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当作我什么都没看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百里冰这个在整个凤凰市,甚至是整个华夏的上流社会,都不知道被多少大公子大富豪日思夜想的女神级佳人,此时此刻竟然在帮一个男人整理浴袍的,最最关键等得是,那个男人还没穿底裤的,偷偷瞄着的杨雪儿神情有着瞬间的恍惚。

这个死猪头大笨蛋何德何能的,竟然能让表姐如此待他?就因为表姐的身体被他用卑鄙的手段给夺走了所以破罐子破摔了?

表姐啊,难道你不知道即便你不是处了,但是那些追求你的青年才俊依旧可以绕环岛路三圈的?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这个混蛋强啊。

“雪儿,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忙?”百里冰说道,再次双手抱住李泽道的腋下。

“哦。”杨雪儿这才把手从眼睛上移开,双手抱住李泽道的脚却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姐,你有绑紧吗?不会在松开了吧?那玩意儿太丑陋了……刚刚我的眼睛都受到侮辱了……”

“闭嘴!”

杨雪儿乖乖的闭上嘴巴了,然后跟百里冰合力的再次把李泽道抬了起来,搬到了床上了,然后百里冰又找来了涂抹外伤的药并且打来了一盆水,用湿毛巾仔细的把李泽道脸上的血迹给擦掉,然后小心翼翼的涂抹上药。

看着百里冰如此认真的做着这些事情,一旁看着的杨雪儿微微一声叹息的,看来,表姐真的破罐子破摔了。

……

李泽道的双手用力的向上举,双脚也向下牵扯,打了个饱睡后的呵欠,伸了个舒适的懒腰后,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于是,他的瞳孔里便出现了另外一双漂亮得有些不像话的眼睛。

“醒了?”百里冰问道,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你从她的脸上压根就看不出她此时的心情。

“我……没死?我竟然没死?”李泽道看着她问道,他还以为他死定了,但是现在怎么还活得好好的?难道……在自己晕死过去之后这个女人破门而入的并且把自己给那个了?

于是李泽道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见到自己身上穿的竟然不是之前他穿的那件白色的浴袍,而是另外一件米色的浴袍,最最让他骇然的是,下体竟然没有什么不适的……不适不就证明自己的那种欲-火得到浇灭了吗?

于是脸微微的有些红了,眸子里有些委屈了,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呢?干那种事情得你情我愿才可以不是?凭什么侵犯我的身体?凭什么?

“你……”李泽道声音哽咽的,有了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好吧,李泽道是因为感动才想哭的,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百里冰一脸平静的看着他说道:“你想多了。”她又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屁孩此时心里有着很污的想法呢。

“嗯?”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的,难道对自己这颗上等大白菜下手的不是百里冰而是……杨雪儿?开什么玩笑?

“救你的是你师父。”百里冰说道,“在我准备让保镖破门而入的时候,你师父出现了,还在你身上插满针。”

“师父?”李泽道一愣,原来他一直躲在暗处啊,一旦自己有危险了,他就立即出现了。

“那就好,那就好。”李泽道松了一口笑得有些勉强的说道,心里却是对师父的这种做法很是不满啊,你说百里冰这都要破门而入了,你应该先给她一个机会不是?

“你的衣服是我帮你换的。”百里冰继续说道,“之前那件沾上血了。”

“……”

“虽然我看见了,你就当作我什么都没看见吧。”

“……”李泽道差点她这话给噎死,脑子里更是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歌词出来了……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

见李泽道表情微微有些凝固了,百里冰也沉默,看着他那张因为依旧红肿的脸,莫名的,心里隐隐有些疼痛。

“谢谢你。”百里冰说道。

“谢我什么?”李泽道笑道。

“在那种情况下,即便你对我跟杨雪儿做出什么事情出来,都没有人会怪你的,也没有人有那资格去怪你,毕竟这事情是雪儿的错。”百里冰解释道。

在李泽道昏迷的这期间,百里冰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去伤害她跟雪儿的?更何况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对她来说似乎也不能算作是伤害,毕竟这样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了。

李泽道已然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了说道:“没好意思。”

“……”百里冰的嘴角扯了下,这就是他的答案?

“当然了,我说的是你。”李泽道笑道,“至于杨雪儿……我可不想降低我的品味。”

“……”百里冰的嘴角再次扯了下,突然觉得雪儿也许是对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混蛋。

当下百里冰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啥了,于是站起身来从桌上拿起一碗微微的还冒着热气的药递给李泽道说道:“你师父让你醒来把这药喝了,然后你身体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谢谢,麻烦了。”李泽道接了过去说道。

低头皱着眉头喝了一口之后,只觉得满嘴的苦涩,然后抬头随意问道:“这药你熬的?”说着低头又喝了一口。

“雪儿熬的。”

“噗!”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把那还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药给喷出来了,然后瞪大眼睛看着百里冰,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她熬的?呸……水……给我水,谁知道这里头有没有毒……”

“牲口,你什么意思?本小姐辛苦了大半天给你熬的药你竟然说有毒?”

杨雪儿刚好走进来,在听到李泽道这话之后,就好像兔子被踩到尾巴似的,一下子跳到李泽道面前指着他脸色不善的骂道:“本小姐像是那种会下毒的人吗?”

“像……”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个小妞难道忘记了,他昨晚差点归心就是被她下毒所致的?

“昨天晚上你就是你下毒的。”李泽道觉得很有必要提醒这个很明显的智商不太行的小妞。

“……我……我那是不小心把那种药当作奶粉了……不行吗?”杨雪儿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泽道差点喷出半斤鲜血。

“你喝不喝?”杨雪儿漂亮地大眼睛却固执地盯着李泽道看看。

“不喝。”李泽道嘴角扯了扯说道,他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喝毒药呢?他已经当过一次傻逼喝下她送来的毒奶了,不会在当一次傻逼喝她亲手熬煮的毒药了。

“你喝不喝?”杨雪儿固执地问道。

老子饿到眼着杨雪儿的脸,却是没有半点喝的意思。

“你喝不喝?”杨雪儿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涮涮地流了出来,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人的就是不肯原谅我呢?

虽然依旧嘴硬的,在李泽道昏迷的时候还不停的说李泽道是大猪头之类的,但是杨雪儿也知道自己错,并且努力的要去做一些弥补,比如帮百里冰把李泽道搬到了床上……她杨大公主什么时候这样把一个男人的臭脚抱在怀里了?

还比如在李泽道的浴袍滑落的时候,她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严重受伤了,却也没有“格叽格叽”的,要知道,换做其他人敢在她面前做出露下体这么下流的动作的,她早就让对方变成太监了。

还比如,她更是亲自帮李泽道熬煮保镖买回来的中药。

最最重要的是,杨雪儿觉得李泽道昨天晚上了为了不伤害她跟百里冰的,竟然选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等死的,这种行为让她很感动,感动得她都觉得这个混蛋好像也不是那么混蛋了。

没想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这个混蛋的猜忌,于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只觉得异常委屈的,眼泪珠子都掉下来了。

李泽道见他如此嘴角扯了扯,好像应该哭的人是他才对不是吗?毕竟他才是受害者啊。

“喝了吧,雪儿他知道错了。”一旁的百里冰说道,“这药她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熬的。”

李泽道看了百里冰,然后看了看仍旧固执的盯着他看的杨雪儿,这才一口气把那晚药给喝了。

“去给我找块糖呗?这药好苦。”李泽道抬头看着杨雪儿苦着一张脸说道。

“混蛋,苦死你。”杨雪儿这才破涕为笑的冷哼道,然后抹了把眼泪的,转身走了出去。

“现在觉得怎么样?”百里冰问道。

李泽道感受了身体一番,然后笑道:“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百里冰说道,“我爸已经知道你发生这事情了,在你醒来之前,还教训了雪儿一顿呢。”

当然了,有一些话百里冰没说,那就是杨雪儿在被百里长河指责的时候,并没有抹眼泪的,但是在李泽道不喝那药不接受她的那种歉意的时候,她却是哭鼻子了,这说明什么?

“是该好好教训,太不像话了。”李泽道笑道。

“混蛋,你才不像话呢。”再次返回房间的杨雪儿听到李泽道这话之后,气呼呼的把手里的一块巧克力狠狠的朝李泽道砸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