到周倩自然给了他这么一个自杀的原因的。

“我想洗……但是……越洗越脏的……泽道哥哥也觉得我好脏是不是?”周倩的声音更是颤抖了。

“……你想多了吧?”李泽道哑然失笑,这个女孩子还真是单纯得让人有了一种想好好去保护的yuwang啊,“我怎么会觉得你脏呢?”

“真……真的?”周倩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小声说道。

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然后伸手轻轻的抓住了周倩的那没有受伤的右手。

周倩的脸上瞬间浮起了一抹红晕的,下意识想挣扎下的,但是却是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李泽道却是抓着她那柔若无骨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胸上,然后笑道:“你看吧,我的胸也被你摸了,那是不是我脏了?”

“啊?王梓哥哥……不是那样的,这……不一样的……”周倩表情一愣的,小声说道。她觉得李泽道这种思维方式有问题的,毕竟女孩子怎么可以跟男孩子比呢?再说了,被自己的喜欢的男孩子摸跟被一个流氓摸那也是两回事吧?

不过感受着对方那强有力的心跳,周倩的脸更红了,就如同熟透的大苹果似的。

李泽道算是被周倩这种单纯给折服了,要知道,换做是李梦辰,何小雨以及任天堂的,他跟她们开这种玩笑的话,李梦辰说不定会直接掏出枪来把他给崩了,跟何小雨会让他滚,而任天堂则会……好吧,把他给剥光然后吃了。

但是她却是如此认真的在跟自己说这是不一样的,不能做比较的。

当下轻轻的把她的手放在了桌上然后笑道:“就是开个玩笑啊。”

“啊,我还以为泽道哥哥你是认真的呢。”

“……总之以后别在干那种傻事了。”李泽道说道,“在我看来,你是这世界上最纯洁干净的女孩子。”

李泽道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暗暗祈祷着李梦辰她们别出现,否则他一定会被扔下楼去的。

“真的?”

“我会骗你吗?”李泽道笑道。

周倩的脸上已然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了,就如同一朵绽放的白百合似的,然后小声说道:“嗯,泽道哥哥是不会骗我的……只会让我骗人。”

“……”

……

跟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吴乾坤也喜欢美女,所以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年轻那时还落魄的时候,为了攀高枝的所以娶了村长的女儿张花朵这只村里有名的又丑又喜欢作怪的恐龙。

当然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娶了张花朵之后,他的仕途倒也愈发的风顺,现在已然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长了,而且换届的时候,他被扶正的可能性还很大。

正是因为家里有一只恐龙,所以除了一周一次的回家交粮之外,吴乾坤很少回家,总是跟他保养的一个年轻貌美的情妇居住在秘密购置的房子里。

而当年他需要巴结的村长的那个儿子张草根现在也俨然成为了他最忠实的最听话的一条狗,一些吴乾坤不方便做的事情,他都会让张草根去做,就比如把周倩绑走这事情,吴乾坤就认为张草根做得很好。

“痕迹都抹干净了?”

吴乾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正位于某个会所的包厢里头,正轻轻的晃着手里的一杯红酒,吴东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然后在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会所很是刚好的满足他想发泄然后好好休息的这要求,所以吴乾坤来了。

“姐夫,我做事您还不放心吗?”张草根陪着一张笑脸说道,却是看着吴乾坤手里的那杯红酒然后咽了咽口水的,据说这种红酒一瓶要上万呢,也不知道有没有啤酒好喝。

“我把她逃进一个麻袋里,然后在里头灌了水泥,等水里跟尸体凝固在一起之后,这才扔进鱼塘的正中间的,是不可能浮起来的。”张草根说道。

“法子不少嘛。”吴乾坤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声音冷漠,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沙发说道,“坐吧,自己倒杯红酒。”

“好嘞,谢谢姐夫,谢谢姐夫。”张草根脸色大喜的赶紧说道,然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帮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美美的喝了起来了

“糟蹋!”吴乾坤看了张草根一眼,眼里的那种鄙夷一闪而过的。

“姐夫,我知道您现在的心里肯定特别的难受,所以我花了三千块钱帮姐夫物色了一个来自凤凰民族大学的学生妹,那身材,那脸蛋……啧啧……”张草根小声说道,“姐夫要不要去看看货色?据说还是个雏呢。”

“草根,你这是在糟蹋祖国的花朵。”吴乾坤面无表情的说道,“也是在欺负你姐花朵……”

“姐夫,这不是东东就这样没了,怕您心里难受吗?”吴乾坤赶紧解释道,“所以我才自作主张的……要不,我这就联系她让她离开?”

吴乾坤看了他一眼,抿了一口红酒之后,然后说道:“不过去看看也好,如果她是个好苗子,这样做有什么苦衷的,就好好劝说她一番,让她迷途知返。”

张草根差点被吴乾坤这话给恶心死了,当下却是陪着一张笑脸说道:“姐夫说得对,是该好好劝说一番,让她迷途知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