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没了半条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吼……”李泽道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声音,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仅有的一丝理智就要消失殆尽了,换句话说,药效要开始彻底的发力了,而一旦药效全面爆发出来,到时他就不是他了,跟牲口没啥区别,那么眼前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恐怕就要难逃厄运了。

于是李泽道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下的,趁着那种剧烈的疼痛带来的那极为短暂的清醒的,他脚步踉跄的返回房间里了,并且重重的将门给关上了,然后喘着粗气上锁,然后眼睛一翻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后仰,已然晕死过去了。

门外,百里冰见李泽道竟然咬破自己的嘴唇的然后踉跄进屋了,而且她还听到了上锁的声音,脑子已然嗡的一声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鼻子更是微微的有些发酸的,眼神复杂的看着那扇门。

他为了不伤害雪儿跟自己的,所以选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等死……他其实可以活的不是吗?

“表姐……他……”杨雪儿已然被吓得快魂飞魄散了。

“他要是死了,我不会原谅你的。”百里冰声音冰冷的说道。

“死了?”杨雪儿身体剧烈一颤的,脸色瞬间煞白无比,她也反应过来了,李泽道为什么再次返回屋子里去了。

百里冰却是快步的走到那房门跟前,伸手用力拍了几下:“李泽道,你开门……李泽道……”

“杨雪儿,还不赶紧去叫保镖过来把门给撞开?”百里冰回头看着杨雪儿吼道。

杨雪儿的脑袋一嗡的,狠狠的擦了下那双眼的泪水,然后脚步踉跄的跑下楼去叫那些正在院子里头巡逻的保镖去了

很快的,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快步的走上来了,而杨雪儿则小跑着跟在两人后面,小脸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

“把门撞开。”百里冰指了指那扇门,声音冰冷的说道。

“是,大小姐。”那两个保镖说到,然后两人就要一起发力的就要朝着那扇门踹了过去,没办法,这别墅的门的质量很好的,这一点他们是知道的,即便是两个人一起发力,也得多踹两下才能把房门给踹开。

然后,两个保镖的脚还没来得踹出去的,门却是突然间被从里头拉开了,然后一道身影出现在那里。

“泽……你是谁?”百里冰见开门的不是李泽道,瞳孔微微一缩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进去的是李泽道,但是出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子,而且这个男子看起来却是如此年轻的,不会比李泽道大多少,但是眼神却有着跟他的年纪完全不符的幽光。

杨雪儿更是吓了一大跳的,难道那种药不仅会让人失去人性变成牲口,还会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啊。

两个保镖见百里冰出声质问的,立即摆出攻击的架势,眼神不善的盯着这个年轻人看。

“李泽道呢?”百里冰声音冰冷的问道。

年轻人一脸淡淡的笑容说道:“在里头躺着呢,如果不是他有一个牛逼的师父,现在恐怕血管爆裂的然后挂了,真是个傻孩子啊,其实他原本不用如此憋屈的死去的,你觉得呢?”

“你是?”百里冰的眉头微微一挑的。

“我是他师父。”王梓说道。

百里冰的那张脸已然有了一丝动容之色了,然后摆了摆手示意那两个保镖先离开之后这才说道:“您就是那个让我醒过来的神医?”她想起了百里长河说起那神医的时候脸上的有三分炙热,三分崇拜,三分敬重,还有着一丝惶恐。

“百里长河那小子就是跟你这么介绍我的?”王梓哈哈一笑问道。

“前辈……”

“可别叫我前辈。”王梓摆了摆手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跟着那小子叫,就叫师父吧。”

百里冰微微一愣的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师父。”

杨雪儿则瞪大眼睛表情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个比李泽道那大猪头英俊一百倍,不对是一千倍的帅哥,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压根就不知表姐跟这个超级大帅哥在聊些啥,但是……不明觉厉啊!

“他怎么样了?”百里冰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自己看吧,排毒呢。”王梓说道,然后让开了身子,让百里冰进来。

杨雪儿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跟在百里冰身后走了进去。

而当看到直挺挺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李泽道之后,百里冰的心微微一抽的,竟然心疼起来了,却见他那张肿得跟馒头似的脸满满的都是鲜血,显得异常狰狞恐怖的,全身上下更是密密麻麻的插入了好几根银针,而且神奇的是,银针上隐约的能看到有雾气在往外飘散。

“你给他下的毒的分量,足以让五头大象发-情了。”王梓看着杨雪儿说道,语气里没有责备,却如同一个长辈在跟一个晚辈聊天似的。

“好在他的体质异于常人的,自控能力又强,使得药效发作往后拖延了下,而且人又傻得有点可爱的,宁可自己死也没想去伤害你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算是很侥幸的逃过一劫……你这是在玩一个很危险的游戏啊。”

“对……对不起。”杨雪儿轻声说道,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的,更是不知道他到底从哪里钻出来的,但是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责跟对李泽道的那种担心,也无暇去管其他事情了。

只是让她心里有点想不通的是,她竟然会关心这个大猪头混蛋的身体状况的,难道是因为被他那种舍身不做牲口的精神给感动到了?一定是这样的。

“等他醒来,在对他说吧。”王梓笑道,“现在先去帮我找来笔跟纸。”

“我去。”杨雪儿摸了一把眼泪,然后赶紧找笔纸去了。

等笔纸找来之后,王梓用笔在纸上写了一些字的然后将纸张递给百里冰说道:“让人按照这个方子去抓药,一碗水熬成三分,等他醒来的时候,给他喝就行了。”

“好的。”百里冰接了过去,然后把招呼保镖进来让他们抓要去,虽然已经是大半夜了,但是百里冰知道他们一定有办法抓到药的。

等保镖离开之后,百里冰看着王梓问道:“师父,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明天上午也就差不多能醒过来了。”王梓笑道,然后蹲下身下,手法很快的将李泽道身上插着的那些银针给一一拔了下来。

“好了,他就交给你们了照顾了。”王梓微微一笑说道。

“师父,我这就整理一个客房出来让师父休息。”百里冰赶紧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还有点事情呢,得去处理下。”王梓笑道,然后走到窗户跟前。

“师父……”百里冰那张古井无波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愕然之色了,却见王梓纵身一跃的,已然从窗户跳了下去了。

“他……跳下去了?”杨雪儿瞪大了眼睛,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之色的,虽然是二楼,但是别墅的楼层本来就高一点,这怎么也有五米左右的高度吧,他不怕摔死?

百里冰点了点头说道:“只怕,他也是从那窗户上爬进来的,李泽道说过,他师父是个高手。”

现在看来,他的确是一个高手,因为楼下的院子里可是有好几个保镖在那边巡逻呢,但是他徒手爬上来的时候却是没有惊动那些保镖。

“……”

“雪儿,别发愣了,赶紧帮我把他抬到床上,然后去打点水来,帮他擦拭一下身体,他的脸受伤了,也得涂抹一下伤药。”百里冰说道。

杨雪儿点了点头,也已然忘记她很讨厌这个大猪头这件事情了,而是帮着抬起李泽道的脚,而百里冰泽双手抱住李泽道的腋下,两人合力将李泽道给抬了起来。

“这猪头好重……”杨雪儿埋怨道。

下一秒,等李泽道的身体被两人抬起来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件浴袍却是朝着两边滑落的,露出了浴袍里头那略显通红的肌肤,自然而然的还有那昂首挺胸的兄弟。

“啊……”杨雪儿像是受到多大侮辱似的,大叫了一声的,更是随手把她原本抓着的那脚给扔了,然后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于是李泽道很是悲剧的,屁股重重的掉在地上了。

“雪儿……”百里冰呵斥道,脸上却也悄然的浮起一抹红晕的,活了二十一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那玩意儿,虽然这个男人的那个玩意儿她还曾经用过,但是那毕竟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不是?

“表姐……他……臭流氓……”杨雪儿小脸涨红的气呼呼的说道,眼睛却是通过手指缝隙的偷偷的乱瞄着,眸子深处有着一丝好奇,“都已经没了半条命了竟然还耍流氓的……果然,狗改不了吃屎,混蛋……”

“雪儿,闭嘴。”百里冰板着着一张脸呵斥道,然后轻轻的将李泽道的上半身放了下去,并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帮李泽道把浴袍拉好,并且把带子绑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