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才是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会所出来之后,吴乾坤钻进了张草根的那车的后座上,由张草根开车带他去劝回那只所谓的迷途的羔羊。

张草根却是没有跳上驾驶位置上做好一个司机的职责,而是随手从路边的花坛上掰起了一块松动的砖头,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钻了进去,坐在了吴乾坤的身边。

“草根,你这是在做什么?”吴乾坤问道。吴乾坤并没有见到张草根掰起一块砖头的那幕,但是张草根的这一举动让他很是疑惑的,这种时候,他应该好好钻进驾驶位上好好开车的不是吗?

“在去之前,想送姐夫一样东西。”张草根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的说道。

“什么东西?”吴乾坤问道,然后他就明白过来了,张草根要送他的应该就是那种叫做什么“我爱一根柴”的药吧。

开什么玩笑的,自己的身体如此好的,需要那种药物吗?

“砖头!”张草根笑得很是诡异的说道,然后猛地将手里的砖头狠狠的朝着吴乾坤的脑袋砸了过去。

“砰!”的一身闷响的,吴乾坤的脑袋已然重重的挨了一把砖了,鲜血之流的,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愣愣的看着张草根,就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似的,然后两眼一黑的,身体已然软倒在那里。

“他妈的,老子早就想拍你了。”张草根看着吴乾坤骂道,更是在他的身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的,“竟然敢把老子当作一条狗使唤,你才是狗呢,我呸!”

说着,张草根又想一板砖的朝他的脑袋招呼过去,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毕竟那个神一般的小屁孩要的可是活人啊,万一一个板砖把他给拍死了,那怎么办?

于是张草根又往吴乾坤的脸上连吐了好几口口水,只觉得心情么么哒的,这才随手把板砖仍在了吴乾坤身上,然后回到了驾驶座上,启动了车子,往鱼塘边的那个小屋急驰而去。

到了鱼塘那小屋之后,吴乾坤还处于昏迷的状态,而此时,天色也已然完全暗下来了,当下张草根像是拖垃圾似的将吴乾坤从车里拖了下来,然后拖进了那小屋,打开小屋那盏暗黄的灯之后,然后把吴乾坤给牢牢的绑在一张椅子上,又用布条把他的眼睛给蒙了起来,这才又狠狠地朝他身上吐了几口口水的,然后转身离开了小屋,回到自己的车里,扬长而去。

按照对方的说法,他只需要把吴乾坤带到这里来,绑好然后蒙上眼睛,然后就可以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吴乾坤很是努力的抬起那他那很是沉重而且原本还是高贵的脑袋,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他的眼睛已然被用布条重重的绑了起来了,并且微微挣扎了下,却是纹丝不动的,他的身体已然像是一个粽子似的被紧紧的捆绑起来了。

“张草根……”吴乾坤大声喊道,他还记得在车上的张草根拿砖头拍他的那幕。

他觉得有点冷,隐约的能听到水流的声音,而且一股霉臭的味道更是钻进鼻孔里,让他觉得异常的难受。

没有人回应,然后吴乾坤心里开始有点绝望了,这次,恐怕真的要任人窄割了,只是为什么那个人是张草根?他真有那个胆子?还是说有人指使张草根让他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是谁?张草根,是你吗?”吴乾坤突然听到了有人走进来并且走到他跟前的声音,当下大声喊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把我给放了,看到你姐的面子上,我会当你是你在跟我闹着玩的,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莫及的,你知道我的手段的……啊……”

吴乾坤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的,却是惨叫出声了,身体更是剧烈的挣扎着试图从椅子上站蹦跳起来。

他的大腿上突然间被人给插了一刀,就这么豪无预兆的,没有任何审讯跟鼻孔的,大腿上就这么挨了一刀子了。

他嘶声力竭的喊叫着,大腿上的那种疼痛加上内心的那种恐惧,让他觉得自己的精神世界都要崩塌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下一刀子,会插在他身体的哪个重要的位置上。

下一秒,又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吴乾坤的另外一条大腿再次中了一刀了,这次,因为他的神经一直崩得紧紧的,所以在挨刀子的那一瞬间,竟然晕死过去了。

李泽道看着昏迷不醒的吴乾坤,又看了看地上那同样晕死过去的张草根,眼里满满的都是莫名的冷漠,然后手伸了过去,扯掉了绑着吴乾坤的眼睛的那布条,又帮他把绑在身上的绳子给扯掉。

离开了绳子的束缚,吴乾坤的身体很快的就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倒在地上了。

李泽道嘴角已然浮起了一抹十分诡异的幅度,然后从吴乾坤的兜里摸出了一个电话,然后拨打了电话,并且将电话的话筒放在了肚子上,然后用腹语模仿吴乾坤的声音,语气却是低沉且气喘的说道:“喂,我是凤凰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吴乾坤,我把自己的小舅子给杀了,我要报警自首,我现在就在位于西南郊区那鱼塘边的小屋子里……”

说完之后,李泽道也不管电话那头刑警说些啥的,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喃喃自语道:“感谢师父,感谢腹语,让我有了这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最最重要的是,很好的恶心到吴乾坤这人渣了,他现在算是黄泥巴掉裤裆了。”

很快的,李泽道把现场布置了一番,把自己的痕迹抹掉,然后悄然的离开了小屋,深藏功与名。

……

何小雨趴在沙发上,那薄薄的居家服却是向上翻的,露出了那白皙完美的美背以及跟专这白皙的皮肤比起来,那看起来有些促目惊心的那巴掌大小的纱布。

被纱布掩盖着自然而然就是那枪伤了,经过连续几天的敷药,何小雨早就没有原本那种噬骨般的疼痛感了,而且这次把纱布拆开,说不定连心的皮头都已经长好了。

帮拆开纱布的是李泽道,所以当他看到这美背,看到背上那一条细细的黑色的内衣带子,莫名的觉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看够了没有,你还不赶紧拆开纱布看看?”何小雨娇嗔说道,脸上悄然的爬起一抹红晕了,虽然关系已经定了,甚至连对方的口水都吃过了,但是把这样整个后背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那还是第一次。

最最让何小雨觉得不适应却有异常甜蜜刺激的是,李泽道竟然眼睛炙热的盯着她后背看的,迟迟没动手去拆纱布的。

“呃……”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赶紧说道,“这就拆……”

说着手轻轻的伸了过去,指尖更是轻轻的在何小雨那光滑的皮肤上划过的,然后他清楚的感觉到何小雨的身体颤抖了下……好吧,李泽道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他手也在发抖好不好?

然后轻轻的那把纱布周围的胶带撕开,轻轻的将涂抹着药的纱布拿了下来。

“怎么样?”何小雨有些紧张的问道,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是很怕留下伤疤的,虽然那伤疤位于后背,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但是哪个女生不希望自己是完美的?

“小雨姐,皮肉完全长好了,而且一点伤疤也看不出来。”李泽道笑道。

“真的?”何小雨大喜,更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的,心里的那种微微的担心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真的。”李泽道说道,然后赶紧把眼神移开的,他已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了,在这么继续盯着看下去的话,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流鼻血的。

“我去……把绷带扔掉。”李泽道说道,然后站起身来。

何小雨却是坐起来了,表情娇羞的看着他,轻声呢喃道:“泽道……”

“嗯?小雨姐,怎么了?”李泽道回头问道。

“我可以躺下了……要我……”何小雨说道,“就像你要天堂那样要我……”

“……”李泽道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子炸开了,整个身体都沸腾着……女神的要求能拒绝吗?不能,所以李泽道欲拒还迎的最后被何小雨给吃了……

风停雨歇,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男女混合的荷尔蒙味道。

何小雨全身瘫软地躺在李泽道的怀里,已然没有半点想动的想法了。

看来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跟第二次第三次第好多次干这种事情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不然为什么这个混蛋晚上以为她跟梦辰不知道其实她跟梦辰都知道的在偷偷的把任天堂给要了之后,第二天任天堂却是一副光彩照人活力四射的样子呢?

“知道中枪之后,我在想些什么吗?”何小雨轻声问道。

“在想些什么?”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我还是处女啊,就这样死了,那不是太耻辱了?”何小雨轻声笑道。

“……小雨姐,看来你被任姐给教坏了。”李泽道一笑说道。

“谁说的?我本来就是那样的人。”何小雨轻声说道,脸上却是有着无限的娇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